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本文來源:米拍(微信id:mepaime)

小徐拍上海已經7年了,而他不過才23歲。

他鏡頭下的上海,不僅光影把控妙,還顛覆了我們傳統認知上的「現代化大都市」,而是充滿著人情味兒和「破舊感」。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上海發展太快,一年一個樣我得記錄城市發展速度過快,往往帶來老建築毀滅和人情味兒上的打擊,這最能引起充滿鄉愁情懷的人心中的惋惜與不捨。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從小在上海長大的小徐,上初中(2008年)時,便感悟現在上海風景與小時候記憶裡有很大出入。

本想做個作家去描繪兒時記憶裡的上海,偶然受到了攝影師陸元敏的影響,發現相機記錄的畫面更能表現自己內心情懷。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初三(2010年)那年,用卡片機初次嘗試,拍攝外婆家弄堂周邊的風景與人文。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外婆家外的橋

上海的高速發展,讓他有必要用相機去記錄這座城市弄堂老街裡的點滴人情,和歷經時間沉澱的上海老街。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這一堅持下來,就是7年。

在四川讀大學,每逢寒暑假回來,別人在全國周遊,他卻將自己關在上海,一拍就是一個暑假。

小徐對編少說,「上海發展特別快,可能下個假期回來之後又是另一番模樣,所以我不想放棄任何一個機會去記錄他。」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老法師們拍紀實,很少尊重他人。

一般來說,拍攝上海老居民的爺爺奶奶們,小徐都會主動打聲招呼,避免拍攝時候的尷尬。

記得有位住在老洋房的爺爺,是上海最後一代專門做手工改家具的手藝人,因一次拍攝偶然和老爺子成為好朋友。

於是,每逢假期回來,都會到老爺子一樓工作室幫忙,或者去樓頂花園逗逗養的鴿子。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工匠爺爺

最讓小徐記憶猶新的,是去隆昌公寓拍攝,被住戶追著攆。

後來等他們情緒平穩,一問才知道他們之所以做,是因為之前有一群老法師,二話不說拍攝他們生活特寫照,未經同意放在網上發表,使得他們被自家親戚嘲笑。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所以有時候我們的好心拍攝,真的是在幫助他們嗎?」

這件事重重地砸在小徐心裡,並時刻提醒他,以後拍攝紀實攝影,一定要征詢被拍攝者的同意。

並且出於保護的態度,拍攝的地點並不會公布大眾。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搶救性修復」上海

小徐的拍攝,有點像搶救性的「修復」記憶中的上海,將曾經所路過的街邊小店、走過的弄堂小巷、買過報亭的畫刊畫報,都一一用相機來展現小時候的記憶。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不過這樣的拍攝,終究有天花板。

直到了解這些攝影大師,何藩街頭拍攝的獨特視角、恩斯特·哈斯對街頭的敏感度、寇德卡片子所透露出的孤獨和靈性,展現了紀實攝影的另一個高度。

讓他頓時明白,自己應該用另一種客觀的視角去拍攝老上海,而不是僅僅停留在兒時記憶。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每一個人都沒有辦法真正擁有上海在這座城市,你現在看到的樣子和他之前,下一刻的樣子,都不一樣。」

關於街拍光影的把控

小徐對光影的把控,其實很簡單,看和等。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多看看畫冊,在腦海中構思畫面;觀察光的位置,等待人物出現。有了人的光影才是最鮮活的記憶。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不過,這種抓拍往往僅僅靠運氣,還不夠。小徐說對編少說,「通常拍攝,我都會1、2個小時,甚至更久,結果人都不來。結果有次,我收好器材準備離去,騎著自行車的人就出現了……好氣哦!」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為了能更好的讀懂攝影,本科學金融的小徐,決定跨專業讀研,專攻攝影,現在等待復試通知!

祝福小徐~

一位小夥子把現代魔都,拍成了老上海。用相機「修復」兒時記憶中的上海。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