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段子手寫了一篇【白領】,窺見中國一線城市女白領的花花世界。

大陸段子手寫了一篇【白領】,窺見中國一線城市女白領的花花世界。

綠色文字為【微信上的中國】補充:

本文有三個看點。

第一,本文是典型的中國「段子手」級別,以台灣人的眼光來看,富有陸式幽默

同樣是中文,這款文筆只有大陸人寫得出來(台灣人筆法大陸人也寫不出來),所以兩岸網民假冒身分互黑時,常因此露餡。

第二,原文的標題只有兩個字:白領。

從中可窺見(意淫)大陸一線城市女白領的花花世界,特別是來自農村、城鄉差距等等對中國社會的想像。但不是每個女白領都是這個樣子的。

第三,文中某處提及了「快手」這個當紅視頻APP,因此本文被懷疑是置入式行銷;即便是,我們可以再次領會中國式軟文的寫法。

推薦閱讀:

>微信、QQ、微博後的中國第四大社交工具、風靡四億中國農民的【快手】,怎麼回事?

文末附上幾篇大陸置入式行銷的案例,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

文中提及的「前台」,指的是台灣公司行號入口處的「櫃台」,也就是行政人員。

以下圖片為原文配圖,作者選用這張圖,已是幽默的一部分。

大陸段子手寫了一篇【白領】,窺見中國一線城市女白領的花花世界。

作者:非凡大陸DC(個人微博)

本文已授權給【微信上的中國】刊登

大丫就他媽信一件事,就是年輕和漂亮。

她一邊整理著正在年輕臨界點的妝容,一般按下電梯開關,剛要進電梯,老家老媽的電話就打來了,大丫一狠心還是進了電梯。

電話裡的老媽說趕緊寄錢來,你弟弟要用,你親弟弟你能不管嗎,你要再不寄錢來媽就一頭磕死。

大丫在大學考到北京之前都要負責照顧弟弟,弟弟出生前老媽為了躲計生委摔了一大跤,出生時弟弟又被護士脫手摔地上磕了腦袋,於是弟弟是癱子,腦袋也不太好使。大丫每天都要給弟弟接屎。大丫有個夢想就是有朝一日給丫餵屎。

上大學後大大丫發現人必須自私一點,不然那麽多好吃的好穿的一樣都不是自己的。自己的大學是N流野雞大學,時不時有面包車停在門口招呼問女學生兼不兼職,大丫毫不猶豫上車了。

大丫在北京不能叫大丫,她從大學起就把身份證地址改成了學校宿舍,畢業後專門回老家派出所花錢改了名,順便把年齡也改小了3歲。

王達雅是大丫現在的名字,英文叫daiya。

大丫對外宣稱自己是某大公司老總文秘兼項目主管,但其實是某大公司附屬外包公司前臺兼人肉打卡器,專門記考勤。

大丫的工作場所是個漂亮的高層寫字樓,她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迷你裙和絲襪都精心搭配,包三天一換,內褲也是。

大丫喜歡在電梯裡說微信語音。

「其似也不四醬紫啦,投資人也不是那樣容易被shock住的。」

這種語氣和用詞是大丫最近最喜歡用的。

大丫的聊天朋友對象都是有人來公司辦事時候要的微信,誰有錢,或者誰有潛在利用價值,大丫一聞就知道。有時候大丫對他們甜甜地笑,帶他們登記,然後主動要微信。也有時候大丫微妙地靠近來訪客人,用胸脯輕輕頂到對方胳膊,那些人就反過來主動加大丫了。

男性真他媽好對付,大丫一直這麽覺得。


在這麽多加微信的人中,大丫最看好小楊。

小楊經常來公司辦事,每次都是大丫接待他,每次他都把大丫端來的茶喝完。幾次之後,小楊主動說,多謝你照顧,請你吃個飯吧。

大丫假裝扭捏。

大丫和小楊吃飯時聊了很多。

小楊問達雅你是哪裡人,大丫說我是北京人。

其實她家離北京大約一千三百多公里。

小楊問你哪裡畢業的啊,感覺你好有涵養啊。

大丫隨便說了個重點院校。

小楊恍然大悟說怪不得。

大丫開始輕描淡寫地說自己家,她說她家是大家族,祖上做官,後來顛沛流離,叔叔學醫,姑姑從商,全家上下和大宅門差不多。

大丫一邊說一邊旁敲側擊九淺一深試探小楊。

沒幾句就套出了小楊家裡三套房本地戶口有過一次戀愛父母都在國企的信息,同時大丫還經過測謊篩選發現真實率高達92%。

小楊也觀察了大丫,大丫的微笑和眉眼頻頻發出信號,小楊覺得大丫說的話起碼有八分可信,滿分十分。

其實他不知道大丫的話其實是十二分可信,滿分六千萬。

聽著大丫的經歷,小楊自慚形穢。

小楊說我就喜歡你這種獨立的女性,自尊自愛,靠自己。

大丫說我也特別看不起靠男人的女人,現在男人都男權,特別惡心,女人都好可憐。我覺得你就很好啊。 然後大丫盯住小楊的眼睛。

小楊說達雅你的眼睛真好看。

大丫說謝謝,然後臉紅。

幸虧之前開了眼角割了雙眼皮做了鼻樑剌了嘴角。

小楊醉了。

第一次吃飯結束。

第二次約會,大丫換了包,換了衣服,還換了內褲,一路談吐文雅,通曉金融地理,小楊陶醉的時候,大丫的電話響了,一個男子聲音,大丫表情凝重地掛掉。

小楊問是誰呀。

大丫說一個朋友。表情繼續凝重,一副欲言又止被騷擾無法脫身的樣子。

有要幫忙的你就跟我說。小楊攥緊了拳頭。

電話是大丫的另一個備胎打來的,大丫稍加曖昧,那廝就會來一個電話,這一招大丫用得恰到好處,兵法裡叫欲擒故縱。

小楊徹底墜入愛河。

大丫用胸無意中擠了小楊一下,再用穿著絲襪的光滑大腿蹭了他一下。

絕招。

小楊中招了。

真相可以瞞得天衣無縫,瞞不住的可以一點點透露,開水一點點燒熱,青蛙就不覺得痛苦,更何況,最後發現了也來不及了。有的人為了證明自己的選擇沒錯,會使勁給自己找借口,這叫哥什麼摩的綜合症。

下一步之遙不主動聯絡小楊即可,讓他著急,即可事半功倍。

這下穩了,走出公司大門的大丫想。

用不了多久就他媽不用當這個破前臺了,老娘辭職家裡待著,戶口解決,弟弟的生活費也有人掏了,就算不結婚也他媽能訛丫一大筆錢,值了。

電梯裡的娘還在叫囂著,說你在北京當白領一個月肯定好多錢,你要這個月不寄錢回來我就上快手直播自殺,說你不孝,生你養你不就是為了現在嗎,你個沒良心的。

大丫說媽你他媽放心,我釣著了。

老媽說牛逼毀了,你什麼時候接我們去北京?

大丫說再等等,小聲點不說了,我這還上班呢,電梯裡信號不好。

電話掛了,大丫滿足地舒了口氣。

電梯的另一角,每天都盯著大丫大腿看的我默默拿出手機,一副路人的樣子。

閱讀原文

推薦閱讀:

>微信、QQ、微博後的中國第四大社交工具、風靡四億中國農民的【快手】,怎麼回事?

>在中國大陸,汽車的業配文怎麼寫?開車到呼倫貝爾,一路到中俄邊界!

>大陸有個創業項目是仲介記者寫「業配文」,採O2O模式;官方通令各大媒體全線封禁。

>網紅怎麼賣東西?來看中國財經名嘴吳曉波,如何用一篇文章賣雨傘。

>中國置入式行銷示範:所謂的「電商下鄉」。重慶山區,農民靠網購改變生活,這是一個生動的故事。

>中國置入式行銷示範:類似ubike的上海單車共享,都遭受了什麼奇葩待遇?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