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手機支付真的普及嗎?能夠領先全球進入「無現金社會」嗎?

本文來源:北京青年報

記者:程婕

不久前,支付寶放出豪言:要推動中國在5年內進入無現金社會,引發各界熱議。

無現金社會究竟離我們有多遠呢?

調查

您最近一次用現金是什麼時候?

最近一次,您用現金是什麼時候?為什麼用?北青報記者最近做了一個調查。

葉小姐,27歲,公司職員:

我早就習慣出門不帶錢包了,有手機就行。最開始還會帶張信用卡。可現在信用卡都跟支付寶和微信綁定了,也用不上了。

平時上下班坐地鐵刷一卡通,吃飯網購都可以用支付寶和微信,給房東交租金一般用手機銀行轉賬。最近一次用現金就是前天在小區門口的水果攤買了20元的水果。其實老板也有微信,但我懶得加他,也怕不安全。

李女士,40歲,全職主婦:

我出門一般還是會在錢包裡放些鈔票,但是現在必須用現金的地方真是越來越少了,1000元可以用很久。

最近一次用現金就是昨天打車。本來我都是用叫車軟體打車,但當時是高峰期,能叫到的車都離得遠,剛好有輛空出租車過來,我就上了車。下車時,本想用微信支付,因為以前遇到過的士司機給乘客一個二維碼,掃一下就可以付賬。但昨天那位司機說最好付現金。

平時去超市買東西也可以用支付寶,但有時候去早市買菜或街邊攤就得花些現金,不過現在能用支付寶和微信收錢的小攤販也多了起來。

對我這樣的家庭主婦,手機支付有一個特別的好處就是方便記賬,花現金如果沒有小票或發票,就會忘記具體金額,但手機支付哪怕1分錢也幫我們記得清清楚楚。

陳先生,70歲,退休老人:

我只要出門消費都用現金,我們老年人沒有信用卡,也不會用手機買單。我平時也用微信,但沒有綁定銀行卡,老覺得不安全。雖然孩子們都用得挺好,但我還是有些不放心。

今年春節我搶了大概200多元錢的紅包,本來還擔心不能提現沒法用,但是孩子教我用紅包裡的錢在微信裡就給手機充值了。這個功能太方便了,我以前都是出門買卡充值,十分麻煩。這幾天我打算專門辦張銀行卡,少放點兒錢,跟手機綁定起來。


體驗

體驗北京「無現金」生活

杭州的無現金生活,被公認走在全國前列。

北青報記者跟蹤了杭州老司機在北京體驗無現金生活的全過程——在向大會提出建設無現金城市的建議後,3月9日中午,趁著會議的午休時間,全國人大代表、杭州基層公交司機虞純來到北京街頭,進行了一次實地調研。

第一站:醫院手機掛號,有望緩解老百姓看病難。

中午12點半,虞純先來到離會議駐地最近的北京大學第一醫院。「這裡能用手機掛號嗎?」在掛號大廳,虞純問工作人員。工作人員介紹,可以用手機預約掛號,也能直接在手機上付掛號費。這樣,按照預約時間就能直接去看醫生,大大省去了動輒半小時的排隊掛號的時間。

「能用手機看病付款嗎?工作人員解釋:醫院的診間費用繳納確實在開發,但是最後到每個收費窗口都能用掃碼支付。

第二站:無現金+信用就可以騎上共享單車。

緊接著,虞純來到後海附近的荷花市場,一排車座椅上印著「免押金」的共享單車吸引了虞純的注意:「免押金怎麼用法呀?」

現場正在放車的永安行工作人員回答:只要芝麻信用超過600分免押金,就能免押金開鎖用車。我們相比其他共享單車,省得用戶還得多出一筆押金。

第三站:北京最老街道,95%以上的店鋪都用無現金支付。

騎上共享單車,虞純來到北京城最老的一條胡同——煙袋斜街。幾乎所有的店鋪都能用無現金支付了。漂亮的窗花、可愛的兔兒爺,都可以掃一掃就拿走。連賣糖葫蘆的都用上了支付寶收款。據了解到,目前這條街上的近百家商鋪裡,可無現金交易商戶佔比95%以上。

追訪

「無現金生活」不等於「無」現金

事實上,支付寶、微信等移動支付的流行和推廣,讓我們越來越很少使用現金,遠離現金。

財政部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應用經濟學博士後盤和林表示,從國際上來說,無現金社會這個詞語出現了25年多了,但到目前為止尚無真正公認的無現金社會的國家。

無可否認的是,中國無現金社會正在加速發展,這是一場自下而上的貨幣「支付方式的革命」。

隨著中國移動網路、第三方支付行業的迅速發展與社會治理水平的提升,連邊遠小縣城、小商販都基於便捷性而加入到無現金支付的潮流當中了。不僅僅是年輕人,甚至越來越多的中老年人,也開始接受和習慣「掃一掃」這種「掏手機」消費方式。

「無現金社會並不是指整個社會完全沒有現金,而是指一種以電子支付為主的經濟模式,全社會現金使用率極低,人們可以無障礙地使用電子支付方式進行消費。」盤和林表示。

上海大學科技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孟添也認為,無現金社會並不是消滅現金,而是將無現金作為主流支付方式的社會。

「無現金社會」符合社會發展規律和民眾消費習慣,其內涵也非常豐富,包括網路支付、銀行卡、二維碼支付、NFC(近場支付)等各類支付工具的應用。在孟添看來,無現金社會是貨幣形態演變的必然趨勢。


現象

中國跨越信用卡直接跳至移動支付

全球各國的無現金社會,都在加速發展。

在網路誕生的20多年裡,全球印鈔廠的印鈔數量已經在快速下降。數據顯示,在2008年至2012年間,全球現金交易數額為11.6萬億美元,增幅僅有1.75%﹔而同期的非傳統支付方式交易數額增加近14%,其中包括在線、移動支付,以及所有現代無紙幣交易方式。

「中國實現無現金社會的路徑一定會與歐美發達國家不一樣。」孟添指出,國外幾乎人手幾張信用卡,他們的無現金社會更多依靠POS機刷銀行卡,而中國消費者顯然更倚重於手機支付。

中國由於網路普及率高、網民眾多,移動支付已經滲透到民眾生活的每一天,這是我們的土壤與基礎。

隨著移動網路的發展,第三方支付機構的迅猛壯大,銀行等也加緊互聯化的步伐,同時我們本身金融體系發展還不夠成熟與完善。因此相比西方發達國家,中國在移動支付領域具有更廣大的市場空間與普惠需求。

「手機作為支付媒介帶來前所未有的巨大便利性,也催生了廣泛的市場空間和需求。中國在相關產品的創新方面是走在其他國家之前的,因此移動支付在中國消費者中的推廣和接受度相對較高。」對外經濟貿易大學金融學院副教授高潔也有同樣的觀點。

來自中國央行的數據顯示,截至去年年底,中國人均持有信用卡下降到0.29張,而2014年年底時,中國人均持有信用卡曾達到0.34張的峰值。

中國支付清算協會去年年底曾發布《2016年移動支付用戶調研報告》。調查結果表明,有47.5%的客戶都是因為無需帶現金或銀行卡而選擇了移動支付。

現狀

中國消費者八成依賴移動支付領先全球

研究機構艾瑞諮詢應該,2016年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的規模擴大2倍多,達38萬億元(約合5.5萬億美元)。而研究公司福雷斯特的數據顯示,2016年美國移動支付規模增長為39%,為1120億美元。以此估算,中國的移動支付規模已接近美國的50倍。

著名的市場調研公司尼爾森發布的數據顯示,在全球範圍內,移動數據支付佔據了非現金支付行為的幾乎半壁江山,比例高達43%。而基於國別的用戶調查數據顯示,86%的中國消費者使用並信賴移動支付,這一比例遙遙領先其他國家。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移動支付在中國的快速發展,一方面得益於後發優勢,中國沒有深厚的信用卡文化,直接從現金支付跳到了移動支付﹔另一方面,第三方支付機構的迅猛壯大,及其推動的移動支付線下場景的廣泛覆蓋,發揮了決定性作用。

從支付寶的情況看,目前全國超過200萬家餐廳、商超便利店可使用支付寶買單,超過80萬個停車位支持支付寶,超過20000家加油站可以使用支付寶掃碼支付。

此外,全國2萬多家體育場館及場所可以通過支付寶預定,超過30個省份、120個城市的景點門票可以通過支付寶購買,超過5萬家酒店可以使用支付寶掃碼付款。

用戶已經可以在全國超過2000個火車站,使用支付寶掃碼付款在售票窗口和自助售票機上購買火車票,支付寶也已經覆蓋了全國主要省市超過2000個汽車客運站。

此外,全國超過1100家大中型公立醫院加入支付寶「未來醫院」,通過手機就能實現掛號、繳費、查報告等全流程移動就診服務,支付寶覆蓋國內所有主流掛號平臺,通過支付寶入口可掛號全國3000家醫院。

關注

中國移動支付並沒有明顯的城鄉差異

而有意思的是,與以往新生事物在城市更熱的局面不同,移動支付並未呈現明顯的城鄉差異。

《2016年移動支付用戶調研報告》顯示,2016年,中國縣城的移動支付用戶最多,佔比為19.6%﹔省會城市列第二,佔比為19.0%﹔農村地區列第三位,佔比為17.0%﹔地級市列第四位,佔比為15.8%﹔直轄市和鄉鎮地區分別為14.5%和14.2%。

來自支付寶的數據也表明,從移動支付滲透率來看,內陸的西藏以90%的移動支付佔比排名第一,隨後是青海、甘肅,都遠遠超過沿海省份。

事實上,從2012年開始,西藏移動支付比例就開始蟬聯冠軍。目前西藏所有行政村實現移動通訊信號全覆蓋,偏僻村落、廣袤牧區的農牧民用移動支付來進行生活必需品的消費。

對此現象,高潔分析稱,移動支付不像信用卡需要進行信用評估,有門檻,移動支付幾乎對所有人開放。

農村的手機普及率已經很高,而以手機為媒介的移動支付也隨之普及。未來可以借助網路金融平臺,開發更多滿足農民需求的金融和理財產品,這也是解決農村金融服務問題的潛在方向。

孟添也認為,國外移動支付發展最快的也在非洲、南美等地區。不發達地區因為原來基礎薄弱,在接受新技術與新變革時反而更容易適應,更容易實現跨越式發展。

熱點

「無現金社會」要多久會實現

對此,孟添認為,

「我們正處於蓬勃成長階段,啟蒙期已過。特別是基於網路的支付,由於中國網民眾多,7億多了。基於網路的支付已經成為大部分網民的消費習慣。

如果以無現金方式作為主流支付方式為目標,我相信並不需要很長時間,5年或者10年是有可能的。

但這一目標的實現需要政府進一步加強引導,推進基礎設施建設,做到創新與規範的平衡,構建行業健康發展的生態圈,形成有序競爭的行業格局。市場的力量是巨大的,但在金融領域更要注重有序。」

盤和林認為,無現金社會目前尚無嚴格意義上的定義,因此很難說出中國距離無現金社會還有多少發展的距離,或是什麼階段。

多少年進入無現金社會,對於忠國這樣一個地緣廣闊、區域經濟發展不均衡(包括城市與城市、城市與農村)、人口年齡結構和消費習慣差異懸殊的發展中國家,不亞於「哥德巴赫猜想」。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中國無現金社會今後是加速度的,進入無現金社會的速度取決於政府「自上而下」的政策引力與支付企業「自下而上」的市場推力,能否形成合力。

福耀玻璃集團掌門人曹德旺認為,無現金社會肯定是一個大趨勢,但如何實現、什麼時候實現,相信還要一段時間。

貨幣是主權的象徵,在經濟運行中起到載體的作用。以交通工具這個載體為例,有飛機、有火箭,也應該允許有自行車,甚至在農村用的推車。在交通道路、基礎設施、人員素質等各種條件都參差不齊的情況下,最好的辦法是什麼工具都可以使用。

中國有將近14億人口,但百分之六七十的人生活在農村,而且中國的東西差距和城鄉差距都非常大,如果全部改成電子貨幣,很多人不一定能學會。

「我們用現金的社會大概是兩百多年,我們改變一種工具,消滅現金,我相信需要一兩百年。」

閱讀原文

本文來源:南方周末

作者:胡逸(無錫市新吳區副區長)

而今帶現金出門,有時卻無用武之地,「無現金生存」體驗者越來越多。

2006年在英國留學時,我開始嘗試「無現金生存」。那時我身上只有一個小卡包,裡面有一張信用卡,還有一張20英鎊的紙幣。紙幣有兩個用處:有不接受信用卡的地方,可以救急;萬一有人搶劫,可以給他20元買路錢。

用信用卡的弊端對我而言,就是容易亂花錢。如果每周放100英鎊在錢包裡,我花起來會更謹慎。但是刷卡就毫無感覺,直到每月的電子賬單來了,才會發現花錢的確多了。

不過,如果用信用卡付款,我可以獲得積分、特定優惠、航空里程和電子記賬等諸多好處。

回國以後,我繼續保留了這個習慣,盡量使用信用卡,而非現金支付。

2014年底,支付寶和微信移動支付逐步普及,我開始試著過無現金、無銀行卡生存的生活。

當然,我還是放了一張100元紙幣在卡包裡以防萬一。更主要的原因,是我想觀察一下,在何種場景下,我會用到這紙幣?大多數情況下,即使店家沒有開通電子支付,我也會和服務員商量,看看他們個人是否有支付寶,我可以面對面支付,或乾脆給他們發個紅包。

在過去兩年多的時間裡,我僅有兩次機會使用到紙幣。

第一次,是在一個路邊停車場,我需要支付5元錢給看車的老大爺,當看到他使用的還是老式手機的那一刻,我放棄了和他商量,而是乖乖交100元錢,並向他道歉,告訴他我沒帶散錢。

另一次,是在市某公立醫院的自費藥房,沒有POS機或移動支付選項,只收現金。我嘗試和收銀員勾兌,讓她接受我加她好友,然後我給她發個紅包,這樣我就可以買到一支25元的眼藥膏。那姑娘鄙夷地看了我一眼,說:「如果每個人都像你這樣,我一天要加多少好友啊?錢包提現還要手續費的。」


不過,時至今日,那個市立醫院早已開通了支付寶付款功能,而路邊收停車費的老大爺也拿上了「掌上智能收費機」。老大爺說,老板給他用這個,一是為了避免高峰期間來不及收費的尷尬,二是避免他接觸現金,解決亂收費、截扣停車費的問題。而對他本人的好處,就是再也不需準備一大把散錢了。

十年前,在中國不帶現金出門,寸步難行;十年後,帶現金出門,有時卻無用武之地。

為此,我身邊的「無現金生存」體驗者越來越多。他們中有愛衛生的潔癖女生,在她看來,每一張紙幣上,都可能存在萬千細菌,是最主要的疾病攜帶介質之一。

有推崇綠色消費的低碳男士,他認為「無現金生存」能解決各地公交公司成噸硬幣無處安放的窘迫。

自然,還有持有「現金陰謀論」的激進者,他認為,在無現金社會裡,罪犯將無處藏匿。盜賊將無法銷贓,毒犯將無法秘密交易,銀行也不再需要森嚴的安保措施來保護現金的轉移和存儲。

某天,一位男子闖進一家銀行。「搶劫!我要現金!」這時,銀行職員冷靜地讓他看牆上一張「無現金場所」的標識,並告訴他,這個銀行沒有現金,他的要求無法得到滿足。劫匪困惑不解,在離開前,他詢問工作人員:「我還能去哪兒?」這不是段子,這是發生在2013年瑞典的一個真實故事。

2016年底,印度總理莫迪廢除了市場上流通的500和1000盧比鈔票。他號召全國人民從「少用現金」做起,實現印度「無現金社會」的目標。銀行在從「身邊銀行」升級到「身上銀行」,「無現金社會」似乎正一步步向我們走來。

但是,「無現金社會」真的有百益而無一害嗎?

在電子貨幣時代,人們面臨新風險。網路詐騙、電信詐騙,正在成倍地增長。罪犯利用安全漏洞盜竊或偽造他人身份,「無現金生存」者往往在無意識的情況下,賬號已被破解,錢款也在網路世界裡瞬間消逝。

反之,現金是安全的,你在使用現金時,無需與信用卡公司、移動支付開發者甚至銀行分享個人信息,自然沒有泄露之虞。

同樣,「無現金社會」的便利會給另一類人群帶來不利。我媽媽至今不會上網查詢銀行電子賬單,不會用智能手機,她還經常忘記銀行卡密碼。所以,她還是需要去銀行窗口,和真人交流。她也喜歡錢包裡有現金,在她眼裡,財富是物質化的、私有的,是看得到、摸得到的錢,這樣她更有安全感。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資訊就是人民幣!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