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就職前媒體訪談(全文),大談國際局勢:「英國交夠錢了…中國是個大問題。」

以下內容是觀察者網的全文翻譯,泰晤士報原文版需付費觀看,不過國外有部落客把英文全文貼了出來,有興趣的請點這裡

以下來源:觀察者網

譯者:觀察者網特約譯者 宋武

正當全球目光聚焦於中歐的達沃斯世經論壇時,德國《圖片報》與英國《泰晤士報》刊發了對特朗普的聯合專訪,在特朗普就職前夕,提供了一個審視其思想的窗口。

特朗普在專訪中狠批默克爾的移民政策,大讚英國「脫歐」,引發德國政界強烈反應,副總理加布裡爾呼籲德國人要「自信」。甚至法國總統奧朗德也反擊說:「歐盟不需要外界指點必須怎麽做。」

在訪談中,特朗普還揚言,如果在美國銷售的寶馬汽車產自海外,就要加稅。但他同時又說,德國與中國的「情況不一樣」,「大多數貿易逆差來自中國,中國是個大問題」。

德國《圖片報》主編凱·狄克曼(Kai Diekmann),在唐納德·特朗普的紐約辦公室裡採訪了他。

川普就職前媒體訪談(全文),大談國際局勢:「英國交夠錢了...中國是個大問題。」

記者:候任總統先生,您的祖父來自德國,母親來自蘇格蘭。正如您所知,我的同行《泰晤士報》記者邁克爾是蘇格蘭人,我是德國人。您將會怎樣塑造美國與英德的關係?

特朗普:嗯,以類似的方式。我們熱愛這兩個國家,它們是偉大的國家,偉大的地區。英國如何從歐盟退出,是件很令人感興趣的事情。正如你們所知,我之前或多或少已經對此有所預言。

我曾經去過特恩貝裡(蘇格蘭西部海濱城市),因為我在那裡購買了一個高爾夫球場。它現在運營得非常好。我要說,你們手裡的英鎊貶值了,這可是個好事。因為現在英國的很多地方,各種商業都出乎意料的好。我相信,英國退歐最終將被證明是一件豐功偉業。

記者:您認為,美國和英國將會很快達成一項貿易協議嗎?

特朗普:絕對是,很快就會。我是英國文化的狂熱愛好者。我們將努力工作,盡快、合理地達成這個協議,對於雙方來說都是好事。我將會與……如果你們想看那封信的話,英國首相特蕾莎·梅剛剛寄給我的信在哪兒來著……她邀請與我會晤,我們將會在我上任後很快會面,我相信,我們將會很快取得一些成果。

記者:您認為英國退歐的原因是什麼?

特朗普:英國人不想讓其他人來到他們的國家並將它破壞。我將從上任第一天起就致力於使邊境安全。這是我在上任第一天——也就是下周一,而不是本周五或者周六,因為我不想在盛大的就職典禮時做這些事情——簽署的第一批法令之一。

我們不想讓那些我們一點不了解背景的敘利亞難民來。對我們而言,沒有辦法審核這些人。我不想像德國那樣處理難民事務。我非常尊敬默克爾女士,這一點必須說。但是我認為,在德國發生的事情是非常不幸的。我熱愛德國,因為我的父親來自德國,我不想讓自己也處於類似的境地。正如我認為的那樣,我們已經有足夠多的問題了。

記者:在競選時您曾經說過,你想阻止全世界的穆斯林入境美國。您是否還有這個打算?

特朗普:來自世界不同地區的穆斯林都與恐怖主義有所瓜葛。美國將會有非常嚴格的安全審核,不會和現在一樣。在外國人入境美國時,我們現在沒有正確的安全審核,甚至從嚴格意義上講,目前根本不存在安全審核,就像在你們國家,至少過去也是如此。

記者:對於想來到美國的歐洲人,是否也可能設置入境限制?

特朗普:嗯,這是可能會發生的,但是我們將會看看事態的具體發展。我認為,這裡說的是一部分歐洲,世界上一部分地區,我們在那裡有些問題,那裡的人想來到美國,製造麻煩。我可不想有這些麻煩。你們看,我是憑借邊境安全、貿易和軍事這些議題贏得了大選。我們將會有一支強大的軍隊。

記者:您提到了,您是德裔。對您來說,血管裡流著德國人的血液意味著什麼?

特朗普:是的,這是很了不起的事情。我對德國感到非常驕傲,德國是非常特別的。巴德迪爾克海姆(德國萊茵蘭-普法爾茨州的一個小鎮,特朗普祖父母的出生地),是嗎?那是真正的德國領土,不是嗎?沒問題。我熱愛德國,我熱愛英國。

記者:您曾經去過德國嗎?

特朗普:是的,我去過德國。

記者:歐巴馬前陣子在即將離任之際訪問德國時說,如果有可能的話,他將在德國大選時投默克爾一票。您也會嗎?

特朗普:這個……首先我不知道,她的競選對手是誰。我也不認識她,從未與她會面。就像之前所說的,我非常尊敬她。我覺得,她是一個偉大的領導人。但是我認為,她犯了一個災難性的錯誤,也就是讓那些非法難民進入德國。

你們知道進入德國的這些難民是從哪裡來的嗎?沒有人知道,他們究竟是從哪裡來的。你們將會發現問題的嚴重性,對此柏林恐襲已經給了你們一個清晰的印象。

我認為,她犯了一個災難性的錯誤,一個非常惡劣的錯誤。但是除去這一點:我尊敬她,我欣賞她,但是我還沒有與她結識。因此我不能說,我將會支持哪個競選人,如果我能給某個人投票的話。


記者:您什麼時候將會以總統的身份訪問英國?

特朗普:我對此很期待。我的母親非常講究禮節,而父親是很隨意的一個人,但我相信自己有母親的性格。母親愛戴英國女王,為女王感到非常驕傲。她喜歡宮廷禮儀,對此沒有人能像英國人做得那麽好。她非常尊敬和喜歡女王,每次當女王出現在電視上,她都會看電視。有些狂熱,不是嗎?

記者:您從您蘇格蘭裔的母親身上還繼承了哪些特點?

特朗普:嗯,蘇格蘭人重視自己的散錢是出了名的,因此我也很重視我的散錢。只有當我要處理很多散錢時,那才會成為問題。

記者:您身上有什麼典型的德國人特點嗎?

特朗普:我喜歡秩序。我喜歡井井有條地處理一切。在這一點上,德國人是非常有名的。但我也是這樣,我喜歡秩序,我喜歡力量。

記者:在競選時您曾經說過,默克爾對待敘利亞難民的政策是「精神錯亂」。您還是這麽認為嗎?

特朗普:我認為,這不是個好事兒,對德國而言是個嚴重的錯誤。尤其是偏偏發生在德國,德國之前可是世界上入境規定最嚴格的國家之一。我將會與默克爾女士會面。我尊敬她,欣賞她。但是我認為,她的難民政策是個錯誤。人總會犯錯的,但這是個非常嚴重的錯誤。

我們本來應該在敘利亞設立安全區,那樣所付出的成本要小得多。海灣國家本來應對此支付資金,他們比誰都有錢。如果早就如此,我們所付出的成本比德國目前所遭受的創傷要小得多。我曾經說過:在敘利亞設立安全區。

你們看,這整段歷史本來就是不應該發生的。伊拉克戰爭本來就不該發生,不是嗎?在我們國家的歷史上,這可能是做出的最錯誤的決定之一。我們激起了一系列連鎖反應,就像往蜂窩上扔了一塊石頭一樣。現在是歷史上最困難的時刻之一。

我剛剛看了一些東西,哦,我不能給你們展示,那可是機密文件。但是我剛剛看了關於阿富汗的一些文件。如果看一下關於塔利班的文件,根據不同的機密等級,這些文件的封面分為不同的顏色,每年這樣的文件都越來越多。人們就會問:那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記者:您認為責任由誰承擔?歐巴馬,還是巴基斯坦?您認為誰應對此負責?

特朗普:阿富汗的事態不太妙。那裡的一切都不太好。我認為,我們的軍隊已經在阿富汗駐紮了將近17年。但是如果人們看一下整個地區,公平地說,我們沒有讓我們的人做一些他們本應完成的任務。

我們有一支強大的軍隊,但它太分散了,現在沒讓它去取得勝利。正如你們所知,波音和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是這個國家的軍火巨頭,他們的F35項目已經非常非常超支並且進度拖延,比成本預算超出了上千億美元,進度落後了七年。情況必須有所改善。

記者:作為美國武裝力量的總司令,您的最優先任務是什麼?

特朗普:伊斯蘭國。

記者:您將會如何處理伊斯蘭國問題?

特朗普:對此我現在還不能說,我不願意像歐巴馬或者其他人那樣。在這個方面,我肯定要說一下摩蘇爾,摩蘇爾如今已經變成一場災難,血腥的災難。歐巴馬等人在四個月之前就曾經聲明,美國會攻占摩蘇爾。我說:「為什麼你們要宣告此事?」這是他們自己的問題:首先要做什麼?什麼時候開始進攻摩蘇爾?他們什麼時候做什麼,如何做?他們要使用什麼樣的武器?在幾點鐘?

記者:您認為,歐巴馬是通過電報宣告了他的進攻計劃?

特朗普:摩蘇爾已經成為一場災難,因為我們在五個月前就已經宣布,我們將在五個月內攻占摩蘇爾。在四個月前,我們說:『我們已經準備好了』,當我們的軍隊進入摩蘇爾時,對此的報導已經甚囂塵上了。因此,徹底攻占這座城市就變得非常困難了。

記者:您認為普京對敘利亞的軍事干預是好事還是壞事?

特朗普:這是很不好的事情,非常不幸。當我們為美國軍事幹涉預敘利亞戰爭劃定紅線時,我們本來有機會做些什麼,但後來什麼也沒有做。那本來是唯一的機會,現在為時已晚。太晚了,時機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歸根到底,敘利亞戰爭終將結束,但是發生在阿勒頗的事情是令人憎惡的。人們看到,士兵如何槍殺離開這座城市的老年婦女。她們可能只是沿著路邊走,就被槍殺了。看起來就像是他們在那些婦女散步時開槍射擊一樣,這太可怕了。阿勒頗目前正處於人道主義的嚴重危機。

▼特朗普的寫字臺。左邊是一本小說《美麗國度》,講述了一位年輕的美國網球選手在中國的生活經歷。

川普就職前媒體訪談(全文),大談國際局勢:「英國交夠錢了...中國是個大問題。」

記者:談到俄羅斯,您知道,默克爾對普京非常了解。普京的德語很好,默克爾則會說流利的俄語。他們兩個人之中您更信任誰:默克爾還是普京?

特朗普:首先要說的是,我對他們兩個人都信任,但是我們要看一下,這種信任會持續多長時間。或許根本不會持續很長時間。

記者:您是否能夠理解,東歐人對普京和俄羅斯感到恐懼?

特朗普:當然。是的,我知道這一點。我認為,我理解他們面對的是什麼,我很久之前就曾經說過:北約是有問題的。這個組織已經過時了,首先,正如你們所知道的那樣,它是在很多年以前被設計出來的。其次,很多國家並沒有支付他們應當承擔的成本。

它確實是過時了,因為它無法處理恐怖主義問題。當我表達了這個觀點後,有兩天之久承受了很大壓力,然後人們開始說,特朗普是正確的。現在,《華爾街日報》的頭版單獨設立了一欄,專門刊登與恐怖主義有關的文章。這是個好事。

另一方面,很多北約國家並沒有支付他們的合理份額。當然,我們應保護這些國家,但其中的很多國家並沒有支付他們應當承擔的那部分費用。這對美國而言是很不公平的。但是除去這一點,我認為北約是非常重要的。

記者:英國支付的費用夠嗎?

特朗普:英國當然交夠錢了。有5個國家足額交付了他們應當承擔的費用。只有5個。對於北約22個成員國來說,真不多。

記者:近幾十年來,歐洲在安全防務方面一直依賴美國。將來還會有這樣的安全承諾嗎?

特朗普:當然,我與歐洲生息與共,緊密相連,是這樣的。

記者:您是否支持歐洲對俄羅斯的制裁政策?

特朗普:我認為人們必須和睦相處,做一些為了公平起見必須要做的事情。是這樣吧?你們國家對俄羅斯采取了制裁措施,現在看一下,我們是否可以與俄羅斯做一些好交易。我認為世界上的核武器應該少得多,必須進行大幅削減。但是這些制裁措施製造了障礙,而且俄羅斯深受其苦。但是我認為,在這方面會有一些進展的,很多人會從中受益。


記者:您會撕毀伊朗核協議嗎?

特朗普:我不會說,將對伊朗核協議做些什麼。我不會讓人看我的底牌。你們看,我就不是政客,我不會走到外面對著記者說:「我要做這個,我要做那個……」我必須做我認為應該做的事情。誰會在牌局結束之前向別人展示,他手裡有什麼牌?

但是我對伊朗核協議感覺不好,我覺得,這是歷史上達成的最糟糕的協議之一。從商業角度來說也是非常不利:如果你們向一個國家返還1500億美元(解凍資金),如果你們向它支付17億美元的賠償……你們是否曾經見過百元大鈔堆起來的100萬美元?那可是很大一堆。這是一個非常非常大的數字。17億美元的現金賠償。那就要用飛機來裝運了。什麼,一架飛機?要很多架。

17億美元,我對此完全不能理解。這隻是展示了總統的權力。如果這個國家的總統可以允許從國庫支出17億美元,這就是一個非常大的權力。

記者:您認為,伊朗會用這些錢資助恐怖主義嗎?

特朗普:不會的。我認為,這筆錢現在還在瑞士銀行的賬戶上。伊朗不需要這筆錢,他們用的是其他資金。我認為,他們已經收到了錢,並且沒有聲張。這就是我的觀點。

記者:對於聯合國安理會在聖誕節前不久作出的涉及以色列的決議,您怎樣看待歐巴馬在此事上的立場?

特朗普:這太可怕了。他本來應該投否決票的。

記者:您認為,英國本來也應該投否決票的?

特朗普:英國將很快有機會行使否決權,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本周末將會有一次國際會議(譯者註:在巴黎召開由相關國家外長參加的中東和平會議)。現在流傳著很多不好的事情。我的問題是,因為事先已經給了巴勒斯坦人很多許諾,對我而言談判就會變得很難。這一切雖然在法律上沒有約束力,但是在心理上給我的談判增加了難度。你們理解這一點嗎?這些人放棄了所有的談判籌碼。

記者:您是否認為,英國應該拒絕聯合國安理會本周提交的、涉及以色列的任何決議,這樣您才有一個更好的談判出發點,能夠為中東地區達成一個好的協議?

特朗普:我希望英國行使否決權。我認為,如果英國投否決票,那將是很了不起的,因為令人驚訝的是,我不確定美國是否會這麽做。他們不會投反對票,是嗎?你們是否認為,美國會行使否決權?我有一個猶太裔朋友,正在組織一個為歐巴馬籌款的活動。我對他說:「你們在那裡做什麼?好吧,你們在那裡做什麼?」

記者:您是否要將美國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址到耶路撒冷?

特朗普:對此我現在不會發表意見,但是我們將關注事態的發展。

記者:您是否知道季辛吉的一句名言:「如果我想給歐洲打電話,該打給誰呢?」在這種情況下,您會給誰打電話?

特朗普:我要說的是,默克爾絕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政府首腦之一,遠超同儕。你們看一下英國,看一下歐盟,歐盟就是德國。從本質上來講,歐盟就是德國為了達到自己目的的一個工具。因此我認為,英國退出歐盟是一個明智的決定。

你們也有過這樣的報導,在頭版寫過:「特朗普說,英國將會退出歐盟。」當時事態看起來還完全不是那樣,你們知道,所有人當時都認為我瘋了。歐巴馬當時說,如果英國離開歐盟,就得在與美國的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協議(TTIP)談判中「靠後站」。發表這樣的見解,是很不合時宜的。我認為,你們做得很對。我認為,正在進行的英國退歐非常偉大。

記者:您如何看待歐盟的未來?您是否認為,還會有更多國家退出歐盟?

特朗普:這很難。我曾經與歐盟委員會主席通過電話,他是一位非常和藹的先生。

記者:容克先生?

特朗普:是的,他恭賀我當選。我認為這是非常困難的:無論是人還是國家都想要自己的認同感,英國人想要他們自己的認同感。但我確實認為,他們如果不是被迫接收所有這些難民——數量實在太多了,帶來了很多問題——那麽英國退歐就不會發生。本來退歐留歐兩派局面焦灼,但是難民問題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如果你們現在問我這個問題,我的回答就是:今後還將有國家退出歐盟。

記者:作為成功的商人,您是否信任歐洲貨幣?

特朗普:是的,歐元非常好。我指的是,你們信任什麼?我信任美元。在今後四年,我將給美元比今天更多的信任,很明顯,美元非常堅挺。但我相信,保持歐元的地位將不會很輕鬆,不像很多人以為的那樣。如果繼續有難民湧入歐洲各地,那將很難維持歐元的穩定,因為這種貨幣激怒了人們。

▼特朗普在他的紐約辦公室裡收集了著名運動員的一些物品,其中的世界冠軍腰帶是泰森的。

川普就職前媒體訪談(全文),大談國際局勢:「英國交夠錢了...中國是個大問題。」

記者:強大的歐盟或更強大的民族國家,哪一個對美國是更好的?

特朗普:我不認為這會對美國產生很大影響,我從不認為這有什麼意義。你們看,建立歐盟的部分原因是為了在貿易上打擊美國,不是這樣嗎?因此,歐盟究竟是分裂還是統一,我根本毫不關心,對我沒有任何影響。

我在愛爾蘭的敦貝格有一塊很大的產業,一個風光秀麗的房地產項目。曾經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為了對這個地產項目進行大規模的擴建,我申請了一項許可——當時我還是一個房地產開發商,現在當然對我來說已經完全無所謂了。我從這件事學到了很多,因為雖然我很快就得到愛爾蘭的許可,但愛爾蘭政府和我的人還要去征求歐盟的許可。這個過程要持續好幾年,對於愛爾蘭來說這太不好了。

記者:您認為,歐盟阻礙了其成員國的發展?歐盟對於經濟增長和富裕是否構成了障礙?

特朗普:歐盟官方以環保為借口阻礙那個項目的建設。對我而言,那是一個非常不快的經歷。歐盟許可的申請程式持續了好幾年。於是我做了什麼?我就說:忘了它吧,我不在這裡做房地產了.

記者:在歐盟和其他國家,人們擔心美國可能會采取貿易保護主義政策,給美國的朋友帶來損害。對於這些人,您會說什麼?

特朗普:我認為,我做的已經超過之前任何一位候任總統了。很多想選址在其他國家的工廠和汽車廠,現在想在美國建廠,或者是密西根州,或者是俄亥俄州。福特要重回美國放棄在墨西哥建廠,菲亞特-克萊斯勒宣布了在美國建廠的計劃,通用汽車也有類似計劃,我在這裡談的不僅僅是汽車廠,還會有很多其他行業。

人們不會允許企業離開我們的國家,拋棄員工,遷到墨西哥生產,然後免稅地把產品賣回美國,就像現在這樣。對於這麽做的企業,我們將會征收很高的邊境稅。如果企業聽到這一點,他們就會說:要不我們留在美國吧。但是如果他們離開,在外國建立汽車廠或者空調廠,然後想將他們的產品賣到美國,那麽他們將面臨35%的邊境稅。但是最終不會有這樣的稅負發生,因為企業根本沒有離開美國。

保守派想要開放邊境,這很好,很美麗。這對於安全很糟糕,但對貿易是個好事。只是在貿易方面,美國始終被人利用,這是個問題。我們與中國的貿易逆差每年有上千億美元。在全世界範圍內,我們的貿易逆差每年達到8050億美元。如果失去了這麽多錢,那麽你們告訴我,誰願意做這樣的生意?

記者:現在,德國明顯從中受益很多,因為我們是世界出口冠軍。

特朗普:是的,你們非常善於出口。我們買了很多你們的汽車。

記者:歐洲是否要擔心將會面臨高額關稅,就像您對中國所宣布的那樣?

特朗普:情況會不一樣。我認為,德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一個偉大的製造業國家。如果有人在紐約第五大道上走,就會看到幾乎每座樓前都停著一輛梅賽德斯賓士轎車,不是嗎?事實是,你們對美國非常不公平。在這方面沒有做到互惠互利。你們在德國能看到多少雪佛蘭轎車?不是很多,或許根本沒有,德美貿易是一條單行線。必須進行雙向的貿易。

我想,必須互惠互利才是公平的,你們想一下,我們的逆差每年有8000億歐元,這種局面必須停止。我的內閣團隊裡有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擬任商務部長)。我得說,大多數貿易逆差來自中國,中國是個大問題。

▼特朗普在看狄克曼送給他的禮物:一塊柏林牆的原件。在這塊水泥上有德國前任首相科爾、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和美國前總統喬治布希的簽名。

川普就職前媒體訪談(全文),大談國際局勢:「英國交夠錢了...中國是個大問題。」

記者:您剛才提到了賓士、寶馬甚至大眾,您希望這些企業今後更多地在美國建廠嗎?例如寶馬將於2019年在墨西哥開設一家工廠。

特朗普:我將會對他們說,他們不應該浪費時間和金錢,除非他們想把產品銷往別的國家,那麽在墨西哥建廠就沒有問題了。我喜歡墨西哥,我喜歡墨西哥總統,我喜歡那裡的人民,但我要對寶馬說,如果他們想在墨西哥建廠,把產品賣到美國而不面臨35%的邊境稅,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他們想把那裡生產的汽車銷往全世界,那麽祝他們一切順利。他們可以賣回美國,但對於這樣進入美國的每輛汽車,我們都要征收35%的邊境稅。我要說的是,他們必須在美國建廠生產,這對於他們,對於我們雙方的努力將會好得多。

或許更重要的是,我們將企業所得稅消減四分之三,從35%降低到15%或者20%,最終的數字我們還沒有確定,但是在15%到20%之間。通過趨勢的逆轉,企業將把他們的錢帶回美國。

記者:這樣做會打擊google 這樣的企業嗎?

特朗普:有些人說我們有2.5萬億到3萬億美元的資金在國外,但是我想,總共有5萬億。企業可以不把他們的錢拿回來。但這是我們稅法的一部分,讓稅收回流。

記者:鑒於您對自由貿易的觀點,是否可以說您是一位保守派?

特朗普:我是實用主義者。你們看,我出現在大批群眾面前,在競選總統時我曾經有大規模的群眾集會。當我在黨內初選與傑布·布希(Jeb Bush)競爭時,把他稱為「低能量傑布」(low-energy Jeb),因為他曾經說:「唐納德·特朗普不是保守派。」

當我出現在25000名群眾面前,或者就像在密西根州一樣,那裡的群眾集會足有32000人,我大聲說:「傑布·布希說了,我不是保守派。」群眾的回應是:「誰會關心這個!」然後我說:「你們想要什麼?一位保守派總統,還是一個能夠帶來公平貿易的人?」

傑布·布希曾經說,我不是保守派,因為我不相信自由貿易。我相信自由貿易,我喜歡自由貿易,但必須是明智的貿易,我稱之為公平的。

群眾的回應是:「公平貿易,公平貿易!」對他們來說候選人是哪一派根本無所謂,他們不給候選人貼標簽。也就是說,誰會關心這個?

我是一個保守派,但我真正關切的是,為美國人民談判出公平的貿易條件,使他們能夠找到工作。對於美國人民來說,你是什麼派別根本無所謂,他們想要好的貿易條件。知道嗎?他們想讓工作機會重回美國。

記者:您是否有偶像?是否有英雄人物是您行為處事的榜樣,是否有過去的人物讓您敬仰?

特朗普:嗯,我不喜歡英雄人物,我不喜歡英雄人物的思想,但是人們當然可以尊敬一些人。

我從父親身上學到了很多,他是在紐約布魯克林區和皇後區的建築商。他建造了很多大樓和住宅。我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談判技巧,儘管我同時相信,談判是一項與生俱來的本能。我認為,有人或者有這個能力,或者就根本沒有。有人的水平會提高,但是從根本上講,我認識的那些談判高手、商賈巨頭或者偉大的政治家,在他們身上表現得非常明顯——天生的才能。

我曾經接到過一封信,上面說,您所做的事令人驚訝,因為您從來不是一位政客,卻打敗所有的政客,贏得了大選。他說,那些人曾經計算過:在競選開始三個月後,他們曾經計算過,我只有三個月的政治經驗,而我所面對的17個共和黨黨內競選人,總共有236年的從政經歷。也就是說,我是三個月,他們是236年。

這是封非常有趣的書信,但是我相信,這就有點兒像擊中一個棒球,或者一個優秀的高爾夫球手一樣。對我來說,天分比經驗重要得多,經驗當然是好事:我覺得,經驗豐富是了不起的,但是我從父親身上學到了很多領導才能。


記者:您的「美國優先」政策意味著,您同意讓世界其他地區受損。是這樣嗎?

特朗普:我不想造成世界的分裂,我愛這個世界,我想讓全世界都好,但是我們不能……我的意思是,你們看一下,我的國家正在遭受什麼。我們有20萬億美元的國債,我們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武裝力量疲弱不堪,我們身處沒有任何人能夠結束的戰爭,軍隊已經在阿富汗駐紮了17年,這是我們經歷的時間最長的戰爭。

記者:這個星期關於您與新聞媒體關係的報導說明了什麼?

特朗普:嗯,他們需要正確的人選。你們認識麥克·蓬佩奧(Mike Pompeo),他確實受人尊敬,工作出色,將會成為中情局的局長。我相信,我們已經有了幾個非常好的人選,現在將加入我的內閣。我對新聞媒體非常尊重,但是他們發布了很多謠言,很多「假新聞」,非常多的「假新聞」。

記者:有報導稱,一位前任英國外交官與此事(譯者註:特朗普在莫斯科麗思卡爾頓飯店裡的招妓傳言)有關。您是否認為,英國必須更仔細地審查本國的新聞媒體?

特朗普:嗯,您們應該審查的這個爆料人就是這樣,因為他對我的憑空想象是錯誤的。據說他是由合作起來的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雇用的。即使我也不相信,因為他們沒有合作,他們是分開的,不會雇用同一個人。如果要合作,他們能怎麽辦呢?你們看,整件事就是「假新聞」。因為他通過新聞媒體說,他是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的一個特工。但是他們從未合作。

記者:您認為,隱藏在這一切之後的勢力是什麼?

特朗普:我認為,有可能是新聞媒體,有可能是民主黨人。當我聽說這件事時,就把報紙撕了。如果我在一家酒店裡做了所有這些事情,那就是件大事,我就會出現在《紐約時報》的頭版頭條,不是嗎?完全不是這樣。我不能,我也不想與這些人握手言和。現在,當我聽到了這個無稽之談,根本不會。

這是假新聞,完全是杜撰的,我剛剛收到了一封和我一起去俄羅斯旅行的朋友的郵件。他們都是富翁,那次旅行時和我一起,他們說和我一直在一起,我從來沒有一個人獨處。當時我出去了,我不在酒店裡。我當時去是為組織環球小姐競選活動,起床後,處理好我的事務就離開莫斯科了。即使這個爆料人是個英國人,他也有很多問題。

記者:美國總統這個職位會對您的工作方式產生哪些影響?

特朗普: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變化。我之前過著很舒適的生活,成功、富裕,而現在完全不一樣了。但是我想:如果你是總統,如果你入主白宮,那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地方。你只能在這裡住有限的時間,誰會願意離開這裡呢?歐巴馬總統也不想。他非常和藹可親,是的,他在與我私人會談時非常和藹。但誰會願意離開,到別的什麼地方去度假呢?白宮是非常特別的,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不會經常離開白宮的。我會在白宮裡居住、工作,完成我的任務,誰會喜歡離開白宮呢?

記者:人們說,大衛營非常漂亮。

特朗普:是的,大衛營很有鄉村風格,風景秀麗,讓人愉悅。你們知道多長時間就會讓人喜歡上那裡?大約三十分鐘。

記者:您就職後,是否還會總是發推特?如果是的話,您的賬號是「The Real Donald Trump(真實的特朗普)」、「POTUS(美國總統)」還是「Real POTUS(真實的美國總統)」?

特朗普:我想,,我保留這個賬號。我現在有4600萬關注者,這個數字真的很大,包括了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和Instagram。想到有4600萬關注者,我就更希望這個數字繼續增長,,因為它確實起作用。

至於發推特?我想,我會有所克制,但是媒體對我的報導非常不誠實,因此我通過推特發表自己的見解。現在的限制不是140個字元,而是280個,我可以梆梆梆地敲字,繼續發推特,媒體一旦發出關於我的不實消息,我就可以立刻在推特上回應。今天早上福克斯(Fox)電視臺說,「唐納德·特朗普,我們有突發新聞!」然後我就發了條推特。

記者:你今天早晨發了很多推特嗎?

特朗普:是的,我發了幾條推特。

記者:你是自己發的嗎?

特朗普:我發了關於新聞媒體的推特,因為所有這些都已經證明是假消息。

記者:你是用手機發的嗎?

特朗普:就是這台手機。但是我還有幾台……

記者:但是沒有人知道,是否有別人登錄您的推特賬戶。

特朗普:不,這件事我從來是自己做。我有一兩個人,他們每天負責這個工作。我把想說的口授下來,他們打字。

記者:也就是斯蒂夫·班農(Steve Bannon,特朗普的首席策略師、高級顧問)或者其他人?

特朗普:不,不是斯蒂夫,我還有做這件事的其他人。但推特很有趣的,因為我覺得它非常準確。如果我想公開說些什麼,對報紙說了一些話,而報紙沒有準確地表達出來,這就太糟糕了。

你們可能也不是很反對:如果發推特的話,我對此很小心,文字都非常精確,就像是媒體上的突發新聞一樣字斟句酌。

有趣的是,如果我召開了一次媒體發布會,宣布了一些事情,不會那麽快就達到宣傳效果,或許要到第二天。而且如果我要召開一次新聞發布會,那也有大量的工作。

記者:您的女婿傑里德·卡什諾(Jared Kushner)將會擔任什麼職務?

特朗普:你們知道嗎?傑里德是一個好小伙子,他將促成一份關於以色列的協議,是除此之外任何人不能做到的。他是一個天才,無與倫比。你們知道我說的是什麼?天才,他有著傑出的能力,能夠達成協議,所有人都喜歡他。

記者:您的女兒伊萬卡也會在政府中擔任要職嗎?

特朗普:哦,不是現在。她正要去華盛頓,她正要在那裡買一座房子。但他們有孩子,因此傑里德有些牽掛,就像我們宣布的那樣。沒有薪酬,完全沒有。如果他促成了和平協議,誰會比傑里德更擅長這個事,不是嗎?他天賦異稟。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