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們終將回不去的故鄉:中國互聯網的高速發達,造成小城市的加速衰敗。

本文來源:虎嗅網(微信ID:huxiu_com)

作者:常月Clarence

無論你是在外地打工,過年過節回一趟家鄉,不禁為蕭瑟和衰敗的景象感傷,還是在四線小城借助網絡,視野透過大大小小的螢幕,了解到一線城市的日新月異,感受到隨著時間線在不斷拉長的城市差距。

總之,只要是出身於小城的你,如果追星看劇還沒有占完你的時光,遊戲飯局還沒有填滿你的空閒,生活瑣碎還不足以完全麻痹你的頭腦,心中有那麼一抹想法和改變,都很難不注意到差異明顯的興衰變化。

我們都曾或多或少的目睹了家鄉的發展,心中也許有過和大城市差距縮小的美好願景,然而現實卻往往事與願違。

這並不奇怪,據數據統計,在中國的行政版圖上,現在每天都有約70個村落消失,而小城市的衰敗之路則是這些鄉村現狀的大型復刻版。 只不過這一過程會慢很多,但卻無法逆轉。

放眼全球,無論是歐美日韓,人口向大城市的集中,小城市的衰敗,都早已經上演,中國在市場經濟的行進道路上,也無法避免這一規律。

致那終將成為回不去的故鄉

根據統計局的最新數據顯示,中國GDP排名第一城市上海的GDP總量為27466億元,北京為24899億元,而中部省會如鄭州為7994億元,和上海的零頭相當。西安6247億元,介於上海北京二市的零頭之間。

推薦閱讀:

>2016年中國各省GDP總量及增速數據,已經陸續公布;若拿台灣比較,排名第六。

要知道陜豫等地,省會已經是區域內顯著的經濟中心,尚且和一線相差甚遠,而其下的地級市則可想而知。

出於對經濟前景的絕望和生活品質的所迫,東北地區已經出現了嚴重的人口流失,而在小城市,人口流向省會或外省也在不斷的上演。

只是隨著城市化的進程,在相當部分四線城市有更多的人口填補進了城鎮地區,而暫時的沒有出現衰落跡象,但是一座座鬼城在三四線城市浮出水面,已經預兆了不可迴避的現實。

我們早已對「未富先老」一詞不再感到陌生,對為了逆轉人口結構惡化的二胎政策不再新鮮,然而這些對於人口紅利的消失是於事無補的,大城市的繼續擴張,鄉鎮的消失融合,小城市的衰敗式微,都將在我們這一代人的注視下成為現實。 

人才和資金向重點城市加速的聚集,家鄉的產業也日趨單一化、配套化,並處於產業鏈下遊,不甘的內心還是被迫的遊走,遠離的身影還是未來的漂流,過往的一切回憶都將構成我那終究逝去的故鄉。 

互聯網時代是城市異化的加速器

曾經有人寄希望於網絡的普及,有助於抹平區域發展的不平衡,而事實上恰恰相反,越來越智能化和高效的時代帶來的是大量低端勞力力的下崗。 

財富在市場經濟中的發展過程中,面臨這分配越來越不平等的問題,而網絡這一加速器更是強化了這一進程。以往企業的擴張,需要大量的人員支撐,不可避免的為攻占的各個市場所在地帶來崗位和消費,而一個地區也無法支撐過多的企業,畢竟要考慮到人力資源的充裕度和優化配置。


但是在網絡時代,這一切改變了,少數人力就可以掌握的科技公司,完全能夠經營全國的市場,在攻城略地的過程中頂多需要一些代理公司來負責各地的業務。

財富的流向和分配顯然是不言而喻的,這就是為什麼互聯網巨頭們支撐得起百萬年薪而毫無壓力,而身處產業鏈邊緣的人們,卻為了不足十分之一乃至更少的薪金而苦苦支撐。 

起初的網絡公司做搜尋、做新聞、做信息分發,你能夠感到生活的便利,你能夠身處一地便知天下的變化。而這個移動互聯網時代,巨頭們已經進入你生活的方方面面,無論你是開店經營做推廣、買賣東西交納平台費還是坐在家裡充值玩遊戲,你都要貢獻一份支出出去。

在這個一整套的消費環節中,終於發現有哪裡不對勁了嗎?是的,你和你的身邊人,繳納出這每一分錢都並沒有在小城市的內部形成循環,無論是飯館獲得的廣告優勢,還是賣家取得的流量變現,都在給一線城市集團的產業做貢獻。 

或留或走的狀態還將長期存在

對於很多還在處於人口增長的三四線城市而言,一方面是人口的流出、人才的流失,一方面是外出人口的回歸、城市化的作用。有的人走了,有的人留下,這樣的狀態還將長期的存在,但能否支撐下個十年,卻是一個未知數。

努力拼搏的想法總是美好的,而人口流動的現實往往又是一種競差狀態下的無奈。

他鄉的房價不斷高漲,生活成本越來越高,翻身的機會一年不如一年,驅趕著不再年輕的我們回到了故鄉。

而故鄉的停滯和沒落也一樣讓人絕望,在輾轉反側的一個個夜晚,又使得逃回北上廣一次次成為了熱門話題。

內心一陣陣或走或留的躁動,也是不幸於中產門外的人群,在階層徹底固化前夜的集體掙扎。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