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集 / 「超級通勤族」的雙城生活:工作在這裡,生活在別處。

▲2015年,燕郊到北京臨客動車上的乘客。陳建宇/視覺中國

本文來源:騰訊圖片(微信id:qq_photo)

圖片編輯:Vera

在國外,「超級通勤族」常常指那些單程通勤距離約160公里、每天或是每周1-2次往返的上班族,通勤方式包括開車、公交車、火車、船隻,甚至飛機……

中國國內隨著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都市圈的成形,「超級通勤族」群體也初現規模,「工作在這裡,生活在別處」,他們用更遠的路途與更多的時間,來換取一份安定舒適的生活。

【北京-燕郊】

河北小鎮燕郊與北京隔河相望,是北京上班族的「睡城」之一。

▲圖為2014年3月6日,北京國貿回燕郊的公交車站前排長隊。惜緣/東方IC

2017年2月,騰訊位置服務發布大數據顯示,北上廣深四城超過1小時通勤時間成為常態,最遠的工作日出行半徑可達40公里以上,往返則超過100公里。北京鄰近的河北燕郊便是其中的典型。

▲圖為北京回燕郊的上班族在擁擠中回家。攝友/視覺中國

因為戶口或房價的原因,很多北京工作者選擇在河北燕郊購房。據京華時報2015年報導,統計顯示,每天約有40萬人往返於北京與燕郊,其中30萬人採用公共交通,高峰時成功擠上一輛公交車的時間需要40分鐘。

▲2015年1月12日,為方便燕郊北京兩地居民往返而開行的動車組正式上線運行,首趟燕郊至北京的D9022次列車一共706張車票全部售罄。早上7時許,進站的人們已排成長隊。章魚/視覺中國

▲圖為2016年9月22日,北京到燕郊的火車通勤族帶著折疊自行車上車。周肖/東方IC

▲2017年2月16日,一名工作在北京,居住在河北滄州的上班族曬出的2016年部分車票。工人日報 楊登峰/視覺中國

【上海-昆山】

「超級通勤族」兼顧了高薪與低房價,軌道交通的發展,則為此提供了極大便利。

▲圖為2014年1月14日,下班時間上海11號線上的年輕人。東方IC

2013年10月16日,上海軌道交通11號線北段延伸工程成為中國首條跨省(市)地鐵線路。70分鐘從昆山花橋到上海徐家匯,讓不少市民燃起了「生活在江蘇,工作去上海」的希望。

▲「80後」女孩盧芊羽家住江蘇省昆山市玉山鎮,卻在上海市閘北區上班,兩地相距50多公里。她每天需要從昆山搭乘公交前往昆山火車站乘坐高鐵,抵達上海後再搭乘地鐵前往公司上班,整個行程大約1個小時。一張高鐵票,維系著她分屬兩地的事業和親情。CICPHOTO/賴鑫琳 攝

【廣州-佛山】

選擇雙城生活,有人為奈逃避壓力,有人則刻意選擇追求生活品質。

▲2011年9月,廣州人施廣堅選擇了一套位於佛山千燈湖一帶的房子,八千多元的均價遠低於廣州市區房價,每月還貸款兩千多元,女兒依舊在廣州老城區讀名校,他和妻子有了自己的溫馨小家,周末一家人可以在佛山相聚。只是他需要每日駕車往返幾十公里上下班,每周往返接送女兒,他卻甘之若醴。CICPHOTO/孫毅 攝

▲圖為周末時,施廣堅與家人在佛山相聚。CICPHOTO/孫毅 攝

【珠三角-港澳】

借助深港合作的深入,往來於深圳-香港,珠海-澳門的人越來越多,其中不乏跨境通勤族。

▲圖為2014年12月18日,姚文龍抵達澳門上班。新華社記者 張金加 攝

姚文龍是澳門節目主持人,已經活躍在澳門主持界十餘年,而家仍然在珠海,每天上下班過關要大約4個小時。

「一個最直接的原因是兩地房租相差數倍,另一原因是我們覺得晚上下班回到珠海的家才有歸屬感,澳門畢竟不是自己的家。但澳門是一個實現夢想的地方」,他說。

【馬來西亞-新加坡】

放眼全球,「超級通勤族」在很多地方已經很常見,有的因經濟差異而形成,有的則是大都市圈效應而致。

▲圖為柔佛長堤被各種車輛填滿。getty

馬來西亞的新山與新加坡獅城僅一橋之隔,但新加坡經濟的優勢,以及貨幣的堅挺,令每日數以萬計的馬來西亞摩托大軍跨過柔佛長堤,前往獅城工作撈金。

▲圖:星洲日報

據2011年馬來西亞人力資源部可能,每天有15萬名國人赴新加坡工作。每天來回新加坡超過100公里,往返車程一天耗費5個小時,有時在柔佛長堤就會堵塞1至2個小時。

2016年底,新加坡內政部實施摩托車自動通關係統,只要8秒就能通關,但出現故障後,跨境上班的摩托大軍堵成了一鍋粥。

【美國-墨西哥】

▲2014年9月10日,墨西哥提華納,Irma Ortiz前往美國上班途中,趁等紅綠燈間隙在車內化妝。美墨邊境,每天有5萬輛汽車和25000行人穿梭在聖伊西德羅出入境口岸,很多人跨境在美國上班上學或購物,花在路上的時間要幾個小時。特朗普就任總統後,一心推進美墨建邊境牆。Gregory Bull/東方IC

【日本首都圈】

日本從上世紀50年代首次提出建設首都圈,至上世紀末,共制定了5次規劃。如今日本跨省上班已普遍存在,甚至習以為常。「一都三縣(東京都、神奈川縣、千葉縣、琦玉縣)」的工薪階層,每天都有大量的跨省上班族往返東京。

▲圖為下班高峰,東京地鐵池袋站人山人海。getty

▲圖為2015年,東京地鐵早高峰。getty

在東京首都圈,坐輕軌地鐵一個小時,是標準的上下班所需要的時間。日本輕軌和地鐵遍布,人流量巨大,是通勤族每天要面對的挑戰,地鐵「推手」一度成為東京地鐵的固定工種。

【美國紐約】

2012年,在美國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紐約大學的研究報告指出,全美國8個都會區,包括紐約、費城、芝加哥、達拉斯、休斯敦、西雅圖、洛杉磯與鳳凰城等城市,超級通勤族人數都大幅上升。

▲圖為2015年紐約黑巖集團的聯合首席經營官Charlie Hallac(右)正在等車,準備回到北部郊區的小鎮斯卡斯代爾。東方IC

▲圖為2013年2月2日,一名通勤族在紐約中央車站等待回家的列車時靠牆睡著了。reuters

【英國倫敦】

據新華網報導,2015年英國國家統計局數據表明,英國人平均通勤時間大約為57分鐘,每個工作日都有370萬人通勤時間超過2個小時,其中時間過長的人包括從事金融或者是保險工作的男性,以及在倫敦工作的人。

▲圖為2016年10月18日,英國通勤族從緊鄰倫敦的布萊頓市乘車上班。getty

▲2014年1月報導,英國男子Gary Egan被稱為「全英國通勤時間最長」的上班族,他為了能和妻子一起居住在鄉間,每天早上3點半就要起床出發,開車6小時前往自己的上班地點;而下班所花的時間也是一樣的。換言之,Gary一天的時間裡有一半都是花在上下班的路上的。東方IC

▲山姆·庫克尼(Sam Cookney)是在倫敦工作的一名社交媒體經理,因為嫌倫敦房價貴,他搬去了西班牙巴塞隆納,每天坐飛機上班,兩地相隔大約1500公里。

「在巴塞隆納租套兩個房間的房子加上巴塞隆納去倫敦的機票錢,都比在倫敦單租一個單房要便宜……」他每天早上6點多坐飛機到倫敦上班,晚上和周末則回到巴塞隆納,享受著怡人的氣候,美麗的海灘和好吃的食物。右圖是他在社交媒體上分享的下班圖片。

【德國】

2013年,德國工會聯合會發布了一份長期調研,指出差不多有一半的就業者生活和工作不在一地,跨州上班的人達310萬。很多情況下,上班族的家安在一個大城市,工作地點在另一個大城市。

▲圖為2015年5月5日,柏林亞歷山大廣場站,鐵路罷工,大批通勤族滯留。getty

▲圖為2013年3月18日,柏林市中心火車總站,拖著行李箱的通勤族。reuters

▲「超級通勤族」尋找著獲得居住和工作資源的最佳搭配,並為此做出時間和精力上的犧牲。出於無奈,或是心甘情願,都是為了更好的生活。圖為上海工作、昆山居住的女孩盧芊羽在家裡望著窗外的燈火。CICPHOTO/賴鑫琳 攝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