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辱母殺人案引民怨,北京反應迅速、山東跟進;官媒通稿是這樣寫的。

上圖為西方常見的法院肖像,代表法律的正義女神,源自古希臘和羅馬。戴眼罩表示客觀、不徇私、一視同仁;一手持劍表示制裁和正義,一手持秤表示公平。部分大陸自媒體評論此案時,引用此圖。

此案近日在大陸網路上非常火爆、民怨沸騰。

案情始末在兩岸各大媒體都有報導,在此不贅述。

事件經陸媒披露後,輿論譁然、網民罵得很兇;北京迅速作出反應如下(請注意紅線):

山東政府在幾個小時過後,宣布將展開調查,山東高院也宣布受理此案上訴。

案發所在地-山東聊城,市府隨後也宣布,將組成專案小組調查此案可能涉及的公權力不當、高利貸和黑社會問題。

以下內容為央視發表,被各大陸媒廣泛轉載;文中指出了目前輿論方向:高利貸對經濟的影響。

來源:央視新聞(微信id:cctvnewscenter)

作者:央視特約評論員王健、岳屾山

山東聊城「辱母殺人案」,在這個周末持續發酵。(案情回顧請點擊《「辱母殺人案」追蹤》)

聊城官方已經成立工作小組

根據最新消息,3月26日下午,山東省聊城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官方微博發表消息:于歡故意傷害案經媒體報導後,聊城市高度重視,立即成立了由市紀委、市委政法委牽頭的工作小組,針對案件涉及的警察不作為、高利貸、涉黑犯罪等問題,已經全面開展調查。下一步,聊城市將全力配合上級司法機關的工作,並依法依紀進行查處,及時回應社會關切。

之前,山東高院表示已受理當事人上訴,最高檢表示已派員調查警察是否失職瀆職,山東公安廳、山東檢察院也紛紛發布通報。

山東省公安廳:對「辱母殺人案」,山東省公安廳已派出工作組,赴當地對民警處警和案件辦理情況進行核查。

山東省檢察院:對「于歡故意傷害案」依法啟動審查調查。成立調查組,對警察執法過程中是否存在失職瀆職行為等問題,依法調查處理。

悲劇發生的源頭是高利貸 

追溯這起悲劇事件的源頭,則始於發放高利貸。根據媒體報導和一審判決書,女企業家蘇銀霞向地產公司老板吳學占借款135萬元,在支付本息184萬和一套價值70萬的房產後,仍無法還清欠款,導致被堵門逼債。發放高利貸的做法本就屬於違法行為。

根據最高法2015年發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民間借貸雙方約定的年利率超過36%,超過部分的利息約定無效。

本案當中,每月10%的高額利息早已超越了國家36%年息的紅線。因此,當事人吳學占的「債權」並不受法律保護,以此為借口的限制人身自由、虐待、毆打等討債行為就更當屬於非法行為。

高利貸是本次悲劇的源頭,而在高利貸的背後其實是一些中小企業和實體經濟面臨的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借高利貸對於一些中小企業來說也是迫不得已。

警方的現場處置是否恰當?

回顧事件的脈絡,警方在案發現場的處置方式備受質疑。根據一審判決書,在接到110報警並抵達現場後,民警說了一句「討債可以,打人不行」的話。由於雙方的債務因為利率超過法律約定的範圍,已經屬於非法借貸,因此用一句「討債可以」來處理雙方的糾紛,在很多人看來並不恰當。

另外,多人追債、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以極端方式實施猥褻、凌辱,這樣的行為應該被定性為黑社會性質的惡行並進行嚴厲打擊,但警方在現場沒有採取實質性行動進行隔離(實際上,在這之後當地警方已經打掉了這個社會團夥),為什麼不是當時?

因此,警方的當時做法事實上鼓勵和縱容了惡霸行為,卻讓苦苦等待的于歡母子陷入絕望的深淵,直接導致惡性案件發生。因此,盡管警察是否存在瀆職、玩忽職守需要進一步調查,但現場處置不當則基本屬實。

是否屬於「正當防衛」需要進一步認定

引爆輿論的還有一審法院關於「正當防衛」的判斷。有律師認為,于歡行為屬於正當防衛,不應承擔刑事責任。本案中,法院既然認定于歡的人身自由受到非法限制,而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即是「非法拘禁」的違法犯罪行為,從限制他人人身自由開始到解除這種限制為止,整個期間都屬於「不法侵害正在進行」。

不過,也有觀點認為,辱母者到底該不該死還是需要由法律來認定,衝動殺人並非法律所樂見。于歡畢竟造成一死三傷,法院的一審判決也有懲戒衝動殺人的警示作用。

既然存在爭議,那麼就需要更多的證據。對於事發現場的具體情況,還需要聽取更多當事人和目擊者的聲音,特別是同期聲,以盡最大可能還原事件的原委。

當前,相關司法機關已經介入調查,司法的程序仍在進行之中。我們期待事情的真相能大白於天下,也期待未來的二審判決中能得出公正的結論。

中小企業融資問題也該多出些實招

同時,我們也應該跳開單純的司法層面,正視這起案件背後的大問題,比如高利貸的問題,能否有效從嚴打擊一切非法高利貸,同時拓展中小企業的融資管道,降低融資成本,這不僅事關這一個個案,更關係千千萬萬中小企業的生存和發展,也關係到中國經濟的活力。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並非新問題,但一直都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真該多出些實招。

無論如何,辱母殺人案都是一起悲劇事件,我們期待悲劇能夠成為推動問題解決的契機。這樣,悲劇才有了價值和意義。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