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台灣百貨的衰退樣本】20年了,上海淮海路地標「太平洋SOGO百貨」,再見。

綠色文字為「微信上的中國」補充:

上海淮海路的太平洋sogo百貨,自1997年迄今20年,一直都是台灣百貨在中國大陸的重要象徵,為大陸百貨業黃金時期的代表,也是淮海路地標之一。

但終於也要關門大吉了。其中2-5樓在2016年11月14日關閉,2016年底全部結束營業,將成為上海淮海路上第五家黯然退場的百貨老店。 

根據台灣太平洋SOGO百貨董事長黃晴雯於2016年6月的說法,「中國百貨零售商場飽和,加上電商衝擊,近兩年北京、天津、無錫等店陸續收掉,而在上海開店20年的淮海路店也因商圈轉移,明年租約到期後決定熄燈。」(引用自中時電子報)

就在2016年11月13日,當人們還在談論天貓雙11的驚人業績時,澎湃新聞的記者朱偉輝去走了一趟,他寫道:「四五樓商家基本搬空,二三樓很多商家一邊忙著打包一邊招呼前來購物的市民,這一切表明,這個老牌的百貨商場即將退出歷史舞臺。」

中國大陸近年來因為電商網購的蓬勃發展,實體經濟本來就受到極大壓力。

雙11之後來看太平洋SOGO的最後一口氣,更顯得「虛擬經濟在狂歡,實體經濟在掙扎。」

參考:>中國大陸近來熱議「實體店倒閉潮」,有頭家直斥是馬雲的錯,是嗎?

以下文章是一位大陸媒體工作者發表在微信自媒體的文章,自從得知太平洋百貨「要走了」,她就整理出這間源自日本的百貨公司,在香港、台灣最後到大陸的一路足跡,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

以下文章來源:微信號:盧曦採訪手記(id:lucyonair)

作者:盧曦(時尚專欄作者,FT中文網撰稿人。畢業於浙江大學,2005年進入媒體行業,常駐上海。)

本文已授權給「微信上的中國」刊登。

聽說上海淮海路太平洋百貨要關,我特地去了一趟。店內掛了大量打折告示,依然有序,店員仍舊殷勤。

這家牽扯著不少上海人老舊情懷的百貨商場是1997年開幕的,他們與房東——香港瑞安房地產公司的租約長達20年。

最近《第一財經日報》報導,不續約,太平洋要走了。

一街之隔的K11正當紅,摩登男女進進出出,全然無視太平洋的落寞。

我一度以為太平洋是國企,然而,他們是地地道道的台灣公司。

台灣遠東集團,是太平洋的母公司,同門的還有「太平洋SOGO百貨」等等其他零售品牌。

SOGO?你是否和我一樣,想起了香港街頭那些漂亮可愛的SOGO崇光百貨,還有內地的久光百貨?別急,後面慢慢講。

這家台灣公司是1993年進入內地的,上海、北京、成都都有太平洋百貨。

除了即將謝幕的淮海路太平洋,上海還有徐家匯和不夜城兩家店,徐家匯那家與房東的租約還有7年。

太平洋這幾年不斷關店,現在內地只剩9家了。

● ● ●

太平洋背後有故事,甚至可以追溯到1830年的日本。

遙看當年,日本明治維新,百貨起步。後來經濟騰飛,日本百貨以商品豐富、精致,經營高效、細節考究、對顧客的體貼與尊重聞名,在亞洲樹立了百貨業的範本。

不論是東南亞還是台灣、香港,乃至內地,百貨業都深受日本的影響。

今天,在上海就有不少日本百貨,新世界大丸百貨、高島屋等等,都是最近幾年從日本進入中國的。

那是在1830年,日本大阪出現了一個叫作「大和屋」的和服店。經過近一個世紀的經營,成立十合株式會社,並在二戰後不久把店鋪開到東京。

▲圖為同一時期其他日本百貨

公司在日本多個城市開店,一個叫水島廣雄的人加入,並逐漸成為頭號人物。公司的名稱幾經變更,成為SOGO株式會社,或日本SOGO崇光百貨集團。

以下我們簡稱「日本SOGO」。

到了世紀之交,日本經濟停滯不前,民眾消費低迷,百貨業爆發全面危機。

長崎屋百貨、伊藤洋貨行均遭損失慘重乃至破產,而日本SOGO也因為水島廣雄的盲目擴張,不得不申請破產保護。

破產之前,日本SOGO已經在新加坡、香港、北京、台北等亞洲其他城市開出了分店。

1985年,銅鑼灣開出香港第一家SOGO崇光百貨。當日本SOGO遭遇破產危機,香港富豪鄭裕彤和劉鑾雄買下了他們在香港的生意。

以下我們簡稱「香港SOGO」。

鄭劉二人經營有方,香港SOGO的母公司利福國際沒過幾年就上市了。公司還進軍內地,開出了久光百貨。

這幾年,鄭裕彤不斷把自己手裡的股份賣給劉鑾雄,而劉鑾雄兩年前又賣了不少股份給卡達主權基金。

鄭裕彤、劉鑾雄、卡達主權基金,如果你有興趣,可以查看lucyonair的歷史文章,他們對奢侈品、零售業的影響力是國際性的。


接下來我們要講的是「台灣SOGO」的故事。

不同於香港,日本SOGO是由一個叫作章民強的人打開台灣市場的。

章民強1920年出生於中國浙江,在浙江、上海一直生活到國共內戰,1949年隨國民黨到達台灣。

章民強在台灣幾次創業都比較成功,他通過自己創辦的台灣太平洋建設集團,與日本SOGO合作,一起創辦了台灣SOGO。

然而,台灣SOGO與日本SOGO之間的關係錯綜複雜,遠不像香港那樣清晰。

章民強的人生和事業也是起起落落,天災人禍之下,他一度自顧不暇,將台灣SOGO交到他人手上。

接手的人名叫李恒隆,資料不多,似乎一開始是章民強的得力下屬。

章、李二人後來反目成仇,在最近長達十幾年的時間裡,兩人為了爭奪台灣SOGO,不惜掀起一次次軒然大波。

不僅訴諸司法,還牽扯到了陳水扁貪腐弊案,簡直不惜置對方於死地。

直到今天,兩個人的惡鬥還沒有明確的句號。然而出生於1920年的章民強已近百歲,李恒隆這些年自然也沒有專心於百貨生意。

今天,令上海人唏噓的,即將謝幕的上海淮海路太平洋百貨,是台灣SOGO在內地的生意。

上世紀90年代到2000年後的這段時間,台灣SOGO狀態還不錯。

他們以「太平洋百貨」這一品牌在內地拓展,當年的新聞裡,一大批台商躊躇滿志,要跟著太平洋攻占上海灘。

現在,上海淮海路太平洋要撤了,內地其他地方的太平洋生意也不太好。

總結一下,故事就是,日本SOGO在香港和台灣各有一個分支。香港SOGO進入內地開出了久光百貨,台灣SOGO也進入內地,開的是太平洋百貨。


內地百貨業似乎都不太好。確實,中國政府重拳反腐打擊了奢侈品消費,而銳不可擋的電商滿足了普通百姓的日常需求。

今天的內地百貨無不挖空心思做「體驗消費」,他們提高餐飲比例,舉辦親子遊園活動,艱難拉升著客流、人氣。

然而,台資百貨的光景似乎更落寞一些。

曾與台灣的朋友聊,據說現在的台灣青年,也有點日本式的頹廢,進取精神不那麼足。台灣力量在內地消費、服務行業漸漸褪色。

比如,台灣有新光三越與SOGO這兩家明星百貨公司,他們都源於日本,都進了內地。

在北京新光天地,台灣和內地夥伴鬧翻,新光天地也被改名為「北京SKP」。台灣日月光百貨,在內地項目寥寥,為了吸引人氣,不斷擴大餐飲比例,變得像個餐飲中心。

今天在內地,深受日本百貨影響,曾經代表先進管治理念的台灣百貨,正像一艘巨輪,一點一點向下沉。

內地當紅的是香港零售商,他們也是厲害的地產商。

有的源於老派英資洋行,比如九龍倉、會德豐、太古;有的是香港後起之秀,恒隆地產在香港是一個靠地鐵上蓋商鋪發家的小公司,在內地出了大風頭;新鴻基,成功地押註在一線城市,他們與大品牌關係好,不愁人氣。

與台灣百貨相比,香港零售商更重視控制權,在內地通常都是獨資,而且,他們都是地產商出身,物業是自己家的。

台灣百貨公司似乎更願意找內地有資源的企業合作,物業通常也是租用別人家的。

香港商人務實,把零售、商業地產當成科學來研究,心無旁騖;這個故事裡的台灣商人對島內政治關注太多,似乎沒有做好零售商的本分。

熙熙攘攘,皆為利來。

而我們這些看客,不過希望自己生活的地方,是一個公平的戰場,讓優秀的,獲得嘉獎,讓老去的,離開罷了。

我苦心鑽研,你?

參考:>中國大陸近來熱議「實體店倒閉潮」,有頭家直斥是馬雲的錯,是嗎?

閱讀原文

微信號:lucyonair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