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北上廣深在內,中國15座國家中心城市,各有哪些牛逼產業?

本文來源:君臨(微信id:junlin_1980)

最近傳聞,由中國國務院要求,住建部、發改委、衛計委、教育部等中央19大部委聯合編制的國家中心城市規劃體系,即將完成。

這個規劃包括北上深廣四大一線城市,和「天津,重慶,瀋陽,南京,武漢,成都,西安,杭州,青島,鄭州,廈門」,加起來一共15座中心城市。

我們來看看,這15座國家中心城市,分別都有哪些重量級的上市公司,每個城市都只列出市值最高的10家公司名單。

15座城市上市公司實力一目了然。

北京

前十名上市公司除了一家百度,其他9家都是壟斷國企。

銀行、保險、能源、通信等各行各業的巨無霸,國企總部幾乎都集中在北京,充分體現著北京顯赫、並且不可動搖的「政治中心」地位。

這種地位帶來的一個結果就是,北京的上市公司總市值比其他所有城市都要高出一個數量級。

正如我在其他文章中闡述過的一個觀點,北京的GDP總量從35年前的只有上海的不到一半,到近年的幾乎追平,中國的經濟中心將在未來幾年內正式易主,這是一個看得見的趨勢。

這個趨勢其實並不是中國獨有的,而是在全世界範圍內的一個共同現象。

比如我們隔壁的日本,三大都市圈的人口流入趨勢表明,作為政治中心的東京都市圈正在越來越龐大,一家通吃,而另外兩個都市圈大阪和名古屋,都已經出現了人口流出的趨勢。

這裡的核心邏輯就在於,後工業化時代,服務業的商業價值越來越大,其影響力超越了有形的商品物流。商品才需要港口,但是服務業是不需要的,只要有機場,有信息的自由,有權力附著的各種行政、教育、人才資源就足夠了。

上海雖然也是一個重要的服務業中心,但其輻射範圍和深度畢竟不能跟首都相比,隨著中國越來越從一個外資驅動型經濟體,向一個內生性成長的經濟體轉型,北京的強勢將會越來越明顯。

深圳、杭州、上海

深圳和杭州是互聯網時代最顯赫的雙子星。

騰訊和阿里兩家上市公司,撐起了整個城市的創新之都形象。在過去的十年,他們的財富裂變速度冠絕全國,人才的吸引和溢出對城市的經濟推動是巨大的。

由於互聯網這個行業的巨大影響力,以及兩家公司在業內的統治力和不可遏止的蠶食勢頭,就像韓國經濟崛起時的三星、現代等財閥一樣,可以想像,兩座城市的地位還將繼續提升。

不同的是,互聯網之外,深圳還是一個金融中心,他的金融業規模是可以和上海匹敵的,大量的銀行、證券、保險和基金公司匯聚在這裡。金融是經濟的血液,隨著經濟的升級,高淨值人群對投資理財、股權融資方面的需求仍在不斷擴張。

作為互聯網和金融業的中心,這三個城市的未來仍然陽光燦爛,不過深圳10家上市公司的總市值規模幾乎和杭州、上海20家上市公司的總市值規模相當,結果令人驚嘆。


廣州、南京

在新興行業的發展上,廣州確實落後了。總市值規模和產業結構上都和南京相近。

這兩個地方還有更多的共同之處,是歷史文化名城,是經濟強省的工商業中心,近百年來先後被兩座沿海的新興城市崛起、挑戰、超越。最終,一個成了第三世界首都,一個成了徽京,輻射力在詩和遠方。

關於廣州,要說明的幾點是,恒大的總部已經搬到深圳,深圳騰訊的一條腿微信總部隱藏在廣州,廣州網易的總部事實上已經搬到杭州,但是網易的80%營收主體遊戲業務還留在廣州。

廣州衰落了嗎?其實並沒有,只是相對於旁邊耀眼的深圳而言,他相對平淡而已,而相對於其他二線城市,他的輻射力、交通樞紐地位,行政、教育、醫療資源上的實力來說,仍然比其他二線城市要強一個檔次。

關於南京,南京在最近五年悄然復興,經濟規模追上無錫,逼近蘇州,從落寞的蘇小三一步步重回昔日榮光。南京相對於傳統工業外貿城市的地位上升,同樣是服務業時代下,行政文化資源對經濟影響力加強的縮影。

今年開年以來,先後有三件事值得大家注意,第一件,是全球最大的硬碟公司美國希捷關閉了在蘇州的代工廠,第二件,是富士康宣布610億元在廣州投資10.5代的液晶工廠,第三件,是紫光300億美元在南京建3D-NAND存儲晶片廠。

資本離開了曾經的低成本代工基地,轉身追逐一二線中心城市,關鍵就在於高科技製造對人才的需求,已經取代了廉價工人的需求,成為這個時代的主要競爭旋律。

西安、武漢、重慶、成都

中西部四大城市,經濟規模和地位相近,體現他們作為區域服務業中心的一個重要標誌是,每個城市都有一家金融證券行業的龍頭:西部證券、長江證券、西南證券、國金證券。這是和後面的幾個沿海非省會中心城市的顯著區別。

四個城市中,西安上市公司實力最強,成都最弱,出乎意料。在一般的排名中,通常都是成都第一,西安敬陪末座的。

重要的原因在於,西安兩家飛機公司在國內航空工業中的突出地位,中航飛機是國內大飛機戰略中的主要承包商之一,中航動力則是國家航空發動機戰略的核心單位,這兩大戰略在國家的產業升級中都起著支柱地位。

2017年一季度,國產大飛機C919即將首飛,目前僅依靠國家的動員支持,就獲得了超過500架的訂單數,這一數字足以確保大飛機的利潤空間,未來的想像力將是萬億元級別的。

另一件大事,則是2016年中國航空發動機集團的成立,中國近年來的央企數量一直在整合、削減,而為了一個飛機發動機單獨成立一家央企集團,其中的決心可見一斑。

過去飛機發動機之所以難以有大成,重要的原因就是研發投入的不足,如今獨立成軍,未來可以獲得的資金支持將是要多少有多少。

也正是大飛機產業在國家戰略中舉足輕重的地位,以及西安飛機工業的產業鏈優勢,使得他們備受資本市場的追捧。

如果按銷售收入,他們現在百億元級別的規模不及其他三城汽車工業的一個零頭,但是汽車的故事已經趨近尾聲,而飛機的想像力才剛剛開始。

這就是為什麼西安的經濟規模最小,但是上市公司市值卻是最高的原因所在。

青島、天津、廈門

沿海三座非省會經濟中心城市,一樣的地理位置,不一樣的命運。

青島,上個世紀90年代的明星,龍頭上市公司海爾、海信在家電行業叱吒風雲,張瑞敏、周厚健兩位管理大師也是業內頂禮膜拜的人物。

但是今天,他們的時代已經遠去了。不說市值上離另外兩家家電龍頭美的和格力相去甚遠,只說一點,管理水平。根據最新的財報數據,海爾的毛利率是29.07%,比美的27.97%的毛利率更高,但是反映到淨利率上,美的是11.82%,海爾卻只有5.83%,差距可見一班。

天津,新世紀2000年代的明星,那時候的崛起,背後是一系列的國家戰略工程,比如石化、鋼鐵、航空航天產業等,他們的數據大多只反映在GDP上,而不會落在上市公司裡。唯一的代表是海油工程,如果只是這樣,天津的未來將是不被看好的。

幸運的是,天津正在脫胎換骨。這家環渤海邊的重化工業城市,是15座中心城市裡制藥業比例最高的(天士力、紅日藥業、凱萊英、中新藥業,一共4家),並且毛利率全部超過30%,其中兩家超過50%,反映出醫藥行業高毛利率、重視研發創新的特徵。隨著中國老齡化社會的到來,天津的未來值得期待。

廈門,這個十年冉冉升起的明星城市,從兩個龍頭企業三安光電和美圖秀秀身上,我們能看到蛻變的清晰軌跡。三安光電,背後老板林秀成,最開始是做鋼鐵貿易的,賺了第一桶金之後,迅速轉向LED晶片的轉型之路,由於做的早,技術有積累,再加上政府的30多億元財政補貼,終於崛起為全球最大的LED晶片企業。

美圖秀秀,背後老板蔡文勝,最開始是做域名買賣和265導航網址的,賺了第一桶金之後,迅速轉向手機美顏軟體的轉型之路,由於做的早,技術有積累,迎合了社交網絡時代的自拍風潮,終於做成了全球最大的美顏軟體企業。

三安光電和美圖秀秀,成功之路幾乎一模一樣,創業的時候都是依靠商人的敏銳嗅覺獲利,但是後來的轉型很堅決,捕捉到了時代發展的浪潮,在一個細分領域裡做到足夠的強大。這就是廈門的商人氣質,有這種精明的眼光,不愁沒有未來。

瀋陽、鄭州

15座中心城市裡上市公司實力最弱的兩個,也可能是最幸運的兩匹黑馬。

他們有三個共同點:

第一,都是現任國家主管人曾執掌一方的領地。

第二,都是重化工業基地的省會,遼寧是東北工業老大,石化、鋼鐵大省,河南不僅是農業大省,還是煤炭、鋁加工業大省。在這兩大基地的省會裡,都有一家重要的金融業公司,瀋陽是盛京銀行,鄭州是中原證券,這體現的同樣是服務業時代政治中心的競爭力所在。

第三,兩個城市最大的工業企業,瀋陽的新松機器人和鄭州的宇通客車,都是國家戰略下財政補貼的大戶。一個是工業機器人戰略,一個是新能源車戰略,不過和上面的大飛機戰略等不同,這兩家企業的市場空間和競爭力都要弱得多。

在國內市場上,工業機器人是一個高度市場化的行業,本土品牌面臨著外資巨頭的強大競爭壓力,所以新松機器人的毛利率只有32%,和高科技行業的形象判若雲泥。淨利潤裡,如果不是有大量的財政補貼,只怕也要難看的多。也正因此,2015年之後,新松的股價從137元下跌至現在的20元,已經跌去了85%,泡沫正在破裂。

宇通客車也是,雖然說已經在新能源客車行業占據第一的位置,但是從毛利率可以看出,這仍然是一家依靠規模和廉價勞力力驅動的傳統型企業。

如果僅看瀋陽和鄭州目前的上市公司,希望是渺茫的,但是作為15座國家中心城市裡實力最弱的兩個,能夠入選就說明,未來能夠得到國家政策扶持的力度也可能是最大的。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