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片誰說了算?】黨媒批判中國電影網站的評分機制,傷害電影產業,引發網路議論。

綠色文字為【微信上的中國】補充:

2016年12月27日,微信自媒體中國電影報發表了這篇文章。

2016年12月28日,人民日報新聞客戶端(app)轉載了此文,被視為黨媒立場,各大網站紛紛以人民日報表態為題來轉載此文。

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也刷屏瘋轉了,大陸網民議論紛紛、反應兩極。有人認為,「影片爛怪評分,也是醉了」,有人認為「刷分現象本來就應管制」。

qq%e6%88%aa%e5%9b%be20161228223630_%e5%89%af%e6%9c%ac

同日,在中國電影市場甚被看重的貓眼影評,關閉了「專業評分」這個欄位(都歸零了),請見下圖。

對此,豆瓣創始人阿北於2015年發表、針對評分機制的說明,也被媒體重新翻出來當作回應,附錄在本文文末。

這篇被人民日報轉載的文章頗長,簡單的說是,以若干案例來說明,有重大影響力的豆瓣、貓眼兩個網站的影評,有人為操作痕跡,甚至有惡意之嫌。

最近大陸的爛片風波炒作很多,我們也選錄過兩篇,歡迎參考:

>【大數據解讀】如何拍出一部國產爛片? 致中國電影圈的一封公開信。

>張藝謀電影《長城》口碑爛爆,新華網出面「緩頰」:影評人不應唱反調。

本文來源:中國電影報(微信id:ChinaFilmNews)

文 | 郝傑梅

編輯 | 姬政鵬

制圖 | 李   驍

正在全國上映的賀歲檔三部主打影片《長城》《擺渡人》《鐵道飛虎》,都在遭遇巨大的輿論風波。

先是《長城》上映後,微博大號「褻瀆電影」踐踏評論底線,發布「張藝謀已死」進行惡意人身攻擊,引發口誅筆伐;後有豆瓣為《擺渡人》惡意刷一星事件,再次掀起軒然大波。

實話實說,這三部電影確實沒有獲得壓倒性的好評,或者說與廣大觀眾的熱切期待還有著一定的差距。

本來,作為文化創意產品,所有進入市場的影片都是有風險的。創作者就是要通過電影產品在市場上的檢驗和在觀眾中的口碑,來不斷調整接下來的創作,由此形成不斷向好的良性循環。

但是個別大V、公眾號為博眼球、圈粉絲、流量變現等目的,發布惡意的、不負責任的言論,大大破壞了所有電影從業者的生態環境。

進入互聯網尤其移動互聯網時代之後,諸如豆瓣、貓眼等一批密切對接觀眾、為觀眾提供上映新片信息、觀影指導和購票服務的互聯網平台,發揮了一定作用。

但是今年歲末賀歲檔市場高潮到來之後,豆瓣、貓眼對於三部主打檔期新片的評分,則令人大跌眼鏡

截至今日19點左右的評分如下:

在豆瓣上,《長城》評分5.5分(101551人評價);《擺渡人》4.4分(43311人評價);《鐵道飛虎》5.7分(12623人評價)。

在貓眼平台,《長城》觀眾評分8.4分(40.1萬人評分),專業評分4.9分(45人評分);《擺渡人》觀眾評分7.8分(10.9萬人評分),專業評分4.9分(22人評分);《鐵道飛虎》觀眾評分8.5分(5.9萬人評分),專業評分5.2分(21人評分)。

小編今天就帶你們看一看這些分數是如何「炮制」出來的。

豆瓣電影評分,讓我如何再相信你?

其實上面列舉的豆瓣評分之前更低:《長城》5.4分、《擺渡人》3.3分、《鐵道飛虎》5.6分……

截至12月27日19:00,在豆瓣上,共有4.33萬人評價《擺渡人》。其中,40%網友給出1星,22%的網友給出2星,21.8%的網友給出3星,9.6%的網友給出4星,6.6%的網友給出5星。居然有40%網友給出1星!

於是《鄭州晚報》提出疑問:是國產大片自帶「招黑氣質」嗎?究竟豆瓣網的打分能不能信?

該報導中稱,豆瓣網創始人楊勃曾解釋,豆瓣的評分是公正的,他給出打分的方式:「比方說一部電影有42萬用戶打分。我們的程序把這42萬個一到五星換算成0到10分,加起來除以42萬,就得到了豆瓣評分。這個評分會自動出現在豆瓣各處,中間沒有審核,平時也沒有編輯盯著看。每過若干分鐘,程序會自動重跑一遍,把最新打分的人的意見包括進來。」

那麼,問題來了,《擺渡人》23號凌晨00:00開始公映,影片片長128分鐘。可在影片第一場排片放映還沒有結束之前,豆瓣就出現了上千個1星評分。

更為蹊蹺的是,一些高權限真實帳號的4星、5星的好評莫名奇妙地「被」消失,1星卻完整被保留。總共有200-300條電影評論被清理且封號,這就是豆瓣所說的「中間沒有審核」?「也沒有編輯盯著」?

先不說其科學性如何、是不是簡單粗暴,不可否認的是,豆瓣是以活躍著巨大的「水軍」而著稱,先普及兩個概念:

第一個是「撞庫」,也就是黑客通過收集互聯網已泄露的用戶和密碼信息,生成對應的字典表,嘗試批量登陸其他網站後,得到一系列可以登錄的用戶。很多用戶在不同網站使用的是相同的帳號密碼,因此黑客可以通過獲取用戶在A網站的帳戶從而嘗試登錄B網址,這就可以理解為「撞庫攻擊」。

第二個是「肉雞」,也稱傀儡機,是指可以被黑客遠程控制的機器。黑客通過誘導客戶點擊或者電腦被黑客攻破、用戶電腦有漏洞被種植了木馬,黑客可以隨意操縱它並利用它做任何事情。

之所以普及這兩個概念,就是告訴大夥兒,豆瓣的機器打分機制只是看上去很智能。一個團隊甚至幾個人,利用「撞庫」「肉雞」等網路作弊技術,就可以輕而易舉進行「刷分」。大量的影評通過收集各種大V、小V、大號、小號的信息,軟體自動生成,而且可以做到抓取的信息不重樣。——豆瓣上非常活躍的「水軍」也就是這麼來的。


微博大V「作業本」曾爆料:「豆瓣上的一些影評人是什麼貨色?和你們說個真事兒。大約六七年前有個做電影媒體的朋友,閒著無聊,虛構了一部名為《即使變成甲蟲卡夫卡還是進不去城堡》的電影,IMDB編號是他生日,演職員全是他們家親戚同事英文名,海報是個別的電影裡偷來的,劇情是胡謅的。放豆瓣上後,有2000多人點讚,200多人寫了影評,好評如潮啊,基本都打了四五星,甚至還有人買了「正版DVD」。

事情曝光後有好多ID羞愧難當憤而自殺。這就是豆瓣歷史上著名的「裝逼被雷劈」事件。這麼多年過去了,這些人是不是又活過來了,還是丫們從來沒走過?」

這裡小編不是要「手撕」豆瓣。但是其對《擺渡人》摘四星、五星,刷一星的惡劣行徑,確實令人氣憤。

即使不是豆瓣有意為之,也需要對自己平台的評分系統沒有過濾機制和保護機制負責。

微信公眾號娛樂獨角獸說:

《擺渡人》在一天之內豆瓣評分變化幅度較大,而且零點場以後,集中放出了大量一星的豆瓣評分,疑似慘遭水軍惡意攻擊。但是從豆瓣的評分來看,有超過一半的影迷僅僅給出一星。……有人懷疑遭到了「豆瓣水軍」的極端攻擊。

「看完看到一堆一星實在汗顏」,網友「黑白同夢」說,有幾個事想說:

1.看完發現豆瓣全一星,我坐第三排,轉身看到觀眾的臉絕對不止一星。

2.之前還蠻喜歡看豆瓣的,因為很多人對電影獨特的解讀讓人更理解也更感動,怎麼對於《擺渡人》全是不客觀的一星。

3.電影中每一個演員都在認真的詮釋有血有肉的角色,每一個十年都是一個故事,畢竟128分鐘,主線講滿了,梁朝偉走進又走出了的難,金城武走進又回到張榕容的身邊,Baby走進又釋然了她的崇拜。

4.電影4星,另外一星為那些為罵而罵的莫名其妙的人。

網友「一樣或不一樣的」:

一開始我不覺得《擺渡人》電影被黑,只是覺得個人愛好和欣賞冠不同吧,反正我個人覺得還不錯,但是覺得豆瓣評分太低了,雖然說不上是很好的電影,也不至於這麼差,所以就到豆瓣去支持一下,打了五顆星,然後我的號就被鎖了,然後再沒有然後了~心疼啊,我曾經一度那麼相信豆瓣評分~ 

網友老大愛大米: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畫面真的很恢宏!特別是張涵予飾演的殿帥被饕餮殺死時舉辦的葬禮,悲壯的喪樂,兵器上飄揚的白幡和成千上萬的孔明燈,雖然悲涼,但是真的很美!最讓我振奮的是中國人偉大的智慧!不管是精巧機關設計,各位將軍各司其職的配合,還是保家衛國的犧牲!點讚!最後,謝謝張導拍出這麼好的片子。

接受本報採訪的某影評人表示,明顯《擺渡人》的分數不正常,「我點開看過,很多人都是剛剛註冊的新手,一開場分數刷刷刷就下來了。豆瓣打分,不管是幾顆星,如果註冊日期很近,有可能不被系統認可。但這次,不管誰打分,都被認可了,這就說明很不正常。」

這位影評人分析,豆瓣評分系統有人工干預。「我甚至懷疑,假設豆瓣編輯不喜歡某部電影,個人權利是否很大?」而某資深行銷人員則指出,豆瓣的評分是需要「維護」的。

……

我們再來看看艾漫數據關於這三部影片的好評率。

該數據(數據來源:微博、論壇、BBS、貼吧、博客、新聞及影片評論)反映公眾對電影的認可程度,通過全網抓取公眾對於影片的談論和提及,基於自然語言理解技術進行情感分析與觀點挖掘,對電影進行多維度、細粒度的口碑評價。

貓眼專業影評人憑什麼「一句頂一萬句」?

再來說貓眼。在貓眼平台,今天19點左右的《長城》觀眾評分8.4分(40.1萬人評分),專業評分4.9分(45人評分);《擺渡人》觀眾評分7.8分(10.9萬人評分),專業評分4.9分(22人評分);《鐵道飛虎》觀眾評分8.5分(5.9萬人評分),專業評分5.2分(21人評分)。

先起底貓眼的打分機制。以影片《長城》為例,觀眾評分有40.1萬人來打,而且是必須出票以後才能打,這在一定意義上,比豆瓣的不看片就可以打分已經有了很大進步。

但是我們來看它的所謂「專業評分」。在貓眼專業評分庫裡,有69位專業人士。那麼參與《長城》打分的專業人士有多少位呢?只有45人。

而且這45人大多來自同樣混跡在豆瓣的網路影評人。這些人基本是超級影迷或電影研究者,閱片量不少,也有一定專業素養,喜歡在網上發表見解、一逞口舌。一些觀眾在選擇觀影時,或許會參照他們的評論。但是同樣不可否認的是,這些人對作者電影、小眾電影、實驗電影、電影節電影有共同的趣味,也難怪他們的評分與觀眾評分有著這麼大的差異。

關鍵是,這45位專業人士給《長城》打分,要與40.1萬普通觀眾的打分並列,我們不能苛求有數量龐大的專業人士,但是這些所謂的專業人士是不是就能夠代表真正的「專業」呢?你是誰?又能代表誰?

我們可以看到,在貓眼專業評分的專業人士裡,有一位影評人給《長城》的有效分只有2分。蹊蹺的是,27日下午當我們再點開時發現,他的2分已經變成了5分,而日期顯示的打分時間還是20日。另外某著名大學電影學者、教授的2分,以及某影評人、電影研究者的1分,還赫然在目。

高曉松:

看了《長城》,應該算是第一部電影工業意義上的中國好萊塢合拍大片,《紅高粱》打開了中國藝術片獲獎之門,《英雄》打開了中國商業片票房之門,《長城》打開了中國好萊塢合拍大片之門。一個導演三十年與時俱進,先後踢開過三扇門,足矣。

周黎明:

《長城》是純粹的商業片娛樂片,定位非常清晰,絕對不會犯《黃金甲》《金陵十三釵》的毛病。因此,我們在評判時,也應該找準定位,罵人也該罵到點上。準確說應該是罵作品,專業的評論不應該是罵人的。如果我們認同《長城》是一部打怪片,那就用打怪片的標準來看待它,評判它。

電影歡迎一切科學的、實事求是的、公正的批評。但批評不是「陰謀」的狂歡,不是「預謀」的勝利。清華大學著名電影學者尹鴻日前在做客電影頻道《今日影評》表示,惡意影評是一把雙刃劍,博眼球能贏得一時的利益,但實際上卻是飲鴆止渴,大浪淘沙終將被淘汰。批評應該是基於事實,不是站隊。擺事實講道理,是電影批評起碼的起點。


以下是豆瓣創始人阿北對此所做的回應:

這是篇長文,沒空的話,看下大意:豆瓣電影評分在過去十年裡一直中立地還原觀影大眾的平均看法,影視市場的爆發正給這一工作帶來更大的外部壓力,我們會繼續滿懷誠意地保護公眾對豆瓣評分的信任。

我是豆瓣的創始人,也一直是豆瓣的CEO。我還寫過計算豆瓣評分的最早的幾版代碼(不難,加起來除下人數)。

除了最早的幾年之外,我不直接負責豆瓣電影。但電影評分的大原則和策略,包括和商業獨立的原則最早的時候是我定的,後來一直也沒變過,期間少數個案也會被捅到我這裡拍板。所以以下說的你可以認為是我的個人看法,也可以看作是豆瓣的「公司意誌」。

因為用戶的力量,豆瓣的電影評分在影視行業的影響越來越大。這兩年電影的商業體量激增,評分的影響也跟著變得重要。無論雨點大小,「水軍」的雷聲越來越大。我們收到的威逼利誘也多起來,諸如「不開個價給水軍放行,就找媒體黑你們」之類的。這些讓我們覺得,不管願不願意,豆瓣的評分會更頻繁地被推到風口浪尖。

我們一直認為提供一個真正可信的服務就好了,不需要整天說自己。但現在看起來保護公眾對豆瓣評分的信任變成另一個工作,我們需要清楚明確地表達豆瓣的原則和做法,避免可能會出現的誤解,讓豆瓣評分對影視行業的成長繼續有積極和健康的貢獻。

一:豆瓣評分是誰定的?

很多評獎的場合有「專家評審團」和「大眾評審團」。豆瓣沒有專家評審,但有一個一億多人的大眾評審團。

豆瓣的註冊用戶看完一部電影,心情好的話會來打個一到五星的分(有時候心情不好也會來)。比方說一部電影有42萬用戶打分。我們的程式把這42萬個一到五星換算成零到十分,加起來除以42萬,就得到了豆瓣評分。這個評分會自動出現在豆瓣各處,中間沒有審核,平時也沒有編輯盯著看。每過若幹分鐘,程式會自動重跑一遍,把最新打分的人的意見包括進來。

那42萬用戶裡可能包括資深電影評論家,可能包括你、你的親戚、你的小學同學、早晨賣你油條的那個人,也可能包括阿北我個人。但每個人都是一票。這個是「大眾評審團」應該的含義:不是說團裡的人全都大眾,而是說和大眾一樣一人一票。

豆瓣的工作人員偶然收到「我明明給這個片子打了五星,為什麼評分一點沒變」的投訴的時候,除了心裡嘀咕一下「哎,你拿這些紅人/獨生子女/八零後/九零後/零零後/數學不好的人怎麽辦」以外,會(或者應該)這樣耐心解釋:評分實際是變了,只是在小數點後四位,被四舍五入掉了,但如果有幾千個人和你一樣都打五星的時候,分數就會變。

「一人一票」唯一的例外,是豆瓣的程式判斷是「非正常打分」的帳號。這些打分會被排除在外。具體下面會說到。

豆瓣電影評分的主旨和原則,是「盡力還原普通觀影大眾對一部電影的平均看法」。這個主旨過去十年沒變過,將來也不想變。

它並不是專家、影視從業人員或者資深人士對電影的看法,雖然這些看法會被豆瓣算在「普通觀影大眾」之內。所以有次聽到「豆瓣電影評分不專業」的說法的時候,我的反應這是在說「大眾不專業」,應該怪語文才是。個人認為匯總專家意見會是另一個很有價值的服務,但這個確實不是豆瓣評分的宗旨。

二:豆瓣評分反映文藝青年的喜好嗎?

早已經不是了。

早些年可能是的,因為來打分的人裡文藝的比例要比街上的比例高些。但是現在每個月有一億上下的人會用到豆瓣的評分,我不覺得咱們文藝青年的勢力變這麽大了。基本能確定現在豆瓣評分反映了大眾觀點。只是這個「大眾」更集中在一二線城市裡,和豆瓣用戶紮堆的地方一致。

換種說法,在所有去電影院看電影的「大眾」和所有看電視的「大眾」之間,當前(2015年)在豆瓣打分的人更接近去電影院的那個。

有些獨立電影只有文藝青年會找來看,所以得到的是文藝青年給的平均分。你又不文藝,就因為分數高也找來看,然後… 這不能怪豆瓣,更不能怪她們。但很多東西都是這樣的,評分只是判斷用到的一部分,經常更重要的是「聽說」和「選擇」。這個下面也會說到。

三:為什麼我喜歡的/我討厭的/我拍的/我導的/我投資的電影/電視劇會在豆瓣上的評分低得/高得不正常?

所有電影都有眾口難調的問題。最好的不是所有人喜歡的,所有人喜歡的不是最好的。

人對一件事情有感情投入,或者有明確愛憎的時候,會投射到別人身上,認為別人應該會有同感。這個當爹媽的都知道。「別人」匯總起來就變成「多數人應該「或者是「正常人應該」。看到有同感的時候我們感覺好,沒看到的時候我們不是一下子能接受。你我都這樣,沒什麼奇怪的。

在評分這件事上,看到評分和自己想法一致,覺得豆瓣靠譜,看到不一致,覺得豆瓣不靠譜。這種反應也正常。但「豆瓣」後面只是很多個「別人」而已,不多不少。你和別人平均看法不一致,可以冷靜下來再下結論。未必別人不正常,也未必背後有陰謀。這也不一定是壞事,大眾經常是錯的,至少你是有主見的。

我也是一個創造東西的人,做過一些個靠譜不靠譜的網路產品。我非常明白自己的作品出來的時候,希望和相信別人會喜歡的心情。事實是,自己和別人的喜好都很難把握,碰壁難免,但下次我們還會「愛上自己的作品」。這是創造的代價,我們自找的,也是我們著迷於此的一個原因。

四:水軍是怎麽回事,豆瓣評分可刷嗎?

水軍是有的,但豆瓣評分很難刷得動。

電影這個行業大了,怪事就多。我們把「老子還就不信了,我就要把這個平均分抬高/拉低」動力之下的打分行為統稱為「非正常評分」,或者說打分的目的是為了直接幹預平均分數。我個人印象裡,「非正常評分」大致有四類:註冊/收購帳號刷高分的,註冊/收購帳號刷低分的(這個我也百思不得其解過),明星粉絲團「進攻豆瓣」的,鐵桿用戶「捍衛豆瓣評分公正」反水行動的。應該還有別的,比方說行為藝術什麼的。

以上聽起來嚇人,對豆瓣評分的影響其實沒那麽大,小影響還是短暫和個別的。因為正常打分的人實在太多了,也因為反刷分早已經是豆瓣電影日常工作的一部分,不少同事借助更多的程式一直默默在做。

豆瓣這兩年的原則是「所有能判斷屬於非正常評分的一概不算」,不分高低貴賤顏色。(捍衛評分公正的用戶,真的抱歉加感激。但這應該是我們的工作,不是大家的,一時沒做好是我們失職。)。

「不算」非常簡單可操作,但「判斷屬於非正常評分」不是那麽直接。豆瓣一代接一代的演演算法工程師、程式員、編輯和產品經理在這件事上貢獻過才智,最後都落實在二十四小時跑的大小程式上面。這確實是持續的、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事情。但現在門檻已經很高,聲稱能刷分的基本是在騙人。

刷分基本無效之後,幹擾豆瓣評分的努力在向「社會工程」進化:針對具體一部片子製造「豆瓣評分有問題」的輿論,想辦法打擊豆瓣評分整體的公信力,或者直接對豆瓣的工作人員施加心理壓力。行業變化很快,不知道將來會變成怎樣,但豆瓣自己的想法和立場可以是不變的。

五:有沒有一勞永逸完全解決水軍問題的辦法?

一勞永逸的辦法可能沒有。但當下來說,水軍的千軍萬馬跳進來,讓評分的湖面一點漣漪都不起的辦法是有的,但對正常打分用戶的感受可能略有影響。我們在積極地準備,需要的時候可以推出。

六:我可以做點什麼讓我的片子在豆瓣評分高一點?

「找豆瓣的人」是最沒用的。不少人試過,大大佬托大佬也直接找到過我。江湖這麽大,有用的話早會有人知道,你可以去四處打聽一下。據我所知,整個豆瓣系統裡沒有「修改電影平均分」的後臺功能。

刷分上面說過了,越來越沒用。所以我確實不知道除了拍好電影,能做什麼。

但是最近有轉行做電影的老朋友問我同樣的問題。直接回答「拍更好看的電影就是了」應該會被他扁。所以我第一次站在片方的立場想了這個問題,答案還是沒有。但我給了些觀察希望對他有用,以下是大致的意思。

一部電影的豆瓣評分是來評分的人群的平均意見決定的。按道理、平均來說、其他都一樣的時候,不怎麽宣傳就會來看一部電影的人傾向於打高分,但人少;本來不會喜歡、因為大規模宣傳建立了高預期來看的,傾向於打低分,但人多。這也是獨立電影為什麼有時候評分很高(只有粉絲來打分),而票房奇跡有時候評分很低(把不會喜歡的人也宣傳來了)的原因。

所以叫好和叫座,高分和票房的確有一些本質的衝突,只有真正廣受歡迎的電影能化解這個衝突。除了拍更好的電影永遠是王道,把握好宣傳的度也比較重要,過度宣傳可能會拉低評分。

最後我問這位朋友:口碑還是票房,哪個對你更重要?他的回答比較吐血,這裡就不復述了。但我覺得,他的電影好的話,到最後這不會是一個糾結的問題。

七:豆瓣電影評分和豆瓣電影商務是什麼關係?

簡單地說,沒有關係,我們也不想有關係。具體可以分現在的商務和將來的商務看。

豆瓣目前來源於電影行業的主要營收渠道是電影的宣傳廣告。形式是廣告banner,賣點是「讓更多人知道你的電影/電視劇」。經常需要電話裡澄清「但是賣點不包括更高評分「,我覺得我的同事挺累的。這件事的收入也只是豆瓣整體收入的零頭,如果容易起誤會我們可以另作打算。

電影行業裡更大的商業機會豆瓣會當仁不讓地去爭取,只要不會影響到公眾對豆瓣評分的信任。內部做到真正的獨立比較容易,可以用結構、制度和防火牆做到。稍難的是避免市場和公眾的認知被輕易誤導,或者說避嫌。只要新的模式依賴於豆瓣整體數據之上的宏觀判斷,而不是直接依賴評分,我們相信很多事可以做,也想很快開始做。

從管理和團隊一致性的角度看,我在公司各種內部場合、在幾百人的年會上講過和這篇問答大同小異的東西(要精簡一些,因為得站著講),所以我的同事大都知道和評分中立原則偏離是極端嚴重的錯誤。在和評分有關的事情上,到今天我個人沒有發現過一例本質的執行錯誤。更重要的是如果過去或將來有錯誤的話,豆瓣作為一個公司有誠意和意誌保證發現後能馬上得到糾正。

八:你為什麼這個時候出來寫這個東西?

我們以前認為提供評分服務需要保持中立和獨立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沒什麼好公開標榜的。碰到有意無意曲解豆瓣評分原則的,我們也很少出來辯護,我們覺得只要每個月有上億的人信任豆瓣就夠了。但影視行業最近的變化,讓我們直接感覺到低調在這個時候可能是不明智的。

但我確實看到行業中具體的個人,曾經都是有理想抱負的年輕人,所以除了溝通走樣和誤會的原因,我也猜測行業正在催生一些結構的問題。我直覺判斷,今天可能是一個岔路口,現在有必要把豆瓣的立場一次表達清楚,以免猜測和誤解引發的博弈把行業的一角推向我們最終都不喜歡的方向。

豆瓣一直是用戶的朋友,我們希望一直也是影視行業的朋友。我很想看到行業能一直健康地發展下去,相信一個滿懷誠意的、中立的評分服務對整個行業在結構上是長期有益的,也相信一個透明地傳達觀眾看法的地方對行業裡個人的職業成長也有微薄但是長期的幫助。

推薦閱讀:

>【大數據解讀】如何拍出一部國產爛片? 致中國電影圈的一封公開信。

>張藝謀電影《長城》口碑爛爆,新華網出面「緩頰」:影評人不應唱反調。

閱讀原文

微信號:ChinaFilmNews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