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有著鄭和寶船傳奇的大明水師,真的讓西方殖民者膽寒嗎?

本文來源:最強冷吧眾(微信id:lengbingqiba)

作者:米蘭德

由於近代史上,秉承傳統大陸政策的清朝,屢屢遭受到來自海上的威脅,並且損失慘重。所以一提起海洋,尤其在近代對外關係式方面,國人往往心生一股嘆息。

作為一種心理補償機制,塑造一段偉岸而不容漠視的神話時代,便成為了必須。

恰巧處於清朝之前的明朝,由於存在時間較長,並且已經同崛起的幾個西方海權國家都有衝突和交集,便成為了重點的描摹對象。

一方面是明朝立國後,出於農本思想、集權控制、經濟壟斷等諸多原因。大搞不切實際的海禁政策,並且在其存在的大部分時間內,嚴防死守此規定。而造成了沿海地區原本繁榮的海上貿易,大部分幾乎停滯壞死。

但倒退的沿海經濟與實際需求,又無法讓明朝斷絕同外部世界的海上交往,從而使得海禁政策在實際上時緊時松。地方上在執行此政策時,也經常陽奉陰違。

另一方面是大航海時代開始後,越來越多的西方貿易船隊與殖民者向東開拓,來到中國沿海等地。

他們中的大部分實際希望通過談判和妥協,來與明朝方面達成諒解和交易,疏通歐洲同中國的直接貿易。但他們的願望往往無法通過與明朝當局的正規途徑得到解決,只能通過非正規途徑來達到目的。雙方也因此在一開始,就埋下了衝突與合作並存的種子。

當我們重新翻看雙方對於此類衝突的記載,便不難發現。當時大部分中外海上衝突的原因都頗為狗血。而被網路輿論塑造起來的無敵大明水師,在歷史上的真實表現,也實在差強人意。

羸弱的海戰配置

▲早期的明朝水軍就並不強大

雖然明代在建立過程中曾經依仗長江天險作為主要地理屏障,也在著名的鄱陽湖之戰中與割據荊湖的陳友諒發生了大規模的水戰,但在海戰領域並無什麼建樹。

當時南方的主要割據對手中,也僅有蘇南張士誠和浙東一帶的方國珍手下具有一定的船隊。因而明朝在一開始便力主執行非常嚴格的海禁政策,寄希望於通過物資封鎖策略來打擊盤踞沿海和島嶼上的敵軍。

最終,海禁政策成功的讓明朝控制了東南沿海地區,卻也注定了明朝始終難有動力和意識去發展一支具備足夠實力的海上力量。

▲東南沿海的內戰對手促成了明朝的海禁政策

立國後,受到倭寇襲擾等因素,明朝海禁政策依然毫不放鬆。

朱元璋為了建立個人絕對權力集中,而做出了許多讓人怎麼舌的決定。包括從廣州上岸的朝貢國物品,必須通過陸地運送到當時的首都南京,才能完成交易。

因此,明代的海防開始直接套用陸地上的衛所兵制度。建立一個又一個規模較小的沿海水寨,配以數量不等的戰船,執行日常海防工作。

這些衛所受各省地方節制,缺乏配合機制,兵士又被長期束縛當地,因而時有士兵逃亡事件發生。而戰船的淘汰修補工作也因財政緊張而逐漸荒廢。

到了明代中期的時候,大部分水寨不僅缺員嚴重,戰船狀態和數量也不盡如人意。

 

十五世紀初,明成祖朱棣下令實施的鄭和下西洋行動,雖然在短時間內讓明代的海軍艦隊有了一次大規模的擴增。但這些船舶大都只裝備了有限的武力,並不適合於海上交戰。

鄭和七次下西洋,一共只經歷了兩次戰鬥。除了在南洋地區對付華人海盜陳祖義之外,綁票錫蘭國王的戰鬥基本都在陸上發生。隨著朱棣去世,明宣宗因財政虧空等理由,取消了繼續下西洋的活動,明朝海上力量再次陷入低谷。

而在整個過程中,沿海的水寨系統一直處於持續衰退之中。明朝已經基本處於一個海上力量真空期。

▲寶船一直被吹的神乎其神

就在這樣的大背景下,西方世界的大航海時代拉開了帷幕。

歐洲人用不斷更新的航海知識開拓海疆,也為自己不斷升級換代各種新式船舶與海戰武器。

當這些歐洲人於十六世紀初,闖入中國傳統的海上勢力範圍時,明朝已經沒有任何能力組織海上力量進行阻止。被葡萄牙殖民者奪取首都馬六甲城的當地蘇丹,曾經派出使節向遠在北京的朝廷求援,卻只能得到明朝官方嚴正抗議式的口頭支援。

在武器技術與戰鬥力方面,明朝水師不僅人員缺額,戰船和裝備也非常落後。

當西方的遠洋船隊開始普及新式的卡拉克帆船、卡拉維爾船並按上弗朗機火炮時,明朝水師的主力戰艦依然還在使用鄭和時代的武器。包括老式的火門手銃、碗口銃、火箭等。明朝水師的日常訓練,僅僅是在沿海與江河海口做簡單的巡航,沒有航海訓練與嚴格的戰術編隊概念,很難在海上交鋒中取得優勢。

▲日漸凋零的大明海防要塞系統

當時的明朝水師,不要說抵禦外敵,連對內防范的本職工作都已經無法好好進行。不少沿海居民因不堪忍受海禁政策的壓抑,組織起來,冒險到南洋等地進行走私貿易。廣州等地的地方官見有利可圖,便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給予方便。至於水師在沿海的定期巡航,也因為人情世故和收受賄賂而對形同虛設。

▲巡航中的大明水師

對葡萄牙勝之不武

▲日本畫中的葡萄牙大帆船

1517年,葡萄牙為開拓中國地區的貿易,派出了歷史上第一支來華的歐洲艦隊,護送首位歐洲駐華大使皮雷斯抵達廣州。

面對這一情況的廣州地方當局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因而一直到三年後的1520年,才讓大使會見了當時的皇帝明武宗。

葡萄牙艦隊在完成任務後便返回本土,留下一小批成員滯留在珠江口的屯門島上。不久之後,一支小規模的葡萄牙船隊從馬六甲趕來。他們與盤踞珠江口沿海的中國海盜及走私船隊發生衝突,最終引發了近代東西方第一次交手的屯門之戰。 

今天被很多人當做明朝水師大敗西方列強的第一戰,其實水分頗大。

由於人員和戰船數量都嚴重不足,當時的葡萄牙人除了在印度和東南亞保有少數戰船外,私人商販都通過購買中國式帆船來進行貿易。

船上的葡萄牙人很少,水手基本以東南亞人為主,武器也只是數量有限的小型弗朗機火炮。屯門島上當時就只有5艘不大的中國式帆船和一處簡陋的工事進行防禦。

而明朝一邊,由封疆大吏汪鋐主導,從廣東沿海的各個水寨中集合了50艘船戰船的兵力進行圍攻。雖然雙方使用著差不多的船舶,明軍在理論上還占有數量優勢,依然被對面的5艘船擊敗。

▲此戰葡萄牙人使用的主要是中國式帆船

無奈之下,明朝水師只能動員沿海的走私船隊和海盜加入,進行效率極低的圍困作戰。經過40天的艱難圍攻,終於迫使島上的葡萄牙人因缺衣少糧而撤退。

這期間,葡萄牙人僅僅損失了1艘船。餘下的人又將人員和武器給養集中到3艘船上,利用風向殺出重圍。圍追堵截的明朝船隊毫無辦法。勃然大怒的明朝當局,只能將滯留在中國的大使皮雷斯一行人關入大牢,進行了大量慘無人道的用刑和折磨。

一些當時進入珠江口進行貿易的泰國商船,也因為船上有個別葡萄牙人商人而被明軍偷襲。船上人員全部被殺,貨物與貨款則全部被地方當局私吞。


第二年,葡萄牙從馬六甲方面,派出了一支由5艘槳帆船和1艘中國式帆船組成的艦隊來到廣州,希望與明朝方面達成諒解,營救大使皮雷斯。

船隊被明朝方面拒絕交涉後,從屯門附近航行到了西草灣。早就布下殺機的96艘明朝水師戰船,一路尾隨挑釁。葡萄牙船隊以外交任務為重,一直沒有還手,以表達善意。

夜裡,明軍利用火船進行偷襲,並將對面的6艘船全部包圍起來,著名的西草灣之戰正式打響。在這場被很多人當做痛宰西方殖民者的海戰中,明朝水師僅僅靠火船燒毀了2艘敵船。讓剩餘的葡萄牙船只成功突圍。一些被俘的葡萄牙人和南亞水手被帶到廣州就地正法。而皮雷斯也在監獄裡遭受了2年的關押與折磨後,於1524年死在牢裡。

▲當時很多葡萄牙船只是戰鬥力較弱的槳帆船

從屯門和西草灣之戰,我們不難發現明朝水師所謂的戰鬥力,只是某些當代人片面的想像。

當雙方的船只都處於同一水平,武器差距也不大的階段。明朝水師由於自身戰鬥力的羸弱,只能依靠偷襲和圍困等方法,勉強獲勝。

這些勝利本身,則給了明朝水師一個非常好的提示,對付洋人,就要用偷襲和伏擊。

▲兵力如此稀薄能派出多少人來對付大明呢?

注水的走馬溪大捷

▲在日本貿易的葡萄牙船隻,他們經常經過一個叫雙嶼的地方。

屯門和西草灣兩場表現糟糕的勝利之後,明代嘉靖朝加精了對沿海私人貿易的管理和打擊力度,造成的結果便是在廣東地區活動的福建海盜商販向北,逐漸將基地轉移到了浙江舟山附近的雙嶼島。這裡靠近出產生絲等重要物產的浙江和蘇南地區,沿海島上的居民因明代海禁政策,而被強制遷徙回大陸定居。而地方上的士紳因有利可圖,也組織當地人加入進來。

很快,打不開在華貿易管道的葡萄牙人、南洋人、日本人、琉球人也蜂擁而至。在這片以中國海盜集團為主要控制力的地方,發展出了當時東亞地區最為繁華的貿易自由港。

1547年,明朝朝廷終於注意到了東南沿海的雙嶼島。朝廷特派欽差朱紈統領浙江和福建兩地的軍政大權,意在剿滅和扼殺雙嶼。

1548年,精心準備的明軍突襲了雙嶼島。雖然島上的海盜們還是利用風向四散而逃,卻也讓明軍抓住了好幾位當時海盜集團內的頭面人物。雙嶼這個繁榮的港口也被徹底毀滅。

結果,失去了基本盤的海盜們,從浙江沿海流竄到整個東南地區,直接引發了歷史上著名的嘉靖倭亂。其中的一部分中國海盜與葡萄牙人向南,撤退到了福建走馬溪一帶。

朱紈的重要副手盧鏜,再次在當地布置了伏兵和陷阱,利用對方船隻靠岸取水的時機,主動發起攻擊。受到襲擾的葡萄牙人登陸發動追擊後,遭到了大批明軍的圍攻,只能退回岸邊的船上。而百多隻明朝水師戰艦從海上也發起了包圍作戰,最終將賊夷船二隻、哨船一隻、叭喇唬船四只圍住。此戰便被吹成了明朝對西方殖民者的第三次大勝–走馬溪之戰。

結果依然有葡人和海盜從包圍圈中殺出遁逃。而被俘虜斬殺的海盜中除了少量葡萄牙人和南洋水手外,很多還是中國人。

盧鏜在向朝廷上報的戰功中,居然謊稱俘虜了葡萄牙和南洋地區的多名國王和首領。只是在看慣了邊將謊報戰績的朝廷看來,早就見怪不怪了。

▲由於葡萄牙陸戰兵力很少,一度給大明留下了戰鬥力弱的印象。

此後的一個階段內,明朝水師忙於對沿海倭寇的作戰,卻也疲於奔命。面對沿海中國海盜為主的倭寇勢力,明軍主要以陸地剿滅為主,水師依然只是一支輔助力量。

當時的明軍雖然已經通過繳獲、仿制和走私等方式,獲得了西方的弗朗機火炮和新式前裝大炮。但這些已經在西方被大量淘汰的武器,並沒有幫助明朝水師有了本質性的戰鬥力提升。大量原始火器,依然在戰艦的武器清單上占據位置,戰船本身也就以欺負下船小的倭寇為榮。

十六世紀末,日本在豐臣秀吉策動下入侵朝鮮。明朝水師在戰爭末期才投入戰爭。

面對船隻落後,水戰經驗缺失的日本戰國艦隊,終於是取得了歷史上少有的大規模海戰勝利。

而在東南沿海地區,隆慶開海與葡萄牙人租借澳門兩個措施,也讓倭寇與西洋匪患暫時平緩。明朝水師度過了又一段較為和平和安詳的日子。

▲露梁海戰是大明歷史上第二次真正的水上大捷

遭遇荷蘭人的尷尬

▲荷蘭人的貿易小船

時間進入17世紀,新崛起的荷蘭與英國逐漸開始進入亞洲地區,並深入南洋與中國沿海,希望加入並壟斷貿易航線。這樣不僅會與已經在亞洲有著廣泛利益的葡萄牙和西班牙人發生衝突,繼續對開放海洋貿易持保留態度的明朝也勢必與之產生摩擦。 

1601年,首先闖入中國沿海的荷蘭東印度公司船隊,就與在澳門的葡萄牙人發生了交火。三年後,又一支荷蘭船隊摸索到了台灣附近的澎湖列島。

由於當地鮮有人煙,明朝水師也只是定期光顧此地,荷蘭人便成功的在這裡暫時落腳。此後以此為基地的荷蘭人努力同福建地方官交涉,希望能夠取得貿易權。在吃了一鼻子畢門根後,不得不在給養耗盡前撤退。

此後的十多年裡,荷蘭人主要在印度洋和南洋等地進行攻略,包括占據了後來的荷屬東印度首府巴達維亞。一直到1622年,荷蘭人才再次派出13艘大小船隻,會同2艘英國船一起北上中國沿海。

▲荷蘭人繪制的台灣與澎湖地圖

這支船隊首先嘗試攻取澳門,結果再次戰敗撤退。於是在遣散了一些船後,餘下的船隊來到了澎湖列島。

由於深知明朝的嚴厲態度,荷蘭人一改過去西方殖民者在中國沿海小心謹慎的態度,肆虐沿海。不僅封鎖和攻擊重要的港口廈門,還在沿海巡航捕捉中國漁船和商船。

面對荷蘭人的突然發難,明朝水師毫無作為。他們不僅難以在沿海保護中國船隻,還在廈門港內,同商船一起被擊沉了七八十艘。

面對裝備著後來被明朝人成為紅衣大炮的荷蘭武裝商船和快艇,明朝水師深知戰鬥力遠遠不如,一直避而不戰。福建當局只能希望通過談判的方式,讓荷蘭人去台灣駐紮,離開澎湖。結果,發現台灣條件太差的荷蘭人一直拒絕離開。 

1623年,新到的封疆大吏南居益,一面在金門等地屯集近萬的兵力,一方面為荷蘭人精心設計了一場鴻門宴。荷蘭駐澎湖的司令弗朗斯受到誘騙,帶著2艘單桿小船赴廈門與明朝當局談判。結果在宴會上,所有荷蘭使團成員被明朝官方下藥灌醉後扣留。接著50艘火船按計劃攻擊了2艘荷蘭小船,結果依然讓其中的一艘逃之夭夭。

第二年,完成集結的明軍,在水師幫助下終於開始進攻澎湖。利用荷蘭人兵力稀少,船只所剩不多的機會,將對手封鎖在港灣內。但主要戰鬥依然由登陸的陸軍進攻荷蘭人的臨海要塞,不僅進展緩慢,還需要繼續增兵三次來圍困。

最終,還是荷蘭人因缺乏補給,不遠死守當地,才撤離了當地。整個過程中,明朝水師只給荷蘭人留下數目眾多的印象。而後來大名鼎鼎的海盜首領鄭芝龍,也在此戰中接受明朝招撫,初露頭角。

▲荷蘭人裝備較好的大型帆船,讓明朝水師一籌莫展。

十年後的1633年,已經成為明朝水師一員的鄭芝龍打頭陣,主管了著名的料羅灣之戰。

戰前,荷蘭人的船隊有著19艘武裝商船的規模,卻由於擱淺、事故和執行其他任務,損失了7艘。整支船隊的主力是,海盜頭子劉香的中國海盜船隊,也不過50艘。

明朝水師的第一波26艘戰船,在與荷蘭人遭遇後招致了慘敗。接著第二批30艘大型戰船又被5艘荷蘭商船全部摧毀。最後,明朝水師依然使出了夜間火船襲擊的拿手好戲,集中130艘戰船圍攻對方。結果7艘火船再次被荷蘭人的艦炮全部擊沉。不甘心失敗的明朝水師,此後反覆發動火攻,終於逼退了難纏的荷蘭人。

整個戰役中,明朝水師僅僅俘獲了1艘荷蘭小船,焚毀另外1艘。但因為大量殺傷了戰鬥較弱的中國海盜船隊,焚毀多艘海盜船,而再次宣布大捷。

其實在整個戰鬥過程中,自己損失的大小船隻也有近200艘之多。戰後,荷蘭人基本就取得了在福建當地貿易的權力。

▲料羅灣的勝利主要依靠殺傷中國海盜獲得的

很多人或許會把後來鄭芝龍之子鄭成功收復台灣、擊敗當地的荷蘭守軍,作為明朝水師戰鬥力強勁的證據。然而當時,整個台灣的荷蘭守軍不到2000人,戰船數量也ㄝ位於巴達維亞總部的荷蘭當局又對支援台灣毫不上心,甚至忙裡偷閒的再次派船隊攻擊澳門。最後,依然是因為彈盡糧絕,荷蘭人才獲得了榮譽撤退的待遇。鄭成功一方的損失則遠遠大於荷蘭。

▲荷蘭人筆下的鄭成功部隊並不強大

慘遭打臉的虎門之戰

▲第三個打臉明朝水師的是英國人

就在明朝滅亡前夕,駐防東南沿海的水師再次被人打了臉。

這是這次打臉的主角即不是葡萄牙人,也不是荷蘭人,而是來的更晚的英國人。

這些英國人分乘6艘武裝商船,抵達廣東珠江口的虎門停泊。由於不是明朝承認的朝貢貿易國,他們的貿易要求慘遭抗拒。

在遭到虎門炮台的明朝水軍炮擊後,英國商船開炮回擊。幾小時後,虎門炮台的防禦力量被英國人一掃而空。英國人索性登上虎門,扯下大明旗幟,升起了象徵英格蘭的聖喬治旗,炮台上的35門大炮則被他們搬上船,作為戰利品。

被打矇了的廣州當局,不得不委派葡萄牙人與英國人談判。在暫時的緩和期後,雙方再起衝突。這次英國人有摧毀了3艘中國帆船,並登陸燒毀了一個村鎮。幾天後,他們再次攻占虎門炮台,並將明朝水師的一艘大型戰船燒毀。

▲明代的廣州海防布防分布圖

最後,事情的收尾還是依靠澳門的葡萄牙人斡旋,才讓英國船隊賠償了損失後,毫髮無損的離開廣州。

在整個衝突事件中,被今天的很多人幻想成威武之師的明朝水師,不僅反應疲軟,而且處處挨打,顯得尤為被動。

事實上,明朝在其立國的近三百年歷史上,從來不以海戰而著稱。

自朝代建立的14世紀後期開始,明朝朝廷就一直努力維持嚴格的海禁制度。這不僅讓造船業受到打擊,也連帶著讓以水師為主的水面艦隊,弱不禁風。

十六世紀後期,明朝曾經有限的開放了海禁,允許貿易。甚至戰船本身也得到了一些西方流傳的火器,升級了武器系統。然而這些都無法在整體上提升明朝水師的實際戰鬥力。

因而,無論是荷蘭還是英國,只需要微薄的力量,便已經讓大明的海疆翻天覆地。

這些早期殖民者,無論是人數、船隻武裝,都無法同同時代自己國家的正規海軍相比較。 

▲明代的大型戰船從未讓西方殖民者們感到恐怖

今天,依然在無意義拔高明朝水師歷史戰績的人,無非是在接收了大量近代屈辱史教育後,自覺產生的一種心理補償機制。他們為明朝水師塑造了一段偉岸而不容漠視的神話時代,卻無法讓自己理解,為什麼那麼強大的水師,贏著贏著,就把江山給輸完了呢。

推薦閱讀:

>從兵馬俑推敲當年的虎狼之師-秦軍,到底是多強大的軍事水平?

 

閱讀原文

微信號:lengbingqiba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