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集 / 春運,「搶票」是重頭戲,回顧沒有網站、app和支付寶,肉搏排隊才能回家的那些年。

“搶票難,難於上青天”,這條亙古未變的真理,在今年再次得到驗證。

2017年的春運,將在1月13日正式拉開帷幕,回家過年幾乎是每個在外遊子的共同心願,然而在這個“最難搶票年”裡,這條回家的路卻並不好走。

從早期的排隊“肉搏”買票,到今天的手機APP搶票,中國的春運售票形式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是每每春運大潮來襲的時候,“一票難求”的呼聲還是不絕於耳。

本文來源:網易新聞

編輯:耿旭娜

▲中國的春運,被稱作是地球上最大的人類遷徙,2017年全國春運旅客發送量預計將達到29.78億人次,比上年增長2.2%。多省市、線路的火車票一經發售瞬間即被搶空,人們直呼“一票難求”。2016年12月26日,北京,人們在北京火車站可用支付寶購買車票。視覺中國

▲時間回到沒有互聯網售票的年代,人們想要買一張回家的車票,就只能去火車站或代售點排隊,那時的交通運輸遠不比現在,能夠出售的車票十分有限。1995年,廣州排隊買車票的農民工。張新民/視覺中國

▲2001年2月1日,春運民工潮,民工排隊購票。視覺中國

▲為了有一張回家團圓的火車票,排隊“肉搏”是最常見的搶票方式,售票前十幾個小時便已在火車站等候的現象屢見不鮮。2003年2月8日起,湖南省永州市火車站迎來春運高峰,民警組織外出人員排隊候票。席曉剛/視覺中國

▲2004年1月7日至8日,深圳春運火車票在體育場開售,體育場開設100個窗口,24小時滾動售票。不到2天時間,10萬多張票全部售罄,還有許多人無法買到返鄉的火車票。齊潔爽/視覺中國

▲2005年1月25日晚9點40分,上海虹口體育館火車票大賣場外,買票的民工和回家的人排起了數千米長的隊伍。有人為了不耽誤買票一次買了幾包方便麵,餓了就吃包方便麵,有的還全家輪流換班排隊。張海峰/視覺中國

▲2007年2月7日,一場暴雪突降太原市,通往外地的高速公路全面關閉,在太原站購買車票的人們排成了長龍,一直延伸到站外。鍾清/視覺中國

▲為了能夠在春節這一天闔家歡聚,那些在外打工、學習的人們,承受著搶票過程中無盡的焦慮和等待。2007年3月14日,春運的最後一天,成都火車站還看不出客流減少的意思。站前所有的公告顯示本月去上海、北京、廣州和拉薩等方向的票全部售完,小女孩孫靜的學校已經開學兩週了,她父母等票多日才買到14日晚上的票。邵興/視覺中國

▲2008年1月24日,廣州佛山一位排隊買票的乘客正靠在欄杆上閉眼休息。南方都市報陳志剛/視覺中國

▲2009年1月9日,在浙江紹興火車站,鐵路工作人員用告示牌和擴音器告訴排隊在售票大廳之外的購票者,車票已經賣完了,但買票的隊伍依然很長。王麗紅/視覺中國

▲2009年1月11日,重慶北火車站,兩名沒能買到票的大學生低著頭玩手機,他們說不知道夜晚該在哪過。許康平/視覺中國

▲2009年1月5日下午,在浙江嘉興市體育中心火車票臨時預售處,一位買票的男青年耐不住排隊的乏味,躺在了地上發短信。沈志成/視覺中國


▲2010年的春運,廣鐵集團、成都鐵路局開始試行火車票實名制,為火車票實現互聯網售票打下了基礎。2010年1月20日,杭州火車東站,雖然買票隊伍不長,但想買的票已經賣完了,一名購票者只能無奈的坐在售票點外。駱曉磊/視覺中國

▲2011年1月9日,寧波國際會展中心春運鐵路臨時售票處等候區,保安正在維持排隊秩序。當天中午12:00,2011年春運火車票正式開售。賈東流/視覺中國

▲2011年1月17日清晨,寒潮襲擊杭州,氣溫降到-4℃。在原杭州汽車東站春運火車票大賣場,來自湖南常德的牟師傅和他的兩名工友,裹著棉被在寒風中等待買票。為了一張回家的車票,牟師傅從前一天晚上六點就從下沙趕到這里通宵排隊,連續排了兩天。董旭明攝/視覺中國

▲2011年6月1日,全國所有動車組實行實名制,隨後開通的電話訂票、網絡購票,也要求憑身份證等有效證件購票。2011年1月29日零時許,張先生在瀋陽北站售票大廳內打起太極。為了能夠給兒子買到春節後回青島的返程票,張先生在晚上八點便來到這裡等候,他將在這裡待上14個小時。黑與白/視覺中國

▲2012年春運時,火車票實名制正式全面實施,此舉被認為可以真正的打擊“黃牛黨”,但也因信息核實損失效率而飽受爭議。2012年1月5日,西安城南客運站車站門口,“黃牛”在來回兜售車票。一票販子(右二)將手中的票賣給旅客。華商報董國樑/視覺中國

▲2011年12月24日起全國所有列車開始實行網絡售票,中國互聯網售票時代正式到來。2012年01月8日,春運首日,河北石家莊火車站啟動實名驗票。為了不影響旅客進站上車,站方提前一個多小時就開始對候車旅客進行實名查驗。視覺中國

▲由於實名制的制約以及互聯網售票的便利,曾經遊走在火車站附近的“黃牛黨”有所減少、幾天幾夜排隊買票的現像也有所好轉,但“一票難求”的現象並未有根本性的緩解,仍有不少人願意去火車站購票或是“撿漏”。2012年01月8日,浙江省嘉興市。一農民工由於回家心切、一時沒到返鄉車票,在火車站春運售票處與一保安發生小摩擦。浙江日報 儲永誌/視覺中國

▲2012年1月28日晚,在上海開往鄭州的K152次列車上,一名來自河南漯河的5歲男孩高燒不止,痛苦得哇哇大哭。孩子幾天前就有發燒的症狀,醫生建議觀察治療。無奈春運期間一票難求,父母捨不得讓好不容易才買來的車票作廢,就在醫院開了藥,把孩子帶上回家鄉的火車。白周峰/視覺中國

▲2012年1月29日,貴陽火車站節後返程旅客蜂擁而來,貴陽至杭州、上海、廣州等沿海一帶,一票難求。在貴陽火車站廣場一角,旅客打開行李披背子候票。王平平/視覺中國

▲2013年,由於買票難、12306網站頻現癱瘓等原因,網絡搶票軟件出現,起初這只是一種基於瀏覽器的插件,後因涉及信息洩露及引發不公平現像被叫停。2013年1月25日下午,長沙火車站售票大廳,幸運的旅客買到票後開心地笑了,他們身後的電子顯示屏上,是一片紅紅的“無”字。視覺中國

▲2013年1月26日是春運第一天,記者從衡陽站搭乘廣州-西安的K648次列車前往長沙。老家在西安的小伙陳新濤,提前十多天,跑了三次代售點,結果只買到了無座票。一上車他就搶先“蝸居”在洗臉間裡,一屁股坐在洗漱台上。這趟車停靠衡陽站時,過道裡都站滿了人。東方IC

▲2014年1月15日,西安火車站售票大廳外,21歲的大三學生馮建飛取完車票後在大屏幕前駐足觀看,屏幕上顯示大多數車票為0,能夠順利取到車票讓他覺得非常慶幸。華商報董國樑/視覺中國

▲2014年12月9日,廣州火車站售票大廳,乘客排起長龍購買火車票。當日天氣比較暖和,一男子脫了外套,穿著背心排隊買票,和前後穿秋衣、冬衣的人們,形成“反差”對比。東方IC

▲在近兩年,搶票軟件“捲土重來”,不同於之前的瀏覽器插件,這次的搶票軟件大多以手機APP的形式出現,凡是涉及出行服務的手機軟件,幾乎都開通了搶票服務,也有人質疑“有償搶票”是互聯網黃牛黨。2015年1月18日,廣州火車站售票廳,買票的隊伍已經排到售票廳大門,門口透進的陽光打在一個孩子的臉上,他的媽媽抱著他站在隊伍中,期待能買到回家的票。馬強/視覺中國

▲2016年2月6日,湖北省襄陽市,火車站站前廣場上的旅客人來人往,行色匆匆,一位男子用嘴含著車票趕著乘車回家過年。

▲2016年12月17日,江蘇省南京市火車站售票廳,工作人員在窗口內售票,窗口外擠滿了排隊購票的人。蘇陽/ 東方IC

2017年春運火車票開始發售之時,就有報導指出:今年或將成為“最難搶票年”。

從排隊“肉搏”買票,到互聯網售票,再到手機APP搶票,中國的春運售票形式有了極大的變化,但“一票難求”現象似乎並未因此發生大幅度改善。

2017年的春運即將開始,你買到回家的票了麼?

推薦閱讀:

>2017中國春運大數據:運送29.78億人次,北上廣深佔61%,人均耗時15.36小時。



同類文章:

資訊就是人民幣!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