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方人眼中,帝都北京曾是如此神秘(附1930年美國人畫的北京地圖)。

本文來源:北京高校生活圈(微信id:

自《馬可波羅遊記》問世以來,中國成為了西方人眼中的富庶與神秘的東方大國。雖然那時候外國人來華遠不如現在來得方便,但還是湧現出了一大批西方的冒險家,不辭萬里來中國淘金,盡管帶有一定的宗教色彩。

很多人猜測,若不是清王朝的閉關鎖國,也許就沒有後來的堅船利炮。因為閉關鎖國引起的貿易逆差,西方貴族喜愛的絲綢、茶葉將大量的白銀流入中國。乾隆末年,中國的GDP號稱占據世界經濟總量的三分之一。

作為東方大國的首都,在19世紀之前,北京就好像蒙娜麗莎的微笑,是吸引外來人口、商人、學者和探險者的魅力之地。其中也包括了13世紀的馬可波羅,他是這樣描述當時的北京城,「全城地面規劃有如棋盤,其美善之極,未可宣言。」

隨著鴉片戰爭的爆發,北京才在西方人面前揭下了神秘的面紗。當然,它並不是西方人眼中的城市。根據馬嘎爾尼回憶,「我們進入北京時像乞丐,在那裡居留時像囚犯,離開時則像小偷。」

由於這次不愉快的訪華,中國在西方人眼中發生了180度的轉變。

1840年,英國人的堅船利炮打開了古老中國的大門,中國近代史就此揭開。神秘的北京城也逐漸走入西方人的視野並發生著變化…

風沙太大

在19世紀中期之前,所有的西方國家中,中國和俄國的交流是最密切的。也許是因為雅克薩之戰勝利的餘暉,中國和俄國之間,若有重大問題交涉,皆是俄國派遣使團來華協商。

在17、18世紀期間,大約有十幾個俄國使團訪問過北京。

根據明清研究史記載:在稱呼上,有俄國人叫北京為「大中國城」,也有延續蒙古人的叫法,「汗八裡」。對北京城的描述也因人而異,有說北京城是一座潔白的城市,「城非常大,是座石城,城牆潔白如雪」,也有說是紅色的城市。

規模上也略有不同,有記載「呈四方形,繞城一周,騎行需四日」,也有「汗八裡城縱橫各為四十俄裡」,還有「整個北京城周長三十六俄裡」。但根據當時的條件,俄國人應該是估算的,其中應該會含有誇張的因素。

在氣候上,俄國人記憶最深的便是風沙大。

根據1676年記載「6月1日,龍捲風大作,猶如大火一樣發出轟轟巨響。大風所過之處,許多商店被摧毀,較小的物品都卷入空中,形成一個通天的大風柱,它掠過大使寓所附近的城牆,然後向遠處移動,直至從視野中消失。」

街道上是人群比肩接踵,塵土飛揚,幾乎什麼也看不見。可能當時的情形和現在霧霾天很像。而且當時北京的街道並不是很好,黃土蓋地。一起風,風沙就會鑽入人的眼睛、鼻子和衣服,房間裡也是,那裡都是髒的。

在城防工事上,是這樣記載的「每個城角都有高大的角樓,城牆中部也有高大的城樓……城口上每個窗口都架有大炮,每個城門口都有大炮和炮彈,並有二十來名衛兵守衛。」

「城牆很高,很堅固,比克裡姆林宮高,在城牆上可以騎馬、乘車。進入第一道城門,是高大而堅固的城樓。城門包著鐵皮,放著兩門小鐵炮。城門上面建有戰鬥用的樓宇,城牆周圍是盈滿活水的護城河。」由此可見北京的城防工事很嚴。

在城市格局上,第一城住著滿洲人,第二城住著漢人。市民的房子漂亮而軒敞,達官貴人們的私邸裝飾華麗,牌樓富麗堂皇,到處高聳著美麗的寺廟和塔。

此外,排水系統也非常良好。主要的街道都鋪著花崗石。街上挖有水井,街道兩旁都挖有很深的水溝,通到湖或小河裡。下雨時,大街小巷的雨水都從水溝裡排走了,所以街上沒有泥濘。

在交通工具上,以馬和驢為主。在街上、十字路口、城門口和小橋旁停著備好的馬和驢,花不多少錢就可以騎著它們在城裡逛一整天。牲口的主人在前面跑著引路。而且街道上非常繁華,有人在繩索上跳舞,有人在說書。

因此,北京城在俄國人眼中,應該是一座城防堅固、繁華熱鬧的城市,美中不足就是風沙太大。

黃金塔和水地圖

黃金塔和水地圖說的是庚子國變後,八國聯軍對北京城的印象,一句話:北京人隨地大小便。在說這段歷史前,先為大家展示一組由外國人拍攝的北京最早的照片。是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英國的隨軍攝影師費利斯·比托拍攝的。

安定門迤東的內城北垣上清軍的大炮(已被英法聯軍指向了城裏),城牆內建築是雍和宮。

北京兩層的閣樓建築

街景店鋪-內城店鋪。「廣和號」綢布莊,經營「繭綢大布」。左邊是「致蘭齋」飯莊子,有「滿洲餑餑」。

街景店鋪-外城店鋪「恒聚齋」。

這些照片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對英法聯軍暴行的一種控訴。說回到黃金塔和水地圖。對於庚子國變有段搞笑的說法。

據說當年義和團運動,專殺洋人,是因為洋人來了北京城後,看到隨地大小便的北京人,深感不雅,於是建了幾處公廁。結果惹惱了義和團,紛紛表示,這還了得,洋人來了,北京人隨地大小便的習慣都被改了。掀起了轟轟烈烈的義和團運動,也就有了庚子國變。

黃金塔和水地圖是與京師無廁有關。明朝時期,人們就飽受京城無廁之苦,到處是市民如廁不便的窘境。這和明朝統治者對北京城市衛生狀況漠不關心有關,對路邊隨意方便者無處罰規定,而且無專職人員負責清理。

清王朝雖然對北京城內的公廁做了布局,並且嘗試公廁收費制度。但是這樣的嘗試並沒有得到北京老百姓的認可,而且公廁的數量也遠遠不夠。

八國聯軍進入北京後,自然也厭惡人們隨地大小便的不良惡習。根據《老北京的茅房》描述:

八國聯軍進京,德國人的安民告示只有四條,一是德界內的糧食,禁止出界外販賣。二是命令住戶負責將各街巷修墊平坦,每日三次在街上灑水,打掃乾淨。三是從晚七點到十二點,每家都必須在門前點燈照明。四是嚴禁居民在街巷裡大小便,違者重罰。 

除了關注隨地大小便,八國聯軍對京城隨地堆放垃圾的現象,也同樣深惡痛絕。在明令禁止下,北京的街道比以前潔淨了許多。據說後來慈禧光緒回鑾抵京後,看見街上比從前又整齊,又乾淨,很是喜歡,不停誇讚洋人們能幹。


有趣的北京風俗地圖

首先為大家說一個人,美國人弗蘭克·多恩。

1930年,在中國任初級武官,後升任中國軍隊顧問。1943年,被任命為中國遠征軍顧問團團長,參與過「駝峰計劃」。雖然他是一名軍人,但他卻有個愛好,就是繪制地圖。

1936年,他通過采集舊聞、遍覽名勝,畫出了這幅妙趣橫生的老北京風俗地圖。用漫畫筆觸描繪人物、動物、建築、交通工具,惟妙惟肖地展現了民國年間北平城的風物民情。

諸如老先生在西城鬥雞放鴿,小偷在曉市兜售珠寶項鏈,駝隊和驢車進出左安門、右安門,外國人在西山打高爾夫。

除了在地理上復寫老北平城,這張地圖的左上角還有一處附圖,附圖從古燕國的傳說畫起,貫穿元明清三朝,一直記錄到遷都南京,既形象生動又幽默風趣地表現了北京的千年變遷。

下面為大家列舉一些比較有意思的地方。

西便門外的跑馬場

馬可波羅橋,也就是盧溝橋。

東直門內大街北的聖·尼古拉教堂

朝陽門外大街路南的慈尊十八獄廟,現為百腦匯。

二郎廟,現位於史家胡同小學的位置。

賊市,也就是老北京的鬼市。

協和醫院

馬克·呂布的北京

馬克·呂布對於中國人來說,是老朋友了,尤其是對於攝影師而言。他是新中國成立後首位獲準進入中國拍攝的西方攝影師,從1957年起多次訪問中國,留下很多經典照片。

他自稱徘徊在北京王府井大街的次數比在巴黎香榭麗舍大道還要多,他鏡頭下的北京城堪稱歷史經典。

以下一組為50年代的北京

在故宮打太極拳的人們

王府井大街上,一位貴婦穿著黑色大衣配著白狐貍毛的領披肩。

天橋的雜耍藝人表演摔跤

以下一組為60年代的北京

文革前夕的學生們

琉璃廠古玩商店的櫥窗

北大宿舍

以下一組為70年代的北京

紡織工廠女工

頤和園

以下一組為90年代的北京

天安門廣場

王府井

如今的北京,在西方人眼中已經變得越來越多元化,不再局限於某個時代或者某個場景,而是世界級城市。推薦閱讀:

>【從毛時代到鄧時代】紀實攝影大師馬克呂布的鏡頭下,開放前的中國。

>第一次去中國?外媒給外國遊客20條提醒,反映了老外對中國的刻板印象。

閱讀原文

微信號:vlifebj



同類文章:

No posts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