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不為人知的角落有群「房車客」,被媒體報導後爆紅,就被取締勒令搬遷了。

北京不為人知的角落有群「房車客」,被媒體報導後爆紅,就被取締勒令搬遷了。

來源:界面新聞

記者:劉詩洋、呂萌

從西二旗地鐵出發,坐一站公交到唐家嶺東,再沿著高速輔路步行1.1公里,從路邊的中關村公園東門走進去,在一塊被蔬菜大棚和農家樂包圍的小院子裡,四十幾輛拖掛式房車有序排成五行。

綠色的鐵絲網將它們包圍起來,形成一片並不算大的房車營地。在那後面還有一個倉儲庫房,再往後是破敗的斷牆,和一棟三層辦公樓。

這是2016年11月26日周六上午10點15分,陽光明媚,天氣寒冷。

一個快遞員站在營地門外打電話,因為大門緊鎖,他沒辦法將包裹送到裡面。一個環衛工人靠在門邊抽煙,他沒有告訴這位快遞員,只要再往前走100米,從不遠處的農家樂院子裡進去,就可以繞道進入這片營地。

北京不為人知的角落有群「房車客」,被媒體報導後爆紅,就被取締勒令搬遷了。

房車營地正門 
 

這條新路線是過去三天房車營地的居民們,進出自己家門的唯一方法。

三天前的11月23日,有人在每輛房車上都貼了張蓋著紅印的通知,要求他們在一周內搬離這裡。

隨後,住在這兒的人們很快發現,營地大門被人用鐵鏈鎖死,兩條紅色條幅掛在門邊。那上面說他們違反農業用地使用,要依法清除。並要求他們自行於一周內搬離這裡,否則到12月1日將斷水斷電。

當快遞員被擋在門外的時候,一個穿著粉紅色羽絨服的女人正在這片營地中行走。她叫張莉,是這裡的住戶之一。2012年,房車營地剛開業不久,張莉花了12萬多在這裡買下一輛房車,並和自己的家人一起住進這裡。

北京不為人知的角落有群「房車客」,被媒體報導後爆紅,就被取締勒令搬遷了。

一輛房車後的枯萎的花壇 
 

10點30分左右,張莉在一排裝飾著木質柵欄和綠色人造草皮的房車前停下,與一位穿著淡紫色外套的中年婦女攀談。她倆交談的時候,身後的房車門開著,一個穿著黑色上衣的男人正在裡面洗漱。

這位中年婦女姓姜,張莉叫她姜阿姨,那個男人是她兒子,剛從國外回來。姜阿姨是一家影視公司的負責人,她自己的房子在北京南城,由於工作時間比較靈活,2013年,她一口氣買下三輛房車,並搬進這個營地。她的房車經過精心布置,從裡到外的裝飾都是濃鬱的木色,房車門前的小院裡,還有一排裝飾花卉、木質狗屋和幾處供用餐的桌椅。

北京不為人知的角落有群「房車客」,被媒體報導後爆紅,就被取締勒令搬遷了。

北京不為人知的角落有群「房車客」,被媒體報導後爆紅,就被取締勒令搬遷了。

▲姜阿姨房車門前的小院 
 

一個禮拜前,一篇名為《西二旗有套房,12萬就能在北京安家!》的文章開始在互聯網上流傳,張莉和姜阿姨居住的這個小小營地一下子登上了頭條。

這篇文章將這個不大的營地渲染成一處世外桃源,並依靠人民幣12萬元安家北京的噱頭,吸引了大量關注。但隨後有媒體跟進報導,指出這片營地存在違規。

就在媒體報導違規的同一天,那道限時搬離的通知也來了。

張莉和姜阿姨眼下都在因為這突如其來的驅逐令而煩惱,這也成了營地裡這幾天唯一的話題。

鄰居們說,通知幾乎是在一夜之間就貼滿了整個營地,橫幅是第二天拉的,再往後門也被鎖了。

通知的簽發單位是這片園子的管理者——百旺農業種植園。掛橫幅那天,有人帶著一些執法人員來到營地,告知住戶們,必須在12月1日前清場離開。

北京不為人知的角落有群「房車客」,被媒體報導後爆紅,就被取締勒令搬遷了。

被鐵柵欄圍起來的營地 
 

張莉搞不清楚當初帶人前來的究竟是誰,更讓她不清楚的是已經住了四年多,為什麼現在才說違反農地使用,要驅逐自己。

按照他們的說法,當年人民幣12萬元的合同,買下的是房車20年的使用和停放權,按理合同並沒有到期。她說事後大家曾一起找營地的管理者詢問,但營區的管理者稱自己也是突然接到指令,正在交涉,並讓他們自己也想想辦法。

張莉覺得,這是推脫,但她暫時也沒有別的辦法。而另一些業主則開始聯繫律師,希望通過法律途徑來維護自己的權益。

盡管各自有著不同的生活和經歷,但這些被驅逐的“房車客們”,幾乎都不想離開。

雖然在買下房車後,張莉又陸續在香河和天津購置了房產。但作為一名主要在北京工作的英語陪同導遊,那輛房車,仍被她看作是這座城市的家。

北京不為人知的角落有群「房車客」,被媒體報導後爆紅,就被取締勒令搬遷了。

一處房車門外的種植壇 
 

在北京有房的姜阿姨,則更偏愛這裡的生活。安靜,空氣好,無聊時還可以種點東西。

她說在這個營地裡,因為彼此之間住的近,感覺就像一家人一樣。除了這部分經常住的人,這片營地住還有一些只是偶爾居住的業主,房車對他們來說仍算是一個度假式的生活居所,春夏前來,秋冬離去。因此當驅逐令發出時,一些業主並沒有在場。

北京不為人知的角落有群「房車客」,被媒體報導後爆紅,就被取締勒令搬遷了。

房車下擺放整齊的物品 
 

在與張莉聊了一會之後,接近10點40分,薑阿姨帶著她進了自己的房車,裡面空間不大,但很溫馨,收拾得井井有條。不一會,姜阿姨的兒子和另一位鄰居也來了,談論的話題仍然是那道驅逐令。姜阿姨給每個人都泡了茶,大家七嘴八舌,但都沒有具體的辦法。

北京不為人知的角落有群「房車客」,被媒體報導後爆紅,就被取締勒令搬遷了。

▲姜阿姨房車內的廚房 
 

這幾天來,關於西二旗房車營地的消息,在互聯網上迅速傳播,不僅讓他們感到擔心,更打擾到了他們原有的生活。

張莉已經習慣頂著各種名目前來暗訪的記者,而有的鄰居則並不歡迎,他們認為一些報導有失偏頗,把他們描述成了一幫生活困難的無理取鬧者。

北京不為人知的角落有群「房車客」,被媒體報導後爆紅,就被取締勒令搬遷了。

坐在姜阿姨房車裡的張莉和鄰居
 

“我過去不覺得自己是弱勢群體,但我現在覺得自己好像就是。”那位剛進來的鄰居這樣說。在這句話之前,他向大家建議,應該找找營地裡那些認識人多,有影響力的人出面,讓他們想想辦法。

北京不為人知的角落有群「房車客」,被媒體報導後爆紅,就被取締勒令搬遷了。

前來採訪的人日漸增多,房車客們已不願意再露面 
 

這個提議沒有被采納,原因是有些業主並不想因此出頭。

但據張莉說,住在這個營區裡的人過去多年都相處得很好,大多數人都是因為喜歡這種生活方式,所以彼此之間的交流也很頻繁。在她的手機裡,還存著許多夏天時鄰居們一起在房車前燒烤聚會的照片。

北京不為人知的角落有群「房車客」,被媒體報導後爆紅,就被取締勒令搬遷了。

房車外堆放的空酒瓶 
 

“我們還是希望能有個講道理的解決方法,我也不是那種會去鬧的人,但如果真的斷水斷電,這裡的生活會很成問題。”過了近三年房車生活的姜阿姨很留戀,但面對現在的情況,她也沒什麼主意。

北京不為人知的角落有群「房車客」,被媒體報導後爆紅,就被取締勒令搬遷了。

房車外搭起的露營帳篷 
 

這片營地,全名叫“百旺苑銳來房車營地”,是首都北京幾個較大的房車營地之一。早年間,一些精明的生意人看準城市人口膨脹,郊區度假盛行的商機,購入房車用以打造各具特色的露營地,以此來帶動房車銷售。

而這片營地的管理者,銳來房車的老板賀秦功,顯然就是這些精明的生意人之一。工商資料顯示,他的北京銳來客汽車俱樂部有限公司自2010年7月便開門營業。

而根據該公司官網介紹,除了西二旗營地,他們在昌平北七家還有一處房車營地。據了解,這些營地所占用的土地,都是通過簽署農地租賃的協議獲得。

北京不為人知的角落有群「房車客」,被媒體報導後爆紅,就被取締勒令搬遷了。

兩輛移動木屋間架起的衛星天線 
 

過去幾天,張莉們聯繫了好幾次賀秦功,但聽起來他也沒有什麼辦法。能做的事情似乎都做了,快到12點時,這場沒有結果的討論告一段落,大家走出姜阿姨的房車,各自散去。張莉並沒有直接回家,她又拉住剛才那位鄰居,兩個人站在外面,繼續商量還有沒有其他辦法。

據了解,因為這種房車公司大多數是靠與當地村鎮簽署土地租賃協議,來為自己銷售的房車,提供營地停駐。面對北京的高房價、擁堵以及空氣污染,近年來有不少人選擇在這類營地安下家來,雖然還是房車,但他們幾乎從不移動,並漸漸形成一個固定的社區。

北京不為人知的角落有群「房車客」,被媒體報導後爆紅,就被取締勒令搬遷了。

一輛窗簾緊閉的移動木屋,灌木沿牆而上 
 

而因為租金相對便宜,吸引了不少周邊的上班族,租賃生意也很緊俏。在北京南四環十八裡橋附近的另一房車營地裡,人們甚至給這些車輛安排了門牌號,儼然與一個小區無異。

從房車變身“車房”,營地的功能之所以被逐漸扭曲,應該歸咎於管理缺失和房車公司,地方村鎮過去的種種擦邊球行為。正是在多年的相關法規、條例滯後的背景下,原本應該偏重休閒度假的房車營地,才就此變了味道。

北京不為人知的角落有群「房車客」,被媒體報導後爆紅,就被取締勒令搬遷了。

一些房車門前一片蕭索 
 

當那場對話結束的時候,西二旗營地裡更多的房車卻是一片寂靜。

這個季節居住在房車裡的人不多,因為太冷,一些住戶都回到了自己原有的房子。不少房車門戶緊閉,車外也是一片蕭索。

距離姜阿姨家不遠處的一輛車上,一個男人正在炒菜,看到有記者在拍照,隨即把頭伸出窗外,大聲喝斥。

北京不為人知的角落有群「房車客」,被媒體報導後爆紅,就被取締勒令搬遷了。

房車門上破敗的燈籠 
 

更遠處,有幾個住戶在被鐵鏈緊鎖的大門前散步,陽光開始變得強烈而溫暖,讓那些寫著限時搬離的紅色條幅變得更加鮮艷,仿佛在提醒這些被驅逐的西二旗“房車客”們,這樣的散步時光可能沒有多久了。

北京不為人知的角落有群「房車客」,被媒體報導後爆紅,就被取締勒令搬遷了。

一個住在這裡的孩子在房車前玩耍 
 

1998年12月25日,由馮小剛指導的賀歲片《不見不散》上映,片中葛優扮演的劉元,是一個沒有固定工作的移民青年。電影中他的住所,是一輛停放在公園草地上的房車。以此象徵他不願被物質束縛,向往自由的生活態度。

姜阿姨們追求的也許正是這樣一種態度,但在電影之外,這樣的選擇可能不容易被人理解。

在距離她的房車不到三公里的西二旗地鐵站,每天早晚高峰有超過30萬人從這裡進出,是北京最擁堵的地鐵站之一。在這樣一個高速發展的城市裡,為生活打拼,找到自己在這座城市的位置,依然是大多數人的選擇。

北京不為人知的角落有群「房車客」,被媒體報導後爆紅,就被取締勒令搬遷了。

盡管停放多年,但這裡的房車仍然可以移動

這兩種生活態度本身都沒有錯。但在規則和監管缺失的背景下,選擇前者的薑阿姨們或許只能無奈地套起房車,尋找下一個家園。

(文中張莉、姜阿姨為化名)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