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集 / 中國藝考,平均99%淘汰率,昔日捷徑如今已成殘酷戰場。

中國藝考,為每年在高考(大學聯考)之外,中國文化藝術娛樂相關學院的全國聯招。

我們曾發過幾篇貼文如下:

推薦閱讀:

>孕育大陸明星的搖籃–北京電影學院開學了…看看新同學,也看看大明星。

>北京這所學校每逢入學考、開學日,都吸引媒體拍照;因為這是孕育明星的搖籃。

春節尚未過完,2017年的藝考生們便已收拾行囊趕赴【開年第一大考】,各專業的藝考報名依舊火熱。

但其中,絕大多數藝術院校表演系的淘汰率都超過了99%,中戲更是以0.4%的錄取率成為了最難考的院校。

這條曾經的「捷徑」,早已成為了一座「獨木橋」,每個身處其中的考生都正艱難前行,而在他們的背後是身心俱疲的家庭和不可預知的結果。

本文來源:網易新聞

編輯:耿旭娜

▲在高考重壓和明星效應的影響下,中國的藝考人群數量持續居高不下。高校的藝術類招生曾一度被當作是一條通往大學“捷徑”,過去的十多年間,在全國藝術類專業院校增加了千餘所的同時,考生人數增加了近百萬,日漸攀升的淘汰率使得“捷徑”不復存在,但一年又一年的藝考大軍和他們的家庭仍在這場戰役中“廝殺”著。2017年2月7日下午,許多考生在中央戲劇學院門口等候排隊進場。視覺中國

▲藝考大軍的總人數雖已不在峰值,但名校報考人數卻在持續的大幅度上升。2017年,北影的總報考人次超3.8萬,同比去年增加7744人次,表演學院報錄比達114:1。中戲總報考人數達3.6萬,同比去年增長4000多人次,戲劇影視表演報錄比高達246:1。2017年2月7日,中央戲劇學院考場外排隊等候的考生。視覺中國

▲2017年2月5日,濟南,2017年山東高校藝考正式開始。山東工藝美術學院濟南舜耕會展中心考點,大約6500名考生同場競技,兩層展廳坐滿考生。視覺中國

▲2017年1月17日,河南省藝考美術類單招階段開始。參加單招的考生眾多,學校只能把學生食堂臨時當做考場使用。海峰/ 東方IC

▲“獨木橋”式藝考催生了大量藝術培訓班的產生,在北京東六環外,分佈著許多大大小小的培訓班,美術生為了考上理想中的學校,每天從早上8點畫到凌晨2點,想要贏到藝考戰役的勝利,漫長而高強度的訓練是必走的第一步。朱子瑩/ 東方IC

▲河北的趙佳文去年七月份來到北京,夢想考上北京林業的環境藝術專業。“我的文化課基礎不好,感覺壓力很大。經常熬夜畫畫學習,忙的時候顧不上吃飯,就買泡麵吃。” 朱子瑩/ 東方IC

▲2016年12月9日,濟南一家美術藝考培訓班的牆上懸掛著條幅,畫室裡的學生從早上8點開始,一天內要畫兩張素描、四張水粉畫,一直持續到晚上11點,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剩下的時間全部給了畫筆和畫板。禦寧/視覺中國

▲2016年12月7日,河南鄭州惠濟區一家藝考培訓機構內,高三藝考生冒著嚴寒備戰。空乘專業的考生每天都要穿著高跟鞋訓練數個小時。小雨/東方IC

▲當高校的專業課考試開始後,這場戰役正式吹響了號角,藝考大軍開始奔赴一個又一個的戰場。2017年1月19日,由於宿捨離校考學校很遠,8點就要進考場準備考試。清晨6點時,孔若雄和同學便已經背著畫板、提著水粉開始趕往學校了。朱子瑩/ 東方IC


▲2017年1月19日,學生們將報名的院校、考試時間都羅列在紙上。朱子瑩/ 東方IC

▲為了提高通過的機率,每個考生都會報考多個院校,而在城市與城市、院校與院校間輾轉奔波是他們的家常便飯。2017年02月04日,山東省濟南市,濟南火車站大量藝考生湧入,大多數藝考生為0​​0後第一次獨自外出。李金/視覺中國

▲2017年2月5日,深夜的濟南火車站站前廣場上有許多背著畫板手拉行李箱奔跑的藝考生,在一處候車角落中一位考生坐在大行李箱上玩直播放鬆自己。濟南/視覺中國

▲不規律的飲食和睡眠、寒冷的天氣、考試的壓力,都是對考生們心理和生理的巨大挑戰。2017年2月7日,近4.4萬人在杭州參加中國美院的藝考,而中國美院附近根本應付不了那麼多考生的午飯需求,大批考生為了節約時間只能在美院門口吃著盒飯等待下午考試時間的到來。龍巍/視覺中國

▲2017年1月15日,南京藝術學院藝考第二天,天氣晴冷,一名考生穿著旗袍、光著腿走在路上。方東旭/視覺中國

▲2017年1月13日,許多藝考生來到南京夫子廟,通過仍硬幣,掛祈福吊墜、燒香的形式,乞求考試順利。Evey / 東方IC

▲在這場藝考戰役中,考驗的是學生,但每個家長所承受的壓力和付出的心血甚至比考生更多。從考前培訓班的費用,到考試交通住宿花銷,考生需要一筆不小的費用來“保駕護航”。2016年12月16日,山東一家培訓班進行封閉集訓,考生們吃住均在畫室內。探圖攝影/東方IC

▲一位考生父親說:“花費5萬元以上僅屬中檔。”2016年12月16日,培訓班為考生提供的飯菜。探圖攝影/東方IC

▲除了金錢支持,一部分家長選擇放棄工作,租房子照顧孩子的生活,從前期的培訓到最後的考試,家長至少需要耗費幾個月的時間。2017年1月19日,陳恩澤在培訓班集訓,父母定期來宿舍為他更換傳單、洗髒衣服,每次更換完,他父母都會帶上一大包換洗衣物,定點送餐也成為他父母每天必做的事情,這樣的堅持已經持續了數月。朱子瑩/ 東方IC

▲不同於其他考生每日排隊打飯,陳恩澤食用的是自己媽媽精心準備的飯菜,一菜一湯,營養均衡。朱子瑩/ 東方IC

▲陳恩澤在食堂吃飯時,他的父母便會在美術機構外面的門衛處等他,陳恩澤吃完後便會將飯盒送還給父母,臨走前雙方揮手告別,第二天同樣的畫面、同樣的故事在門口繼續著。朱子瑩/ 東方IC

▲藝考正式開始之後,父母也大都一同上陣,為了讓孩子全身心的投入考試,父母竭盡全力的做著他們所能做的一切。2017年2月4日,濟南火車站廣場上,一位母親幫前來參加藝考的孩子拿著行李。李金/ 東方IC

▲2016年1月10日,武漢,湖北大學內近百家藝術高校現場擺灘接受考生諮詢,萬名考生家長擠爆了藝考諮詢會。朱熙勇/ 東方IC

▲2017年2月7日,山東師範大學校園內不少家長陪同孩子一起來參加藝術類專業考試。宋立/視覺中國

▲為了節省2017年2月7日,山東省藝術專業校考考試正在進行中,考生家長騎單車接送孩子藝考。宋立/視覺中國

▲2017年2月5日,濟南考生父母組成的陪考大軍為考生打開通道。吳昊/視覺中國

▲將孩子送進考場後,場外的父母開始了漫長的等待,一場又一場的等候與奔波,讓他們看上去十分疲憊。

在“捷徑”成為“獨木橋”後,藝考成了一場沒有硝煙的戰役,名校高達99%的淘汰率和每年不足20%的對口就業率未曾讓他們退縮,高壓下的考生和他們身心俱疲的父母仍在這條路上前行。

推薦閱讀:

>孕育大陸明星的搖籃–北京電影學院開學了…看看新同學,也看看大明星。

>北京這所學校每逢入學考、開學日,都吸引媒體拍照;因為這是孕育明星的搖籃。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