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圖集/互聯網騰飛的時代,傳統勞動者和其謀生工具,值多少錢?

本文來源:新浪新聞圖片頻道

攝影:牛鏡

編輯:米芽

五一勞動節,我們特意選取了10位勞動者,以及他們的勞動工具,以此來記錄【互聯網+】的時代背景下,勞動者的職業及生存狀態。

其中有手工藝人、有工程師、有快遞員、有胸模……來看看他們都用什麼工具,工具值多少錢,每天用這些工具能掙多少錢?

▲留美碩士鐘言,為了一個火車模型放棄了自己在美國的高薪和綠卡,回國成為了一個網店店主,做起了這門全國祇有1萬名愛好者的小眾生意。網店的成功,讓鐘言萌發了研發中國自己的火車模型的念頭。經過多次考察,曾經穿行在北京山林間的8K機車,成為了鐘言的目標。

▲鐘言的勞動工具都是袖珍型的,雖然這些工具不貴,但開發的費用卻很驚人。8K上的零件數超過600個,整體開發費用超過人民幣100萬。有人說鐘言花100萬來研發一輛模型車太瘋狂了,鐘言說自己的目標是做一台連一個鉚釘都不差的火車模型。目前,鐘言的店鋪年銷售額已經過千萬。

▲阿斌出生於1988年,6歲家裡裝修,淘氣的他不慎將石灰倒在頭上導致失明。阿斌在編程方面表現出了驚人的天賦,曾經一次背下數百行代碼。阿斌現在的工作正是為盲人開發無障礙應用,讓他們可以像普通人一樣上網。目前,阿斌在這一領域已成為獨一無二的專家。

▲“我的目​​標就是有一天能讓我自己失業,那時信息就真的無障礙了,我的工作也就不需要繼續了。”阿斌說。阿斌的勞動工具就是一台價值幾千元的電腦,而且,這是一台不需要開顯示器的電腦。阿斌的每月收入在人民幣幾千不等。

▲曾德鈞,人稱「中國膽機之父」,60多歲開始創業,跑去設計了針對年輕人群的收音機,收穫了一批80、90後粉絲。為尋找和重現那種有溫度的聲音,曾德鈞花3年時間試驗了幾百種電路、做了上千個喇叭,屢敗屢試,終於找到像德國收音機般能深入靈魂的優美音質。

▲這是曾德鈞使用的木工工具,不貴,但創造的工匠精神價值卻非常驚人。曾德鈞深諳年輕人的玩法,通過眾籌模式拉攏粉絲,去年新產品上線前,42天,超13000人支持,銷售額破人民幣308萬元。

▲1999年出生茜茜(化名)是東莞一家情趣用品代工廠裡最年輕的員工,她是廠裡僅剩的兩名女工之一,她已經在這家工廠呆了一年了。過去十多年恰逢電商行業爆發式增長,情趣電商的誕生更好地滿足了用戶的消費需求和隱私保護。

▲情趣用品的生產,主要依靠流水線手工組裝。對茜茜來說,勞動工具就是自己的雙手。茜茜每天生產的產品都不同,日產出量從幾百到三千多不等。目前,茜茜的工資在人民幣3000元左右。茜茜說,在這裡最大的煩惱是單調的廠區生活和她好玩的年紀格格不入。

參考:

>市場需求超過人民幣700億的情趣用品,中國廠商是如何運作的?

▲劉洪貴自稱「江湖人」,他從15歲開始「跑江湖」,一度跑遍了全國所有省份。2010年,他來到四川甘孜州的色達縣,再也沒走過,負責色達地區的快遞業務。

▲劉洪貴的勞動工具,主要是自己的那輛老麵包車。每天早上,劉洪貴都會在自己的快遞中心門口,惱怒地發動著那輛不時拋錨的破舊麵包車。「今年一定要換輛車」。這輛開了6年的車,跑了100萬公里,現在碼表壞了,全身都是病,這些年下來,估計送了50萬個快遞,每年的收入大概人民幣5萬元。


▲成立於1989年的杭州四季青服裝市場,最紅火的時候,中國13億人口,平均每人有一件衣服來自這裡。而今,四季青成了很多網店老闆的進貨地。而銷售姑娘,也是每個店舖的「穿版模特」,每人都有自己的一個小台子,高峰時,一分鐘要換十幾套衣服,雪兒,就是一位「穿版模特」。

▲雪兒的最重要勞動工具,就是這樣一個小台子。每天,各地的服飾賣家在這裡聚集,而這個小台子,就是雪兒展示的舞台。「別看他們(拿貨的服飾賣家)推著拉桿車、穿得有點屌絲,很多人收入都是一年幾十萬(人民幣)。」而雪兒所在的店鋪,一年的銷售額可以做到幾千萬(人民幣)。

▲希貝爾是土生土長的北京姑娘,在算了一次塔羅牌之後,她開始迷上了這種神秘的占卜工具,自己專研,拜師學習。去年,她乾脆辭掉工作,開網店幫人算塔羅牌。客戶只需要通過網絡和塔羅牌師互動,再由塔羅牌師算出預測結果。平時,希貝爾也會參加一些活動,幫客戶現場算牌。

▲希貝爾的算牌收費大概在人民幣幾十到幾百不等,根據算牌的複雜程度決定。希貝爾現在帶了一個塔羅師的團隊,營業額好的時候,月收入可以達到人民幣十多萬,差的時候則很差。

▲「喏,我的手上是沒有指紋的。」丁紀燦攤開雙手說。丁紀燦,杭州某著名老字號制剪廠為數不多的手工製剪師傅。父親是該制剪廠第一代工人,16歲子承父業進入製剪廠,一直到54歲退休專心做手工剪刀。

▲這便是丁紀燦的工作台。該品牌的一把手工剪刀,標准上,要經歷72道工序,拔坯,嵌鋼、鍛打、淬火、磨製、從打軸眼、合腳……每個過程都馬虎不得。現在,該品牌也開始在網上賣剪刀,一把手工打造的剪刀可以賣到人民幣600元。

▲這已經是姜杉和田美樂畢業後的第三個家。一棟兩百多平的排屋,一半用於生活起居,一半作為工作室。每天伏案工作6到8個小時製作銀飾,在保證手藝活不拉下的前提下,姜杉閒下來就喝茶、串門、趴趴走……一天能從「睡到自然醒」開始。這對無拘無束的神仙眷侶準備今年夏天結婚。

▲姜杉和田美樂的工作室工具投入大概人民幣3到4萬的樣子,每個月的收入有人民幣1萬多。這個位於杭州郊區的小鎮,滿足了這對情侶的所有需求,整棟樓的租金只需要千餘元,只要有網絡,其他都不是問題。而且再也不怕「乒乒乓乓」的敲打聲會招來鄰居投訴告狀。

▲3年前,青島姑娘石小喵在北京一家外貿公司上班,主要工作是跑跑腿,打打雜。找模特,替模特聯繫拍攝,聯繫攝影師,一個月拿兩三千塊工資。「我也很美,她們能做模特,憑什麼我不能?」石小喵決定轉行:做胸模。

▲石小喵最好的資本就是自己,但不單純是自己的外在。外界理解的胸模可能都是「以大為美」,石小喵的罩杯是75B。她說,「以大為美」只存在於一些男人的情色世界,為了做好模特,她經常要去看話劇學表演。現在,石小喵的收入是從前的一、二十倍。

閱讀原文

推薦閱讀:

>大學她念的是環境工程,現在是中國網路主播界的「志玲姐姐」,月入人民幣上萬元。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