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儘管難以直接接觸中國網民,仍從中國企業賺到很多錢;被稱為【站著賺錢】,意指不屈服、還賺錢。

本文來源:新浪科技

記者:李根

Google Play和網易之間可能發生的故事,引發熱議。

據外媒The Information消息,中國網路公司網易,正在與Google Play的母公司Alphabet接觸,雙方可能通過合資公司的形式,在中國大陸地區提供Google Play應用下載服務。

該消息被討論的範圍,一定程度上超出了應用分發競爭變局本身,不少用戶在微博評論稱:這可能是Google再次在國內面向C端用戶提供服務的開始。

然而這並不代表Google近些年在中國缺乏用戶,這家全球範圍內以2C產品知名的公司,已經以2B的業務形態,在中國收獲了不少企業級用戶芳心,並且市場營收方面亦獲得回報,這也是Google大中華區總裁石博盟始終強調「我們一直都在」的原因。

下圖是Google母公司Alphabet組織架構和產品

2B背後的大生意

石博盟(Scott Beaumont)上述強調來自2016新年致辭,每年一次的影片致辭,都是這位Google大中華區總裁中文水平經受考驗的時刻,他於2013年從Google歐洲戰略合作拓展業務負責人的職位上調任,並在其後一直工作居住在中國,主要負責Google在中國的業務。

如果石博盟「我們一直都在」的聲明還略顯語焉不詳,那2017年雞年春節到來之前,同樣的中文致辭影片裡,不難發現這種「一直都在」的真正所指。

這位Google中國的掌門人說:「我們幫助很多開發者、創業者和企業成長壯大,擁抱全球移動浪潮。」

雖然未公布具體數據或成績,但從其他多個角度,不難發現Google在新姿勢下的風生水起。

首先是收入方面。雖然財報中沒有直接體現大中華區的數據,看不出廣告業務占比高達90%的收入源中,來自中國客戶的具體貢獻。但從石博盟2015年接受採訪的回答中,可以窺見Google中國的收入量級,他就廣告業務表示:「Google在中國的業務比人們想象的要大……在下一年,我們有望進入Google全球前十位市場。」

新浪科技採訪了Google的頂級代理商Mobvista,對方表示中國企業出海的重要議題之一便是Google的廣告投放業務,而作為代理商之一,他們為自己的廣告主提供在Google平臺的media buying的服務,方式則主要通過Google AdWords。


據Mobvista透露,目前代理客戶中,以某家國內知名的內容分發公司為例,每月消耗在Google的流量近百萬美元,而該代理的Google業務每月打數百萬美元,其中一半用以充值,另一半則作為優化投入。

而且僅此一家代理所帶來的營收,在Google提供的流量生意中占比不到15%,Google針對中國提供的流量供給仍遠大於需求。Google方面自然很清楚這一數據,在下一階段計劃中,著力挖掘的將是中國傳統400萬家製造型和貿易型企業的出海流量需求。

這也是Google AdWords體驗中心在各地接連建立的原因。鄭州、天津、大連、上海、貴陽、長沙、東莞、深圳、西安……僅2016年一年,以線下實體店展示為主的Google AdWords體驗中心就在國內各城市落地,除了展示Google的科技產品,其中更重要的一項便是展示Google在幫助中國企業出海過程中的能力及實力。

這些體驗店也多是代理商實際運營,他們建立體驗中心讓更多企業級客戶,特別是傳統製造和貿易型客戶看到Google所提供的服務及產品,再通過代理的方式,匯集到Google的渠道團隊。

雖然在C端用戶市場缺席,但Google在名聲方面的口碑則為合作達成助益良多。據另一家參與建立體驗中心的代理商表示,與國內搜索引擎投放不同,即便之前不了解Google的具體模式,但也相信在Google的投放並不會讓品牌在海外受損。

「有意思的是,客戶一方面默許了Google在中國網路的缺席,另一方面又以一種實用主義心態希望借助Google在國際上的網路資源與經驗,盡快打開海外銷售市場。」上述代理說。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團隊人數不多,但Google中國的銷售團隊卻不容小覷。即便在2011年,Google中國的銷售小組還贏得了當年度由Google管理層頒發的內部特殊獎勵,原因是該團隊出色地幫助中國企業主規劃和實現了市場目標。

與開發者和中小企業共贏

這也是在Google中國從事銷售工作的員工感到自豪的原因。一位業已去職的Google銷售員工向新浪科技表示,在Google中國工作並非外界猜測或報導的那樣——產品不為本土市場所用所以缺乏成就感,他們的成就感來自工作能讓更多開發者實現夢想。

「可能你的父母通過你們的產品更方面是科技公司成就感來源之一,但如果讓很多看似微不足道的開發者通過堅持夢想,獲得更好的收入和回報,那也令人滿懷成就感——畢竟在中國,站著把錢掙了並不普遍。」這位Google中國前員工說。

2016年12月8日,Google中國召開了近5年來規模最大的一次活動,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上千名中國開發者齊聚,見證了中國版開發者網站的推出。這被外界解讀出不少版本,但現場參與的開發者表示,對於他們而言,通過Google完成自己的產品鏈條更方便了。

參考:

>Google重返中國!非搜尋服務,只針對開發者,網域用cn!

更早之前,雖然有網路上的額外要求,但這些Google的開發者通過Google提供的服務讓自己目標得以達成。

Veewo是一家主打休閒遊戲的開發團隊,規模不足15人,但通過Google Play,他們的休閒類遊戲《超級幻影貓》在海外收獲了數千萬用戶,占到了總用戶數的70%以上。

在Veewo的聯合創始人楊迅看來,Google提供的便利不止於渠道本身,而是通過工具技術讓整個開發和運營效率變得高效。比如在開發測試階段,融合了Beta Testing和Fast Iteration的工作流,他們可以快速測試遊戲,並且能夠及時迭代。

其次,Google Play上能實時回復玩家的意見和建議,對於遊戲開發者來說,可以更好了解玩家的意願;第三是Promotion Code提供了全新的運營思路,可以實時激勵玩家。

但是這位多年遊戲人也強調,這種激勵和充值之類的思路完全不同,而且遊戲的變現主要通過Google Admob實現,作為開發者,他可以把全部工作重心放在產品開發、設計和策劃上,不用為渠道、變現模式等費勁腦汁,用他的話來說:「你做好自己擅長並喜歡的事情,名聲、成就感和財富都會自然而然。」

據這位遊戲行業多年從業者稱,國內手遊廠商創業兩三年就千萬流水上億流水的現象並不罕見,但作為一名從5歲就接觸遊戲的熱愛者,他不希望當下那些熱愛遊戲的小孩,未來對遊戲的印象都是「充值」。他也不希望遊戲裡滿是影響用戶體驗和UI美觀度的廣告,甚至也不願設計一款讓用戶難以自拔的遊戲。

下圖是Veewo主創團隊,2016年從北京搬家至廈門

「Veewo的核心就是希望通過遊戲讓人在工作學習之餘有放鬆,我可能就玩個3分鐘5分鐘,這個過程裡不用考慮任何事情,完全是思想放空的狀態,而且美術設計、故事策劃等都能到最極致的樣子,不用各種各樣的原因去妥協。」楊迅告訴新浪科技。

他還透露,如果不是完全轉到Google Play上開發,可能在分發渠道上,就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因為這一塊在國內,潛規則明規則都無法避開。

最大的改變則發生在2016年春節,在年底動議之後,楊迅和他的Veewo團隊搬離了工作生活近十年的北京。他們集體「逃亡」至廈門集美,這裡沒有霧霾,也可以讓他們安心於遊戲開放和產品設計,每天跟喜歡的事情在一起,並且只要有網路,他們就能Google Play在全世界找到用戶,並實現盈利。

實際上,這樣的開發者和小開發團隊在Google上並不少見,來自中國的寶寶巴士、Elex都是這樣的小而美的開發者團隊,而Google正在通過自己的用戶數、影響力和技術,讓這些小而美的夢想成為可能。

不過,這些隱而不宣的Google中國故事,多數停留在開發者群體中。全球市值第一的網路巨頭,只有一些特定的時刻才被熱議,有人惋惜,有人懷念,更多人則不知道,To C成為往事後,To B的Google正有一個悶聲前進的新天地,口碑良好,站著掙錢。

參考:

>Google重返中國!非搜尋服務,只針對開發者,網域用cn!

>離開六年之後,現在是Google需要中國的時候了。

>從Google的北京新辦公室,看Google中國有些什麼文化?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