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葬禮上為什麼流行跳脫衣舞,還在台灣發揚光大?

本文來源:浪潮WelleStudio(微信id:WelleStudio163)

作者:於方

本文已授權給「微信上的中國」刊登

很多中國人沒想到,人生最後一次享受脫衣舞表演,可能是在自己的葬禮上。但脫衣舞是如何從歐美酒吧裡一步一步走到中國葬禮的靈堂上的呢?

中國人的葬禮歷來講究排場,人去世了,一定要舉行喪葬遊行,親戚朋友組成的送葬隊伍越長,參加葬禮的客人越多,死者在陰間也可以為這些盛大的場面感到驕傲。

最近幾年,中國農村家庭為厚葬死者,甚至不惜花費幾倍於年收入的費用,其中最花錢的就是為葬禮聘請的戲班子,哭喪、喜劇表演,讓他們緩和鬼神們的情緒,安慰死者家屬,娛樂送葬的人。

中國葬禮歷來充滿了「葷腥味兒」

與傳統觀念裡淳樸、老實的農村人不同,葬禮上的脫衣舞表演是他們的最愛。

2016年4月,文化部通報了河北省邯鄲市臨漳縣「紅玫瑰歌舞團」在參加成安縣李家疃鎮抹疃村一位老人的葬禮上演出脫衣舞,以及2月底在江蘇省宿遷市沭陽縣的一次葬禮上,多名演員進行了「情色表演」,並對這種無底線的葬禮節目嗤之以鼻。

但他們忽略了在中國農村,傳承下來的葬禮節目都是充滿了「葷腥味兒」的。在中國東部地區的葬禮上,流傳最廣的「目蓮戲」就是一例。「目蓮戲」講的是一個叫目蓮的釋迦摩尼佛弟子,拯救因作惡多端化為餓鬼的母親的故事。相比目蓮救母的孝心,其中此起彼伏的葷笑話才是圍觀群眾期盼的重點。

現實中的「目蓮戲」,有詳盡的關於男性生殖力的即興對話,甚至其中的醜和尚一角常常將「念佛之語」與最無恥的色情笑話混合在一起,將烏龜比喻成穿外套的女人:「肉在裡面,衣服在外面,衣服是素的,裡面才是葷的」;又有將和尚的木魚頭,比喻成鱔魚頭之類佛家最忌諱的葷物。

▲2008年11月9日,安徽黃山,當地民間演員正在演出祁門目連戲。/視覺中國

而在南部多省葬禮上的儺戲,更是污到不行。

貴州織金縣葬禮上常演的儺戲第九場——「請仙娘戲仙娘」的戲中,扮者戴面具先用一根稱為「火草桿」五花竹棍亂戮亂舞,或夾在胯下說些流言俗語,向五方請仙娘,繼而用象徵男性生殖器的墨狀吊在胯下去請,才把仙娘請出。戲仙娘表演中還不時做些求歡性交的示意動作。

湖南郴州臨武儺戲《雲長二郎關》中的關雲長,不斷地向三娘索要過關之物,而且要求越來越過分,從頭上的金鏡、身上的寶衣、羅裙到腳上的繡鞋,甚至女性貼身的肚兜。

就是這些「污」得無法直視的喪葬娛樂節目,反倒是喜聞樂見的民間文化。明代張岱在其《陶庵夢憶·西湖夢尋》中描述目連戲上演時,萬眾「齊聲吶喊」,以致當地太守誤以為是海盜襲來而被「驚起」。

脫衣舞葬禮在台灣發揚光大

1993年,美聯社報導了當時台灣新流行的一種葬禮儀式:邀請脫衣舞女郎為死者跳舞。並追溯了台灣葬禮脫衣舞表演的源頭,最早出現在1985年台灣南部的小鎮西螺,當時有位孝子遵循父親的喜好,邀請了幾位脫衣舞女郎穿著比基尼,在其父親的靈堂上大跳脫衣舞。這位孝子的葬禮表演節目吸引了很多人圍觀,在當時富裕的南部小鎮很快蔓延開來,但脫衣舞表演在台灣的發端卻在北部。

2001年6月的《時代周刊》(亞洲版)曾用「死不瞑目」一詞作為標題,報導過台灣脫衣舞葬禮背後的利益鏈。台灣的殯葬公司背後的操作者不僅是些小流氓,更多的是島上最臭名昭著的黑社會團夥的成員,以外省台灣人組成的「廈門幫」、「竹聯幫」、「三環幫」為主。台灣的第一家牛肉場脫衣舞秀就是1970年代「三環幫」最早引進的,在夜店、酒吧聚集的西門町獅子林大樓開設了多家秀場。

台灣黑幫開始涉足殯葬業的時間大約就是上世紀80年代左右,開設的殯儀公司開始向殯葬家屬出售來自夜店的脫衣舞服務,甚至可以以此減免部分債款。

▲2015年02月15日,河北邯鄲,成安縣農村葬禮上的。 脫衣舞女郎在表演脫衣舞。/視覺中國

當時台灣一些市政府一直在打擊這種做法,但殯葬業是塊金礦。據美聯社報導,她們出席一場葬禮活動的平均價格為12000美元,相比之下同期美國脫衣舞女郎的出場費僅有5000美元。僅1993年,全台灣每周平均兩千場葬禮儀式中就有三分之一會邀請脫衣舞女郎,邀請的舞者表演越賣力,吸引得圍觀者越多,這甚至成為了一種身份地位的象徵。

2012年5月,美國國家地理頻道的紀錄片拍攝組曾前往台灣彰化縣,為「禁忌」系列片拍攝在台灣出現的葬禮脫衣舞表演。紀錄片拍攝了一個美麗年輕的姑娘,在4.6噸的電子花車的舞台上跳舞唱歌,在稻田間穿行。而雇傭脫衣舞表演者的葬禮家屬,就是一位台灣黑幫的成員,他希望以一種盛大的方式送別他的父親。

美國人類學家默斯科唯茨(Marc Moskowitz)在2011年也為此拍攝了一部紀錄片——《為逝者跳舞:台灣的葬禮脫衣舞娘》。在影片中,有些死者家屬告訴默斯科唯茨,脫衣舞娘的作用是引開死者身邊羨慕他的鬼魂。有些人說,演出是為那些低級的鬼神們準備的。還有些人說,死者生前就很喜歡看脫衣舞。但所有人都能達成一致的是:熱鬧就好。


哪裡有錢賺,哪裡就有脫衣舞表演

大陸的脫衣舞表演歷史比台灣更早,最開始甚至是光明正大在民國時期的大劇院裡上演。

20世紀初,西式舞蹈逐漸在中國的一線城市扎根,與各國舞蹈演出一同傳來的還有脫衣舞。

1925年,《大公報》刊登了第一則脫衣舞廣告:「仙女裸體舞,法國最新之奇艷裸體舞,其銷魂處,自不待言」。而脫衣舞表演的票價,僅比普通表演多加了「一毛」。但這類脫衣舞,並沒有與其他交誼舞等一同流行開來,反被認為是「敗壞了西式舞蹈的名聲」,被迫轉入了地下。大陸葬禮上的脫衣舞表演也來自台灣,並從東南沿海的城市向內陸擴散。

▲2006年12月3日中午11時許,福建南安這群老人正在觀看「十朵玫瑰迷人心竅」的全裸舞表演時,被警察查封,參加裸舞表演的10名舞女被警方押走。/視覺中國

在經歷了1884、1990和1996年的三次台灣全島鎮壓黑幫後,至1999年間,近千名台灣「竹聯幫」、「四海幫」、「天道盟」社團的成員逃回了大陸。

進入大陸後,他們把「以商養黑」的生存方式帶了過來,跟著歌舞廳、卡拉OK、酒店一同「殖民」的自然有脫衣舞表演、色情服務等等,僅在廣東省就有超過600家娛樂會所由來自台灣、香港、澳門的商人建立。

從2001年開始,從前的民間流動歌舞團也開始經營脫衣舞業務,在從城市到鄉鎮城鎮,從房地產商剪彩到飯店開業,夜總會裡出來的的姑娘們白天也能「二次利用」。

2006年CFP曝光了一組福建36名老人組成「老年尋芳團」,從福州跋涉250公里趕到泉州南安一鄉鎮上,包場觀看全裸脫衣舞表演的圖片。

鼎盛時期福建省的「尋芳路線」遍布全省各地,另一方面又因為政府打壓,到2006年時,僅剩下「閩東線」一條;他們不得不經常更換地點流動演出,重回老本行:農村葬禮。

葬禮脫衣舞表演價格相當高,歌舞團一次表演的收入能高達1000美元。2003年,美國記者何偉曾在他的報導中,記述了操辦山西新榮一場葬禮上的民間歌舞團團長:「歌舞團80%的收入來源都是葬禮表演。」

除了哭喪、喜劇小品等常規業務,脫衣舞成了民間歌舞團的增值業務。一村一落的葬禮儀式,成了民間流動歌舞團穩定的收入來源。

脫衣舞葬禮在農村得以流行,恰是因為城市中可提供性服務的場所的眾多,而農村的落後與封閉遠遠不能解決人們隱秘的需求與焦慮。

《南方周末》記者南香紅在《中國人的性態度和性行為調查》一文中曾列舉了一組數據,對比了中美兩國男女「涉黃」行為。

中國成年男性中僅看過「涉黃」圖文、影像的就有39.8%,與美國男人的41%相差無幾;看過「黃」的中國成年女性有21.6%之多,甚至比美國女性還多5.6個百分點,要知道在不掃黃的美國,使用色情電話、性工具,觀看脫衣舞表演比中國人的法律風險要低得多。

▲2015年02月15日,河北邯鄲成安縣農村的葬禮上,觀眾在觀看脫衣舞表演,其中不乏年過花甲的老人和不知世事的小孩。/視覺中國

1992年的《中國當代性文化——中國兩萬例性文明調查報告》中更精準地描述了中國中老年人,中國女性在51歲以後停止性生活的,城市占35.3%,農村占58.3%;中國男性51歲以後停止性生活的,城市占56.8%,農村占80.6%。

那些離開家鄉4700萬留守婦女、去建設城市的農村青壯年也差不多慘,2006年7月7日,原本組團到北京郊區亦莊鎮上看脫衣舞表演的幾十名農名工,到現場時發現歌舞團已被警察查封,為了要求退5元的門票,一直鬧到深夜。

盡管在中國農村的葬禮上看脫衣舞、色情表演,顯得格格不入,但這些年輕姑娘美妙的身材、緊緻的肉體,可能正在從精神上拯救徘徊無性生活邊緣的中國人。

參考文獻:

1.曾永義,沈冬,國立台灣大學,音樂研究所,2001,《兩岸小戲學術研討會論文集》,national center for traditional arts.

2.黃建興,2014,《民間宗教儀式戲劇的發展演變探討》,《戲曲研究》.

3.Annie Huang, 1993, Taiwan’s Erotic Funerals Likely to Include Strippers, Popular Music and Festivities, AP.

4.Mark R. Mitchell, 2001, Grave Stakes, TIME(Asia).

5.Peng Wang, 2013, The Increasing Threat of Chinese Organized Crime, The RUSI Journal.

6. Marc L. Moskowitz , 2011, Dancing for the Dead: Funeral Strippers in Taiwan, Daunting Hat Productions.

7.Peter Hessler, 2003, Chasing the Wall, National Geographic.

8.Frank Langfitt, 2015, China’s Latest Target: Funeral Strippers, NPR.

9.南香紅, 2002, 《中國人的性態度和性行為調查》, 《南方周末》.

10.吳敏倫, 1995, 《中國當代性文化——中國兩萬例性文明調查報告》, 上海三聯書店.

閱讀原文

微信號:WelleStudio163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