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富士康跑了!】百萬員工,總體實力為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最大工業集成。

本文來源:悅濤(微信id:shenzhenjingji)、科技刊(微信id:i-worth-it)

富士康在美國建廠,越來越不像是開玩笑。

12月7日,富士康母公司鴻海集團發布公告,正在評估美國地區潛在的投資機會,借此擴增當地營運業務。

消息是軟銀創始人孫正義先捅出來的。他老兄跟美國當選總統川普先生聊嗨的時候,出示了一份聯合投資「承諾書」:軟銀和鴻海承諾在未來4年在美國本土投資570億美元,創造10萬個就業崗位。其中鴻海集團投資70億美元。

講真!富士康在美國建廠是真的嗎?

一年前,富士康董事長郭台銘就透露:已有一批約30人的團隊在美國考察,準備布局與集團領域有關的人工智慧技術。

富士康有一百多萬員工。很難用一句話形容這家企業。

很多朋友對富士康的認知還是低端的血汗工廠,他們覺得富士康這樣的「低端企業」趕緊離開中國,然後中國經濟就能更快地「騰籠換鳥」、華麗升級。

然而他們不知道,富士康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工業化最扎實的成果。

如果富士康不能在中國這片土地上完成升級,一定會在中國之外完成。

在全民炒泡沫講故事的環境裡,中國實體產業真正有機會升級的,是富士康這樣有積累、有資源、有生態連接能力的「傳統企業」,不是那些追逐風口的「新興產業」。

如果富士康離開中國,想必會對中國加工業和就業都產生巨大的影響。

富士康營業收入近萬億,比「BAT+華為」的總和的兩倍還要多。

(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

▲鴻海集團(富士康)台北總部,就是這個普通工業區裡的五層樓

2015年,富士康總公司鴻海集團總收入約4.5萬億新台幣,按當前匯率≈9700億人民幣。

2015年:華為3950億,騰訊789億,阿里708億,百度490.5億。四家中國頂級IT企業的營收總和是:5937億元。

鴻海集團(富士康)的營業額,是這四家企業營收總額的一倍多。

盡管鴻海集團(富士康)的利潤率偏低,但穩定性卻強於它的上遊。

不管哪家企業的消費電子終端做得好,都要跟鴻海集團做生產端的生意。

諾基亞和摩托羅拉曾經是富士康的大客戶,現在它們淡出消費市場,富士康更強大,甚至回過頭把諾基亞功能機給收了。

人類有史以來第一個百萬工業王國

工業流水線的鼻祖亨利福特曾說:沒有人能管理100萬人。

富士康在5年前員工總數超過百萬人,是人類有史以來第一家百萬員工的工業企業,工業流水線登峰造極的產物。富士康有一百多萬員工,解決了很大一部分就業問題,是一家員工最多的企業。

中國大陸至少有13個富士康工廠:深圳龍華總部、深圳觀瀾、江蘇昆山、山西太原、山東煙台、江蘇淮安、湖北武漢、河北廊坊、河北秦皇島、遼寧營口、遼寧瀋陽、江蘇南京和廣西南寧。

這些工廠解決了多少人的就業?沒有查到具體大陸的數據,但是查到了富士康的全球就業數據:集團全球總市值超過700億美元,布局橫跨歐、美、亞三大洲,員工總數超過120萬人。這120萬人,預計有一半以上在中國。解決了中國大陸幾十萬人的就業,是富士康對大陸的直接貢獻。

尤其需要強調的是:這幾十萬人,基本上都是沒有什麼技能的農民工。富士康作為一個半自動化產業線,並不需要有多麼熟練的生產技能。眾多不具備生產經驗的農民工,進入富士康,實際上可以把富士康作為一個「帶薪水的培訓基地」,不僅學到基本的生產技能,還接受基本的工廠培訓,完成從農民到工人的意識轉換。

可以說,富士康為其他產業培養並輸送了大量的勞力。

郭台銘吐槽「想到每天要管理一百萬人就頭痛」。但還是把管理做到了人類有史以來最牛掰狀態。反應速度、效率,都不亞於小企業。

連續十幾年裡,富士康霸占中國出口第一(占出口總額約5%),旗下企業分居粵、魯、豫、晉等五六個大省出口第一。

讓日本人恐慌的精密製造能力

把日本巨頭收了,這是以前不敢想的。

日本BP社曾深度研究富士康,基調是:老家的企業別自我牛逼了,有個叫富士康的趕上來了。

一位日本本土製造業人士評價:「快速、廉價、質優,如此完美的代工企業絕無僅有。照這樣下去,它會發展到什麼程度?想到這一點就感到可怕」。

富士康的日本技術人員說,他之所以要進富士康,因為在這裡發揮規模效益,延續他以前在日資企業不能搞的課題。

「也許有人在背後指責我『會使技術從日本流失。』但如果沒有足夠的產量,是做不出我想做的產品的。這樣的企業在日本有嗎?我希望在鴻海精密把業務做好之後,通過推進日本企業與鴻海精密的合作,為日本產業做貢獻。」

日本BP社評論:時至今日,如果還不去了解鴻海精密的實況,並研究應對之策,日本民用產品廠商恐怕將難以重現昔日的輝煌。

如今,日本電子巨頭夏普終於被富士康收入囊中。隨之而來的是夏普在手機、液晶、太陽能領域的大量核心專利。

技術:Google都要來買它的專利

富士康的知識產權部門名稱是,智權管理部。旗下有500多人的團隊,經營富士康數萬件專利。2013年到2014年,Google連續向富士康購買了通信技術、顯示器、可穿戴設備的專利。因為不買這些專利,Google就沒法切入硬體領域。

從此有了吹牛資本?NO,早就有了。

2011年鴻海集團獲美國專利量居全球第九,華為直到2014年首次進入50強榜單。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全球年度專利排行榜中,是全球前二十名中唯一上榜的華人企業。

中國大部分叱吒國內的品牌企業,由於沒有足夠的專利授權,在國際上寸步難行,動輒被告。所以郭台銘才會向那名記者炫耀他的「伸縮鏡頭」。

富士康收購夏普之後,立刻幫夏普成立知識產權管理公司。這是富士康眼中最重要的資產。

互聯網巨頭阿里、騰訊搶著跟它合作

時至今日,幾乎所有企業跪舔阿里騰訊的時候,能讓這兩家搶著合作的企業,只有富士康了。

2015年3月,郭台銘、馬化騰和鄭州和諧汽車共同簽署「互聯網+智能電動車平台」協議。之前,富士康和騰訊已共同投資創建電動車公司FutureMobility。

2015年6月,阿里巴巴、富士康向軟銀旗下軟銀機器人控股公司SBRH分別注資145億日元。

2015年8月,阿里巴巴和富士康分別以2億美元和5億美元入股印度電商Snapdeal,此次投資方還包括了日本軟銀集團。

2015年10月阿里雲和富士康共同發起「淘富成真」項目,開放富士康世界級的設計、研發、專利、供應鏈、智造等能力,阿里雲的雲計算平台和大數據處理能力,阿里電商天貓淘寶的平台能力,同時引入銀杏谷資本、雲鋒基金、豬八戒網、洛可可等企業為創業者提供全鏈路創新創業服務。

2016年8月,騰訊控股和富士康牽頭,參與印度通訊應用商Hike的新一輪投資。

關鍵是大多數合作裡,富士康占主導權。廣大等著阿里騰訊勾搭的雙創企業一臉乾著急。

瘋狂的布局

這兩年的富士康,乍一看真覺得瘋了,國內國外那叫一個砸錢。

【中國】

2012年搭建完成集團雲,接下來專利雲,接著工業雲。

與清華大學合作,布局下一世代網路應用(工程師兩千名)和奈米技術。

和中國最大電信數據公司世紀互聯戰略合作,郭台銘稱富士康將實現MachinetoMachine(機器對機器)的製造公司和大數據公司。

聯合北汽集團打造智能環保租車品牌綠狗租車(GreenGo)。

和騰訊合作與鄭州和諧汽車公司搞「網路+智能電動車平臺」。之前富士康已入股和諧汽車。

1.2億美元參股滴滴出行。

和騰訊聯合投資的電動車公司FutureMobility大手筆挖角寶馬研發團隊,包括寶馬i系列研發總工程師。

和阿里雲共同發起「淘富成真」,開放富士康八大智造平臺,數千名富士康工程師進駐雲棲小鎮。為創業者提供全鏈路創新創業服務。

面向中國大陸地區推出了電商平臺「富連網」,專門出售自己生產的電子產品以及其他不同品牌的消費類電子產品。

設立了6家(half a dozen )金融服務公司,為全球電子產業供應鏈提供貸款及其他金融服務,並計劃在5年內上市。

與晶片巨頭ARM公司聯合在深圳設立半導體開發和設計中心。

【海外】

砸38億美元收購日本電子巨頭夏普,注資、整合、重組。

砸3.5億美元從微軟手中收購諾基亞功能手機業務。

投資專注眼球追蹤技術的日本初創公司FOVE並將參與其VR設備的製造。

砸1.7億美元投資歐洲領銜的IT軟體和硬體整合服務商S&T,接下來可能全資收購。

投資法國可穿戴設備初創公司 PIQ,布局物聯網感測器領域。

和騰訊聯合投資印度通訊應用商Hike。

和阿里巴巴聯合投資日本軟銀旗下機器人公司SBRH。

和阿里巴巴、軟銀聯合投資印度電商Snapdeal。

和軟銀合作在美國考察投資機器人公司、布局人工智慧技術。

聯合日本和歐洲的自動化設備廠商,成立無人化課題組。


富士康想幹什麼?

富士康的英文名FOXCONN,是狐貍和連接器的拼接詞。這兩個詞是郭台銘最喜歡的東西。

它在連接,瘋狂地連接。只是這是建立在過去30年積累的洪荒之力上。

郭台銘說:「富士康一直在製造技術上創新。我們認為將來網路、設計,將來尤其再走e-commerce,或者是走上B2B的商業模式,我們在搭建一個平臺,可以幫非常多的中小企業、創業者,今天怎麽使用網路、怎麽使用電腦,還可以給他全套的軟體,他在賣他的商品的時候,甚至都不需要自己的IT部門。我們可以幫他整個的解決。他只要把他的創意放上去,就可以很快的銷售。這些我們都已經在做。」

他想做的,可以簡單形容為製造業供應鏈的系統開發商、集成商、渠道商。

從軟銀孫正義、阿里馬雲、騰訊馬化騰,這些頂尖的腦袋搶著跟富士康合作投資,就能體會得出富士康積累了多麽強大的話語權。

對網路,郭台銘認為真正的網路經濟在中國還沒開始,因為現在的網路經濟只是年輕人在殺時間(kill time)。

「雖然現在很多網路公司、網路公司都很成功,目前算來叫做都很成功。但在下一波真正走向劇烈的競爭,誰能勝出,其實還在未定。」

「現在我們認為時機成熟了。過去網路在中國是機會主義者的天堂,將來應該是實力主義者的機會。e-commerce也好,雲端也好,移動網路也好。這三個每個都是富士康全世界的強項。」

不要讓富士康跑了

講真,中國實體產業到了難以為繼的程度。

富士康是中國改革開放工業史裡,集約性最強、鏈條最長、規模最大的集成者。上與頂級品牌商連接,下與千萬中小企業連接。

郭台銘自己吐槽過苦惱:在台灣和大陸,都認為代工沒前途,沒有看到專利技術的有價值,認為土地等等才有價值。

而研發、申請專利、商品化需要五到十年的時間,他堅持現在布局研發就是鴻海的前途。

阿里巴巴集團CTO王堅說:就製造業而言,蘋果對富士康看透程度,遠遠超過中國任何一家企業。如果把富士康的能力開放出來,就可以提升(中國製造)整體的創新水平。

然而,中國當前對技術的藐視、對製造業的擠壓、矮化,已不能更。

中國製造要轉向中國創造,不是要淘汰富士康,而是讓它在中國的土地裡開放化、平臺化、智能化。

因為任何產業升級都要建立在已有的產業鏈生態、技術研發積累和上下遊連接能力上。憑空是飛不起來的。

如今美國在搶富士康、印度在搶富士康,都不是空穴來風。

很多人覺得,美國成本還比中國高,印度人還比中國懶。但真正趨勢形成時,想挽回也難。巨頭去哪裡,中小企業集群就會生長在哪裡。

實體企業講究生長環境和可持續能力。泡沫盛行,勞動和創造投入就貶值。他們只會把創造性資產布局在他認為適宜生長的土壤裡。

福耀集團曹德旺已經投資6億美元在美設廠。他的話是:「 美國現在舉國上下在推恢復製造業大國的地位,它的招商強度比我們中國高。我在美國建俄亥俄的那個工廠,18萬平方米,占地面積1000畝土地以上,大概我從猶太人手裡買過來,花了1500萬美金,再加上我修廠房又花的1000多萬美金,整個項目大概投資4000萬美金,而美國政府補貼給我超過4000萬美金。」

從綜合成本角度,中國已不占多少優勢。如果沒有對勞動、知識、技術投入的支持,沒有對實體生態的敬畏,沉迷於炒作和投機主導的泡沫經濟,富士康沒有理由留下。

郭台銘的感覺是:「大陸年輕人現在好像迷失了一點,他們希望一步登天。」

登天的夢總要醒。對廣大中小企業來說,如果富士康跑了,就連梯子都沒了。

參考:

>富士康不僅是蘋果代工,郭台銘早已布陣轉型;一張圖看懂富士康戰略布局。

>珠三角的上班族(包括富士康)幾點上下班?下班都去哪裡?滴滴說它知道!(大數據真可怕)

>兩岸瘋傳熱文:中國的焦慮!富士康逐步撤離大陸,在印度建百萬人工廠。

>郭台銘在烏鎮演講全文:已能做到「關燈工廠」,省下人力;從傳統製造變為智能製造。

>如果「郭台銘」寫信給川普:我是郭台銘,就是為您生產iPhone的那個人。

>智慧型手機大遷徙:富士康、小米、華為,為何奔向印度?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