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娛樂】、【IP】之外,騰訊、國務院聯合發表【創意者經濟】概念。

綠色文字為【微信上的中國】補充:

IP,在台灣只有特定圈子的人才知道,但在中國大陸是個近年來興起的流行詞彙,而且是重要的詞彙。

IP的原始定義是一種知識產權(Intellectual Property),如今發展極廣,是一種超級品牌+綜合產品和通路的概念;例如【三國演義】就是一個超級大IP,【神鵰俠侶】也是一個超級大IP,都可以衍生出無限多元的「產品」。

IP的來源,主要是文創娛樂、內容產業;中國在這方面還不成氣候,不過前景極好、生氣蓬勃、資本雄厚。

中國目前把這整盤局稱為【泛娛樂】,以商業思惟作前導,涵蓋幾乎全部文化娛樂範圍的統稱;包括網路遊戲、當紅的直播都算在內。

泛娛樂一詞,據說首倡者為騰訊集團副總裁、騰訊影業首席執行官程武,他在2012年騰訊遊戲年度發布會上公布「泛娛樂戰略」,即基於網路與移動網路的多領域共生,打造明星IP的粉絲經濟。

目前騰訊互娛平臺上有400萬名網路文學創作者,數百名專業簽約動漫作者,5萬多名動漫投稿者,無數的電競戰隊和明星主播,還有很多懷著影視夢想的編劇、導演和演員。

2017年兩會期間,騰訊大老闆馬化騰公開表示,「泛娛樂」等中國特色的數位內容產業生態初步形成。與國外不同,中國做泛娛樂最大的優勢,就是一切基於互聯網。過去30多年是中國製造,未來30多年會走向中國創造。

現在,有人另外提出了【創意者經濟】。

創意者是泛娛樂的根源,如何孵化創意、衍生泛娛樂,最後形成強大的IP向全球賺錢?這是中國各路人馬正在探索的重要議題。

2017年3月26日,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和騰訊社會研究中心,在北京首次發布「新生態,新表達,共治理——創意者經濟」的論述。

現場由黃斌(中國國務院研究員、本文作者)發表主題演說,提出了【創意者經濟】概念。

以下文章是黃斌發表於網路上的版本。

作者:黃斌(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 研究員)

本文已授權給【微信上的中國】刊登

騰訊提出泛娛樂,被廣泛接受,但是並沒有被準確的定義。

所謂圍繞明星IP,市場上對IP也各有理解,當然我是比較認同IP在騰訊的定義,即經過市場檢驗的用戶情感載體,這個還比較到位;所謂多領域共生,實際上更像是產品層面的,比如影遊聯動等;所以綜合起來看泛娛樂,我覺得騰訊還是主要從產品,而非產業的角度去定義的。

而涉及到產業鏈,就不得不深究文創產業的組織形式了。

所謂泛娛樂時代的文創產業鏈,從產品層面反推,那應該是更像是一張網,是一個產業網路,在這個產業網路中,有創意者,有生產者,有平台,有渠道,有消費者等很多主體。

而這些主體被網路,被平台緊密的聯系在一起,既實現了比以往更加廣泛的產業組織,也實現了更加深度的分工——而我們知道,創新來自原邊緣,升級來自於產業分工的深化,所以我們最近開始認為泛娛樂已經不能表達這些含義了,需要一個更新的詞語,來展示網路時代文化創意產業的升級。

要找一個新詞,首先要認清這個新的產業組織模式。

首先這一產業組織模式是平台化的,整個市場都在說給BAT打工,這實際上就已經體現出平台在產業組織中的巨大力量了。

平台上能聯繫創意者,生產者,本身又很有可能有極強的研發能力和營銷能力,能夠直達用戶,還能通過用戶反饋不停的積累大數據,形成很高的競爭壁壘。

無疑,平台是重要的玩家,以至於很多研究指出我們現在是平台經濟。


但是我們調研了不少平台之後,平台也在抱怨沒有好的內容,或者說好內容賣成了天價。

這就說明我們可能已經從一個平台經濟,又向內容經濟轉變了。

但是這個內容經濟,我認為已經和之前的PGC(專業生產內容),以及網路剛出現時候的UGC(用戶生產內容)很不一樣了,是一種U+P的結合。

不同點在哪裡呢?我覺得主要是創意端不同了,所謂U+P,核心在於創意的來源是廣泛的,是多元的,是跨界的。

而且這些創意能夠通過網路和平台,很快的被專業機構搜索到——真正要生產出優質的產品,還是需要像比如好萊塢式的專業化分工,但是創意可以從更多的地方來。

我們這幾年來的泛娛樂實踐,其實可以看出來,頂級IP大多源自與網路小說,某種程度是完全的UGC,這其實體現出了廣泛創意的優勢,你想一千萬創意者,怎麽都有更大的機率出精品吧。

但是很多產品還是受人詬病,當然是我們產業體系還不成熟,分工還是不夠細致,價值分配也有點扭曲。

所以不是U做的不好,而是P還不夠成熟。

而且仔細想想這一千萬創意者是哪來的?大多數是用戶轉變過來的,是從粉絲經濟到創意者經濟的過程。

真正能夠泛娛樂的產品,大部分都經歷了一個粉絲認同到再創作的過程,是首先有了粉絲基礎,有了同人番外惡搞,甚至是有了粉絲真金白銀的眾籌,才多領域共生的。

網路平台在其中也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因為從粉絲到創意者,離不開社群的互動。如果認識到這個特點,我們提出創意者經濟這個概念去取代泛娛樂,我覺得還是自信能立得住腳的。

打一個不恰當的比方,網路文創在目前還是個大黑洞,不斷的有新鮮力量進來,無數的用戶都抱著創意者的夢想、情懷,當然也有發家致富的願景進來了,創意者是原動力。

而平台則是創意者變現的載體,在殘酷的優勝劣汰之後,優質的創意者在平台上找到了合作伙伴,平台把創意者、生產者和消費者聯繫到了一次,把一個個的產品變成了一系列的產品,讓創意的價值更加擴大。

從而形成了一個「用戶—創意者—平台—用戶」這一不斷擴張的迴圈。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