從一帶一路的言論管制,Facebook可以從中國的審查機制中學到什麼?

2017年5月中旬,一帶一路國際論壇在北京舉辦,這幾天中國大陸的網路上,一帶一路相關新聞、文章、影片全面覆蓋,為重大焦點議題。

▼以百度指數為例,明顯增長。

▼以微信指數為例,明顯增長。

大部分的資訊,都是對這項政策的解說,以及多少國家參與、多少行業有商機等資訊。

也有部分提及了風險,例如南方都市報推出的一帶一路風險地圖,很酷:http://64f8c47bc247.vxplo.cn/idea/cka7JEO#p1

比較擔憂、質疑的聲音,倒是一篇都沒有。

一個大國的重大國策,難免會有各種聲音,然而在中國各大網站,包括輿論陣地的微博,基本找不到(若您有找到請給個連結)。

這自然是強大的言論管制力發威,只是這次有一點不同。

以往重大國策很少對擁有三億用戶的微博進行全面管制,微博用戶至少可以在相關話題下發表評論。

近日則是除了少數媒體(例如央視、人民日報),其餘提及一帶一路的微博,不論是機構或個人,普遍被關閉了評論功能。

有些年紀較大,對網路功能不熟悉的人,顯然不明白這些規則。例如以下這個例子,其粉絲只能用點讚和轉發來表達心意,評論功能仍呈現淺色,不能使用。

中國網路世界有言論管制,大家都習慣了,不過連微博評論都全面限制,比較罕見。

以下內容發表於2017年5月15日,來源:WSJ金融市场(微信id:wsjmarket)、華爾街日報中文網

作者:袁莉

為了讓Facebook Inc. (FB)在中國解禁,該公司首席執行長馬克·佐伯格(Mark Zuckerberg)嘗試了各種辦法,比如遊說中國主管人,以及霧霾天在天安門廣場跑步。

而Facebook最近遇到的暴力影片難題,則讓佐伯格得以體會如果在中國開展業務,將是什麼滋味。

▲2016年3月18日,Facebook首席執行長佐伯格跑步經過北京天安門。圖片來源:facebook/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Facebook最新的麻煩是,泰國一名男子在其平台上影片直播殺害11個月大親生女兒的過程。這個影片在Facebook上流傳了24個小時後才被刪除。受此影響,Facebook上周宣布將增聘3,000名人手來監控內容,監控人員總數升至7,500人。

這條新聞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引發熱議,許多評論稱中國可以向Facebook提供大量審查經驗。一名微博(Weibo)用戶評論說:來跟我們學吧。

刪除假新聞和暴力內容,與一個威權政府所實施的嚴厲審查制度之間,存在巨大差異。

在中國被禁的內容不僅包括暴力和色情內容,還包括政治敏感信息。中國複雜的互聯網審查制度,不僅配備了篩查技術和大量網警,還要求私營企業進行自我審查,否則可能被吊銷營業執照。

如果佐伯格還對Facebook在中國解禁抱有希望,他可能需要考慮中國同行有關如何在限制如此之嚴的環境中生存下來的建議。

Facebook的一位發言人稱,該公司仍對中國市場感興趣,但尚未就如何把握中國市場的策略做出任何決定。

中國互聯網公司的高管們稱,網絡內容監控主要靠三樣:大量的人力投入、多層次監控以及藉助人工智能(AI)的幫助。

Facebook宣布將把內容監控人員增至7,500名,這聽起來像是投入了巨大的資源,但中國公司的高管們說,要達到中國政府的要求還遠遠不夠。

映客直播有1,000名全職員工從事直播內容的審查工作,監控的內容從演唱會等大型活動到女主播吃麵條等日常生活,不一而足。盡管這家成立只有兩年的初創公司不願披露目前活躍用戶人數,但一年前該公司稱,有5,000萬用戶下載了該應用並激活了帳戶。

相比之下,Facebook有19億月度活躍用戶。映客直播創始人兼首席執行長奉佑生稱,假如Facebook在中國經營的話,僅影片一項業務就需要雇傭至少2萬名審查員。


奉佑生表示,如果Facebook需要像中國社交媒體一樣審查圖片和文字內容的話,還需要幾倍於此的審查員。

直播應用鬥魚首席執行長陳少傑稱,盡管像Facebook那樣將部分審查工作外包出去可能成本更低,但鬥魚的800名審查員都是該公司員工,為的是確保高規格的審查質量。鬥魚日均直播觀眾為2,000萬人,主播超過5萬人。在晚7點到11點的高峰時段,該團隊幾乎同時審查逾2萬條直播。

陳少傑稱,在鬥魚位於武漢的監控中心,每位審查員監控著多達10個螢幕,每個螢幕呈現不同的直播內容。每五秒鐘,審查員點擊電腦滑鼠,然後新一批的直播內容就會出現在這10個螢幕上。

對所有網絡內容公司來說,這都是一筆不小的費用。平均來看,直播初創公司每月要向每位審查員(主要是大學應屆畢業生)支付人民幣3,000元-5,000元,同時還要支付辦公場地成本、薪水稅及其他費用。

AI是提高人工監控效率的一個方法。鬥魚的陳少傑稱,該公司的第一層監控就是利用圖像識別技術,篩查色情及其他問題影像。鬥魚的投資方騰訊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簡稱:騰訊控股)為旗下QQ及微信(WeChat)即時通訊平台上的影片開發了這項技術。這兩個平台總計擁有17.5億活躍帳戶,與Facebook不相上下。

陳少傑稱,該技術仍處於初期階段,可能要用兩分鐘或更長時間才能識別可疑圖片。他表示,任何切斷直播的決定都是由人工審查員作出的。

據加州聖地亞哥初創公司Kneron Inc.的創始人劉峻誠表示,騰訊控股讓該公司開發一種可以探測情緒和行為的軟體。劉峻誠是一位人工智能科學家,曾在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和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任職。騰訊控股對此不予置評。

騰訊控股為Kneron設定的最棘手的任務之一是,當有人打開抗議橫幅時,能夠將該程序的探測精確度從95%提升至98%。劉峻誠稱,該公司花了近兩個月的時間來攻克這一難題。

中國公司的高管們羨慕Facebook在決定監控內容及方式方面的自由裁量權。因為對於中國公司而言,內容審查是一個生死攸關的問題。

映客的奉佑生稱,鑒於中國的審查員經驗更為豐富,Facebook或許應該考慮將內容審查業務外包。他說,Facebook可以把監控團隊放在中國,我們可以幫忙。和中國的監控任務相比,他們的工作要容易得多。

(本文作者袁莉是《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文中所述僅代表她的個人觀點。)

「WSJ金融市場」是華爾街日報中文網子帳號,提供全球最新的市場資訊和來自華爾街的專業分析,是你投資決策的權威參考。

閱讀原文

推薦閱讀:

>中國到底有沒有言論自由?有或沒有,都只對一半。

>所謂的河蟹,微博和臉書是同一回事嗎?

>共青團如何扭轉了中國網路輿情?行銷、政治雄文,信息量很大。



No posts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