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路文學在歐美逐漸走紅?澎湃新聞採訪了背後推手「民間翻譯組」。

本文來源:晨博社(微信id:chenboshe-)、澎湃新聞

作者:澎湃新聞記者莫琪、陳詩懷

2016年的最後一個月,「中國網文在歐美受捧」這一帶有顯著「獵奇」性質的新聞,開始在網路上引發越來越多人的關注。與此同時,散落在全球各地的網文翻譯組也走入公眾視野,他們既是中國文化輸出最堅實的民間力量,卻也是侵權翻譯的免費勞力。

推薦閱讀:

>中國網路小說在歐美爆紅了!!老外都開始追文了!!!

澎湃新聞採訪了多家翻譯組,得知活躍的中國網文漢譯英翻譯組有20個左右,成員多為世界各地(尤其是北美、東南亞)的華裔與漢語學習者。大多翻譯組都有獨立的站點更新譯作,其中規模最大的要數Wuxiaworld.com(武俠世界)。

中國網路文學在歐美逐漸走紅?澎湃新聞採訪了背後推手「民間翻譯組」。

▲Alexa上Wuxiaworld的排名、訪問量、頁面瀏覽量等數據

根據Alexa的數據,Wuxiaworld的全球網站排名竟在1500名左右,而全美網站排名更是進入1000名以內,而這個網站僅僅誕生了2年,靠著已完成和正在更新的30餘部作品,每日UV(網站獨立訪客)在24萬左右,日瀏覽量超350萬次。而相比之下,起點中文網的全球排名則在4700名左右。

是什麼讓中國網文先於傳統、正統的中國文化,衝破語言的高牆,被外國讀者接受,並主動翻譯日夜追更?擔負著推介重任的海外譯手們最有話語權。

中國網路文學在歐美逐漸走紅?澎湃新聞採訪了背後推手「民間翻譯組」。

▲Wuxiaworld的網站背景是一條黑色的中國龍。

網路文學是第一波中國娛樂文化輸出

「在美國想看亞洲尤其中國當代文學太難了,互聯網普及後民間交流的管道才開始打通,但說實話,我們中國人引以為傲的傳統文化對美國人來說太難了。網文不深,又有中國味道,剛剛好。」

Wuxiaworld的創始人賴靜平對網文在海外的熱潮這樣歸納道。賴靜平有個圈內知名度更高的網名叫RWX,是」任我行「拼音的首字母。

1986年出生的RWX在三歲時就跟父母從成都移民美國,在英語環境裡長大,只有在家時才與父母說說「廚房中文」(意思是簡單的漢語生活用語),以至於十幾歲時連漢字都不識。他認為自己的成長環境裡中國文化是很稀缺的,父母回國時帶來的一些光盤、書本是僅有的紐帶。

直到十五六歲時,RWX一家搬到加州,第一次在電視裡看到中文新聞時,只會一口「川普」的RWX懵了,因為聽不懂意思。

真正觸發RWX學習中文熱情的是96版《神雕俠侶》電視劇,演員說的是粵語、打出的字幕是漢字,沒一樣RWX能明白的。

事實上,RWX所處的中國文化沙漠,正是無數華裔的生活環境。

早些時候,中國文化輸出形式、品種並不多,主要集中在《紅樓夢》《三國演義》《詩經》等經典名著,這些多由漢學家翻譯作學術用途。

後來隨著改革開放,歐美引進更多研究中國當代社會的著作,論及文學作品,魯迅等作家的作品即便有所翻譯也多為研究用途,能夠放上尋常讀者書架的中國文藝作品很少。這樣的中文圖書幹涸表面下,漸漸蓄積了極大的潛在需求。

2006年,二十歲的RWX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裡已經學了兩年中文,因為喜歡武俠便開始嘗試著翻譯金庸的《天龍八部》。

RWX回憶稱,當時在美國想看一本英譯武俠小說很難,金庸的少數幾本作品通過正規管道出版了,但定價高達數百人民幣。此外翻譯也不盡如人意,比如譯者閔福德把韋小寶翻譯成「Trinket」(意為小首飾),因此銷量非常低。

同時,在一些論壇上冒出了許多網友自發翻譯的武俠小說,RWX看的第一本英譯武俠小說是東南亞網友上傳的《笑傲江湖》。很快他受夠了追更的日子,轉而自己翻譯小說了。

中國網路文學在歐美逐漸走紅?澎湃新聞採訪了背後推手「民間翻譯組」。

▲在Wuxiaworld的已完結作品列表裡,能找到譯者們在早期翻譯的多部古龍作品。

但是RWX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將《天龍八部》作為翻譯處女作是一時衝動造成的失誤,「現在看來,我先翻金庸再翻古龍,現在再來翻網文,完全是從最困難的做起。金庸的作品引經據典非常高深,我經常看不懂,比如我雖然知道佛祖,但他寫的是‘世尊釋迦牟尼’時我就不知道他是誰了,一句‘有常無常,雙樹枯榮;南北西東,非假非空’讓我足足想了兩三個小時。 」

他說,翻譯金庸時可能很久都磨不出一篇,但譯網文他最快可以一天譯三章。

RWX的翻譯指導,主要是他母親與論壇網友,與他同期在網上翻譯中國武俠的大概有20位網友。

RWX大學畢業後在華遊學了半年,後成為美國外派的外事工作人員。2014年,在網友熱情地翻完大部分傳統武俠作品後,RWX的一個越南朋友向他介紹了中國網路小說。

事實上,要說中國網文的海外擴張版圖,東南亞是第一塊,早在十年前越南、泰國就出現了中國網文翻譯論壇,幾乎能與國內同步更新。

RWX看到的第一本英譯網文是我吃西紅柿的《星辰變》,很快他就著手翻譯同作者的《盤龍》。

讓RWX始料未及的是,這部被他譯為「Coiling Dragon」的小說,給他帶來了巨大的麻煩:太火了,以至於被主要交流日本輕小說的論壇版主開除了。

為了繼續更新「Coiling Dragon」,2014年年底RWX不得不單獨成立了自己的網站,這就是Wuxiaworld,這個波折同時讓RWX敏銳地意識到某種文化需求的暗流湧動。

中國網路文學在歐美逐漸走紅?澎湃新聞採訪了背後推手「民間翻譯組」。

▲以《涼宮春日的憂鬱》為代表的日本輕小說,曾一度占據了歐美網路讀者的領地。

中外網文讀者的爽點其實都一樣

「東亞文化其實在歐美傳播一直不太多,但日韓因為遊戲、漫畫輸出的關係還是有許多受眾,尤其日本有太多人主動翻譯漫畫、輕小說了。雖然早期我們這些武俠小說、輕小說交流都是不分的,對老外來說都是亞洲文學」。

然而漸漸的,RWX發現這個日本輕小說領軍網路翻譯的局面,在崩塌。

「大概是在一年半以前,大量的日本輕小說讀者湧到我們的網站上來看中國網文,這可能跟輕小說的網路自制受到正規出版商打壓有關。越來越多的讀者吸引越來越多的譯者,越來越多的譯者產生越來越多的譯作,網文翻譯的勢頭就這麼起來了。」

RWX意識到,此前隱約可見的暗流就是中國娛樂文化的輸出,在此前中國在歐美最為人知曉的人物是孫悟空,而這竟是因為日本漫畫《龍珠》。

RWX認為,官方管道輸出的高大上內容無法引起民間共鳴,甚至金庸、古龍式的正統武俠小說對老外來說都「太中國」了。

此外,某種程度上來說,現在學漢語的外國人,大部分是為了賺中國人的錢,而非對中國文化感興趣。

這些因素都造成了早年中國當代文學,很難走進歐美,而淺顯易讀的網路文學,似乎「無意」間承載了叩開中國與海外間大眾娛樂文化交流之門的歷史使命,這恐怕會讓許多專家瞠目。

RWX向澎湃新聞記者介紹,現在Wuxiaworld的管理層尚只有他一人,兩年時間裡沒使用過廣告費,已有300-400萬日活躍用戶數量,其中40%讀者來自北美、40%來自東南亞、20%來自西歐,目前網站的收入主要來自用戶捐款以及廣告。

RWX很自信地將如今的Wuxiaworld定性為一個翻譯平台,「我們已開展了有20-30個項目,每個項目有獨立的團隊,有些團隊可能只有一個譯者(如《我欲封天》),其他的則可能會有七八個譯者跟編輯。申請加入Wuxiaworld的譯者,要麼有多年的翻譯經驗,要麼在自己的平台已有50章以上的更新量,這都是A級標準,如果涉及到出版的話還會要求S級別。現在的質量管控只有我一個人在做,不時抽查。選題方面目前由翻譯組自定,有些譯者會特意找些不套路的作品翻譯。」

中國網路文學在歐美逐漸走紅?澎湃新聞採訪了背後推手「民間翻譯組」。

▲Wuxiaworld上《我欲封天》的索引,除了按章節排列的作品翻譯之外,還包括給新讀者的入門介紹,作品原畫,人物、地點和術語的百科,詞條解釋,勘誤等一系列有助於讀者融入作品的內容。

那麼外國讀者對中國網文的真實感受是怎樣的呢?

RWX表示:「爽點方面,天下小白都一樣;厭惡點方面,過於中國化的地方,比如動不動就罵日本人,這在他們看來涉及種族歧視,會讓他們反感;此外,角色過於大男子主義,歧視女性的內容也有悖歐美讀者的道德觀。關於套路方面,雖然他們也注意到中國網文中套路嚴重,但還是喜歡套路,畢竟現在還是初期,還沒膩,以後不一定。」

在網文的種類上,RWX判斷玄幻短期內不會被其他類型超越,「比如說都市文,歐美讀者對中國的都市其實缺少共鳴,什麼高富帥、白富美、貧富差距他們都沒有共識,更別說穿越、歷史類。而玄幻奇幻來自異界,有遊戲感,他們共鳴就很強烈。至於很多人提到的盜墓流,這個類型其實早在歐美火過了,中國現在翻譯過來對於歐美讀者來說可能已經過時了。」

去年,RWX辭去了外事工作,回到國內生活,同時尋求與國內網路文學平台合作的可能性。

很多人稱讚RWX的Wuxiaworld占據了歐美網文翻譯高地,但在他看來,自己是開創了一個全新的市場。

「歐美的網路文學其實很不成熟,因為歐美的出版管道非常成熟,好的作家很容易出版,只有那些出版社不要的作家才在網上寫書,很難出現好的作品,也很難成氣候。一旦把中國的網文市場對應過去,你就會發現這不是在改變歐美網文市場的格局,這是新建了一個市場。」

在RWX看來,如果中國網文平台夠明智的話,他們應該與自己合作。


事實上,在發展的陽光面背後,不穩固的基礎也在逼迫著RWX,盡快與國內版權所有方達成合作,因為無論是中國還是美國關於版權的法律法規中,擅自翻譯都屬於侵權。

雖然Wuxiaworld不同於國內網文收費閱讀,能顯示的章節均為免費閱讀,但事實上網站上開設有捐贈/贊助選項,有些譯者會在網友捐贈滿一定費用後加更「讚助章節」,如總額達到60美元加更一章,而RWX本人目前正在免費更新《蠻荒紀》一書。

中國網路文學在歐美逐漸走紅?澎湃新聞採訪了背後推手「民間翻譯組」。

▲Wuxiaworld上《天火大道》的捐贈選項,捐贈總額每滿60美元,翻譯組就會加更一章。

「其實早期我們做翻譯,有時候會跟原作者聯繫,比如在確定譯名的時候,我們也試圖通過作者得到授權,但後來我們發現國內的作者沒有版權,版權都在平台手裡。」

前不久Wuxiaworld與起點達成了一個涉及20部作品的合作計劃,這是繼17K之後其在國內拿到的第二張「許可證」。

但同時RWX坦言,Wuxiaworld上的譯文近年內不會做到與起點同樣的收費閱讀,與國內平台的合作也可能以分成的形式進行。

起點中文網總編楊晨則回應稱,起點正在考慮進入英語讀者市場,但這未來的一步棋如何下還沒做好決定。

在採訪過程中,RWX最多提到的書不是網文,而是《三體》,他認為這是所見中國當代文化輸出最成功的案例。

很多人問RWX對翻譯網文未來的預見,他說自己真的不知道天花板在哪兒,也許就在眼前,也許還早著,但他希望在挖掘出更多《三體》這樣的書前,它不會來。

「你知道麼,在這裡半年平均每一周,都會有媒體找到我採訪,但都是中國媒體,還沒美國媒體來找過我。」RWX說。

明年(2017年),RWX將會啟動廣告資金,擴大Wuxiaworld的影響力。他還在等待這些譯文真正引起美國主流社會關注的那天。

中國網路文學在歐美逐漸走紅?澎湃新聞採訪了背後推手「民間翻譯組」。

▲RWX認為,《三體》是所見中國當代文化輸出最成功的案例。

翻譯組Q&A

澎湃新聞:介紹一下你們翻譯組的人員構成吧。

GGP(Gravity Tales翻譯組創立者):

Gravity Tales是我在2014年底創立的,當時只有我一個人翻譯。但在網站正式上線後的一個月後,很多閱讀愛好者主動給我發郵件想要給Gravity Tales提供幫助。我們的成員現在有40-50人,主要分為兩類:翻譯和高級編輯。成員來自世界各地,其中包括新加坡、紐西蘭、英國等國家,大部分成員還是來自於美國,年齡主要分布在二十到三十五歲之間。

想要成為翻譯人員,需要通過一個二百字左右的翻譯測試。相對來說,高級編輯的測試就要難很多。想要成為高級編輯,需要在有限的時間內修改一篇多達三千字並且漏洞百出的文章。

etvolare(volaretranslations翻譯組創立者):

volaretranslations是我在2015年12月創立的,編輯和譯者一共有40人左右,成員來自美國、中國大陸及港台地區、新加坡、加拿大 、馬來西亞、以色列、越南、歐洲和印度。包括了學生和各行各業的人士。 其中既有以漢語為母語的人,也有學了幾年中文的網文愛好者。

我們更重視翻譯的質量,對翻譯進度和分工並沒有嚴格限制,因為近年來中國網文在歐美的興起同高質量翻譯作品的增加密切相關。

澎湃新聞:在翻譯時有哪些規範?

GGP:

我們沒有特別制定的翻譯條例,我們希望能讓每位成員有足夠的空間去發揮。對於一些比較難理解的概念或者詞組,通常我們會用意思最接近的單詞去代替他們,並且附上相對容易理解的註釋。

我們遇到最大的阻礙就是翻譯仙俠小說中妖魔鬼怪的昵稱,比如狻猊、蛟龍這樣需要中國文化底蘊才能理解的詞語,想要翻譯成可以讓讀者們簡單易懂的英文十分困難。

etvolare:

每個譯者都有自己的偏愛,就好像每個作者都有自己的怪癖一樣。原則上來說,我們盡可能地把所有內容翻譯成英語,因為對於英語讀者來說拼音很難理解。如果保留了過多拼音,會破壞讀者完整的閱讀體驗。像「Dao」(道)這樣的是個例,因為很多英語讀者能夠理解這個字。有些譯者會對意思更晦澀的一些拼音進行註釋。

如何在真實展現中文原意和便於讀者理解之間找到平衡點,是我們遇到的最大挑戰之一。太過於直譯,會讓文字難以理解並且喪失閱讀趣味,比如training one’s true origin(真元),更好的選擇則是理解作者要表達的意思並且將這一概念轉化為training one’s vital essence。但過於意譯又可能會扭曲作者的原意。

澎湃新聞:歐美地區的網文氛圍如何?

GGP:

我們的成員時常會和其他各大翻譯組進行交流,互相學習。通常來講,我們的每篇小說都會有很多的讀者在下方進行評論,這也是我們和讀者們交流的主要方式。當然在網站上還可以找到我們的郵箱,如果讀者有特別的疑惑都可以通過郵件的方式與我們進行交流。

目前來講,接觸過東亞網文的讀者都給出了很好的反饋,並且對閱讀新篇章的欲望十分強烈,但是就普及程度來說,在歐美讀者中網文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在歐美讀者中,最受歡迎的小說類型是仙俠小說,因為在歐美文學歷史中沒有與其相似的小說類型。

etvolare:

網文熱是在最近兩年火起來的,其中武俠和仙俠是最受歡迎的主題。作為一個剛剛起步的市場,在它延伸到線下之前,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譯者們互相之間有著非常密切的聯繫,很多人也會與讀者經常性溝通,甚至有些人會把讀者評論和節日祝福傳達給網文作者。

我們30%讀者來自美國,5%來自加拿大,12%來自東南亞 ,10%來自西歐。

網文愛好者的一大共同點在於他們對於故事性的需求。我們收到最常見的負面反饋是,作品的章節數太多,而故事主線卻並沒有多少進展。讀者能夠理解作者要靠字數來獲取稿費,但是因此而導致的情節發展緩慢、結構支離破碎就很糟糕了。

澎湃新聞:是否會考慮與中國版權所有者合作?

GGP:

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跟中國的任何小說網站有任何合作夥伴關係,但在此我們向中國不同類型,不同規模的網站伸出合作的橄欖枝,希望以後可以一起將中國網文帶向世界。

etvolare:

正同起點和17K謀求合作,以便獲得正式授權。我們當然歡迎任何形式的合作可能。

The End

推薦閱讀:

>中國網路小說在歐美爆紅了!!老外都開始追文了!!!

閱讀原文

微信號:chenboshe-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