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在全球最難進的大學【湖畔大學】,到底講了什麼?

馬雲在全球最難進的大學【湖畔大學】,到底講了什麼?

綠色文字為【微信上的中國】補充:

根據湖畔大學官方網站上的正式公告,入學資格如下:

●創業3年以上的企業決策者

●年度營收超過3000萬(RMB)

●需提供企業3年完稅證明,公司規模超過30人

●有3位推薦人,其中至少1位為湖畔大學指定推薦人

2015年,馬雲、馮侖、郭廣昌、史玉柱、沈國軍、錢穎一、蔡洪濱、邵曉鋒等八名企業家和著名學者,共同發起創辦湖畔大學,校址位於杭州西湖鵒鵠灣附近。

課程旨在培養新一代企業家,目標學員主要為創業者。學費是人民幣28萬元,學制3年,每兩個月集中學習一次,每次4~5天,由校董或知名企業家親自授課。

第一屆學員(36名CEO)

慕巖,百合網聯合創始人兼副總裁

劉成城,36氪創始人、董事長秦致,2007年加入汽車之家擔任CEO

汪小菲,俏江南集團CEO

王利芬,優米網創始人兼CEO

周航,易到用車創始人兼總裁

任曉倩,魔漫相機創始人兼CEO

朱暉,布丁酒店創始人、董事長兼CEO

第二期學員(39位企業家)

外婆家創始人吳國平、霍英東集團副總裁霍啟文、58同城總裁兼CEO姚勁波、西貝掌門人賈國龍、科大訊飛聯合創始人胡郁等。

第三期(44名)有1080名合格的申請同學,最後錄取了44名,錄取率是4.07%。本期學員中,在台灣也有知名度的羅輯思維主持人羅振宇,也在其中,羅胖此回不開講,當學生。

馬雲在全球最難進的大學【湖畔大學】,到底講了什麼?

以下內容來源:36氪(微信id:wow36kr)

作者:繆定純

馬雲在開學典禮上提到,湖畔大學的一個人才使命就是,要讓全中國500強的CEO都要與湖畔大學發生聯繫,「要麼來湖畔大學學習過,要麼來面試過。」

2017年3月27日上午,湖畔大學第三屆開學典禮在杭州·阿里巴巴西溪園區舉行。

新一期的湖畔學員包括餓了麼創始人張旭豪、快手創始人宿華、VIPKID創始人米雯娟、立白集團董事陳丹霞、老板電器總裁任富佳、英雄互娛創始人應書嶺、羅輯思維創始人羅振宇等。

馬雲在全球最難進的大學【湖畔大學】,到底講了什麼?

▲湖畔大學2期學員

這所定位於教授「失敗」的大學,有著嚴苛的錄取率,據湖畔大學教務長曾鳴介紹, 整個第三湖畔有1080名合格的申請同學,最後錄取了44名,錄取率是4.07%,而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史丹佛本科錄取率是4.4%,明年很有可能降到2%。

馬雲在全球最難進的大學【湖畔大學】,到底講了什麼?

馬雲說,第三期湖畔大學最大的變化是,來自非互聯網行業的的學員變多,包含來自於醫療、生物技術、傳統零售等多個領域。

曾鳴說,今年湖畔的課程設置也將進行創新,例如開始進行選修課和必修課結合的教授模式,並開設一門新課程《新商業模式的創新》和《平台經濟學》,曾鳴稱這都是全中國其它商學院開不出的課。

「我希望與商學有關的課是選修的,而非商學的是必須課。」馬雲說。

馬雲在全球最難進的大學【湖畔大學】,到底講了什麼?

▲湖畔大學校徽

「我們會把馬校長前年交給我們的任務真正融合進去,就是跨屆融合,我們把真正的武術家、藝術家、頂尖的醫生,各個領域裡面,他們取得的成就,他們經歷的人生痛苦選擇,他們怎麼成長的,來和我們同學們進行分享,」曾鳴說。

馬雲在全球最難進的大學【湖畔大學】,到底講了什麼?

▲湖畔大學第3期學員

據了解,湖畔大學由馬雲、柳傳志、馮侖、錢穎一等企業家和學者共同創建,其辦學思路為「開放、共享、共創」,早在2015年3月的第一屆開學典禮上,校長馬雲就表示,「企業家是需要天賦的,一旦發現要花時間去訓練、打磨,湖畔大學就是要去發現、訓練和培養企業家。」

馬雲在全球最難進的大學【湖畔大學】,到底講了什麼?

▲湖畔大學2期學員李晨

從2015年1月成立至今,湖畔大學已經培養了兩期學員。

據第一期學員易到創始人周航回憶,有一節課由曾鳴教授,課程主題是「如何成為一家千億公司」,「看上去功利,但其實是在研究,如果一個公司能夠成長為千億規模,它的內在規律是什麼,是在研究未來整個商業演化的趨勢,」周航說。

第二期學員、小米生態鏈公司納恩博的創始人王野則說,「失敗教育」和「教企業活得久」是湖畔大學不同於其他商學院的兩個特點。


以下為馬雲湖畔大學第三期開學典禮講話實錄:

謝謝大家,今年是第三期。我剛才給大家授校徽的時候,看見所有眼神裡面充滿了期待,充滿了希望。通過湖畔大學能夠學到很多東西,通過湖畔大學這個平台也能夠給社會分享很多東西,但是,期待越大,往往失望越大。

我上來之前,大家在想我到底今天想跟大家講什麼,我覺得其實好的東西要不斷重復講,年年講、月月講、時時講。公司裡面的信念也是一樣,我在2001年、2002年、2003年的時候,覺得價值觀、使命感對於一個企業是多麼的重要。我是真的覺得每一個人進來,必須得了解、必須得學習,差一點讓公司裡面的保安、掃地的阿姨都學習上公司價值觀了。

只有不斷的強調,而且最後你自己真正相信以後,邊上的人也才會相信。如果我去投資創業者,關鍵看他自己是否相信,他邊上的人是否相信。有的人說的跟想的不一樣,做的跟說的不一樣,挺麻煩。我們未必說的跟做的都一樣,有的時候會出現各種情況,能夠感受到。

我強調一下為什麼辦這個學校。辦這個學校源於九年前我們在不丹的一次旅行,在飛機上很多民營企業家,那時候民營企業的狀態非常艱難,想一想民營企業的狀態永遠沒有好過,大家做企業越來越難。請問誰能告訴我做企業是容易的?都是過了以後才覺得是容易的。吹牛的時候可以講,那時候厲害,其實當時非常艱難,今天是艱難的,未來依舊艱難。

那次我們在飛機上面,我們說成立一個大學,專門培養中國民營企業家的大學。然後一哄而上,說我們搞一個這樣的學校,於是推薦我為第一任校長,我也很高興,九年以前我是Nobody,我今天認為我還是一個Nobody,只是很幸運有很多朋友的信任。

我公司的同事非常努力,時代機遇不錯,走到今天。九年前背了這麼一個責任,我自己也是老師,總是希望回到學校裡面去,這樣的初心,我們經過五六年的思考,建立這麼一個湖畔大學。


我跟第一期同學講過,湖畔大學是一個創業的學校,我們到底想幹嘛,走到多久,我們不是很清楚的。曾鳴剛才講得非常對,我們在第一期的時候,上一天課,下一課都不知道上什麼,這是實事求是講,而且來的時候我們也沒騙你們,說是一起辦這個學校。

前面十年的人,你們是最倒霉的,也是最幸運的,莫名其妙以為自己學到東西,但是我認為學和習是一起的,學和習是兩個概念,學了知識一定要習之,習就是犯錯誤。

所以我們思考要像做企業一樣做這個大學。首先第一點,招來的學生都要非常不錯。我一直這麼堅信,哈佛也好、史丹佛也好,好不是因為教授好,而是因為學生好,這些學生不用太教都很好,但是這些學生在一起,互相交流、互相思考、互相爭辯、互相合作,再加上一些優秀的老師的引導,使得這些學生、這些學校做得不錯。

湖畔大學前十年,我們希望所有進入這個學校的人,你們就像黃埔一期二期一樣,認認真真、腳踏實地,到這裡跟我們一起建立這麼一個學校,這個學校已經不是一個民營企業學校,這個學校更不會小到說我們跟國有企業去競爭。

這個學校所受到的關注非常之大,這也是這個學校的校董,包括校長我發虛的地方,關注的越來越大,哈佛、史丹佛的,我出國很多,居然很多企業家和政界問你們湖畔大學怎麼樣,是否可以合作一下。很多名校想跟我們湖畔大學合作,我說我們還沒搞清楚方向定位,我們也正在慢慢摸索過程之中,過早地把自己跟任何大學合作,都為時過早。

別人對我們的期望,現在社會、同行業、我們自己對自己的期望值都沒有調整好的情況下,我認為我們應該腳踏實地把自己做得更加好一點。剛才在講這個學校的方法跟人家不一樣,我們更願意分享很多失敗的教訓。

剛才周航同學講的,我非常同意。我自己在想,我一路走過來倒霉的事情,所有的犯的錯誤,所有挫折。我經常講,我去肯德基曾經應聘過,24個人,23個人錄取。有一個網民寫了一篇文章,說這是假的,肯德基1993年才進杭州,那時候我已經是大學老師了。

我們講的任何話,都有人去研究,我確實1992年、1993年應聘,我在大學裡面畢業,分配到電子工學院教書,我答應我們校長五年內不離開學校,92年、93年,剛好接近五年了,我想快跑到五年了,我去找工作。

那時候肯德基如日中天,到杭州來的時候,我去招聘。我那時候大學是杭師院畢業,到大學只能教專科生,那幫專科畢業以後,他們工作也找不到,我帶這幫學生去,結果學生錄取,老師沒被錄取,有點丟人。

在座每個人都知道,你們去融資,被人拒絕是正常的,被人接受是不正常的。你們去作業務,去賣一樣東西,出去一天做十個客戶,十個被拒絕是正常的,憑什麼人家買你的,憑什麼人家相信你。

但是有人給你一次機會,有人買了你的商品,有人用了你的服務,有人給了你投資,你應該感到由衷的幸運,我比自己想像的好,要對得起這份信任。

所有失敗是最佳的營養,這是心態,你怎麼看待這個失敗,你怎麼跨過這個失敗。我到今天為止,阿里巴巴很大了,未來是不是一馬平川,企業越大,碰到的困難越大。我們有五億多的用戶,在整個體系管理過程中,我不斷去思考別人在這個關鍵時刻怎麼跨過去的。

湖畔大學是不是MBA一樣學習成功的案例,成功者有的時候是各種各樣的元素造成的,我今天重新再走一遍,今天阿里巴巴的員工水平比當年十八個人好不知道多少,我們十八個人前幾天坐在下面聽員工開會,我們自己都發虛,重新應聘,我們沒有一個能錄取,重新走一遍根本沒有這個機會。

但是所有的失敗、所有的成功者,經歷的失敗都是差不多的,上戰場一樣,死的那些,自己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一槍打死了,太多了。

我的經歷,我看別人怎麼失敗,為什麼失敗,我花很多時間,把這些書拿過來,認真看,認真反思。你覺得這些愚蠢的問題是別人犯的,其實你也會犯,但是一旦這些事情出來以後你有一根弦跳起來,這個事情好像有點問題。

湖畔大學請來的學生也一樣,我講過,我也有信心再過二十年,中國五百強中的CEO,兩百個CEO跟湖畔大學有關係,要麼我們這兒讀書過,要麼到我們這兒應聘過。

我們要有這個自信,我是有這個自信。但是我們在這兒不是培養最大的公司,未來我們培養出最好的公司,成為最舒服的公司。最優秀的公司,未必是最大的公司,最大的公司未必是最好的。

未來的時代不以規模來衡量,未來的三十年,過去以工業時代一定是標準化、規模、體量、資金,未來是企業做得多麼美好、做得多麼舒暢,做得舒暢的人一定是心態非常好,不斷反思自己的人。


我前幾天在馬來西亞講,我非常幸運,跟中國商界基本上所有傑出的絕大部分的企業家都交流過。我到海外,當今世界還活著的一些優秀企業家,我都經過長時間的交流和溝通,我很幸運,做企業的人,我見過無數政界領袖,我不是對他的權力感興趣、光芒感興趣,而是每個人走到這一步都有無數經歷挫折,他是怎麼跨過去的,他怎麼面對的,他怎麼面對普通人,他怎麼面對商人。

在這裡學習過以後,我發現所有有出息的人都有一個良好的心態,都很樂觀,都很正能量,都不抱怨,都懂得反思自己。

很少有成功的人說這個事情別人幹,這個事情別人做,湖畔大學帶過去的東西,你的心態要樂觀,樂觀的人自信,你傾聽別人,學會傾聽,剛才女同學講的,講到這一點,到湖畔來聽比講更重要,來講是分享,而不是做廣告,更不是吹噓。

我希望湖畔的人樂觀積極,樂觀積極的人,如果你沒看清楚未來的結局是壞的,你的樂觀積極不是什麼,我認為未來的結局我們都會進火葬場,不管你多努力,這就是壞結局,仍為之。我們知道公司會關門,我每天開開心心把工作做好,樂觀積極的心態。

另外一點,我希望大家不要去抱怨,任何人的抱怨,湖畔人要知道,別人的抱怨是我們最佳的機會。

第三我們需要反思,反思不僅反思自己的過錯,還要分享自己的過錯,從過錯裡面得到的東西才是真的東西。有的時候覺得自己很成功吹牛的東西,反過來一看,這些東西第二次根本沒有機會贏。

湖畔要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體系,我前幾天在馬來西亞講過,我說阿里巴巴派很多人去學MBA,去之前都很聰明,回來以後都傻掉了一樣,我有一段時間給停下來了,不是MBA不好,我們今天要換一種教育方法、教育思考。

湖畔思想,一種新學,一種新的思考,剛才陳東升董事長講,我們湖畔要有新的教育,其實今天經濟在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從互聯網技術走向互聯網時代,我們湖畔第一期互聯網公司為多,第二期、第三期傳統企業越來越多,今後不存在互聯網,互聯網不是高科技。

一百年以前,電是高科技,今天誰講電是真正的高科技,未必。當然電力公司告訴你我做到、你做不到,但是教給大家,我們還是能做到的。

整個社會在未來三十年到五十年是天翻地覆,每次技術革命出來的時候,造成的很多思考方法、做事的方法、組織的方法都會變化。

第一次技術革命的組織方式是以工廠,第二次技術革命出來,能源革命出來,以公司壯大,這次技術革命,對於公司的架構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公司的架構涉及到文化、人才、結構,全部都會變化。

在座每個人,未來三十年是動蕩的三十年,未來的三十年是新企業誕生的三十年。我們可以打這個賭,我們公司裡面跟我敢打賭的沒幾個。

中國未來三十年,在台上的企業一定不是今天的企業,今天的前二十位的企業,三十年以後,不知道還有幾個在,包括阿里巴巴在內。

我們每天如履薄冰思考,因為變化超過我們的想像。

昨天的套路不靈了,以標準化、規模化原來這種套路的教學方法必須反思,我們必須培養出新的一批人出來,而且坐在下面,我感受很重要的一點東西,當然不是完全顛覆,今天我特別感動,這幫人居然可以穿校服,挺難的,湖畔大學的同學能夠穿校服,這是敬畏之心、感恩之心不、尊重之心,感謝大家,這是一種行為。

我希望未來三十年,你們成為榜樣。未來三十年,湖畔大學所誕生的真正的一幫企業家,能夠擔負起未來整個世界經濟的擔當

每一個人一點點都會影響很多,企業家影響非常大,我們昨天討論,我們在國家昌盛的時候,哎呦,奧運冠軍,真不錯,我們看科學好,去做科學家好,真好。但是科學家也好、奧運會冠軍也好,背後是誰乾的?我們企業的錢和稅,但是沒有人覺得企業家在這個社會上有多大的作用。


我們在座這一代的「新學」,希望大家擔當起來的是企業商業社會、科技發展,離不開我們這一代人的努力。

過去三十年,中國經濟高速發展、中國社會高速發展,離不開企業家的努力。

來三十年、五十年,中國企業將會在世界中擔當巨大的責任,中國要擔當世界的責任,中國必須擔當時代的責任。

美國有今天,美國當年擔當起世界經濟的發展、美國在科技的發展、理念思想的發展,在過去三十年取得巨大的進步。

我們今天必須準備好擔當,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很快要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我們對世界的擔當、經濟的擔當,無論外交、軍事各方面,都要強大的經濟支撐。而經濟的競爭,不是靠你有多少武力,而是文化的競爭,思想體系的競爭,執行力的競爭,學習的競爭。

湖畔大學不僅為中國,現在已經有很多老外向我提出申請,很多跨國公司提出能夠是否把自己最優秀的公司裡面具備創業精神的年輕人、未來的CEO來到湖畔大學,尤其是發展中國家很多創業者說願意。要過來的人越來越多,這所大學必須是全球化的。

我們很快會接受全球的這些優秀創業者、企業家,在一起上課。因為只有全球的思考、全球的眼光、全球的格局,我們這個學校才真正會變成全球化,面向未來。面向全球,面向未來,做好企業,不是大企業,大是自然的結果,為大而大,必定亡,為胖、吃胖沒有什麼意義,要健康。

企業也是一樣,怎麼舒服怎麼來,面向未來三十年、四十年。這所學校我希望大家共同創業,這不是一個校長在講話,而是一個創業者跟大家交流。

我們在這裡面,我們到這裡來,我們教不了你怎麼賺錢,你們跑這兒來還要學習怎麼賺錢,你們找錯學校了。你們到這兒來是分享經驗、傾聽教訓,同時更希望大家在這兒學一些平時你根本不會去思考的,哲學、藝術、醫學、軍事。有些課是強制的,跟商學無關的課,我希望是強制學的,跟商有關的課是選修的。

我們雲谷學校,阿里巴巴合夥人準備創辦一個新型的小學中學,這個小學裡面英語課、體育課、繪畫課是必修課,數學、語文慢慢來。我從來沒發現一個成熟的人不會算術的,但是音樂、繪畫、運動,這些不好,這些人將來不會成為人才。

希望我們在湖畔大學,我們三年Review一次,今年第三年,整個校董事會,Review過去三年來所有教學的成長痛苦。也希望共同搭建、完善整個保薦人體系。

我們保薦人的職責,要把全中國最好的年輕人,有希望的企業家給找到,把他們聚集在一起,聚集一種新的經濟的體量。這個經濟體量為國家、為社會、為世界、為未來出力,因為聚在一起的人多了,才會不一樣。

最後我在很多年以前講價值觀的時候,講過這一個故事:一個老外,GE公司總經理坐在那兒,中國講價值觀沒有機會,互聯網講價值觀更不可能,  我請他到我們公司來幾天,走的時候說你們公司不僅你是瘋子,你們公司幾百個人都是瘋子。

我們在湖畔聚集在一起,不斷創新,本身就是能對社會作出巨大的貢獻。不管說什麼,都會有人講,我相信跑到這裡面的人,不是想認識馬雲、柳傳志、郭廣昌、沈國軍、史玉柱這幫人,你們是商界的,要認識,總有辦法。我們不缺這些人,我們今天坐在下面的保薦人也好,校董也好,沒有一個人是傻子。

我見了那麼多省委書記、省長、中央主管,我倒吸一口涼氣,這些人這麼聰明,世界遠比你們想像的複雜。企業是複雜的,但是只要你樂觀、正能量,只要你反思自己,學習別人的過錯,自然而然,做一個好企業,定好目標,一定能做好。

湖畔與大家同在,三百年不容易。三百年的企業,幾乎很難做到。但是三百年的大學有,三百年的宗教有,重要的職責,要做好三百年,賦能別人,真正創造價值,幫助別人成長,才有可能。

湖畔希望在座的所有湖畔大學學生以及未來的同學們,一起參與建設湖畔、監督湖畔,找到好的人進來,只有好人、好思想、好執行才會有好結果。謝謝大家!

馬雲在全球最難進的大學【湖畔大學】,到底講了什麼?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