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紅的上海彩虹合唱團【春節自救指南】,陸媒的專訪、曲目彩蛋和成名作品(影片)。

如果你對此文一頭霧水,那就先看以下影片吧!【春節自救指南】

以下綠色文字綜合大陸多個媒體的內容,補充為【春節自救指南】的若干解析。

本文文末,附上上海彩虹合唱團的成名曲等多個影片。

首先,讓我們來一起看看【春節自救指南】的彩蛋細節,這些細節都在告訴我們:這絕對是彩虹合唱團一如既往的「賤兮兮到生無可戀」的風格!

影片開頭打出的那行令人痛徹心扉的字幕,最後提到:薛定諤的春節(那是國外術語,也有人譯為薛丁格)。

這個梗的原話是「薛定諤的貓」,這是一個著名的物理學實驗,有時候被拿來當成網路流行語;總之在這首曲目中,薛定諤被視為整首歌曲的主角。

面對群戚的圍攻,年輕人馬上要崩潰的時候,ceng功人士老王帶著熊孩子小王登場。來自卷翹舌音不分方言地區的老王,出場時BGM是《運動員進行曲》。

在影片3分36秒時「Gloria,回老家工作吧!Gloria,跟我去相親吧!」

這裡的「Gloria」出自維瓦爾第的《榮耀經》,也是宗教音樂常用的素材;中段切入的卡祖笛段落和用小號吹的那一段,則是對之前作品的回顧。

彩虹合唱團指揮、詞曲原作者金承志說,一開始,父母和眾親戚的關切是一種端著的感覺,因此採用了優雅的圓舞曲;第二段由女聲「哈哈哈」之後,帶出了主人公被嘲笑被逼迫的感覺。

等到隔壁老王來到之後,象徵著外人的入侵與挑釁,採用的是激烈的進行曲,主人公已經被push到牆角,這時候採用的是古典安魂曲裡審判清唱劇的曲風。

而隨著主人公的反諷式的「反擊」用rap的感覺達到高潮,對抗的兩個聲部轉向所有聲部,眾聲喧嘩後隔壁老王被請走,又出現了開頭的圓舞曲,象徵和解和暖心的happy ending。

所以整首歌在詼諧過後,卻有一種溫暖治癒的感覺。金承志說,有人認為這首合唱曲目更像是舞台劇,甚至是歌劇的形式,但自己倒並不關心被怎麽歸類。

至於在網路上被大陸宅男們用彈幕洗版的那句「沒人能在我的BGM裡戰勝我」,那是一句在年輕人網路文化中非常正能量的流行語。

BGM就是背景音樂(Background music,簡稱BGM),例如周潤發在電影賭神中,每逢出場都會想起一段特定的音樂,那就被稱為賭神的BGM。

五分鐘時,「我童年爬過樹,凍傷國定路,跳過朝陽公園的廣場舞,霧霾也沒能將我征服。」

國定路:國定路位於上海市楊浦區五角場鎮,全長3.2公里,為半環形,由國定路和國定東路組成,是楊浦區交通次幹道之一。

朝陽公園:朝陽公園是北京市四環以內最大的城市公園,原稱水碓子公園,始建於1984年,1992年更名為北京朝陽公園。

這兩處都是金承志本人成長過的地方。

以下文章是2016年11月,大陸媒體對上海彩虹合唱團,特別是靈魂人物金承志的採訪。

2016年11月,實際上就是幾個月前。

是的,這個一夜之間在台灣網路上也走紅的上海合唱團,其實在大陸也是去年才一舉成名天下知;2016年1月,當時的作品【張士超】爆紅,被視為「現象級」爆紅。7月,【感覺身體被掏空】更上層樓,紅到成梗了!

以下內容來源:ELLEMEN睿士(微信id:ellemen_china)

攝影:方雷 

撰文:韋爾斯

編輯:趙穎

《張士超》與《感身空》走紅之後,商業經營開始之前,彩虹室內合唱團的中間狀態依然歡快,自在。

金承志說:「我是一個在看似不起眼的地方,追求小額度的自由的人。這種自由不干涉別人,也不破壞別人。」

任何一個不想被生活掏空的人,都有過被掏空的過去,以及相對自由的未來。

2016年10月5日,上海彩虹室內合唱團(下文簡稱彩虹合唱團)結束一場音樂節的表演之後,負責伴奏的「老外」吉他手特意走向指揮金承志,大聲地告訴他:「沒想到你們名氣這麼大!」排練時,這支外國樂隊的樂手們以為這只是一支普通的合唱團。

這場在半露天環境舉行的音樂節有三千多名觀眾。金承志舉起右手,從左到右把觀眾分成三個部分,讓大家跟著他的手勢唱起來;合唱團團歌《彩虹》響起時,兩千多人一起打開手機的閃光燈;一位男粉絲還把金承志的童年照片做成了人形背板。不過,最引人注目的聽眾,是彩排時出現的一位墨鏡男,他留著花白鬍子,臉型稍長。此人是李宗盛。

對於中國觀眾而言,彩虹合唱團的走紅已經是年初的事情了。

在B站上,他們第一支走紅的歌曲《張士超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鑰匙放哪裡了?》(下文簡稱《張世超》)的播放次數是181萬次,後來居上的《感覺身體被掏空》則被播放超過258萬次。

大半年過去了,人們對彩虹的關注點也從單純的搞笑和情緒抒發,逐漸轉向合唱這一曾經帶有濃鬱政治氣息的藝術形式——畢竟,彩虹合唱團的大多數歌曲還是保留了古典風格。


公眾高濃度的專注,也讓彩虹合唱團不得不學習面對新的環境:採訪、演出邀請、商業合作、綜藝節目邀約,蜂擁而至,合唱團經營負責人之一許詩雨的郵箱爆掉了,「不少音樂綜藝節目都找過我們」。

2016這一年,也是許詩雨說「對不起」最多的一年。

「剛接到商業邀請時,因為團員們要上班或上學,時間很難調配,不得不放棄了一些機會。至於想借機炒作,搞噱頭的案子,我們還是推掉了。」這個思路清晰的杭州小夥曾經學習藝術管理專業,他和一些團員正在謀劃彩虹未來的發展。

「未來的規劃,即使現在說出來,或許明天也會變,」金承志說,「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做得到的部分做好。即使有一天,彩虹這個名字非法了,我們會叫葫蘆合唱團,這群人也會在,音樂對我們的影響還會在。還有很長的時間,我們可以去調整,去飛,去降落,反正我們本來就沒有負擔,更不害怕失去。」

參加這次音樂節之前,彩虹合唱團為一部電影演唱過推廣曲,參加過一次聚集了國內大多數娛樂明星的慈善活動。

從現場表演影片來看,慈善活動上的演出反響並不如音樂節。畢竟,同樣聽《感覺身體被掏空》,演藝圈的大腕們未必有老百姓來得感同身受。

雖然師出專業音樂院校,金承志和他的夥伴們卻習慣用「圈外人」來稱呼自己——團員們都有自己的工作或學業。每周一次,這些平均年齡不超過三十歲的年輕人聚集起來,男團員穿著黑色的團服,女團員幾乎都化著妝。他們每周排練三個小時,等待半年一次的上台演出。

團員們一起分擔演出售票、曲目準備的壓力,也享受音樂和志同道合帶來的愉悅。作為指揮和組織者,金承志則負責解決場地和演出的場租,他不收團費,有時候還要免費給團員們上聲樂課。

走紅之後,不僅金承志收獲了一眾粉絲,團員們也有了自己的迷妹和迷弟。

在《感覺身體被掏空》的影片中露出酒窩的中中,被網友稱為「酒窩小哥」,在音樂節表演當天,一位從安徽趕來的姑娘向他送上了禮物和信件。此前,這位姑娘把中中的九百多條微博全部點了一遍讚。

盡管曝光量不多,每次出現在公眾面前的彩虹,總是能調動起觀眾的情緒,比如這次音樂節。雖然現場的傳聲技術不適合合唱,演唱效果不是特別理想,「這個時候,音準就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金承志在舞台上說,盡管他一向強調音準,連合唱團團服T恤的背面,也赫然印著「音準第一」四個大字。

不過,就像主持人兩次誤把金承志叫成金士傑,這些似乎都不那麼重要了——歌聲是主角,傍晚很迷人,這就夠了。

經被掏空

在上海,汾陽路復興中路附近的路網就像是梧桐樹葉上的葉脈,縱橫纖細,上海音樂學院則是脈絡上的一個深結。

如果說金承志是彩虹的精神核心,音樂學院就是彩虹的地理核心。金承志就住在學校附近的一個小區裡,男團員們幾乎都在他家住過,在他離開上海時幫忙照料寵物貓龍哥。金承志與女團員的關係則熟悉到可以一起討論「女生之間的話題」。

無論金承志還是彩虹的其他團員,都多少帶著校園的影子。他們平均年齡不超過三十歲,在讀大學時甚至更早就開始合唱。

金承志平時習慣用輕鬆的方式與團員們打交道,他說話時總是帶著豐富的表情與動作,試圖讓對方感到愉悅與放鬆。

對媒體也不例外,採訪時,當我們結束了一個問題,快速進入下一個問題時,他瞪大眼睛,把眉毛高高挑起,略帶委屈地說:「啊,我剛剛說得那麼抒情,那麼好,你們居然切得這麼快啊?」

剝去表情與動作,1987年出生的金承志的話語無異於任何一位充滿激情的年輕藝術家,偶爾還有一些青澀。

用上海另一家民間合唱團,復旦大學ECHO合唱團指揮洪川的話來講,金承志在讀書時是「圈內聞人、青年才俊」。不少如今的彩虹團員,都是在大學合唱團的時候通過作品認識金承志的。

那時的金承志因為作曲聞名,而非指揮。他帶過數十支合唱隊,作過二三十首曲子,每首曲子可以得到人民幣兩三千塊錢的收入。

寫合唱曲的收入不算多,因此沒什麼人願意靜下心來寫,但對於學生金承志來說,足夠吃喝。他也幫人改過紅歌,「改得特別好聽」;但不接命題作文,「你可以告訴我你需要的感覺,但不要有具體要求。」

有一次,他甚至寫了一首村歌。上海浦東新區的一個村要參加鎮上的合唱比賽,村裡的男人都出去打工了,只剩下40歲以上的女人和旁邊空軍基地的年輕軍人。金承志還記得,「我用的是華爾茲的旋律,特別甜美。你想像下,整個合唱比賽裡全部是紅歌或者是民族風,只有這一個團是‘噠嘀嘀噠嘀嘀’那種,特別幸福洋溢地唱‘我們的村莊,多麼快樂’。」

2012年,在上海音樂學院讀合唱指揮系的金承志在畢業時意外受挫,至於原因,他一筆帶過,「人就是一到畢業就會發瘋啊。」同時,因為家庭發生變故,從小不需要考慮金錢問題的金承志,開始感受到經濟壓力。

從2012年到2014年,整整兩年的時間,金承志很迷茫。他在出國讀書和回溫州創業間搖擺不定,前者代價不菲,後者在他看來是音樂專業畢業生「最壞的打算」,無論選擇哪個,他都要放棄剛剛成型的彩虹合唱團。於是,金承志開始逃避。每次母親問他想好了沒有,他就會說,「過兩天再說吧,我先回上海了。」

令他鬱悶的還有實習時的遭遇。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金承志講述過整個「發瘋」的過程:他在2011年9月得到去北京參與兩部歌劇製作的機會,作為畢業前的重要實習,金承志特別投入,在工作中卻備受壓力,沒有人買他的帳。那陣子「對北京有一種莫名的恐懼,隨身帶著紅雙喜香煙,每次害怕的時候就把香煙拿出來」。回到上海,也感受到圈子的壓力,「作為一個不成熟的小青年就心生退意」。

「不去上學,不去北京報到,不跟圈內人聯繫,不跟老師打招呼,朋友只有張士超和薛源,還有當時的馬子,偶爾跟父母聯繫,每天就是看電影、打遊戲、談戀愛。合唱團的排練也很鬆散,有時候人不多就讓大家去吃飯了,今天不排了去K歌吧,偶爾還會放假,排練的時候也亂排」。金承志越來越胖,頭髮也越來越長。

男高音聲部長哈貝是在2013年加入彩虹的,他記得那個時候彩虹只有二三十號人,排練效率不高。排練的過程中,「笑話和笑話占一半,有時候和排練完全沒關係的事情,突然就講起來了」。


2014年,金承志和薛源帶著彩虹去台灣演出。金的舅公住在離台北市不遠的新北市,他很想去見自己的舅公,又擔心沒法兒帶團員們去逛書店。

最後,金承志還是去了書店。回到酒店,薛源把他劈頭蓋臉臭罵了一頓,薛認為金不應該放棄見親戚的機會。金承志這才突然意識到,「我陷入了一種個人英雄主義的情節裡面,其實是非常可怕的」。什麼都想要做到最好、什麼都希望能夠顧及到,為了別人的看法可以把自己的所想扭曲放棄,反而沒法真正做得好。

後來,在準備宗教專場和日文專場表演的時候,哈貝在一次很溫吞水的排練之後收到了金承志的簡訊,「他說他一直在思考整個合唱團的狀態,覺得很對不起我們這些認真排練的人。」

糾結了兩年,金承志還是醒了。

合唱指揮之困

對於合唱指揮而言,有自己的團就像劍客有了劍。而在中國,能擁有自己的合唱團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況,在古典音樂界,合唱與合唱指揮的地位一直不高。

每一年,上海音樂學院招收樂團指揮的人數是合唱指揮的兩倍;金承志的老師王燕,在寫到自己如何拜入合唱指揮大家馬革順門下時也曾這樣寫到:「歷來似乎只有學不好樂隊指揮的人才會被轉成合唱指揮……」而金承志並非沒有指揮樂團的機會,但是他更喜歡合唱。

「觸發的事情有兩個。一個是在寫作品的道路上慢慢地得到別人的認可,很多團隊都向我邀約。另一方面是我在復旦的那段工作經驗給了我很美好的印象。」金承志說。

2010年,還在讀大三的金承志被老師推薦到復旦大學校合唱團擔任指揮。第一次去,藝教辦公室的老師就有點不好意思地告訴他:「小金,我們之前已經不知道換了多少指揮老師了。」他發現,剛開始排練,很多人躲在柱子後面觀察他,還有人刁難他,「問你一些問題。比如說問你一個拉丁文的典故,你發現你應該知道的,實際上卻說不上來。還有人告訴你這個詞可能是從希伯來文轉化過來的。」金承志說。

不過,復旦合唱團成員的專業各不相同,看待音樂的方式也都不同。這也令金承志感到興奮,「我自己在成長環境當中接受的知識比較雜亂,也不僅僅喜歡音樂。所以在對待多樣化人群的時候我容易表現得更加興奮。」這段時期,合唱讓他接觸到了一群朋友,甚至是網路上不見面的好友。也打破了一些所謂的「圈內人」、「專業人士」的習慣。

「差不多在2011、2012年的時候,我讀博士,帶ECHO,他帶校團。」洪川說,這位社會學博士如今已經在基金公司任職,但仍然兼職擔任復旦ECHO合唱團的指揮,「我當時對他排練的印象就是,說笑話的水平實在太高了。」兩人在復旦北門外的日本料理店裡吃了一頓飯,吃著吃著,就聊到了排練、指揮、作品,「我就試著吐槽他,而他竟然沒有反駁我,也就聽下去了。」

洪川把金承志拉到自己的寢室去,給他看自己的譜子和上面的標記,「他說老師從來沒有教過他這些。過了幾天,他問我做標記的事情,他說他在研究作品。我當時就覺得這人可以,因為你本來不覺得這樣一個人能靜下心來。標譜子、研究作品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需要絕對的理性和安靜,而排練則是要盡可能地鬧騰、讓團員們唱好,這完全是兩種方式。」

想通了的金承志變得特別的踏實起來,用他自己話來講,甚至有點矯枉過正。「會有人覺得這還是我認識的金承志嗎?那個傻不拉幾、吊兒郎當的金承志?我那段時間變得特別嚴謹冷淡。因為我覺得自己缺規矩,缺乏一步步來的規矩。」2014年,彩虹合唱團擴招,招了二三十個人,「其實這個時候才是彩虹合唱團真正建立起來了。」

2015年,國內知名的天津大學北洋合唱團的原指揮毛湧應洪川之邀回國,給ECHO當客座指揮。金承志去ECHO當了一年團員。「就是因為我的排練技術不夠好,毛湧當時在美國讀合唱指揮的博士,正好可以近距離地體驗一下,」金承志說,「這沒什麼奇怪的,你什麼都不是你擺什麼身價呢?就算你是一個有名的指揮,那又怎麼了?就是為了快樂,為了學習。」

也是那段時間,金承志發現自己變得真實了,「不是傻了吧唧的真誠,而是我會表達了。就活在當下,活在今天,今天要排練我就去排練,沒錢了沒房租了我就去掙。」金承志開始打電話問之前合作過的老師,需不需要作品、需不需要指揮,這是之前的他從來不會去開口的,「對方說,你如果能來的話,那太好了,那我也很開心。」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金承志也開始找到自己和這個世界的和解點,學會平衡賺錢和排練、現實和理想、自我和世界之間的關係,同時按照步調,一步步向前。

金承志的自由

2016年10月10日,彩虹合唱團為了上海國際藝術節的演出排練。這天晚上,金承志遲到了7分鐘。

「我遲到是有原因的!」他慌忙解釋,台下一片善意地哄笑。「真的!龍哥身上長跳蚤了,家裡都是跳蚤,我就崩潰了。」

玩笑過後,金承志很快收住話題,開始排新的作品《落霞集》,他不想浪費大家的時間。這符合團員裘雪穎對金承志的印象:「他很有時間觀念,排練三小時,不會多耽誤大家一分鐘,因為每個團員的時間都很寶貴,他這樣做事對團員極大的尊重。」

招收團員,彩虹的唯一標準是唱的標準,以及能否準時參加排練。「有一次,因為一個報名者看上去恒愛,大家有些意見,我就反問這些團員,你們倒是說說你們誰不是大家眼裡的怪咖?有哪一個不是?」金承志說,我們團裡的男生有空不是在家裡打遊戲,而是每周雷打不動來唱歌,「在別人眼裡難道不怪嗎?」

很怪。比如施嘉俊。這位如今在銀行任職的同學,不僅參加了彩虹合唱團,也是ECHO合唱團的一員,同時自己還組了「燃點」阿卡貝拉人聲樂團。「幾乎所有的業餘時間都花在了這上面,也是我最大的支出、愛好和消遣。」

最近,施嘉俊甚至在彩虹合唱團裡找到了馬子,「她跟我太像了。」施嘉俊是上海人,工作兩年,已經在合適的時候換了房子,關於未來,他有一些不一樣的想法。「我是1991年出生的,我們這代人可能不太一樣,對物質上的追求沒有那麼死板,人更偏享受一點。我現在想在音樂上有一些沉淀和學習,可能四五十歲以後,‘燃點’阿卡貝拉樂團會成為我的主業。」

還有裘雪穎,即便在英國留學的時候,她也參加了當地教會的唱詩班合唱團。「都是五十多歲的英國人,只有我一個是中國來的。」裘雪穎是去年年底來上海的,在一家媒體研究公司工作,來上海不久她就參加了彩虹的招新。「對我來說,如果生活裡沒有合唱,會很失落。合唱的時候,你需要考慮各聲部的配合、旋律的走向、聲帶音色,這是一件需要高度集中動腦的事情。」

彩虹每半年會有一場對外售票的音樂會,這是合唱團最重要的一件事情。音樂會開始前,因為指揮最後上場,金承志會站在側門為每一位上場演出的團員鼓掌,為他們紓解壓力,「就當練聲一樣去唱。」

「如果你把合唱團指揮只是當作一份工作來做,當然沒有錯,但很難成功。因為他還是一份必須具有服務意識的工作。」毛湧說,「我給你舉個例子,美國合唱之父羅伯特·肖有一次要排一個作品,全美國的合唱指揮都跑去當他的合唱團員,因為當團員是學習合唱指揮最直觀的方式。而羅伯特·肖做了什麼呢?他那時候已經是高齡了,但每一次排練前,他都親自根據每一個團員的高矮胖瘦擺放凳子,確保後面一排的人都能透過縫隙看到指揮。」

金承志說,他的創作計劃已經排到了2020年,他甚至發了一個作品目錄給到團員們。他評價自己說,自己是一個陰差陽錯的人,如果2012年一切順利,或許也就不會有今天的彩虹。

「你會不會覺得自己對於被工具化的合唱是一種……」我被金承志打斷。

「沒有,不論你用什麼形容詞我們都沒有。我們在做一件快樂的事情。我們對於美有很執著的追求,對於美完了以後別人怎麼看,不會想。我的團員更不會去想。既不因此為目標,也不因此而驚喜。」

金承志說:「我覺得我是一個在看似不起眼的地方,追求小額度的自由的人。這種自由不干涉別人,也不破壞別人。這是我很滿足的自由,很恰當的自由。」

閱讀原文

微信號:ellemen_china

以下是真正意義上的成名作【張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鑰匙放哪裡了?】,
這首曲子讓公眾首度發現,原來合唱團還可以這麼小人物般碎碎念,歌詞內涵還超爆笑的?

以下是真正意義上的爆紅作【感覺身體被掏空】,
這基本上是獻給所有的上班族,應該大家都心有戚戚焉。
這首曲子的表演形式也讓許多網友大為驚艷,為後來大爆發的【春節】埋下伏筆。

以下是2016年為天貓雙11創作的主題曲【誠實】,顛覆了對合唱團的傳統印象。

以下是2017年1月17日公開發表,並引起網路瘋傳的經典之作【春節自救指南】(官方高清版)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