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瘋傳的中國自媒體天王羅振宇跨年演說完整版:2017年小心這5隻黑天鵝(附部分影片)。

兩岸瘋傳的中國自媒體天王羅振宇跨年演說完整版:2017年小心這5隻黑天鵝(附部分影片)。

綠色文字為【微信上的中國】補充:

羅振宇,中國著名網路「脫口秀」【羅輯思維】主持人。

【羅輯思維】已經是一個品牌,其組成結構除了脫口秀影片之外,還有文章、會員(知識型社群),以及衍生的多種商品銷售;影響力擴及兩岸,台灣也有很多粉絲。

【羅輯思維】探討的層面相當廣泛,經濟、公關、營銷、歷史、趨勢、社會民生、中國的、國外的,無一不談;乍看這些範圍都是生冷不好啃的材料,但羅振宇卻能以一張顏值不高的胖臉,單憑口才和內容,讓無數粉絲乖乖地看著他說話數十分鐘到一小時,看完後還回味再三形成社群談資。

所以探討中國自媒體、微商、網紅經濟等新興商業模式,【羅輯思維】都是繞不過去的重要指標,而羅振宇本人是自媒體天王無誤。

以下文章是羅振宇在深圳登場的2016年終演說(大陸很多網紅都會有這類活動,這種綿密的品牌操作真的厲害),長達四個小時;演說內容這兩天火速瘋傳,包括大陸和台灣。

如果你不曾聽聞羅輯思維,可以從這一篇爆紅文開始(文章很長就是了)。

文末附上部份精彩內容影片。

兩岸瘋傳的中國自媒體天王羅振宇跨年演說完整版:2017年小心這5隻黑天鵝(附部分影片)。

本文來源:騰訊科技

2016年的最後一天,羅振宇「時間的朋友」跨年演講在深圳灣春繭體育場如約舉行。在長達四小時的演講中,他以2016年的「五隻黑天鵝」為主線,對過去一年的趨勢和變化進行了復盤。

而就在演講開始的五天前,騰訊科技·企鵝智酷聯合李開復、徐小平、余承東、程維等 63 位互聯網科技行業領袖,攜手羅輯思維發布了8萬字的《分水嶺大時代——中國互聯網趨勢預測白皮書》,並在 「得到」 App 上獨家發售,不到一周銷量即突破了6萬份。

在當晚的跨年演講上,羅振宇也將這份企鵝智酷年度白皮書作為重要參考,多次提及和引用:

1) 企鵝智酷和我們發布了一個報告叫「分水嶺」,分明知道在這道河、這道山的那邊有一個全新的世界,你不知道它什麼樣子,大事即將發生。

2016年大公司的優勢已經牢不可破,越來越鞏固,現在阿里、騰訊這樣的巨無霸多賺錢啊,2016年的三季度,阿里每天掙3.7億,騰訊一天掙4.4億。也就是說,王健林在午夜12點說先掙一個億,天還沒亮,馬化騰掙完了,就是這麼大的優勢。

我們現在假設自己幹,怎麼辦?最現實的處境就是流量沒有了,剛才我們講整個移動互聯網的增量結束了,非常痛苦。原因很簡單,就這麼多人,每個人手裡就一個手機,手機的第一屏就能夠安裝那麼多應用,連接那麼大的市場機會就這麼一點點。

每個人都缺流量,一個人只有24小時,每天只有那麼一點時間可以通過手機或者其他互聯網的工具去關注其他的世界,時間是一個固定的池子,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我發現我抓住了2016年的第一隻黑天鵝,時間是一個戰場。

2)莫博士說據觀察絕大部分的用戶一個月不會下載一款應用。我們所有的產業都在和首屏的微信、微博、今日頭條等等超級應用去競爭,企鵝智酷的數據告訴我們,2016年的6月,微信公眾號已經達到了2000萬個。就是這麼殘酷的一個戰場,所以任何一個人想通過做內容,想通過秀自己,再來一次天下皆知的奇跡,這件事情不是越來越容易,而是越來越難。

基於此,在演講中,羅振宇總結了他發現的2016年浮現的「五隻黑天鵝」,分別是:

1)時間戰場

2016最重要的不可逆變化,就是互聯網人口紅利結束了。大公司的優勢越來越鞏固。創業市場上流行著一種「代孕生意」。流量的獲取越來越難,時間會成為商業的終極戰場。

2)消費升級

未來商業有兩個流派:一個是讓他上癮,拖住他的時間;一個是提供服務,優化他的時間。所有的產業都必須向服務業無限接近。在這個領域,將來會誕生很多偉大的公司。

3)智能革命

人工智能是下一個主戰場。誰的數據更多,更精準,誰的技術怪獸就會被餵養得更強。人工智能不是人的延伸,它是人的替代。

4)認知迭代

2016年,有一種氣氛在彌漫,叫事情正在起變化。面對這個全新的龐然大物,你有兩個選擇:交越來越貴的「共識稅」,或者打越來越殘酷的「認知戰」。

5)後真相

後真相的意思,不是沒有真相,而是對這個世界來說,情緒的影響力已經超過了事實。過去謠言泛濫,是因為信息太少了。而後真相時代,是因為真相太貴了。

兩岸瘋傳的中國自媒體天王羅振宇跨年演說完整版:2017年小心這5隻黑天鵝(附部分影片)。

以下為騰訊科技整理的羅振宇演講全文:

大家好,各位時間的朋友,歡迎來到由深圳衛視直播的《時間的朋友跨年演講》,這是倒數第19場。

2016年有所謂的三大黑天鵝事件,首先3月15號AlphaGo擊敗了人類最聰明的棋手李世石;6月24號英國舉行全面公投,決定脫出歐盟,很多人完全沒有料到;11月9號一個誰都不會相信他當選的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

接下來的3個多小時我們有一個任務,認出那些正在起飛的黑天鵝。當黑天鵝起飛的時候,所有的戰場的格局、地形、河流、山川全部發生變化。

第一部分:時間戰場

我們今天給大家提供的第一個答案是,有一個戰場全新的戰場,正在擺開,叫時間戰場。

有一些趨勢它雖然微小,但是堅定,不斷往前走,它不可逆。就像中國的城市化、中國的老年化、科技的進步都是微小的趨勢。短時間看也許你會失望,但是只要累計出一個時間,你會大驚失色,這就是小趨勢的力量。

2016最可怕的小趨勢力量是互聯網人口紅利結束了。最新公布的數據是這樣,微信的日活用戶已經突破了7.8億,中國才多少人?

企鵝智酷和我們發布了一個報告叫分水嶺,分明知道在這道河的那邊,這道山的那邊有一個全新的世界,你不知道它什麼樣子,大事即將發生。發生了什麼大事呢?

我的觀察2016年大公司的優勢已經牢不可破,越來越鞏固,現在阿里、騰訊這樣的巨無霸多賺錢啊,2016年的三季度,阿里每天掙3.7億,騰訊一天掙4.4億。也就是說,王健林在午夜12點和馬化騰說你先掙一個億,天還沒亮,馬化騰掙完了,就這麼大的優勢。

2015年,整個中國的線上電子商務交易3.8萬億,阿里一家占了3萬億,前不久我在杭州見到馬雲,他說今年還不錯,3.7萬億,人家漲得就這麼快。有人算了一張帳,BAT用整個互聯網從業人員,大概500萬的人數,當中的3%的勞力力,創造了這個行當近乎一半的產值。那就奇怪了,剩下97%的人在幹什麼?他們平均一年產生的財富還不到他們城市的平均水平。互聯網人可憐,在拉後腿。

2016年排名前50的APP,BAT三家占56%,排名前10的APP,手機上的應用有9個是他們BAT的,人家就是這麼大的優勢。所以,去年我在中關村創業大街可以看到年輕人滿懷夢想說我要顛覆BAT,今年再也沒聽到。BAT是人類商業文明的一層,這一層會固化,我們創業者唯一可以做的是在下一層和他們博弈,占他們的便宜。

很多人不太明白那些大公司,那些巨無霸,那些巨頭們怎麼想的,今天就泄個密,巨頭們他們怎麼想的。我想到一個比方,巨頭們的世界觀是古埃及的世界觀,此話怎講?各位有到埃及旅遊過的嗎?古埃及人特別怪,導遊說,我帶你參觀的所有景點都是為他們死後建築的,他們覺得現世不重要,未來才重要,這就是BAT這些巨頭的想法。我們創業者害怕什麼?沒有現在。巨頭們害怕什麼?沒有未來,這就是我們占他們便宜的機會。

很多人已經明白了,與其和BAT這樣的公司或者他們的產品去博弈,還不如去跟他們的投資部門死磕。2016年中國的創業市場上,我覺得有一種生意叫「代孕生意」,我就做一個項目,這個項目看起來很有前途,我就瞄著你BAT的需求去做,我就不信有一天我做出一點點苗頭,你會不收購我,或者不投資我,讓我認到這個幹爸爸。

這是一個真實的情景,過去幾年江湖上所有的創業者已經基本上分成了這樣的門派,其中阿里和騰訊這樣的門派是最大的。也就是說現在市場上的創業者兩個選擇,要麼姓馬要麼姓馬。我們做了非常痛苦的工作,把他們的勢力圈出來,當然這是自我安慰,我們不可能為了阿里和騰訊去創業。

最現實的處境就是流量沒有了,剛才我們講整個移動互聯網的增量結束了,非常痛苦。2016有一些有識之士就開始提出一些全新的概念,比如說王興,他提出下半場,他說上半場靠用戶紅利,現在下半場的特點是要靠精耕細作,深挖用戶價值。

投資人李峰今年講了這樣一段話,說創業者過去太習慣找進水龍頭,現在我們要關注找出水龍頭。過去水流是不進的,現在這僅有的一缸水,關死出水龍頭,找到我們能掙到的每一毛錢,這意味著很多東西,意味著錢不能亂花,意味著用各種各樣的辦法試圖把新用戶先弄進來再說,意味著我們老的手藝都沒用,意味著我們新的手藝誰都不會,這就是這個市場的現狀。把每一個棗核撿起來,吃乾淨,這是2016創業者必須要做的事情。


我們本次演講的策劃人給了我一個特別好的意向,他說過去的創業者爭的是什麼?是市場份額,我們假設市場有多大,窮盡我們的所能找我們的用戶,但是現在不是了,用戶沒有了,就這些,你要爭的是下一個份額,叫錢包份額。一個人來了,按住,放血,在他的兜裡掏出更多的錢,占住他錢包更大比例的份額這是我們下一代商人的思維模式。

2016年我們發現,一個人只有24小時,每天只有那麼一點時間可以通過手機或者其他互聯網的工具去關注其他的世界,時間是一個固定的池子,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我發現我抓住了2016年的第一隻黑天鵝,時間是一個戰場。

美國人也有類似的體會,美國科技界有一個著名的評論人莫博士,他說據我的觀察絕大部分的用戶一個月不會下載一款應用的,就在我寫這篇文章剛剛卸載了我手機裡面一半應用,因為我發現即使下載了也不用。

我們所有的產業都在和首屏的微信、微博、今日頭條等等超級應用去競爭,企鵝智酷的數據告訴我們,2016年的6月,微信公眾號已經達到了2000萬個,我知道現在這個數字遠遠不只。就這麼殘酷的一個戰場,所以任何一個人想通過做內容,想通過秀自己,再來一次天下皆知的奇跡,這件事情不是越來越容易而是越來越難。

移動互聯網來臨的時候,許下給我們一個假象,好像世界無窮大,幾年運行下來就這麼大點。成為我們觀察下一個階段商業的全新的角度,首先時間會變成終極戰場。什麼意思?就是所有的行業不管是電影、遊戲、休閒、度假,還是什麼直播、短影片,不要以為還有什麼行業的壁壘,每一個行業都是在這個時間戰場當中要自己的一杯羹。現在所有的新興產業,本質上就是既要你的錢,還要你的命。什麼意思?還要獲取你生命當中的一段時間。

一個咖啡館和一個出版社、一個度假酒店和一個遊戲,本質上他們都是競爭對手。有人說,所有爭奪時間的企業都是我的競爭對手,遊戲業大佬也講過這樣一句話,我們遊戲行業互相之間的競爭,那算什麼競爭,我們要搶的是體育業和娛樂業的生意。這場競爭圍繞時間,或者圍繞你手機的第一屏正在展開。

2016年張小龍微信大產品經理,他說微信有一個基本價值觀,一個好產品是用完就走,不要拉住用戶的時間。好像和我們今天的判斷完全相反,今年我們公司發生過一幕,我們的產品經理和我們討論的時候,張小龍說不要牽住用戶的時間,用完就走,我說呸,微信是用不完的,你怎麼能相信張小龍的話呢?只要你不是微信,你在這個市場上有什麼資格那麼傲驕,明白了這一點你就會明白馬雲的焦慮。

未來,在時間這個戰場上,有兩門生意會特別值錢。第一,就是幫別人省時間,第二,就是幫別人把省下來的時間浪費在那些美好的事物上。看完了這些美好的事物,這都是值得花時間的。

第二部分:服務升級

下面我們來抓第二隻黑天鵝,服務升級,怎樣去幫助人雕刻他的時間?世界上美好的東西實在太多了,他們都在找我們要時間。所以剛才我們講時間是戰場,時間也是貨幣。而且這樣的貨幣真的是一分一秒也多不出來。

商業的本質是什麼?商業的本質不是由我們這些創業者,或者買賣人決定的。商業的本質是我們這些人和我們的用戶在反復互動中生成的一個現象。當我們的用戶已經變成了被時間雕塑的物種的時候,我們的商業在發生什麼樣的變化?我這不是說什麼心靈雞湯,我說的是真實商業環境。你的用戶沒有時間了,用戶在選擇你產品的時候面對巨大的痛苦,他認可你,他有錢,願意被說服,但是就是沒有時間給你。這是很多商家面對的最大最大的困惑。

現在商業界摸索出來的辦法無非是兩類,第一叫讓他上癮,拖出他的時間,第二提供更優質的服務優化他的時間。我們先來看讓人上癮的這一派很有意思,這是拉斯維加斯賭場,賭場的老板算是把這一套玩的滾瓜爛熟,你一旦進入賭場是每年窗戶的,看不見外面是天黑還是天明,你就在裡面賭,需要知道什麼時間?賭場會不斷往裡面送氧氣,讓氧含量達到30%或者更高,讓你永遠精神抖擻在裡面賭,如果你賭輸了,賭場的服務生會給你提供一些飲料,讓你抖擻精神,重新再戰。賭場你進去的時候,服務生會把你的錢換成籌碼。這些目的只有一個,拖住你的時間,讓你上癮。

運用這派思路的人不僅僅是賭場,政府也在運用這件事,美國有一個詞叫做助推。什麼意思?就是從設計一份讓你填的表格開始,設計一個小便池開始,設計一個自助餐廳的擺位開始,不強迫你的情況下讓你按照我的意志行動,拖住你的時間讓你上癮。當然了,在這方面玩的最高明的應該算是遊戲界的朋友,魔獸世界僅僅一款遊戲耗掉了全世界人民593萬年,593萬年前人類都沒有誕生。當然這是前幾年的數字,當然現在的數字還要大得多,這就是遊戲業的本事。他們一個內在的傳統就是想辦法搞清楚什麼樣的機制,什麼樣的手段會讓我的用戶上癮。

任天堂常年的掌門人山內溥老先生提出了四個詞,「收集、育成、追加和交換」。大陸的著名創業者史玉柱也提出了四個詞,榮耀、目標、互動和驚喜。我請教了我在混沌創業營的同學,他給了我一張密密麻麻的清單,說這都是我們玩的。當然我也不是很搞得懂,其中有一個詞叫做隨機獎勵。這個是什麼意思?遊戲業的人發現,當給你的好處比如說掉個分,漲個血這種獎勵是隨機的,是沒有規律的時候,是最容易拉住你的時間和注意力的。

這個大家都有體會,你發了一條微信朋友圈,你就會等著看誰來點讚。看誰來評論,關了機一會點亮,怎麼才5個人,你心裡會想,那個誰怎麼來不評論,是不是在洗澡?洗完澡會不會來?為什麼只點讚不發評論?就是這種隨機到來的獎勵,足以讓我們每天幾十次、上百次點亮手機的螢幕,回到朋友圈,回到各個群裡面看他們對我行為的反應。萬維剛,精英日喀這個專欄裡面我看到朋友講了這麼一句話,「不確定的失去讓人感覺恐懼,不確定的得到讓人興奮」。 各位,不要覺得你所有的行為是你自己決定的,自由意志這件事情正在變得極其的可疑。

我們假設剛不了多久人工智能發達了,人工智能給你提一個建議,你真以為躲得過去嗎?即使他害你,因為他掌握你那麼多大數據,他知道你什麼時候意志最軟弱,聽得進去話,它了解你。然後它給你一個建議,好像是你選擇的,你采納了,但是實際上是運算的結果呈隱性設計,我不知道倫理上怎麼評價。但是在時間戰場擺開之後,這是創業者必須要採用的。

其實我們身邊就有這樣的項目,除了遊戲之外,大家都知道,這種行為設計學正在成為幾乎所有創業者要去學習精研的項目。比如說今日頭條幾億用戶,每天幾千萬人在上面花一個半小時以上的時間,靠的是什麼?就是不斷的,你喜歡什麼就給你更多,通過一整套算法拖住你的注意力。

當然有人會批評今日頭條,說這是毒品,讓人上癮。但是張一鳴回答的很好,說你們覺得精英覺得世界真相是怎麼樣的?但是多數精英以為自己堅持的就是對的,你覺得那個東西不好,你們說的算嗎?

其實絕大多數人,包括精英在內,你們根本就不知道世界的真相。我只不過是用我的技術再現了世界的真相而已。醜陋、低俗本來就是世界的真相,我只是提供了技術的工具,技術本身是沒有價值觀的。我並不是媒體,我只是一個技術型的公司。這是張一鳴對自己的辯護,這個說得過去。


Facebook的創始人佐伯格說過一句話,他說我不想阻止用戶分享意見,也不想成為真理的仲裁者。我就是一個造飛機的,我是在互聯網時代造高速飛機的,我們不是航空公司。賣什麼票,什麼價格,把用戶送到哪,我管那些?我就是一個技術派。技術沒有正邪之分,我只是用技術把世界本來的真相呈現出來,如果你覺得很醜惡,那是你們自己人性當中的一部分被顯露出來,本來就很醜惡而已。

聽完了這一派辯護,我們要回到這枚硬幣的另外一邊。真的是這樣嗎?有這麼一句話,技術當然沒有價值觀。但是技術可以做到一個價值觀,這個世界其實道理不是一邊說了就算了,也無數種獨立的價值在我們人生中都會起作用。就像我們會同時承受父愛和母愛,就像我們的價值觀當中同時會追求自由派和保守派,就像我們的天性當中,既要追逐舒適又要追逐刺激,這是一樣一樣的東西。

所以,在剛才我們說的呈隱性設計謀奪你的時間的同時,還有另外一種商業價值,我堅信它在這個世界上存在,就是給你有價值的東西。這好像是一句片湯話,一句政治正確的話,但是我覺得這句話的價值會放得越來越大。

就像很多媒體要追逐用戶,要看真正?小鮮肉,歌舞,跨年我可以給你,有。但是我特別得表演我們今年的合作者深圳衛視。他們就做得有志者,跟我來這麼一個定位。他們就是為創業者服務的。我幹了十年電視行業,我知道提出這樣的口號有多大的勇氣,因為他選擇不再迎合任何人,我選擇一個價值我去提倡,「有志者,可以跟我來」。

正是因為這樣的機緣,羅輯思維我們的跨年演講時間的朋友,我做出規劃我說可能我們做到第五年的時候會有省級衛視直播我們的演講,但是第二年我們就做到了。因為總有一些人會看向公眾自以為是的需求的反方向,叫做價值。商業在這個側面上一定大有可為。我們把這個方向稱之為叫做更有價值的服務。什麼叫做更有價值的服務?本質上就是帶你去你不知道的地方。

知道和不知道這件事情其實沒有看起來那麼簡單。2016年我看過這麼一句雞湯,所謂成功的人生只有一種,就是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渡過一生。這句話多麼的正確?但是,你轉念一想,我們真的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嗎?我們難道不是又想功成名就,又想家財萬貫,又想獲得別人的尊重,而且還有自己的隱私嗎?我們其實什麼都想要,捫心自問,午夜夢回的時候,你問問自己我們什麼都想要,答案是不一定的。你不知道自己知道什麼的,你也不知道自己知道什麼。這種狀況在我們腦子裡面一片混沌。有人就問過我,羅胖兒,你如果將來特別有錢你會幹什麼,有錢到怎麼花都花不掉。

我當時就想到一個場景,我說我每天會睡到自然醒,絕對不會在6點20發一個語音,再也不幹那個苦事了,睡到自然醒,吃喝玩樂到中午,我再睡一個午覺,然後醒了,然後幹什麼?我說這樣,我不是很有錢嗎?我就會住在很好的度假聖地,然後我就會雇一堆人幫我幹一件事,比如說混沌研習社的李善勇(音),給你一個億幫我組織一門課。這門課幫我搞清楚一個領域的知識,我一個葛優躺在那,你講給我聽,三個小時幫我把會計這件事搞清楚。我給你一個億,反正我有的是錢,然後身邊可以擱一些沙發,我的朋友可以請他來聽。

這就是我曾經做的白日夢,我突然發現,我即使縱容自己到節點,窮奢極欲到極點,我發現我最感興趣的還是我不知道的東西。

每個人的生命當中,或者一定有人是這麼想的。你會面對未來世界充滿了好奇。有一次我把這個夢想講給我們公司CEO說的時候,他說這不就是你現在做的事情嗎?做個廣告,得到。這些老師不斷把這些知識講給我聽,我覺得很有價值。人類當中總有這麼一群人,他不確定自己知道什麼,他想要更好的東西。是什麼呢?你告訴我,我不知道。

我們來看一個人,叫做喬布斯。他離開我們已經五年了。至今我們懷念他。可是捫心自問,我們懷念他什麼呢?我們有一種受虐的情節,我們懷念他對我們的粗暴,他公然說,消費者不知道自己要什麼,我們做出來了,拿給他看,他們就知道他們要什麼了。太不尊重我們的需求了。但是在喬布斯身上我們感知到了一種東西,這個東西我說出來大家可能會不承認,但是我心裡有。在喬布斯身上我感知到了一種叫做父愛的東西,他站得高,像山一樣高,看到了遠方,他知道什麼東西好,然後他一轉頭對我說,孩子把你手中的破玩意丟了,爹告訴你什麼是好東西。

這個世界在呼喚這種粗暴的態度。我們生命當中經常有這樣的時刻。比如說我們一幫人呼朋喚友出去吃飯,最討厭的人是誰?是那種說隨便去哪吃,你說的那種人。我們這個時候最喜歡的朋友是什麼?是說羅胖兒,我最近知道有一個飯館特別好,我包你好吃,跟我來。然後給你講一大堆它的好處,信與不信你都會心悅誠服像一只小狗一樣跟著他去了。

我們在很多時候我不需要你尊重我的需求,你告訴我一個需求就好了。有一次,我請客吃飯。我就是因為實在太忙了,不知道有什麼好館子,我問和菜頭打了一個電話。和菜頭說問了我就不許換了,去潮汕牛肉火鍋,北京我吃了十幾家,有一家最好,現在我告訴你地址。進去之後直接報我的名字,老板上什麼你吃什麼,他給你的紙條上寫涮肉的時間,寫四秒,你絕對不要給我涮五秒,醬料池那有很多種,你只許用一種,就是醬油加一點辣椒圈,絕對不可以用麻醬,我愛死他了,對我再粗暴一點好不好。

有一次我遇到張一鳴,我說你所踐行的叫做母愛邏輯,孩子,要什麼,媽給你更多,慣得你沒樣兒。但是我總覺得我的商業生涯要走在這個邏輯的反面,走在父愛邏輯裡。首先我得知道什麼是好東西,我也許態度很粗暴,冷峻的跟我用戶說,來這個是好東西。我把它稱之為叫做父愛算法。在這個算法世界當中一定有它的一席之地,最好的服務是給你還不知道的好東西。

這是下一個消費升級的方向,過去30多年,中國所有的企業,我們所熟悉的前提是什麼?是匱乏。所以,我們假定企業只要幹好三件事就可以了。第一你的產能足夠大,你能夠生產出足夠多的東西,第二你的品質管控足夠好,你的產品和服務的質量是過硬的。第三把價格降下來,我們以為這樣的企業就是好企業,真的嗎?

匱乏到豐腴時代,中國人用30年時間,一眨眼就過去了。我們現在需要未來偉大的企業是你告訴我,我需要什麼?中國市場現在處於什麼樣的關口?假設你很有錢,你買得起1000平米,2000平米的別墅,但是你找不到一家靠譜的室內軟裝的公司,你很有錢,你的父母病了,你說我能不能用醫療直升機把他送到醫院,住進最好的病房,用最好的醫生。對不起,中國醫療沒有這樣的服務,你說我生了一個孩子,我工作太忙,我願意花錢,請最棒的育嬰嫂,對不起,中介會告訴你,你可以面試100個育嬰嫂,但是滿意的一個沒有。我們的市場正處於這樣的時代,你想要一個足夠好的東西是沒有的。

所以,我一個同學我見他一次面就勸他,創業吧,2017年就一個大機會,就是做家政。你應該到211大學裡面挑選保姆,你給出高薪水,給出許諾,幹兩年之後要麼轉崗當培訓師,要麼退你一筆青春損失費,你改行。更好的分工,更好的專業分工裡面誕生的更優質的服務者,中國經濟正在呼喚這群人。

這種行業到處都有,不要給我賣什麼健身卡了,派個人盯著我,看著我每頓飯,讓我把肥減下來。不要讓我定制西裝,我一個直男癌懂什麼選擇,你一年四季給我配好就行了,直接給我一個結果的服務,這就是我要的。在一個消費者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世界裡創業,這是2017年的大機會,2017年你等著瞧,一定會出現這樣的企業。他們不會以低價誘惑市場,因此可以輕鬆的盈利,他們提供你原來用錢也買不到的東西,所以也不存在行銷難題。

好東西,好服務就應該賺錢,憑什麼免費分享?專業人員在專業分工中提供專業的服務,其中的佼佼者應該獲得有尊嚴的收入和滿意的利潤。


接下來我不得不拿我們做的事舉個例子。你知道我要提得到了。對,其實我們下決心在2016年推出得到這種好像逆時代潮流而動的知識付費項目,本質上我就發現所有傳播知識的領域其實好像都不再提供服務了,而是產品。比如說出版業,出版業出的是產品嗎?不,出的是產品而不是服務。書賣給你之後,沒事了。我關心的作為一個出版業的編輯,我只關心你拿起這本書一分鐘之內是不是想下單?再一個,就是傳媒業,他要的是拿出你的時間。還有教育業,是服務嗎?服務憑什麼點名,憑什麼扣住我們的畢業證,教育業本質上是現代社會醞釀出來的一種社會管束體制,不完全是服務業。這原來是200多年的工業社會傳遞知識的三大產業。

但是我覺得現在有一個機會出現了,我提供知識服務。這個知識服務的場景其實靈感來自於已經今年臭大街的概念,叫做O2O。我們在說互聯網讓每一個普通人被賦能,成為一個君王。他應該擁有自己的朝廷,這個朝廷什麼樣?禦馬間現在有滴滴,美團餓了麼是禦膳房。禦書院憑什麼我們不能做,有人出錢別談共享經濟,他之所以能夠服務於你,掙你的錢,是因為他懂的事情你不懂。

對,真正皇帝把先生請到自己面前,你以為老先生會跪著嗎?先假模假式跪著,然後他跟皇帝講,他仍然是老師。所有的行業不管你原來在做產品還是做服務,你必須從產品到服務,必須從初級的服務到更好的服務再演進,這是層層疊疊的機會,市場給你釋放了無窮的空間。比如說我們今天的讚助商VIVO手機,他們跟我說,他們琢磨怎麼把手機轉化成一種服務。如果你認為他還是手機的話,你就應該做通話功能,如果你認為它是服務,我們應該把精力放到錄影頭上。

我再舉個例子,北京有一家餐廳,雲海肴。它在時令季節都會賣雲南的蘑菇松茸,他們今年換了一句話,跟他們的用戶講,雲南尊貴的蘑菇松茸上市了。我們到雲南買蘑菇一定會便宜,而且質優,我們給你提供免費的服務,也許價格還會更低。同樣的事情,但是換了一個話術,銷售漲了20%。現在的台詞是你不用懂,交給我,我來。市場給你一個假象,所有的需求都已經被滿足了。身在北京的人知道,北京周邊多少渡假村,可是北京人捫心自問,有一家你滿意的嗎?

市場的機會好像在飽和,新的機會沒有人能夠定義出來,我們在等待每一個行業的喬布斯。前面我漏講了一個片子,小米手環的創始人就講,喬布斯死了,整個智能硬體行業都在微光前行,缺了這樣的定義者,對,這個行業非常難。在這個時候,我們其實只需要記起Twitter創始人威廉斯講的一句話,他說我們給大家提供了垃圾食品,他們吃了,我們就想人們需要的果然垃圾食品嗎?不對。我們只是沒有辦法,我們只是不知道除了現在喂給我們吃的,我們還有什麼更好的選擇,所以,服務,更好的服務,有無窮無盡的上升空間。

第三部分:智能革命

下一隻黑天鵝其實比較大,就是智能革命,它來的又快又急。

人工智能和我們通常理解的不太一樣。第一點,人工智能不是復制人類,跟人一點都不一樣。它是另外一種完全不同的存在。人的思維方式是什麼?總是想盡可能去簡化,為什麼?因為我們太脆弱了,我們用的是肉腦袋。雖然有的人是腦黃金,就的人是肉丸子,但是本質我們都是運行的一個肉身的東西。人工智能是一個機器,和我們最大的不同就是精力無限。

所以有人說人工智能就是中國最偉大的虛擬人物。中國最偉大的虛擬人物是誰呢?每個媽媽都說過「人家的孩子」,它是一個勤奮的難以想像的,又聽話的完美的笨小孩,你在學習的時候人家在學習,你玩遊戲的時候人家還在學習,你休息的時候人家還在學習。

我們假想一下,今年三月中旬李世石大戰AlphaGO,李世石還贏過一局。李世石當天還吃飯睡覺,但是AlphaGO當天晚上自己和自己下了100萬盤。你拿這樣的人怎麼辦?李世石第二天見到他的時候已經是另外一個「人」了。這就是比你聰明的人比你還勤奮。

人工智能為什麼在2016年爆發了?就是因為駕馭這個複雜的因素出現了。業界公認2016年人工智能的爆發三大原因,算法、硬體、大數據的進步。算法的進步,你們願意聽我說嗎?我是搞不懂的。但是有人告訴了我很多詞,就過吧。我們再來看硬體的進步。你們願聽我說嗎?我也不知道。但是,人工智能核心硬體叫做GPU,這個領域領先的公司英偉達2016年股價從30美元漲到了100美元,但是好消息他的創始人是華裔,硬體、GPU有多重要,大家回去自行百度,重點是大數據。

為什麼大數據這麼重要,因為這是這一輪人工智能算法的核心,深度學習。咱們別說那麼多虛的,簡單描述一個原理。我們假設教機器認出一只貓怎麼辦?就是這個家夥,原來的方法是這樣。我們描述和刻畫這個貓的特徵,眼睛什麼樣,鬍子什麼樣,花紋什麼樣,用一堆條件認出一個結果。疊加無數的條件,但是這一輪人工智能深度學習的算法不是這樣,不用條件。直接給貓一百萬張圖片,多嗎?200多張,人工智能教機器認貓,至少是這塊屏的1萬倍,告訴你這裡有貓,自己去定規則,自己想辦法,什麼辦法我不知道,因為你太複雜了。

最後你會發現,數據輸的越多,從100萬張到1000萬張,到1億張,他認貓的準確性就越來越強。人工智能的世界裡面沒有什麼貓,只有算法,只有逐漸逼近真相,人工智能會下圍棋,它只知道一張一張的圖形,從這張圖形往下一張圖形演化,勝率會提升還是下降。

人工智能在這個項目上特別像我們的人。我們人是怎麼識別這個世界的?有的時候就是見得多了。比如說有人問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法官,說怎麼識別色情圖片?他說我知道色情的定義,你讓我看一眼那張圖片,我就知道。

沒有道理,沒有規則,沒有條件,見到我就知道。這就是人工智能運行的方法。這裡面最重要的就是數據。醫療人工智能就需要大量的醫療數據,自動駕駛的人工智能就需要大量的路況數據。想讀懂人的表情嗎?人工智能看來沒有什麼難的。比如說今天在場的人,每個人跟蹤你24小時,不斷的拍照片,他是高興還是不高興,出現一億個數據,再去讀懂人的表情就沒有問題。至於怎麼懂讀的?沒有人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沒人能給你解釋。

這就是人工智能的運行方法。所以,人工智能跟我們不是一樣的存在。對於人工智能最重要的一個誤解還有一個。就是我們都覺得這還了得,文科生閃開,你們不懂,這是高科技。錯了,這輪人工智能之所以爆發是因為降低了門檻。原來做自動駕駛、圖形識別,語音識別的是不同的算法,但是因為深度學習算法的存在,算法的底層被打通了。本質上是一種算法,所以大量的人都可以做算法工程師。

這個行當的門檻降低了,這帶來什麼問題,帶來人工智能產業的競爭戰場不再是算法,而是數據。你要理解了這一點,很多去年發生的現象都可以解釋了。比如說李菲菲(音),她原來是史丹佛大學人工智能實驗室的,現在去了Google。人工智能是靠數據餵養出來的怪獸,不去貼近最有數據的地方,一個學者將一事無成。


2016年大量人工智能領先的公司正在把自己的基礎設施,把自己辛苦研發出來的算法向社會公眾免費公開,免費用。數據才重要,算法不重要了。你們隨便用,只要把數據留在我這就OK了,這是大公司的算盤。當然,還有一點,王煜全跟我講,其實大公司公開自己的算法,免費給大家用還有一個算計。因為他們心知肚明,人工智能一定會出現下一代巨頭,但是這些巨頭是誰他們也不知道,所以只好把自己的家底攤開給大家用,所以我們就放心用,到數據最深入的地方。到行業一線去,誰能搞到最豐富的數據,誰能夠定義出這些數據的方法,這就是最重要的。

人工智能不是什麼高不可攀的門檻,大量的創業公司在往裡面湧,就是因為門檻在降低。我們在這說到中國人的優勢,前一陣子我問一位旅美華人。我說你覺得中國的優勢在哪?他說規模化。比如說蘋果,美國政府正在勸說蘋果公司,是不是要遷回美國本土?如果蘋果只生產100萬部手機,遷回美國沒準效率更高,但是現在將近2億部,只有中國有這個能力消化。

人工智能還有第三個誤解,很多人覺得人工智能還是人的延伸,是一次過去意義上的技術革命,其實真的不是。人工智能是人的替代,這個趨勢是前所未有的。所謂人的延伸,電視、廣播是我們的耳目的延伸,互聯網是腦的延伸,人類不斷通過技術擴大我們的世界和能力,但是人工智能這一輪好像有點不一樣。

吳伯凡老師告訴我一個洞察,Google最開始的邏輯是什麼?就是人的延伸,給你更大的世界。1後面100個零,這個就是Google。Google是試圖把世界更豐富,更多元,更廣闊的塞給我們的用戶。過去查一個資料得到圖書館查小圖片,現在Google上一搜就有了。世界太豐富了,人類太強大了。但是強大到這個份兒上,我們心裡也有一點小尷尬,3000萬個結果我真的看不過來,所以延伸人的肢體、智能這條路到今天已經快走到了末端。

所以Google剛開始是順著這條路跑的,現在突然來了一個折返跑,Google創始之後在幹什麼?盡量試圖少給你結果,而不是多給。原來我們輸入一個地點幾千個結果出來了,現在輸入一個地點,幾千張地圖出來了。

Google在研發智能汽車,你輸入一個車,來了一個車,你什麼都不需要知道,給要求,直接給結果。這是Google走的一個相反的邏輯歷程,說到這,理解了這一點,我們就知道我們太自大了。我們還在說人工智能,這個詞好像是人造的,我還能控制它。我們距離控制它已經越來越遠,它和人之間的關係已經不是主人和工具的關係,而是心理學界講的大象和騎象人之間的關係。人工智能就像大象走自己的路,我們騎在它的身上偶爾給一個命令它會聽,但是本質上我們是聽他們的命令。比如說人工智能已經很發達了,它給你一個建議,說你把這個藥片吃了,你說我為什麼要吃?人工智能醫生說,這是我跟蹤你的大數據,有幾千萬頁,道理你想我講給你聽嗎?大概花1萬年時間你願意聽嗎?不願意花這個時間,把藥片聽了,為了你好。你去找自己人類醫生的朋友,說我該吃嗎?你說他怎麼給你建議,只能吃了?你會發現,這就是對人類的替代,我們的醫生朋友遇到這樣的對手是沒有任何抵抗力的。

在過去人類世界當中,不管什麼樣的技術,本質上都是連接人和人,蒸汽機牛嗎?火車牛嗎?它讓我們到遠方,在遠方遇到更多的人。但是人工智能呢?把我們原來的協作關係讓它徹底解體掉。我們的司機,我們的秘書,我們的醫生,我們的律師逐漸的要退到歷史的暗影當中,人際關係將變成人機關係。

我們原來所有文明的基礎就是人和人之間的協作面臨解體,人類文明必須重新構建人和人的關係。這個衝擊就實在是太大了。

每一個人都有可能在人工智能這個浪潮當中獲益,但是,每一個人腳下的土壤都將因此而動搖。舉個例子,有一本書叫做《機器人時代》裡面講了一個故事,我不知道是真是假,原文引述,左邊這位小福特,汽車公司的創始人二代。右邊這位,工會領袖盧薩(音),據說有一天小福特帶領工會領袖去看全自動機器人生產汽車的廠房。

然後企業主福特得意的跟工會領袖說,說看見了吧?我現在全部用的是機器人工人,我不用你們工會成員了。你再大本事能找機器人收會費嗎?工會領袖說,對啊,你是用機器人了。未來你把機器人賣給誰呢?這就是我剛才講的,每個人腳下的土壤都會發生動搖。這是我們現在基本的處境。

過去我們創業者,我們商人,我們思考世界有一個單一的維度,效率、繁榮、經濟,我們追逐那些數字沒有問題。機器人、人工智能會給我們一個空前的繁榮,繁榮到所有的人想不工作就不工作。但是與此同時,我們人類文明所困擾的那些問題,那些價值觀難題就會出現,要更多的自由還是更多的公平,更多的效率,還是更多的安全,更多的隱私,還是更多的服務?這些矛盾會在機器人,人工智能到來之後變得空前的複雜。

未來社會什麼樣?誰都不知道。我也不敢信口雌黃的猜測,但是現在我要宣布一件事,尤瓦爾赫拉利寫出了《人類簡史》,去年賣了100萬冊,席卷了中國的知識界。他新寫了一本書叫做《未來簡史》就是回答我剛才說的問題,到目前為止,全世界只有英國版,美國版還沒有,但是中文版選擇在時間的朋友現場首發。讓我們的用戶比別人的用戶率先看到最該看到的東西,這回我們又做到了,很傲驕。可以掃二維碼,直接下單,你們將成為全球第一撥拿到本書的中國版用戶。

這本書我看了,我就舉當中的一個小判斷。我們所熟知的人類關係最惡劣的是什麼?剝削和被剝削,奴役和被奴役。但是有些人沒有被奴役的價值,沒有被剝削的價值。一兩百年前,一個罪惡的統治者窮兵黷武,好歹還要把老百姓當炮灰一樣押上戰場去打仗。

一個再殘忍的資本家好歹要剝削工人,人工智能時代可能讓人們連這個價值都沒有,你不需要工作,活的沒有意義,沒有尊嚴,你所有能乾的事情機器人會比你乾的好一萬倍,政府會給你一個人工智能眼鏡,你就戴著玩遊戲吧,就這麼渡過餘生。會不會出現這樣一種人,這種人的比例有多大?尤瓦爾赫拉利在這本書當中的判斷是很大。

這本書裡面的奇思秒想太多,包括讓我自己看了都覺得驚駭的判斷太多了。有勇氣的人不妨翻翻這本書,跟著尤瓦爾赫拉利去想,懷著一種極恐的心情細思下去。

沒有勇氣的人也沒有關係,等到那個時代到來,總會比現在好,至少可以不工作,也挺好。但是回到現實,大量的工作會失去,跟蒸汽機時代,汽車終將會替代馬車,汽錘發明之後鐵匠終將會失業一樣。

這個世界當中大量的人會失去他們的工作。史丹佛大學的教授卡普蘭做了一個調查,美國有案可查的720個職業將會有47%的人被人工智能替代。中國更多,大概會有70%的職業被人工智能替代。什麼樣的人會被替代呢?我們不妨給一個粗糙的結論,如果你現在的所有優勢都是附著在某種技能上,不光是會開車,會打針,會看外科手術,只要你所有的優勢只在一種特定的技能上,人工智能的潮水遲早會淹沒你,你會被替代。

什麼樣的人不會被替代?簡單說,我最認可的是這麼一種。如果你的優勢是主管力和創造力,你就身處在一個暫時不被淹沒的高地上。什麼是主管力?你會組織一群人做一件極其複雜的事,一件從未有過的事,叫做主管力。如果你能做一件從來不存在的事,這叫創造力。那你用這兩種方法和人工智能賽跑,就有一絲勝算。當然有人會反駁說,沒有那麼慘了。過去產業革命事實證明不也證明都是繁榮的結果嗎?沒有那麼多的悲哀,但是這一次真的不一樣。

上一次產業革命就是電氣化革命,前後花了30年時間,老鐵匠的工業是被汽錘替代了,但是那個過程相對漫長,老鐵匠的兒子大學畢業了,在辦公室裡面找的助理的工作,家庭的收入打擊沒有那麼大。但是人工智能發展的非常快,未來五到十年你會發現這個世界會變得你不認識。所以我們這代人總覺得進步是好的,但是正如這句話寫的,進步是好的,但是比進步更好的是緩慢的進步。


所以,2016年是人工智能的元年,這一年我們聽到了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好消息是我們在進步,壞消息是這一次我們可能進步的太快了。當然,怎麼辦?2016年我聽到最優質的建議來自於財新的總編王朔。王朔。在他的專欄裡面給我們講了一種類型的二八原則,你只需要抽出20%的精力了解一個領域80%的知識就足夠了。

過去我們主張說術業有專攻,我們應該在學問某一個分杈的金字塔上不斷向尖端攀登,王朔說沒有必要。只要你是某一個專業的技能很可能就會被替代,我們將來跟人工智能拼的是跨界、協作、整合的能力。所以以遊牧民族的方式,遊牧民族的姿態出現在知識技能和人類文明的原野上,這恰恰是我們應該人工智能博弈所採取的姿勢。哪裡水草豐美我們就轉場到哪裡,不是我們對頂尖的知識沒有興趣。當我們從一處遷往另外一處的時候,一個領域知識的80%已經足夠激發我們對全新領域的好奇心。這個時候我們身為遊牧民族,搭起我們的帳篷,趕著我們的牛車去到全新的草地上,把自己變成一條知識的溪流。讓觀念、思想在裡面不斷的發生驗證、融合、碰撞、反證。當我們以這種姿態生活的時候,人工智能暫時就真的拿我們沒有辦法。

第四部分:認知迭代

我們接下來一起抓第四隻黑天鵝——認知迭代。

為什麼要認知迭代?因為我們有限的認知正在讓整個世界脫離而去,在失控。當我們津津樂道BAT的時候,今年端午節突然有一個軟體,因為一篇文章火了,叫快手。大家突然發現原來中國第4大流量的應用是快手,僅次於新浪微博。原來都不知道,我們這些人幹什麼的?讀書明理,我們還動不動搞個演講指點江山,這些新現象你都不知道,它已經那麼大了。

我們這一代人將花一整整一代人的時間遷移到虛擬世界,有一些人群他們已經發生了聚集,他們共享著一種文化,這種文化在我們看來稀奇古怪,甚至不可言說。這些社群你們知道的,我敢打賭絕對不會超過1/3。

世界因為人性的很多層次,正在悄悄地分裂,我們人性的深處深不見底。別覺得自己了解自己,也別覺得自己了解大眾,隨便舉兩個例子,2016年王寶強家出了點事,然後微博上憤怒的群眾,用最惡毒的語言表達對這件事情的憤怒和某個當事人的聲討。但是大數據經營出來之後,告訴我們圍繞王寶強的事件大家的底層情緒是高興。怎麼回事?我們不是憤怒了嗎?為什麼是高興呢?這就是我們人性底層當中非常幽暗的東西。

你看世界在言論的深處,在人性的深出在不斷分裂,再難搞到真相。怎麼辦?世界在分裂,這是一個趨勢,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力挽狂瀾,這是我們這一代人的宿命,我們在從實體世界遷移到虛擬世界,那是一個可以封鎖的世界。對我們創業者和商人來講有一個判斷至關重要,這個世界最值錢的東西是什麼?是所有能夠達成共識的東西。只要能夠達成共識,它就是治愈破碎世界的力量,它就在商業上變得價值連城。

現在所有的創業者你有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是交這筆認知稅,第二個選擇就是打越來越殘酷的認知戰。爭奪有限的認知這是下一代商人的使命,也是我們的宿命。

現在的戰鬥已經不是我們表面上看上去的戰鬥,這是一個認知戰場裡面的戰鬥。2016年小米公司很多人在唱衰它,不行了,手機銷量一直在下滑,雷軍的未來真的和手機這個東西綁在一起嗎?如果你熟悉小米公司的話,你會發現他曾經試圖喊出一個戰略,我用手機連接一切電器,家裡的什麼東西都歸我。我們發現小米商店裡面出現了電池、插線板、行李箱,那個東西是用手機連起來的?當然不是。小米的戰略早就變,當他做行李箱,做越來越長的產業鏈的時候,打造的新認知已經不是什麼手機了,他的認知正在變成一個又便宜又好的品牌。

我們現在在幹什麼?是因為跨年演講創造了一個新的認知,很多人會加入、會分享、會改造、會迭代這個認知。我們都會受益無窮,所以未來的創業者其實就是要占領一個認知。在這我要宣布一個新的認知,大家幫一個忙,我和我的創業團隊我們立誓要做中國最好的知識服務商,這個詞我提的,這個認知不好意思,我占了。大家把我無恥的樣子,和背後的字,掏出手機拍個照片發到朋友圈,多年之後當這個認知長成參天大樹,你就拍著胸脯說,當年是我幫羅胖把這桿旗插到這個高地上,謝謝各位。

當我擁有了這個認知之後,我們會在時光的隧道裡爬行,跟著這個「孩子」,不負你們的矚望和期待,用我們盡其所能的方式把這個認知,把這個「孩子」養大,謝謝各位!

第五部分:後真相

我們來抓最後一隻黑天鵝,後真相的本來意思是什麼?就是指情緒的影響力已經超過了事實本身。有學者認為這是人類歷史上一個特別大的轉向,要知道在過去1萬多年的歷史上,不管有什麼樣的奇思妙想,胡說八道,最後校準它的是真相、事實。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但是當真相不再重要的時候,這件文明的基礎正在發生動搖。這是2016年全人類的那些知識分子猛醒的一件事情。後真相時代人類越來越不關心真相,而只關心立場和態度。我們來舉個例子,我們看看2016年發生的那些激烈的爭吵,在這些爭吵後面你會發現有一個道理,大仲馬,說的所謂歷史,所謂事實只不過是掛小說的一顆釘子。

我們過去一般都認為所有的辯論總有一個正確的一方,總有把道理和事實全部講清楚,我們可以選擇支持的一方,但是2016年至少我自己越來越覺得我不想支持誰。因為我每站一個立場,實際上我就損失了了解另外一個立場的機會。自己的認知進步和認知迭代就產生了一次慘重的損失。

所以,在越來越激烈的爭論當中,我越來越想勸說自己保持一個超然者的身份。過去我們認為認知源於事實,但是認知現在本身就是一個事實。不是我們從事實中抽取的,就是我們必須和它打交道實體的存在,就是事實。

當各種各樣的想法都有道理,在我們身邊存在的時候,你會發現第五隻黑天鵝正在起飛,叫做共同體危機。過去人類是用各種各樣的方式強韌的紐帶形成的共同體,但是在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緊接著人工智能時代,我們會發現這些紐帶正在一個一個弱化,甚至是繃斷。建立共同體本質上就是定義什麼是我們。

但是,我們這件事情越來越難定義了。只有定義了什麼是我們,協作才能展開,財富才能增長,安全感才能建立,個人的尊嚴才能夠獲得。但是,定義我們越來越難了,有時候我們都不知道誰是我們。血緣關係能定義嗎?老爺子好不容易把有血緣關係的人召集起來,兒孫們馬上就掏出手機跳到另外一個世界。地緣是一個紐帶嗎?越來越的農村人去到另外一個城市,從這個城市去到另外一個城市,他都不知道我的老家是哪,我住在朝陽區就是朝陽區群眾嗎?還有下一個紐帶就是階層,階層也在大量的去共同體化。

我們和人類歷史上所有代的人都不一樣,他們生下來就有共同體,你可以叛逆、逃出、重建,但是你命是穩的,我們這代人會被拋入時光和歷史的急流,需要自己建構共同體。

別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今天我們一開場就重新定義了創業者。我在我兩年半的創業時間當中,我深刻的認知到一件事情,就是創業者應該主動擔負起建立共同體的責任。為什麼?因為我們和大航海時代的哥倫布是一樣的,我們手上連一中海圖都沒有,就要奔向自己構想的目標,我們都是探險家,都在擴張人類文明全新的版圖,我們都是叢林中迷路的探險者。遇到另外一個同樣的人,不管我們的目標是不是一樣,我們的種族是不是一樣,我們的什麼都不一樣,僅僅因為我們在共同探險,我們都應該結成共同體。

所以,這個社會的共同體重新打造,我們這代人重新找到自己的之生命之矛,創業者這個身份。正如我剛才強調的,不管你是不是有公司,只要你試圖通過提升自己的認知,試圖達成更新的協作,試圖幹一件全新的事,只要你屬於這樣的人,不管你是不是在打工,還是在當自由職業者,不管你是為公司還是自己,你都是創業者。只要你懷有這樣的目標和行為方式,我們應該結成一個共同體。

我們創業者其實有很多被社會誤解的地方。今天,借2016年最後一段時間,我稍微梳理一下。首先,創業者是永遠的犯錯者,我們一生都不可能對一次。為什麼?不管你的生意就多好、多大。你都知道,眼下我處理這個創業項目的方式絕對不是最好的方式。

就在今天,就在此刻,就在這個現場,就在深圳,就在這個體育館裡面,你說此刻有沒有可能出現一個想法,一年之內做到十億美金的生意?這個機會就在我們現場。只不過我們在座的人傻得沒有辦法知道它而已。這件事情又不是沒在創業史上發生過,不管你多對,永遠有更對,這是創業者的使命。


我和我的合夥人經常在面對一個選擇的時候,我們即使最終做了,而且很滿意。但是我們都互相提醒,一定有更好的做法。一生永遠錯,這種折磨不是創業者怎麼能夠理解?

我們創業者是在真空中,沒有人告訴你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該往哪裡去,我們的傳統教育給我們灌輸了一生應該臣服於什麼道理,應該討好什麼人,所以這些過去習得的道理在創業生涯當中完全沒有用。你必須孤獨的做一個決定,然後你自己的生命和全副身家對它承擔結果。

創業者是永遠的逃亡者,兩年多年我們糊裡糊塗的融了資,變成了必須以上市為目標的一家公司。今天現場有很多我們的投資者,融完資之後我才知道,原來資本市場是這麼一個東西。原來我只覺得我們做生意,掙點錢,後來發現不對,資本市場找你要的不是錢,不是生意,甚至不是很大的生意,要的是兩個字「增長」,你的錢必須越掙越多才行,掙很多不行。後來我發現原來他找你要的不是增長,是持續的增長。增長速度還要越來越快,到後來我又發現不對,他要的根本就不是增長速度,要的是你的增長速度超越預期。老天爺,我現在不管有多好,他們都要求我更好。而且比他們想得還要好,這是一個什麼日子?

凡是不賺錢的企業都說自己在創業。凡是賺錢的企業都在說自己做生意,你發現做生意,做買賣好像不太高大上,為什麼?因為我們只有現在沒有未來,創業者不賺錢,理直氣壯,我有未來。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

紅舞鞋,這哪是裡創業,這分明是一場沒有終點的逃亡,這是創業者的命。還有,我們是永遠的挫敗者,任何其他行業人生高度是用什麼標定的?是用人生最得意的時刻標定的,但是我們的創業者是以你的終局決定的。換句話說就是你在死的時候,或者你退休的時候,你的企業是不是上升期決定了你在商業史上的地位。

我們來看一系列的品牌,諾基亞、摩托羅拉、SONY、惠普、雅虎,人們記住的不是這些偉大公司最輝煌的時刻,而是終局時落魄的樣子。商學院的教授心狠著呢,不管以前怎麼把你列入教案,你死的時候,叉叉就把你去掉了。我們創業者這個群體結成共同體的意思是什麼?不是讓你幫到彼此,沒必要,看見別人死了,吸取別人的教訓,把他埋了就完了,自找的。但是我們必須要有一種能力,感受這種群體當中其他創業者的苦樂和悲歡的能力,這跟別人無關,這是對我們自己好的事情。

創業者之間自然會有恩仇,但是如果你承認我們是一個共同體,我們能不能像軍人處理這個問題的方式處理?打仗的時候好好打,對方輸了至少不侮辱對方的屍體。

所以,時間快到了,我特別想放出一張片子,是本場風格最特殊的一張片子。如果我們是一個共同體,我們可以至少做到不黑他們,創業者的命剛才我說的好像特別悲情,其實也不是,創業者也有一個天大的好處,就是我們擁有了命運的刻度條。

羅曼羅蘭說過,有的人二三十歲就死了,他們變成了自己的影子不斷的重復自己。為什麼?因為他不知道自己的生命長到多大,但是我們創業者有一個天大的好處,我們擁有一根刻度條,一個作家覺得自己進步了,寫的妙筆生花了,怎麼辦?沒有一個標準能評價。但是創業者,我們本質上就在修行自己。

我們的生命永遠了一個外在的刻度條,別看我們爭名逐利,實際上我們的營業額、市值,估值就是我們變得多強大的外在可以看到的數字。這是我們這群人最驕傲的地方,只要他不是一個創業者,沒有走進商業世界,就沒有這根刻度條,這是我們最傲驕的地方。我們可以用一個數字標定自己過去的一年,和未來的一年。

今天我說了很多錯話,但是兩個月以來我真的是窮其所能,也許邏輯不夠嚴謹,但是我試圖認出2016年正在起飛的五隻黑天鵝,分別是時間戰場,服務升級,智能革命,認知稅和共同體危機。這五件事情是事實,是世界的一部分。但是,還不太為人所注意,爭奪用戶的時間正在成為殘酷的戰場。當你以為世上所有的空間被占滿的時候,所有的市場已經滿的時候,有人正試圖把產品推向服務,把低層服務推向更好服務。

整個世界正在變得像地產業那樣認知更珍貴,不交認知稅,請打認知戰。共同體,這本身是一個危機,但是未來商業空間取決於你能夠擁有多麼強韌,堅韌的共同體紐帶,這是我試圖跟各位匯報我過去一年自己的思考所得。

以下附上部份精彩內容影片:

以下需登入微博帳號才能看:

1)羅振宇:創業者的世界裡只有兩樣東西,有待解決的問題,正在嘗試的辦法!  
2)羅振宇:如何定義創業者? 
3)羅振宇:時間是商業的終極戰場,而大家都在為獲得用戶時間而「焦慮」。
4)羅振宇:所有的體驗,本質上都是時間現象,商機從空間轉向時間。 
5)羅振宇:消費升級, 這一輪消費升級提供的不是炫耀品,而是體驗品。要麽幫用戶省時間,要麽幫他們把時間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6)羅振宇:商業界摸索出來辦法,無非是兩類:第一類是讓用戶上癮,拖住時間;二是提供優質的服務,優化用戶的時間。
7)羅振宇:「後真相」時代下,創業者是否應肩負起建立共同體的責任?
8)羅振宇:人工智慧不斷發展,職業技能型人群或被取代?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