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微博最後的老司機。

本文來源:微信號周遊(微信id:trip517)

作者:波波夫

原標題:李敖:微博最後的老司機。

本文已授權給【微信上的中國】刊登

(老司機,大陸網路流行語,識途老馬、老鳥、老油條的意思)

李敖,微博最後的老司機。

「他就喜歡這樣嚇大家,那其實是一個良性瘤。」

要不是經紀人鄭乃嘉出來「辟謠」,人們大概覺得李敖前幾天對媒體說罹患腦癌,真的只有三年活頭。但李敖還是給自己做了倒計時:未來三年,完成《李敖大全集》85冊編撰出版。

終究是一個八十二歲的老人,李敖還是擺了一個印刷品時代的遺老姿態:稱這套全集「將是人類末代最厚的紙本書,畢竟連大英百科全書都在十年前不出紙本書。」

許多人也許和我一樣,最近一次看李敖的書,還是十年多年前的「北京法源寺」,最愛的還是活在雜文裡的李大師,一紙文字快意恩仇。

但他從來不是一個守舊的人,電視時代,他在鳳凰衛視一口氣兩年製作了700多期「李敖有話說」;台灣政論節目「李敖大哥大」制片人遊本嘉的400多期節目中,只NG了一次,每檔20分鐘的節目幾乎是一氣呵成。

李敖,微博最後的老司機。

誤入後花園的老虎

他未曾缺席網絡時代,只是湮沒在一片歌舞升平之中。

今天,你在Facebook、Twitter和新浪微博上搜尋到的「哈囉李敖」。正是大師本尊。2011年5月17日,李敖第一次發布新浪微博帳號「哈羅李敖」,當天晚上八點到九點半左右,他一口氣發了28條微博。

在社交網絡中,李敖自稱「一頭誤入後花園的老虎」,因為「看不慣阿貓阿狗都會舞文弄墨」,這才提著牛刀上線了。其實,開微博主要其幼子李戡鼓動,當時,李戡正在北京大學讀大二,微博在大陸一時風行。

最開始,「哈羅李敖」有一個小團隊在經營:李敖負責內容生產,手寫,太太王小屯輸入電腦,最後由好友、攝影師賴嶽忠做「審核評估」後發布。後來,李敖入手一台iPad,才正式成為一個自編、自寫的自媒體。

除去2011年10月到2013年1月這一年多的原因不明的空白以外,李敖的微博基本保持了每日一更的節奏。

微博開通一個月後,「哈羅李敖」關注粉絲突破100萬,今天這個數字已經達到近1020萬左右,與世界上發行量最大的「讀賣新聞」的訂閱規模旗鼓相當。

不過,關於罹患腦癌,李敖在在微博和Facebook上,只字未提。他最新的一條微博寫的梁肅戎:

「那年祖國邀抗日英雄梁肅戎參加抗日座談會。我送他幾萬元,以壯行色。惜未成行,就死了。」

軟弱不曾在李敖的詞典中存在。與粉絲的互動也並不存在。李敖在微博裡關注了五個人:分別是兒子李戡、女兒李諶、經紀人鄭乃嘉、好友陳文茜和賴嶽忠——這符合他堅持數十年高冷的性格設定,偶爾只轉發李戡和陳文茜的微博。

李敖,微博最後的老司機。

祖國的啄木鳥

祖國是李敖在微博裡對中國的稱謂。

他15歲離開大陸,一直到70歲,2005年,才再次重返他稱之為「祖國」的土地上,開啟「神州文化之旅」,在北大、清華、復旦三校發表公開演講。當時鳳凰衛視進行了全程報導。

十年前的大陸之行,李敖突破了一系列限制。在北大演講時,他引用胡適的話倡導北大精神,「爭取你個人的自由,就是爭取國家的自由」「一個開明進步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造成的,是有獨立個性、自由思考的人造成的。」當然,海外媒體最為關注的,還是李敖此行的表態:「我支持中國共產黨。」

1935年4月,李敖出生哈爾濱,時值「偽滿」,在八個兄弟相助中排行第五。1949年,李敖隨父母從上海遷至台灣,就讀台中第一中學二年級,但半學期後開始休學,在家自修。1954年,以同等學力資格,他考取台灣大學法律專修科,後因興趣不合,主動退學,重考進入台大歷史系,1959年畢業。1961年,26歲的李敖以中華民國國軍預官退伍後,加入當時台灣最為知名的文化期刊「文星」。

李敖一生做過兩次牢房。第一次是1972年2月28日因「台獨」罪名,獲刑八年六個月。大陸文革結束時,1976年11月19日,李敖被釋放,實際被監禁總計五年零八個月;五年後,李敖第二次入獄,涉及「李敖侵占蕭孟能家產」與「蕭孟能誣告李敖」案,再蹲班房半年。此時,李敖在台灣已經是名滿天下。

自由與反專制是李敖八十二年的核心關鍵詞。他發布的第二條微博,談到了自由:

「言論自由本來就是我們最原始的堅持,本來就是一種優先的自由(Preferred liberty)、一種第一自由(The First Freedom),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就開宗明義國會不得制定任何剝奪它的法律,內行人知道第一自由的重要。至於出版自由跟不上,不必洩氣,人民的花樣多得很,有網路和電子書呢。 」


支持中國統一、反美、反日、反台獨是李敖的一貫態度。微博裡,稱呼台灣官員都不忘加上一個「偽」字。2011年8月,李敖在微博上做過一個微訪談,對韓寒的評價是「太年輕了」,送兒子去大陸上大學是因為「北京是大國的視野」,說「中國的貧富問題,一半都是美國造成的」,評價美國總統特朗普「靠許多謊言上台的主管者,正當性太薄弱」

他依然看不慣這個島嶼的政治:

「台灣的民主是假的,在假中又不龂的做手腳、下暗棋,俗稱偷吃步。先用單一選區兩票制掐死單幹戶和小黨;再用總統立委同天選擠掉單幹戶和小黨。馬英九們口口聲聲美式民主,但美式民主也不敢同天選(每 2 年改選 1/3 的規定,防的是什麼?)稱贊台灣民主的人,是沒有政治學 ABC 的。 」

李敖,微博最後的老司機。

永遠的性愛大師

2011年6月一天,在台北搭計程車,司機問他高壽,李敖答69,少說了7歲,這不是故意少說,而是潛意識脫口而出。這件事也被寫到了微博裡,李敖如是解讀「69是什麼?是顛倒的那個姿勢?還是人生七十古來稀前的惜別?真相可能都是,7字當前,該惜別的豈只姿勢?」

生殖器及其各種與性相關的名詞均頻繁出現在李敖微博中。如,半年前,他發微博:

「2016 , 5,16.美國陰莖移植手術成功。引發我的狂想。黑人有粗長 12 英吋的世界紀錄,我好羨慕,狂想我能移植一條,快慰此生。」

用性事比喻政治,李大師也是信手拈來:

「勃起是一種實力展示,都是一樣的;但不勃起時就見出髙下了:一種是陰莖與睪丸同時下垂,窩在一起;一種是陰莖單獨呈粗棍形下垂,與睪丸不窩在一起,雖不勃起,但也生氣勃勃,展示出軟實力。這就是美國。」

相比過去的文字裡對異性戀描述的慣性,李敖微博裡平添了許多對同性戀的挖苦:

「當年我做預備軍官時,有鄰排班長雞奸阿兵哥,經連長調查,原來此班長為了省錢,不找妓女,而就地取材,專搞男的。他的理論是:三扁不如一圓,操屁股等於過年。原來他有同性戀的行為,卻非同性戀的同志。由此可證,同性戀者實際可能沒那麼多,虛有其表耳。 」

李敖有過兩段婚姻。1980年與當時當紅電影明星胡茵夢結婚,但僅維持了三個月。李敖宣稱是因與胡茵夢「因理解而結合,因誤解而分手」。然而胡茵夢卻稱,因看不慣李敖「唯利是圖」的行為,而導致雙方關係生變。三年後,李敖邂逅路人王小屯,打開第二段婚姻機緣,經歷十年波折,1992年兩人結婚,持續至今。

不過,他對女性的偏見依然堅挺:

「例如王菲不適合信宗教、陳菊不適合玩男人或被男人玩、王效蘭不適合賣香水、洪秀柱不適合辦黨、蔡英文不適合搞政治、龍應台不適合談歷史、談思想、談文化、談德國男人(德國丈夫會餓其體膚並飽以老拳)。佛門主張女人來生做男人,不無道理。」

李敖,微博最後的老司機。

撇嘴的旁觀者

李敖總是看不慣許多事,常常也擺一些老資格:「台灣所有的名人都不夠看!因為他們出道都太晚,只有你(小燕姐)、我、瓊瑤三個人,成名在 50 年以上,可以神氣活現。」

娛樂節目不必說,從在台灣和小S的口水官司,到大陸的選秀節目,他都參合、評價:「『中國好聲音』響徹雲霄,從大同小異的實時催情比賽中,中國人目擊了也耳聞了催情歌聲,台上台下 聲涙俱下。」微博上的美女網紅,李敖看不上,「那些天氣真好、衣服真漂亮、什麼最好吃」的內容也都被他歸為垃圾。

他也察覺到互聯網對人性粗鄙的放大。美國肯尼迪總統的弟弟羅勃肯尼迪曾說過,這個世界上有五分之一的人什麼都會反對,李敖借題發揮:「這位老弟被槍殺多年後,世界變了、網絡出現了,這下子可好了,1/5變成2/5了,人們有了宣泄的摩登工具,他媽的更他媽了。」

手機也不在受歡迎之列:

「手機兩大害:1 傷害了視力。今天 18 歳的,不到 80 歲,眼睛就瞎了;2 傷害了內視力。一個人安靜不下來了,一定得與外面聯絡並且迫不急待立刻聯絡,要找話說。任何等待、含蓄、自在、沉黙、悠閒、獨處的情趣都給摧毀了。」

對人工智能,李敖也自有看法:

「人工智能是令人憧憬的境界,但科學家退步了,因為他們只能在機器人身上打轉,端茶、送飯、做苦工、拆炸彈、下西洋棋、或像日本人虛情假意的打躬哈腰而已,沒有任何狂飆了。百年以前的人工智能是科學怪人帶來的愛恨情仇 ,現在的人工智能卻是人工失智,大家千篇一律。千篇一律是智慧嗎?」

他也嘗試從過去82年的鬥士的姿態中萃取一碗人生雞湯:2016年6月29日,李敖在微博中寫道,40 歲時發現「千山我獨行」;80 歲時發現「千山以外,萬水我也獨行」。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內心以外,蒼茫一片、一片蒼茫。

李敖,微博最後的老司機。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