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叫絕的【京城地域歧視指南】,了解北京群眾分布。

推薦閱讀:

>如今台灣人常見的「地圖砲」用語,意指地域歧視;為什麼中國最被歧視的總是河南人?

本文來源:薑汁滿頭(微信id:linlinisdead)

北京的地域歧視需要方向感。

上海的地域歧視是圓的。以人民廣場為圓心,黃埔靜安為半徑,一層一層畫同心圓。離圓心越遠,被歧視程度越深。

北京的地域歧視是方的。有棱有角,線條分明,言必稱東南西北。北京沒有圓心論,南二環受歧視可能比北五環要深。

拍案叫絕的【京城地域歧視指南】,了解北京群眾分布。

在談及北京正確的地域歧視姿勢之前,有必要澄清:北京的地域歧視,和五環外沒有任何關係。

對北京而言,五環外的土地,統稱外地,只是個虛詞,無所謂好,無所謂壞。

老北京人的地理觀,像一張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前的世界地圖——除了一片蠻荒和混沌,五環外什麼也沒有。

北京的地域歧視,僅限於五環裡。

當然有一些例外。比如通州。通州雖然地處六環,但由於北京市政府在此設了陪都,所以勉強也能擠入地域歧視鏈裡去。

再比如南城。南三環外差不多就是一片蠻荒和混沌了,我們說南城,一般指三環裡。

西城和北城,很難說誰站在了歧視鏈的底端

拍案叫絕的【京城地域歧視指南】,了解北京群眾分布。

西城最著名的特產是金融民工。

從復興門到阜成門,方圓十多里,紮堆一樣地排列著各類銀行、券商和保險公司。走在金融街的大街上,誰都會產生一種幻覺,以為自己來了倫敦,再不濟也是香港。

不要緊。左拐進胡同,一家家鱗次櫛比的沙縣小吃、桂林米粉和老北京烤肉會提醒你,這裡是西城

小餐館裡常常擠滿了人。十個裡頭有八個是西城著名土特產,金融民工。

八個金融民工裡,五個畢業於清北人,剩下的三個,多半也來自各類985。民工們一邊嗦吸著米粉或炸醬面,一邊緊張地用電話交談,借給x行的10個億敲定了沒?給x司搞的5億定增到底有沒有譜?

西城民工也不是生來就是民工。在2008年以前,世界曾短暫屬於過他們。

那時,大家還尊稱他們一聲——白領

奢華的金融街購物中心,就是為他們樹起來的紀念碑。在民工們還是白領的日子裡,連卡佛裡也曾人頭攢攢。2008年一場大變,曾經活在雲端裡的白領們,一朝淪為進城務工人員。連累曾經熱鬧非凡的金購,冷落到今日的門可羅雀。

吃完簡便的工作餐後,金融民工們用略顯寬大的西服袖子擦擦嘴,直接回到辦公室,立志繼續奮鬥五百年。他們要與人鬥,與天鬥,與時間鬥,只求重新奪回那屬於自己的,昔日榮光。

重返15萬一平的西城晶華!金融民工們握緊拳頭,暗地裡發誓。

和沉溺在昔日榮光裡的金融民工不同,未來,是屬於北城的。


每天清早,從海淀黃莊地鐵站的6個出口裡,將陸陸續續湧出50萬人。

他們是北城的名片。北城互聯網碼農。

金融民工包裹在西服裡,互聯網碼農酷愛的是格子衫,運動鞋和雙肩包。西服是舊貴族的枷鎖,襯衫則是新貴族的羽翼。對碼農們來說,西裝是應該送到博物館去的東西,襯衫,才是未來上流社會們的唯一指定禮服。

從中央振聾發聵的「互聯網+」一聲吼開始,北城碼農,看到了明日的曙光。連帶著優衣庫裡的格子襯衫都賣斷了貨。

隨便走進北城的一個格子間,在耳邊環繞的,都是「創業」、「融資」、「O2O」、「共享經濟」。

拍案叫絕的【京城地域歧視指南】,了解北京群眾分布。

常年匍匐在熒光屏前的碼農們,雖然大腹便便,腰椎勞損,頸椎強直,但,他們的眼睛,是閃閃發亮的。

寫完這排代碼,他,可能便一朝踏入天子堂,成為京城裡的人上人。就像劉強東一樣。

不吃米粉。北城碼農不吃米粉。他們哪來的時間吃飯?北城最靚麗的風景,乃是騎著各式電動摩托,穿梭在人海之間的外賣送餐員。

北京碼農們的午飯,就是辦公桌上,裝在塑膠盒子裡,冒著熱氣的各式蓋澆飯。

碼農們看著那碗蓋飯,神思早已飛到了千萬里之外。啊,這個外賣app的創始人,曾經,跟我一樣,趴在這個格子間裡,寫著代碼!

那一刻,他們和前輩的心靈聯通了,產生了某種不可言說的默契。

蓋飯也不再是蓋飯,是通往新世界的鑰匙。

從這方面來說,北城碼農確實有鄙視西城民工的資格。

世界曾是西城的。但,終歸還是北城的。

拍案叫絕的【京城地域歧視指南】,了解北京群眾分布。

和擁有過去的西城民工及擁有未來的北城碼農不同,東城傳媒之花在意的,是當下。

傳媒之花們最為自豪的是,如果東城沒了,明天,全國人民將失去一大半的微博笑話手,同時,再接收不到任何微信公眾號推送。

這並非玩笑。

傳媒之花們最愛的一句話是,活在當下。

西城民工念念不忘的,是重享2008年金融危機前的,兩萬月薪,和年終分紅。

北城碼農滿心憧憬的,是公司拿到天使投資、成功上市後,年入百萬的ceo之職。

東城之花不在乎這些。太虛無飄渺了。在這裡,傳媒之花們坐在2010年後新落成的各式loft公寓裡,動動手指,下一個微博1w+轉發,下一條公眾號10w+推送,便橫空出世。而這背後,是動輒數萬、數十萬、數百萬的廣告收入。

某種程度上說,東城傳媒之花,才是真正站在鄙視鏈頂端的人。

坐班?擠地鐵?朝九晚五?傳媒之花們仰天大笑,這不是石器時代的東西嗎?

傳媒之花們的生活,是悠然睡到早上十點,慢慢起床,梳洗打扮,再到位於三里屯的法國餐廳,細嚼慢咽地享受一頓brunch。

雖然牛肉是半年前從澳洲冷凍空運來的,湯是涼的,布丁是熱的,除了醋以外,麵包、甘藍、煎蛋、氣泡水無一不酸,傳媒之花還是手持刀叉,一臉陶醉。隨後,掏出手機,拍下百餘張照片,接下來三天推送的內容有了,《不可錯失的京城brunch好去處》、《助你開啟優雅一天的秘訣》。

這樣的文章,東城傳媒之花只用吃一頓飯,便可寫出十篇來。

中國多少中產階級,包括西城民工和北城碼農,都曾被這漫溢著情調和儀式感的推送,震得目瞪口呆。當代數以億計的中國中產,多多少少,都受過東城傳媒之花的指點。

西城民工和北城碼農晚上躺在床上,瀏覽當天公眾號的時候,他們有沒有真實地感受到,那雙在冥冥之中,推著他們一路往前的大手呢?

是的,那雙手,來自東城傳媒之花。


南城——對了,還有南城。

再次強調一遍。南城,只能南到三環。三環以外,是一片蠻荒和混沌。

說到南城。東西北城的居民,心情都有些複雜。

南城,曾幾何時,就像一個富貴人家的私生子。無論東西北,大家都恥於接受他成為家庭的一員,但,卻又割裂不了這千百年來的血緣關係。

北到昌平,東到通州,西到蘋果園,北京人寧願冒著出五環的風險,花費數百萬,去買一套小小的兩居室,也不肯屈尊到南三環,挑選一套坐北朝南的三居,還送三個飄窗。

但南城人如今不同了。隨著北平大開發的號角聲,南城,曾經那些破破爛爛的棚戶區與四合院,一棟一棟地被推平,隨之而起的,是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樓,個個比國貿三期來得富麗堂皇。

它們背後站著的,是手握數套回遷房產的南城土豪。

拍案叫絕的【京城地域歧視指南】,了解北京群眾分布。

當西城民工沉溺在往日白領舊夢的時候,南城土豪告訴他們,我有五套房。

當北城碼農追逐著未來科技公司ceo理想的時候,南城土豪告訴他們,我有五套房。

當東城之花享受著當下中產階級品質生活的時候,南城土豪告訴他們,我有五套房。

我有五套房。擲地有聲,響徹天際。

東西北城的居民看著南城土豪,目瞪口呆,好比撞見了自己偶然發家的農村親戚,嘴裡像含了個蒼蠅,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面對著南城土豪,無論西城民工、北城碼農還是東城之花,誰,都要低下高貴的頭顱。

多大的定投,多少家創業公司,多麼有品味的生活,抵不上一句,我有五套房。

南城土豪,縱然低調,縱然樸實,他們,才是真正站在京城地域歧視鏈頂端的人。

多少西城的金融民工,妄想著能睡上一個北城創業公司的碼農,攜帶自己逃離沙縣小吃的囚籠。

多少北城的互聯網碼農,渴求能勾搭一個東城三里屯的傳媒之花,來提升他們日顯迂腐的生活品味。

多少東城的傳媒之花,卻只想找一個在北京有五套房產的普通人,過平平淡淡的生活,無驚無喜地了結此生。

多少坐擁五套房產的南城土豪,在無數個酒醉的夜晚,仰天長嘯,發出悲嘆,我這人沒什麼要求,只想找個北京大妞,祖上三代都是北京的土著,陪我飽嘗鼓樓的炒肝、鹵煮和豆汁兒,酒醉之餘,再吹吹牛逼。

沒有真正的北京人了嗎?南城土豪們發出了哀鳴。

東西北城的居民集體啞聲了。

他們掰著手指,仔細數數,誰,祖上三代都不是北京人。

風水輪流轉。無論誰曾春風得意過,北京,終究是北京人的北京。只有到這個時候,東西北城的新移民們,才知道,無論在這裡操作過多少定投,開創過多少公司,起草過多少10w+的推送,北京,始終是北京人的北京。

北京,始終是屬於北京人的北京。

屬於那個,祖上三代都是北京人的北京。

拍案叫絕的【京城地域歧視指南】,了解北京群眾分布。

推薦閱讀:

>如今台灣人常見的「地圖砲」用語,意指地域歧視;為什麼中國最被歧視的總是河南人?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