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享籃球】獲人民幣千萬級別的投資,體育裝備的共享經濟會如何發展?

本文來源:億歐

作者:池源

億歐消息,共享籃球項目「豬了個球」在最近已完成千萬級Pre-A輪融資,投資方為馬笛兒投資。本次融資主要用於加快球場鋪設,升級優化後端管理系統及新一代產品的開發。

「豬了個球」是一家籃球自動分時租賃平台,旨在為全中國5000萬籃球好愛者,提供便捷輕鬆高性價比的籃球自動租賃服務,主要部署在占全國80%以上的室外運動場館。

團隊創立項目的初衷,源於其中一位籃球愛好者創始人本身的需求:大量籃球愛好者在打球過程中面臨著忘記帶球、帶球麻煩、臨時打球、買球容易丟、經常被借球、帶球人先走,以及隨身物品存放等麻煩,希望通過籃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來解決以上痛點。隨後公司迅速立項,組建了以阿里巴巴生態系統背景成員為核心的團隊。

「豬了個球」的共享籃球概念,主要通過電子儲球櫃落地:用戶通過微信公眾號平台掃碼取球,並提供控制櫃門、鎖定和計費等功能。

該設備自帶太陽能充電板,無需維護;防風防水,適用於室外場景;低成本設計,可快速覆蓋市場;接連充氣筒,可自主使用;網路信號穩定;60公斤,兩人即可搬動;可黏貼戶外海報,方便更換。

據悉,「豬了個球」的共享籃球收費為人民幣2元/小時,押金費用為人民幣29元。

目前,「豬了個球」團隊已經申請了多項發明專利,實用新型專利,2017年4月1號國家發文放開商業模式專利後,團隊也第一時間申請了商業模式專利。

未來,「豬了個球」計劃在華北、華東和華南三個地區的23個城市大量鋪設設備,目前的收入來源主要為籃球的租金,未來則希望通過積累流量進行變現,同時也會涉及廣告和賽事運營等層面。

創始人徐敏表示:「豬了個球」首先是一個重公益的項目,希望給廣大體育愛好者帶去更大的便利,所以團隊在短期盈利方面看得很寬,做好了長期堅持苦戰的準備。」


以下內容來源:體育產業生態圈(微信id:Eco_Sports) 

作者:劉金濤

編輯:葛思文

在各大共享自行車動輒上億融資和巨頭爭奪的背後,自行車改變了城市的脈絡和人們的出行方式,而當「共享」遇上了「體育」,二者會講述一個不一樣的故事嗎?

在共享單車出現後,人們的出行習慣有了巨大的改變,「共享」的概念逐漸被擺放至台前。以此衍生出來的業態不勝枚舉,在共享充電寶引發熱議,餘波未了時,一張共享籃球的照片又火遍了朋友圈。

做這個共享籃球生意的公司叫做「豬了個球」,註冊於2016年12月,主營日用品和計生用品銷售,目前共享籃球業務的主要投放地為嘉興地區的部分高校。

都說共享好複製,籃球也一樣嗎?

豬了個球」的籃球租賃業務,藉助於球場邊實體的籃球櫃。籃球置於櫃子中,掃描櫃上的二維碼後即可進行租、還球與存放物品等操作,櫃子上方還安放了一個錄影頭,用以錄像操作。

而收費方面,用戶在使用前需繳納29元押金,單次使用價格從之前的1.5元,每半小時降低為1元每半小時,此外,櫃子的旁邊還較為人性化的配備了打氣筒。

所有的交易均在微信公眾號內完成,在公眾號操作界面,也配備了一整套的使用說明,包括使用過程中問題的解決方案。

29元押金與1元/半小時單次使用價格的水平設置,對於工作人群來說幾無壓力。但對於共享籃球潛在的主力消費群體——在校學生而言,這樣的價格會否形成壓力尚待考察。

換言之,究竟是買球划算?還是租球划算?

對於這類資源投放獲利的模式,無論我們稱之為「共享」還是「租賃」,盡管他們解決了部分人的需求,但稱之為剛需還尚且勉強,甚至未必是對準了用戶的痛點。

但另一方面,籃球與摩拜、滴滴不同,籃球存在的需求相對較小且單一,尤其是在共享模式尚未成熟的當下,也很難對其後續商業模式的延伸做出定論。

共享經濟的本質,在於它意圖解決資源過剩的問題,而非資源供給。無論是籃球還是充電寶,僅僅只是一種另類的供給改革。

而從「豬了個球」的微信認證資料得知,「共享籃球」也並不是該公司第一次涉足共享經濟領域了。其最早的業務,是以「尋偶」而命名的共享……「情趣」業務。

帳號主體:嘉興市單身狗貿易有限公司

從經營範圍的介紹中,我們對該公司的業務範圍有了全新的認識

我們好奇這家公司,從情趣產業跨界到體育產業的動機。或許,伴隨著體育市場越發的成熟,體育用戶的場景逐漸增多切豐富,共享設備的生意,的確還存在一絲微光。

體育市場來到了共享時代了嗎?

據介紹,籃球櫃自帶太陽能充電板,重量為60公斤。而除去球櫃本身的成本,無論是校園還是公共球場,土地資源的占用成本也不可忽視,再加上押金較低和監管設備不足等因素,投放後實際上難以解決籃球被盜、換的情況,而裝載晶片的籃球成本則更高。

不過,對於當下的共享經濟來說,經營上的高成本阻礙似乎不足所憂。

據億歐報導,「豬了個球」在最近已完成千萬級Pre-A輪融資,投資方為馬笛兒投資。本次融資主要用於加快球場鋪設,升級優化後端管理系統及新一代產品的開發。

相比於共享單車,共享籃球的模式同為分時租賃。但問題在於,共享籃球是否會將校園,作為業務的主要投放區域

正面來說,大學生的運動需求普遍較高,且校園相對於商業場館,入駐的成本與門檻都更低,使用場景也相對封閉,降低了籃球的丟失等社會不確定因素所帶來的損失;但由此帶來的負面因素也很明顯,共享籃球所服務的用戶範圍被縮小了。

縱觀所有體育設備的分時租賃,具有真正剛需的,或許還存在於高端運動器材,例如滑冰雪項目、潛水和卡丁車等具備一定裝備門檻的項目上,球類運動所存在的裝備需求相對較低,另外對於復合型的運動場地,共享體育裝備也還需豐富。

或許,在商業模式以及用戶培養這兩個方面,共享籃球也需要長時間的「試錯」階段。據創始人徐敏表示,團隊在短期盈利方面看得很寬,做好了長期堅持苦戰的準備,此外他還提到,共享籃球首先是一個重公益的項目,希望提供更大的便利。


運動裝備的「共享」開拓

賽事、廣告和場館服務,共享體育裝備需要的是什麼?

在盈利模式方面除了收取租金,「豬了個球」團隊還計劃加入出租廣告位的模式。此外據了解,團隊計劃做用戶流量的生意,並逐步打通賽事經營等方面。

在這只籃球櫃如自動販售機般規模化之前,我們可以想像到,在體育場景之下,共享籃球所解決的人工成本並不高,更談不上裝備使用的巨大變革。

尤其是在公共區域,無論是籃球還是私人物品的存放,遠比一瓶水要貴重的多,因此在安全監管上所投入的成本是必要的考量。

在地域選擇上,很多共享生意首先瞄準的是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無論是積累用戶還是投入使用,運動裝備也是一樣。不管是進駐公園、校園、場館內外還是商圈,進駐更多的體育場景將成為首要選擇,這背後需要的不僅是自身服務過硬,更依賴大量的資本助推,尤其是進駐商業場館。

而當在做好服務和規模化並將用戶流量積累到一定階段後,或許其商業模式會有更多的想像空間,屆時所有的賽事經營和其他商業模式也有了呈現的基礎,但在這之前,做好用戶服務,永遠是需要放在第一位的重點。

如前文所說,共享體育裝備本身是對傳統租賃形式的攪動,但體育裝備的產業鏈並不是由器材所引導,它依附於體育場景和群眾的消費習慣,也更多的聚集在可共用的器材之上。

「共享」的思路,對於體育製造業而言能否掀起波瀾,或許需要很長的時間才會有答案。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No posts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