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享KTV」,「假的」共享經濟,爭奪錢櫃KTV沒落後的空白。

本文來源:FUN行銷(微信ID:simier2016)、網易科技

隨著「共享單車」的持續火爆,「共享」又一次站上了互聯網大舞台。

一種迷你KTV席捲一線城市各大購物中心,兩平米大小,不用打電話預約包廂,想唱就唱,這樣的K歌方式被網友稱為「共享KTV」? 它為何突然爆紅?它到底是不是「下一個摩拜、OFO」呢?

這種KTV,三面玻璃,空間雖小卻「五臟俱全」一台選歌系統,一個大螢幕,兩個高腳凳,高感知度的麥克風和頭頂的燈光,一切應有盡有。

中國「共享KTV」,「假的」共享經濟,爭奪錢櫃KTV沒落後的空白。

目前,市場上主要有友唱M-Bar(以下簡稱友唱)、咪噠miniK(以下簡稱咪噠)、WOW屋、聆噠miniK、科美唱吧等這幾家,其中友唱在2017年2月21日獲得友寶在線人民幣3000萬的戰略投資,第二天唱吧也正式宣布戰略投資咪噠。

2017年4月21日消息,咪噠mini K正式起訴友唱等侵權、抄襲其外觀,並對包括友唱的投資方友寶在線等在內的三家公司,共同索賠人民幣1.6億元。

中國「共享KTV」,「假的」共享經濟,爭奪錢櫃KTV沒落後的空白。

創造出咪噠的是艾美科技,最初以製作遊戲機起家,從2013年開始,艾美科技開始嘗試研製類似mini K歌房的設備,最初的產品形態是一個佔地6平米左右的較笨重的機器,經歷四個版本的升級後,2014年第一代咪噠MiniK誕生。

友唱M-Bar成立於2016年6月,宣稱是集唱歌、專業錄音、遊戲、社交等娛樂功能於一體的自助娛樂吧。2017年2月14日完成了人民幣3000萬A輪融資,投資方為友寶在線集團,本輪資金將主要用於加大友唱Mbar2.0硬件生產。

不是共享的「共享KTV」 ,可能是個假共享經濟

雖然其被稱為「共享KTV」,但模式上卻完全找不到互聯網共享的影子,我們與著名的共享產物「滴滴」做個簡單的對比:

市場容量狹小:

「滴滴」十多億人的日常出行需求不再少數,就單單今年春運期間(1月13日至2月21日),滴滴順風車共運送848萬乘客;而「迷你KTV」其適用人群基本是一些音樂愛好者群體,受眾非常狹小。

供求雙方獲取成本高:「滴滴」使用互聯網APP進行鏈接供求雙方,雙方獲取成本近乎為零;而「迷你KTV」因為設備的大小與不便,被安放在固定場所,只有到了指定的地方才能獲取它,獲取成本很高。

「迷你KTV」根本不存在資源整合,只是迷你化的KTV服務,所有資源皆是自有。顯然它是假「共享」!

中國「共享KTV」,「假的」共享經濟,爭奪錢櫃KTV沒落後的空白。

線下碎片化流量入口,KTV消費新升級

如何在有限的碎片化時間內吸引消費者,如何更多地搶占消費者的碎片化時間,是近年來所有面向C端消費的平台或品牌心心念念的大事。

「迷你KTV」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誕生的。

單曲點唱每首人民幣6元;如果按時間付費,半小時28元,一小時48元,其目的是占據消費者的碎片化時間。

唱吧等互聯網公司的介入,為的是通過「迷你KTV」作為其軟體的線下入口,在消費者進行消費的同時吸收更多的碎片化流量。


娛樂輕量化進程,或將迎來新氣象

KTV作為曾經大眾娛樂消費的主流消費之一,本具有強大的商業前景,但由於互聯網娛樂(微博、短影片、直播等)的衝擊,被視為曾經行業第一品牌的錢櫃,先後關閉了全國十幾家店,有萬達撐腰的大歌星也出人意料的以歇業告終,其他無數中小型KTV更是陷入了經營慘淡的僵局。

仿佛瞬間KTV這種娛樂方式將要被社會所淘汰,分析其中的原因:門店的租金上漲、員工的薪水上漲等等成本上漲所帶來的邊際是一個原因,國家「三公」政策是一個原因,但究其根本,還是由於老式KTV的經營模式與經營理念跟不上時代的步伐,尤其是錯失了90後消費者,據統計傳統KTV的消費群體主要為80後占了60%以上。

而這種「迷你KTV」的出現,打破了曾經「重型」模式的傳統KTV,將曾經幾百上千平米的大體量,分解成一個又一個的小膠囊,投放到各購物中心,在減小租金成本的同時,消除了人力成本的邊際。

看到這裡,相信對於「共享KTV」的本質應該很清楚了:「共享KTV」並非「共享經濟」的產物,也不會是下一個「滴滴」,不過它是消費碎片化與娛樂輕量化的新產物。

而「共享KTV」火爆異常的原因,一方面是「共享」的熱度附加,另一方面則是碎片化消費的興起,資本介入也正是為碎片化消費的流量入口提前進行布局。

在未來,線下商業模式的探索中,不只是娛樂,會有越來越多的商業體,開始嘗試結合互聯網思維進行輕量化裂變。這或許是線下商業體變革的開始?未來我們拭目以待。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