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戰中國互聯網,過去是「得屌絲者得天下」,如今得更重視「女性」的力量。

下圖的主角是趙薇,她不只是大明星,還是中國人盡皆知的女富豪,人脈關係硬得不得了;近日傳出她和老公的總資產近60億人民幣。

小燕子的鉅額財富不是拍戲賺來的,她是娛樂圈的巴菲特,商業眼光、投資能力、巨頭交際圈都很出名;左邊那看似不起眼的男人正是馬雲,馬先生和趙薇是麻吉。

本文來源:虎嗅網、鳳毛麟角(微信id:fengmaolj)

作者:毛琳Michael、黃維倩、金夢、張粵

2017年1月6日,京北投資羅明雄在峰會上發言表示:「女CEO一般不投,也不投企業全是女高管的男CEO。」

一時間輿論嘩然,有人說膽大耿直、女性創業者真心有局限性,有人說性別歧視,有人說直男癌,有人表示不需要這樣的投資人……

儘管創業並不天然讓女性走開,但在男權社會裡女性仍然面臨來自社會的諸多不公。對此,商界女性們早有抗議。

Facebook首席運營官謝麗爾·桑德伯格,在著作《挺身而進》中說:世界仍然由男性在掌控,當要對這個世界做出真正有影響力的決策時,女性的聲音並沒有得到平等的對待。

主要表現為:

在195位國家首腦裡,只有17位是女性;

財富500強的首席執行官裡僅有4%是女性;

在美國,企業主管人員和董事會中女性分別約占14%和17%,十多年來這個比例都沒有什麼變化;

對有色人種來說,這種差距更懸殊,女性僅占企業高管的4%、董事會席位的3%、議會席位的5%;

在中國主要的上市公司裡,企業董事會中的女性占8.5%,而擔任董事會主席的女性不到4%。

不過,事情在這些年、尤其是網路創新與消費崛起的年代,還是有了一些變化:

中國女性企業家不得了,信息產業更讓女性價值實現更多元。

《2016胡潤女富豪榜》的數據顯示,全球十億美元以上最成功的女企業家中,中國女性占據了60%的比例,中國女企業家創造的財富,約占男企業家創造財富的1/4,為全球最高。

網路的發展帶動中國的女性企業家的崛起,除了董明珠、陳麗華、楊惠妍、吳亞軍、周晏齊、張欣、楊瀾等在傳統領域的卓越女性企業家外,網路領域湧現出越來越多的女性領導者:

彭蕾:阿里人才官和螞蟻金服董事長,被稱為全世界網路公司中最重要的三位女性高管之一(另外兩位是Facebook首席運營官桑德伯格、雅虎CEO梅耶爾)

孫潔:攜程CEO ,接棒梁建章負責攜程集團整體戰略,中國網路上市公司第一位女CEO;

柳青:滴滴出行總裁,英國《金融時報》2016年「全球年度女性」的唯一企業界入選人士;

海購品類中網易考拉CEO王蕾、達令CEO齊燕、小紅書聯合創始人瞿芳都是女性…..

此外還有王樹彤(敦煌網創始人)、王利芬(優米網創始人)、徐新(今日資本創始人)、任曉倩(魔漫相機創始人)、劉楠(蜜芽寶貝創始人)、瞿芳(小紅書聯合創始人)、柳甄(前Uber中國唯一的副總裁,已加盟今日頭條)、劉偉(巨人董事及總裁)、陳傑(360首席運營官)、李昕晢(百度CFO)、王湘君(愛奇藝首席營銷官)、謝旭(In APP創始人)、李黎(網易傳媒CEO)、胡瑋煒(摩拜單車創始人)……

誠然,這看起來似乎是筆者的「孕婦效應」,然而網路的發展和平權運動的發展的確為中國女性提供了更廣闊的發展空間,贏得了更多的話語權。


在過去以第一、第二產業為主導的時代,女性要比男性更「男性」,甚至成為「無性別」的存在才有可能登上事業的巔峰,所以才成就了「寸草不生」鐵娘子董明珠,才有了把自己做成「華為女皇」的孫亞芳,為了工作她們犧牲了太多家庭利益。

第四產業信息產業的崛起為女性提供了新的發展機遇,也讓女性選擇自我價值實現的路徑更多元。

所以我們能看到papi醬靠吐槽成了明星,張大奕靠圖片、淘寶店鋪一年賺了三億人民幣,所以我們能看到七哥張琪格靠舞姿在鬥魚年薪百萬,所以我們能看到Miss靠玩遊戲也能獲得一年3000萬的身價,所以我們能看到突破次元壁的二次元少女圈9能以4.5億人氣在三次元的舞臺上問鼎2016年快女冠軍……

在網路的背景下,女性的特質得以最大程度的發揮,女性不再依賴於「無性別」的個性壓抑,反而通過解放性別,發揮性別優勢可以獲得更大的發展,比如當支付寶「白領日記」負面事件發生後,作為女性CEO彭蕾的真誠道歉迅速獲得了網友的諒解。

《財富》雜誌觀察到一個更為普遍的跨行業現象:18年前開始評選最有影響力的商界女性時,500強中只有兩家由女性執掌,而2016年共有21家公司的CEO是女性,這背後還有更多的大公司選擇把自己最大的業務線交給女人,因此女性的崛起只是時間問題。

正如智利女作家伊莎貝爾•阿連德所說:「男人需要盡其所能,而女人就是要盡男人所不能。」

消費年代,企業首先要取悅的是女性

在商業談判中有一個Keyman,找到並搞定他就意味著踏上成功之路。在經濟消費上同樣也有這樣的Keyman ,那就是廣大的女性用戶。

4/2/1的家庭結構中女性成為家庭中掌管一家老小花費的主要決策者,同時無論是年輕的單身還是進入婚姻的女性,他們的消費意願以及可被激發的沖動消費可能性都遠遠大於男性。因此精明的猶太人說,女人的錢最好賺,因為女人對「美」有著天性的追求。《經濟學人》還發明出了新的辭彙「她經濟」來闡述女性對商業消費的重要程度。

經濟學人智庫(EIU)發布的《崛起中的亞洲女性網購力量》顯示,一個家庭80%的消費決策都是女性做出的。女性在服飾(88%)、化妝品(88%)、家居(85%)、食品百貨(85%)、母嬰(69%)、家居(85%)、旅行(84%)、電子產品(81%)等類別的預算上擁有強大的影響力;除此之外,女性在購房方面有90%以上的決策權;在銀行開戶、保險、家庭裝修等方面有80%以上的決策權;在家庭買車等方面有60%以上的決策權;在采購電子產品等方面同樣擁有50%以上的決策權……

阿里巴巴的數據顯示,在線電商銷售額的70%由女性貢獻。

所以,一定程度上說,取悅女性消費者就基本把控了消費行業。

在網路人口紅利消失的當下,屌絲經濟失去了忽悠VC的可能性,消費升級成為趨勢,消費升級靠中產,而中產女性有經濟基礎也比男性更願意進行升級消費,同時還握有家庭經濟決策的主動權。 

女性的朋友圈有多重要:女性話題易刷屏,女性亦是娛樂風向標

在長期以第一、二產業為主的社會中,女性一直處於弱勢地位,社會不平等導致女性的權利一直得不到主張,這與社會觀念和經濟發展有著重要的關係。但經濟發達促使社會開放和意識形態的變化,進而催生了女性自我意識的覺醒,平權運動應運而生。

平權女性迫切的需要改變女性不平等的社會現狀,所以我們能看到極具「張力」用力過猛的社會女性引領女性的話題,比如「毒舌」號稱的金星,比如「在2015年鳳凰男事件」中發出「上海姑娘,不是去逃飯而是去逃命」的陳嵐女士,比如一直樹立男性全部是渣男、這個社會和社會男性對我們女性抱有深深惡意形象的咪蒙……

但正是這樣用力過猛、矯枉過正的方式卻更能激發部分想要達成平權的女性心聲,一時間受到格外的追捧和喜愛。

而這樣的內容本身也極具話題性,所以總能激發正面或負面的討論,引領輿論風向標,所以中文系研究生畢業、在南都擔任12年首席編輯的咪蒙在微信中把自己定位成一個二三線城市被婚姻鎖住未來、不安感極強的少女,因為這樣最能吸引人。

另一方面,女性天生的感性和分享意識決定了女性一直都是願意分享和社交的易感人群,進而可以影響到其他的女性以及男性友人,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社交媒體一直是女性的陣地,無論是微博話題的討論者還是微信話題的種子分享用戶都是以女性為主,也正是女性的分享意願造就了諸如鹿晗、吳亦凡、楊洋、王凱、tfboys在內的多款小鮮肉,造就了新世相、咪蒙、胡辛束、日食記等一批廣受追捧的微信公眾號。


女性是社會輿論話題的風向標,特別是情感、性和生活話題。

哈佛大學學者克拉耶•皮斯科爾斯基調研發現,人們在社交網路上瀏覽的照片有三分之二都是女性照片。「男性最喜歡瀏覽他們不認識的女性的照片,其次是他們認識的女性的照片。而女性喜歡瀏覽他們認識的其他女性的照片。」

龐大的圍觀需求,激發了女性更願分享的動力。

女性充斥著社交網路等輿論陣地,國外,全球最大社交網路Facebook早已被女性攻陷,美國女網民使用Facebook的占比,比男性高出整整10個百分點;女性在Facebook上的好友普遍比男性多出8%,pinterest也有超過70%用戶是女性。

中國國內,67%的微博用戶是女性用戶,微博裡80%以上的內容,都是女性消費者感興趣的娛樂、情感、星座等話題。美圖女性用戶比例為70%,且超過60%為90後;圖片社交in女性用戶占比92.1%;nice的女性用戶占比70%。

與此同時,女性也改變著娛樂的風向標。

以微信公眾號為例,新世相60%~70%的用戶為女性;咪蒙的粉絲中約85%為23~28歲的年輕女性。

以娛樂明星為例,鹿晗95%的微博粉絲為女性,基本上每條微博的轉發數大都在50萬以上,均以女性為主;王俊凱微博90%用戶為女性。

以影視劇為例,賺得無數迷妹的南韓電視劇《太陽的後羿》、《鬼怪》、《藍色大海的傳說》無一不是女性視角的電視劇,國內的《甄嬛傳》、《何以笙簫默》《克拉戀人》、《太子妃》也都是女性視角吸引女粉絲目標受眾的電視劇。

監制甘薇表示《太子妃》女性觀眾占據76.5%,而女性對於男性演員的偏好也造成了現在韓劇和國內偶像劇的小鮮肉泛濫而man大叔失寵的現狀,並且還在加劇電影、電視劇產業的男性外貌更加的「鮮」和「偽」。

所以說,女性充斥著整個網路的輿論環境,也霸占了大半個娛樂化產業。從某種意義上說,攻占女性的朋友圈和微博就掌握了社交媒體輿論,攻占了具有話語權的女性的思維高地就攻占了世界。

隨著平權運動的進一步發展,隨著社會經濟的不斷增長,女性的意識覺醒以及在社會中的地位會越來越得以加強,這勢必導致女性的輿論引導性和決策力會更迅速的得以加強,現在已經有人在討論20年後中國將回到母系社會的話題了。

結語

有三個歷史人物對女性分別抱有不同的看法,17世紀的劇作家莎士比亞曾說:「女人啊,你的名字是弱者」;18世紀的軍事家拿破崙曾經說過:「男人靠征服世界來征服女人,女人靠征服男人來征服世界」;而同樣在18世紀的哲學家盧梭說:「世界就是一本女人的書。」

隨著網路帶來的經濟發展,盧梭所說的似乎正在變為現實,女性在經濟發展中占據越來越重要的地位,無論是在國際政局上的話語權,還是在企業決策中的決策力,疑惑是在社會輿論的決定性,或是在對消費、娛樂的深度影響上,女性都正在逐步取代男性成為最主要的決策者和領導者。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