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這位畫家結合東西方神話、二次元,創作出你沒看過的傳統文化,超酷的!

本文來源:象外(微信id:xiangwai_artha)

【把藝術拉出圈外】,這是一個「採訪奇奇怪怪藝術家,然後告訴你藝術一點也不奇怪」的非典型藝術自媒體。

本文作者:清越

本文已授權給【微信上的中國】刊登。

這是「好奇櫃:魔都首屆博物藝術展」藝術家系列的第二期,本文將介紹上海藝術家:魔都龍王 龔旭。

▲藝術家龔旭

在向身邊的小夥伴們介紹龔旭時,我肯定會先翻出他的照片,大家一看,每個人的反應都是一樣:「他好二次元!」

真的,龔旭的外表特別二次元,完全就是從漫畫書裡走出來的那種。

▲是不是很張震!

龔旭的生活也充斥著各種二次元的元素:遊戲、動畫片、漫畫書、玩具手辦……

翻看他的朋友圈,基本可以歸為三個重點:或萌或酷的生活照、他的寶貝玩具們,以及自己寫的篇幅很長的文章。

上海藝術家龔旭,江湖上人稱「魔都龍王」;他的作品,也像這個稱呼一樣,霸氣微露。

▲龔旭,《柏拉圖大戰三太子之魔都火床》,60×30cm,綜合材料,2014

▲《柏拉圖大戰三太子之魔都火床》局部

你看龔旭的畫,也會覺得很二次元:它們就像一頁被放大的漫畫,或者是動畫大片裡的一幀截圖,魔幻又超現實,內容很多,場面很大,氣勢很恢弘。

▲龔旭,《龍的””計劃》,1730×230cm,綜合材料

▲《龍的””計劃》局部

在龔旭的畫裡,你會看到古希臘神話裡的拉奧孔,竟然能和日本動漫中的高達(台灣譯為機動戰士),以及中國的金山寺出現在同一個場景裡。

▲龔旭,《水淹金山寺圖》,320×200cm,布面丙烯,2015

▲龔旭,《捕虎圖》,320×200cm,布面丙烯,2015

▲龔旭,《關於兔的手稿》,45×30cm,木板丙烯,2016

又比如一隻兔子,會有著達文西筆下維特魯威人的健碩身軀;還有長得像巨型招財貓一樣的老虎,正在被郎世寧還有馬奈畫的士兵們射殺。

▲龔旭,《關於蛇的手稿》,45×30cm,木板丙烯,2016

龔旭的作品很「混搭」,並且「混」得一點都不突兀。

東方與西方、傳統與古典、現實與虛構、歷史與當代……

他從文化、歷史與時代的種種維度裡搜羅出一堆符號,然後大開腦洞,天馬行空地將它們進行混搭和雜糅,最後融合為一篇篇由「魔都龍王」編纂出的史詩和神話。

▲龔旭,《五龍圖》草圖,15×22cm,木板丙烯,2016

▲龔旭,《關於龍的手稿》,45×30cm,木板丙烯,2016


龔旭從小生活在上海曾經的南市區,出了家門走幾步路就是著名的文廟——這個承載了一代上海小囡記憶的地方。

如今提起文廟街,誰不曾在放學的時候在那裡翻過漫畫書、淘過打口碟、拍過大頭貼;還有香酥雞、珍珠奶茶,琳瑯滿目的手辦,以及多希望口袋裡能再有一枚代幣的扭蛋機。

▲龔旭在創作《六耳獼猴列傳》

▲龔旭,《六耳獼猴列傳》,960×180cm,布面丙烯,2016

▲《六耳獼猴列傳》局部

「每天放學都會去文廟的小書攤,雖然當時沒錢買,但看書又不要錢,你就在那裡看好嘞,沒人管你」,「舒淇當年最早的那套寫真,現在要看一看多不容易啊!我小學的時候就在文廟看過了,而且絕對是正版。」

▲龔旭,《戰馬圖》,320×200cm,布面丙烯,2015

在龔旭的童年時代,他在文廟的小書攤裡開始接觸了80年代流入中國內地的港台、日本,還有西方文化。無論是流行音樂、電影、明星、卡通動漫、神話傳說……都可以在文廟的書攤裡看到。

文廟就像一個微觀社會,它的包羅萬象不僅讓龔旭的視野追溯到了更久遠的歷史年代,同時也延伸至更先鋒的文化前沿。這一經一緯的相互交織,就像一張網,為龔旭收羅下這個豐富的世界。

▲龔旭,《驚奇—百單八將太平洋除妖傳之地妖星手護鴟吻》,30×30cm,綜合材料繪畫,2015

「我在文廟開始接觸到了各種各樣的東西,那裡就是一種文化雜交吧。現在我的創作也是這樣,歷史上的傳說或者真實事件、當下的潮流文化,還有一些我自己的腦洞,最後就結合成了這麼一個東西。」

▲龔旭,《酞菁虎大戰玫瑰龍之Aquarius》局部

從中國美術學院附中畢業之後,龔旭直接進入國美油畫系學習。

在學校,龔旭接觸的都是西方美術的那一套教學體系,但逐漸,龔旭開始愈加懷念小時候在文廟就開始積淀的東方情懷,尤其是中國本土,還有日本文化。「東方」成為了龔旭自我創作的一個重要元素。

「其實相比於西方,東方藝術對我吸引力更大。」

▲龔旭,《關於鼠的手稿》,45×30cm,木板丙烯,2016

從中國古代的工筆山水,一直延伸到整個東亞文化藝術的深度考據,為東方文脈融入現代性的語境,讓已經逝去的古老傳統得以在當代被重新傳承,這既是龔旭個人創作的藝術語言,也是他作為一名藝術家所具備的使命。

▲龔旭在創作《十二生肖》系列

「我想把東方的,不僅僅只是中國的,而是整個東方世界的一些傳統文化上的東西表現出來」,「我不覺得傳統文化已經落後了,或者說已經不被時代所需要了,我想用一種現代的力量重新去詮釋,讓它們更能被現在的大眾所喜愛和接受」。

就比如龔旭的《十二生肖》系列,龔旭為每一個動物都設計了與傳統印象中完全不同的形象:老鼠長出了三對肌肉發達的手臂;山羊長出了七個頭,並且有著宙斯一般高大的身軀;兔子不再溫順呆萌,甚至看上去有點殘暴。

▲龔旭,《鼠化大黑天圖》,320×200cm,布面丙烯,2015

▲《鼠化大黑天圖》局部

在創作這些作品時,龔旭參考了大量史料,包括考據十二生肖圖騰出現的淵源,之後再融合進各種不同的文化元素,比如中國傳統的民間故事、西方藝術史、或者是當代的日本動漫,最後將十二生肖從原本的民俗形象進行再創造。

▲龔旭,《鬥水牛圖》,320×200cm,布面丙烯,2015

▲《鬥水牛圖》局部

就如同古希臘或者文藝復興時期會出現在教堂壁畫中的神明一樣,十二生肖在龔旭筆下不再只是一個簡單的圖騰,而是某種真正的「神」,頂天立地、威嚴勇猛,無比鮮活又充滿力量地出現在我們眼前。

▲龔旭,《大兔轉生圖》,320×200cm,布面丙烯,2015

▲《大兔轉生圖》局部

在為自己的創作進行考據時,龔旭時常會覺得在如今的中國,有太多特別偉大的文化古跡沒有得到完好的保護。

「我之前去西安的時候,一個人跑到一個叫‘水陸庵’的地方,它裡面有3700多尊壁塑,就是第二個敦煌,特別壯觀。那裡還有個小博物館,但藏品實在保存得太糟糕了,幾乎就是無人打理的狀態,我想多了解一下,都沒有什麼文字可以看。這麼好的東西卻只有這種待遇,想想很令人心寒的。」

▲龔旭,《七首大天使圖》,320×200cm,布面丙烯,2015

▲《七首大天使圖》局部


談及個人創作,龔旭一直會強調一個「文化自信」的問題。

「我總覺得現在的我們,對自己的文化不夠自信。現在大家被西方的東西吸引得太厲害。其實在我們自己的傳統文化裡有很多非常酷、非常有趣的元素,它值得每個人,尤其是我們年輕人去重新回看和思考。我想等我們哪一天能夠真正對自己的文化產生自信和驕傲的時候,我們做出的藝術,可能會更不一樣、更酷一些。」

▲龔旭,《五龍圖》,320×200cm,布面丙烯,2015

在龔旭這裡,那些被現在的人們所淡忘,甚至會覺得古舊、老土的文化似乎得到了重生,而且還變得那麼酷。

文化雜交式的藝術處理手段,使得龔旭筆下的傳統東方元素,被糅合進更具多元性和創造性的當代語境裡。

▲龔旭,《關於馬的手稿》,45×30cm,木板丙烯,2016

龔旭畫的每一件作品都沒有什麼特別晦澀的含義,畫面中的形象都是被我們所熟悉的,可能是耳熟能詳的神話故事、在美術館看到過的一件傑作,或者是在電影或漫畫裡看到的人物形象。

不同的文化元素在同一個畫面裡相互觀照,在看似充滿戲劇性的衝突裡彼此相互聯繫著。

▲龔旭和他的作品

我們如今的時代很酷,多元文化碰撞出的火花,每一天都在帶給我們新的體驗和驚喜。

但這個時代的節奏也太快了些,在眼花撩亂的當代世界裡,有太多記憶中的地方、味道、人物,我們還來不及細細回味,就已成為一個個傳說被封塵在逝去的時間裡。

生活在前衛的大上海,外表和作品都很酷的「魔都龍王」龔旭,內心依然還會留戀曾經放學路上的書攤,還有從那些買不起的連環畫裡讀到的東方世界。

在龔旭心裡,古老悠久的東方文會歷久彌新,在任何時代都會是最酷的東西,只要我們足夠熱愛它。

好了!

最後得吆喝一下!

▲龔旭在本次「好奇櫃」展覽現場

這次在「好奇櫃:魔都首屆博物藝術展」現場,龍王龔旭作為本次展覽的參展藝術家,首次將作品「招財虎」進行現場發售。

▲展覽現場將發售30帶有龍王親筆簽名,僅限「好奇櫃」展覽銷售的限定版「招財虎」。

所以,如果你喜歡龍王的這件作品,目前唯一的占有方式,就是來「好奇櫃」展覽現場!

如果你實在不能來看展

……

那麼可以通過龔旭的個人微信公眾平台「魔都龍王」預訂正式版的「招財虎」。

.

END

.

這個很酷的微信自媒體,是這樣自我介紹的:

〇(quan)外人的視角,講藝術家和TA的創作故事;

能看懂的方法,講如何欣賞藝術;

還有,普通人怎麼投資藝術,

即便不投資,如何買到更符合自己品味的藝術品;

哦,還有,替我們喜歡的藝術家們代售作品,

或者其他稀奇古怪玩意兒。

以下有另外一篇同樣來自象外的作品:

>北京少婦辦個展,幽默、奇想、性感,把婚姻生活的瑣碎變成藝術。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