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目前的稅負下,製造業究竟有沒有活路?從中國玻璃大王曹德旺的影片談起。

綠色文字為【微信上的中國】補充:

2016年12月中旬,中國「玻璃大王」、福耀集團董事長曹德旺,有一段長約八分鐘的媒體採訪影片曝光,主要是談論中國企業家在美投資的狀況,被視為「直戳中國經濟的痛點」。

有人概括出三個炒作文案:

第一,福耀集團將在美國投資10億美金建廠。

第二,曹德旺說,中國除了勞力以外,什麼都比美國貴。

第三,曹德旺要跑了。(這句話成為引爆輿論話題的焦點文案)

這支被命名為【中國製造業沒落的原因】的影片,很快在網路上瘋傳,有人開始檢討稅負的問題,有人批評曹德旺,也有人認為他代表的是中國企業家的良心。

在輿論壓力之下,曹德旺後來出面告訴媒體:「我沒有跑,也不會跑。」

人民日報也發了一篇短評表示:「中國經濟容得下企業家講問題。」

以下內容中附上曹德旺的這部影片,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

下文則是吳曉波頻道針對中國稅負這個當紅話題,對三位中國企業家進行了訪談。

來源:吳曉波頻道(微信id:wuxiaobopd)

作者:巴九靈

「吳曉波頻道」是中國財經作家吳曉波,在微信平台上進行內容發布的自媒體,涵蓋影片、專欄和測試。

前幾天,中國「玻璃大王」、福耀集團董事長曹德旺火了。

火的原因連他自己都意外:在某次接受採訪的影片公布後,有人說「曹德旺跑路了」。

小巴去找來那段影片,從頭到尾看了兩遍,(因為曹老板說話有胡建口音,字幕又不太準確)看完既感動,又氣憤。

感動在,短短八分鐘的影片裡,一個務實的、關心中國經濟未來的企業家形象躍然眼前。

氣憤在,這得是多麼叵測的用心,才會把影片內容總結成——「曹德旺跑路了」?!

或許有些讀者對曹老板不熟,小巴在這裡講幾個細節:

上世紀80年代,中國的汽車玻璃都要從國外進口,售價人民幣幾千元,成本一兩百。當時在做水表玻璃的曹德旺得知這一情況,心中不服,想做出「中國人自己的汽車玻璃」,於是提升技術,調試模具,購買先進設備,就真做出了「中國人自己的汽車玻璃」

在福耀玻璃進場時,全球有四大汽車玻璃生產巨頭。30年過去,福耀已成為中國第一、全球第二大汽車玻璃生產商,國內市場占有率超過60%。

所以,在回應跑路傳聞時,曹德旺會說:「福耀的市場銷路65%在中國,我跑出去幹什麼呢?但這不等於說不出去投資。因為你想變成全球公司,必須在國外投資。」

為什麼曹德旺會在美國建廠?原因很簡單:美國三大汽車製造商都是福耀的客戶,帳算下來,賣給美國的玻璃還是在美國生產最划算,當然就地建廠了!

70歲的曹老爺子在影片裡反復說:「中國是中國人的中國,建設中國、發展中國、保衛中國,是中國國土上每一位精英的責任。……特別你們這些做傳媒的。」

他沒有預料到影片會如何發酵,現在聽著這幾句話,小巴覺得分外諷刺。

的確,影片中的曹德旺說,中國製造業的稅負最高。但他沒說的是,辦廠30年,福耀有20多年都是福建省納稅模範。

的確,影片中的曹德旺說,在美投資近10億美元。但他沒說的是,這些年他在中國捐就捐了八九十億人民幣。

「中國厚待我,我才說出這些話。」回應傳聞時,曹德旺如是說。

他說的難道不是實話?在今年九月,小巴曾就中美建廠、開店成本採訪過幾位企業家,曹德旺算過的帳,他們也都算過。【點擊此處,即可閱讀】

企業家心中的想法,積壓了不是一天兩天。正是因此,曹德旺的影片風波漸漸淡去後,「死亡稅率」這個詞卻持續火熱,引發了更大的討論。

中國的實際稅負,是不是讓製造業難以生存發展?

對此,小巴採訪了幾位大頭——最早提出「死亡稅率」的李煒光教授、頻頻調研製造業企業的秦朔大大、在中外都辦過廠的企業家劉光達,讓我們來看看他們的觀點。

李煒光

天津財經大學財政學科首席教授 

「政策好不好,最終的檢驗者是企業」

除了新興行業以及金融等領域,大陸大部分企業的利潤率都不到10%,30%-40%的稅費負擔足以導致大多數東部沿海加工企業處於困境,甚至虧損倒閉。而在大陸,企業實際稅費負擔已接近40%的水平。

如果用世界銀行的「總稅率」指標(企業的稅費和強制繳費占商業利潤的比例)來衡量大陸企業的稅負,2013年大陸企業總稅率為68.7%,不僅高於發達國家的平均水平,也明顯高於中等收入國家和低收入國家的平均水平。

2014年和2015年,中國繼續維持在68.5%和67.8%的高水平上。在如此重的稅收下,中國製造業企業活著已經不容易,談何創新和轉型?

有人認為我的說法太誇張。我也希望我的結論是誇張的,但是我是有調研的,也是有數據的。任何人想反駁我都可以,希望拿出具體的數據來反駁。

註:2016年年初,李煒光教授與馮興元教授發起了主題為「中國民營企業稅負問題研究」的調研。

說到底,一些政策到底有多好,最終的檢驗者還是企業。有些地方宣稱自己的政策好,但是如果那裡的企業都過不下去了,你能說政策好嗎?我們還是要看企業家的真實感受。

調研時我們曾請民營企業家座談聊天,聽聽真心話。一位在商界摸爬滾打近20年的女企業家,談到經營困境,忍不住失聲痛哭。「感覺太難了,實在撐不下去了。」這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她哭的時候在座很多企業家也跟著掉淚,調研會開成了訴苦會。

中國經濟還是一個新經濟體,中國經濟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不能現在就讓人感覺舉步維艱。所以我一直在呼籲實行輕稅制,希望釋放我們這個新經濟體內部尚未發揮出來的潛力。


秦朔

秦朔朋友圈創始人

「積鬱在實體經濟的怨氣噴發了」

我認為,沒有一個政府會覺得稅負過高;也沒有一個企業家會覺得稅負很低。政府總覺得還有稅負增加的空間,而企業家總覺得稅收太高了,這是全世界普遍的規律。

兩三年以前曹德旺在俄亥俄州收購美國企業時,新華社就寫過內參,比較過中美製造業成本這些數據,所以高層對情況並不陌生。

美國剔除掉人工以外的資源性成本的價格,相對來說越來越低,這是美國的比較優勢。成本結構在不同的產業是不一樣的,如果產業更多依靠勞力力的話,中國相比發達國家還是有一定優勢的。

我最近剛剛去了比亞迪在洛杉磯蘭卡斯特市的一個工廠,曹德旺說的沒錯,美國土地很便宜,但不要忘了他也說美國製造業面臨一個問題——要招到年輕的工人並不容易。我看到比亞迪工廠裡工人年齡很多都很大了,四五十歲的都有。所以不能簡單地講,中國製造就沒有成本優勢了。

曹德旺的訪談,之所以會反響這麼大,應該說是目前這個時間點上幾件事交織在一起爆發的結果:

一是,經濟增速持續不斷地下行。特別是相比房地產、金融和互聯網,製造業的日子非常難過。這是「實體滯」「資產脹」局面下,積鬱在實體經濟的怨氣借這個機會噴發了。

二是,特朗普提出美國製造業回流,加劇了國人這方面的擔心:你看看人家的成本那麼低,我們怎麼辦?!

三是,曹德旺式問題也是企業總體成本負擔上升的必然結果。這些年來企業方方面面的成本都在增加,包括勞力力成本、環保成本,營改增也給一些企業增加了成本,因為向下遊抵扣不了增加的稅收。

種種因素糾結在一起,借曹德旺的事情爆發了。

劉光達

廈門廈芝科技工具有限公司董事長

「增值稅這個稅種不合理」

這個稅重肯定是存在的,因為製造業裡面有一個增值稅嘛。

比如說我今天買了20塊錢的原輔材料,那在我的成本構成當中,有原輔材料、設備折舊、人力成本,加起來是100塊。20塊的原輔材料是我從別人那買的,它帶著增值稅票進來,可以沖抵增值稅。另外80塊是不能沖抵的。

那麼假設我的成本是100塊,我銷售也100塊,在財務上是沒賺錢的嘛。即便在沒有賺錢的情況下,還必須得支付80×17%的增值稅,這是十分不合理的。

因為製造業很多是勞力密集型企業,至少比軟體開發或是其他的科技型企業密集,所以人力成本是很大的一塊支出。比如說我現在這個企業,每個月的員工薪水大概在200萬左右。

但是因為這部分不能沖抵增值稅,我們銷售之後,還要再交200萬的17%,也就是34萬,一年就是400萬。這就是另外的成本,肯定是高了啊,肯定不合理啊。

我現在看一些專家說,綜合稅率沒那麼高,那都是瞎扯。真的,我們身在其中是最了解的。

在增值稅這一塊,我覺得曹德旺說的十分有道理。當然還有教育附加稅、城建稅、印花稅等等,這些稅的成本大概是增值稅的20%左右,我覺得那都是可以承擔的。增值稅這個稅種,絕對是影響中國製造業發展的一個惡疾。

閱讀原文

微信號:wuxiaobopd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