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多地實施對廣場舞的管制,北京也將跟進考核是否「擾民」。

本文來源:中國新聞網

記者:闞楓

2017年3月開始,新版《北京市全民健身條例》將開始實施,居民在廣場跳舞若被認定為擾民,或將受到治安處罰。

近年來,多地出臺相關法規和文件,從場地、時間、音量等方面為廣場舞立規矩。

一邊是全民健身熱潮,一邊是因廣場舞引發的矛盾衝突事件屢屢發生,街頭巷尾的廣場舞到底由誰管理,如何規範?

3月起,北京廣場舞擾民或受治安處罰。

3月開始,新修訂的《北京市全民健身條例》將正式開始施行,這份條例中涉及「廣場舞」的規定頗為引人關注。

條例提倡文明開展個人、集體健身活動,並指出,不得擾亂公共秩序、宣揚迷信、影響他人正常工作、學習和生活,情節嚴重者將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由公安機關依法給予治安管理行政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此次北京市從地方立法的角度,對廣場舞等健身擾民情況進行專門規制引起了輿論關注,如何讓「全民健身」不變成「擾民健身」,再度引發社會熱議。

其實,2015年4月,北京市47個市級部門曾曬出行政處罰權力清單,北京市公安局就明確列出,在街道、廣場、公園等公共場所組織娛樂、集會等活動,使用音響器材,產生雜訊幹擾周圍生活環境的,可警告、罰款。

有評論稱,北京今次對廣場舞依法規制,向社會昭示了對廣場舞擾民問題的態度和治理決心,這不僅回應了群眾的關切,也是以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解決公共事務的範例,勢必會讓全民健身的熱潮在秩序和規範的方向惠及更多民眾。

多地為廣場舞立規矩 街邊健身不能「任性」

當前,「廣場舞」已然成為中國中老年人健身運動的代表,不過,伴隨廣場舞的流行,噪音、擾民等問題也越發凸顯。因不堪噪音之擾,廣場舞參與者與居民之間矛盾衝突事件屢屢出現。

記者梳理發現,近年來,多地針對廣場舞立規矩、定公約,細致到從音量、時間、場地等方面規範廣場舞活動。

例如,2016年9月,新修訂的《廣西壯族自治區環境保護條例》開始實施,《條例》對在居民住宅區或者毗鄰居民住宅的街道、廣場、公園等公共場所唱歌、跳舞、健身等活動的作出規定,明確了禁止夜間(晚上10時至次日早晨6時)在以上區域,開展使用樂器或者揚聲設備的唱歌、跳舞、健身等活動。

陜西西安從2015年2月起實施的《環境雜訊汙染防治條例》規定,在雜訊敏感建築物集中區域及附近街道、廣場、公園,晚9時至次日早7時期間進行宣傳慶典、文化娛樂、體育健身等活動不得使用音響、抽打陀螺、甩響鞭等產生噪音影響居民正常休息。違規拒不改正的,對單位處500元罰款、對個人處200元罰款。

安徽合肥在2015年開始實施的《城市管理條例》也明確,縣(區)人民政府應該在不影響城市交通、環境衛生和居民生活前提下,劃定一定區域,供市民進行健身活動,但廣場舞等有音樂伴奏活動的,應按照規定控制活動時段和音量,不影響居民生活。

廣場舞到底由誰管理,如何規範?

從上述多地出臺的相關規定可以看出,對於廣場舞的管理規範多分散在體育、環保、園林、城市管理等領域的法規或文件中,現實中,廣場舞的監管部門顯得相對模糊。

其實,對於備受爭議的廣場舞噪音擾民現象,《治安管理處罰法》、《環境雜訊汙染防治法》等法律都有相應規定和處罰措施,但在具體實施過程中,不管是噪音汙染治理,還是治安管理角度的社會治理,仍存在失之於寬、失之於軟的問題。

2015年9月,文化部、國家體育總局、民政部、住建部四部門聯合印發《關於引導廣場舞活動健康開展的通知》,這被視為政府職能部門首次在全國性政策中,提出廣場舞管理的相應舉措。

這份《通知》要求,大力宣傳《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雜訊汙染防治法》、《國家聲環境質量標準》等法律法規,提高基層群眾的法治意識和社會公德意識。推動基層政府和社區自治組織結合本地實際制定人性化、針對性強的廣場舞活動管理辦法、活動準則或文明公約。

可以看出,廣場舞該在什麼地方可以跳、什麼時間可以跳、跳的過程中要遵守什麼規則、誰來協調、誰來監管,出了問題由誰且依據什麼來處理,這一系列問題都需要相關部門更為明確的規範。

有分析指出,隨著中國人口老齡化加劇,中老年群體對公共文化資源的需求呈現「井噴」狀態。廣場舞雖小,但透過廣場舞所折射出的社會問題卻需要慎重對待,妥善解決。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