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話吵架指南:罵人不帶髒字,照樣痛痛快快!

本文來源:字媒體(微信id:zimeiti-sogou)

作者:千里

《奇葩說》結束了,網紅辯手們就整出一個《好好說話》的課程,教人如何好好地溝通交流。

但是吧,有些人好像天生就不愛講理——小孩子感冒老不好,多半是裝的,打一頓就好了——那麼對那些不講理的渾人,懟一頓,八成也就好了。

「文明懟人哪家強?北京人民幫你忙!」

要說文明和優雅,就必須得說是姆們大天朝子民的嘴和腦回路~

懟人最講氣場,仿佛絕世高手的巔峰對決:要麼不動裝逼,要麼出手就是風雨欲來,山呼海嘯。

所以這個懟人,開場最重要。

北京人講話:不帶髒字兒可以,不起架式那不行!

所以,一張嘴先來幾個「嘛呢嘿」,跟禮儀性地手雷開場一樣,是必不可少的程序。

單從字面上看,你是根本沒法理解這個詞的精髓的。

它的寶貴之處就在於那種跳動感韻律感音樂感,仿佛磚頭被塞在鐵皮罐頭裡搖晃一樣。

官方解釋是「漂亮話」,一般人們會這麼說:「你甭跟我來這個哩格兒楞,有屁你就快放!」

常聽德雲社的對這個詞肯定不陌生。這又是一個清脆響亮的悅耳詞匯,好像初春時節,郊遊踏青,人們的腳踏在厚厚的樹枝落葉上的聲音。

主要形容呢,是人死那一下的狀態……本山大叔講話:「嘎~就抽過去了。」

懟平輩人或者小輩人,就說:「你個臭嘎本兒的!」老北京懟老頭又說「老嘎奔兒的」。

傳統相聲特別愛用倫理哏(哏,相聲術語,包袱笑料的意思)。我是你爸爸你是我兒子這類的……我不知道別的省份倫理哏多不多,反正北京很常見。

「你大爺」是個省略了動詞的感嘆語;

「跟我玩兒這套,奶奶!」就仿佛是個感嘆號一般的存在了;

「呵~祖宗,您挺自在呀!」這是北京人愛用的捧殺手段。

北京話讀作「孫賊(輕聲或二聲均可)」,這可能是口音變化,也可能是為了表示強調。

這大概是北京人懟人的高頻詞匯了,和開場「手榴彈」搭配使用,效果特別好——嘛呢嘿孫賊!跟這兒撒野是吧?

傳統老北京的損,是一種充滿了幽默感、點到即止的損。比如上面提到的「撒癔症」,也就是薛之謙「神經病啊」的意思。

這話正經罵戰的時候可以用,表達親昵感情的時候也可以用——半夜裡,大孫子不睡覺折騰,老太太就會說:「喲,這孩子撒什麼癔症呢?」

形容這個人忙得一團亂,顧頭不顧尾,懟人的時候就有幸災樂禍和風涼話的意思。

比如:「挺大一老爺們兒,幹什麼什麼不行,屁大點兒事兒這就掰不開鑷子了?」別問我為什麼是鑷子,我也不知道……

怎麼理解這詞的意思呢?簡單一個字——

北京有句俗語:耗子扛槍窩裡橫。就說的是杵窩子。在家裡牛逼哄哄,一見生人就像耗子。

懟人的時候用這句,還得帶一點「你挺牛逼啊」的語感:「嗬家夥!平時瞅你挺能白話的嘛,怎麼還杵窩子了呢?」


老北京懟人的時候是胸有成竹、不慌不忙的,互懟的時候還有閒情逸致拼歇後語。

這要擱現在罵街,早髒話飛滿天了。可見人心不古啊~

十個軋路碾子壞了兩個——叭咯呀路

面茶鍋裡煮西紅柿——糊塗大包還帶一肚子酸水

吃冰棍拉冰棍——沒話(化)

吃鐵絲拉笊籬——現編(參考矮大緊的《殺了她喂豬》)

武大郎賣豆腐——人慫貨軟

狗戴嚼子——瞎胡勒

狗掀棉門簾——全憑一張嘴

哈巴狗戴串兒鈴——冒充大牲口

武大郎養夜貓子——什麼人玩兒什麼鳥兒

老太太的尿盆——挨呲的貨

你看看,多麼生動,多麼富有想像力!簡直能跟《詩經》的「起興」有一拼啊~

當然了,千萬不要以為北京人好相處,真懟急了,能拐著八道彎兒把對方罵化了

也就是說,真逗你的時候,懟你你得想一會兒;真惡心你的時候,你馬上就能反應過來。

幡兒是傳統葬禮裡用的紙旗子,打幡兒一般都是長子長孫乾的事兒,這話的意思也就是說「你爸爸死了吧」「你爺爺死了吧」。

搶幡兒,有點「趕著投胎」的緊迫感。

抬杠,抬的是扛棺材的大杠,也就是家裡死了人的意思。

 

前邊說的也就一條人命,這個特別狠,說是家裡死絕了。這話一出口,基本能動手的也就差不多該動手了……

老北京的八大胡同就是那個時代的天上人間和粉燈發廊,所以逛八大胡同就是說對方是老嫖客。當然,老嫖客也不算什麼,郭德綱還老拿於謙「他爹」這麼開涮呢。

比較狠的是說對方出身八大胡同,就像韋小寶跟他娘。

但更狠的,還是下面這一句:八國聯軍走後第二年出生的……

最後,就用一句懟人的經典教學笑話來結尾——這是引自德雲社老郭、形容人怎麼就那麼倔的一句話:

拙妻拗子不通氣兒煙袋桿兒寧死爹不戴孝帽子叼個屎橛子給個蜜麻花兒都不換的你可真是!」——斷句斷對了有獎哦~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