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城市發展GDP5000億俱樂部,有34座城市已經是會員,江蘇最多。

中國城市發展GDP5000億俱樂部,有34座城市已經是會員,江蘇最多。

本文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城市之間的激烈競爭,是中國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之一。

在中國的城市化進程中,大城市尤其是經濟大市,對外來人口有著很大的吸附力。

那麼,這些經濟大市主要分佈在哪裡呢?

10城過萬億

統計顯示,2015年,中國生產總值超5000億的城市已達34個,全國超萬億的城市共有10個,其中上海、北京超過2萬億元,在1萬—2萬億之間的有8個,分別為廣州、深圳、天津、重慶、蘇州、武漢、成都和杭州。

在這十大城市中,有七個位居沿海,其中長三角3個,為滬蘇杭;環渤海2個,即京津兩大直轄市;珠三角2個,即廣深兩個一線城市。

此外,廣大中西部地區有三城入圍,其中重慶為中西部唯一的直轄市,成都和武漢則屬於傳統的十大城市、大區的中心,也是各自所在省份的單極核心城市,例如成都GDP佔四川的36%,武漢佔湖北的37%。

在杭州之後,下一個邁入萬億俱樂部大關的城市是誰?最接近的無疑是南京。

2015年,南京實現生產總值9720.77億元,經濟總量位列全國大中城市第11位。按照目前南京的經濟增長速度,2016年超過萬億大關已經指日可待。

同樣位居9000億到1萬億之間的,還有青島,去年GDP為9300.7億元,離萬億大關也已不遠。

8000億—9000億元的有4個,分別為無錫、長沙、寧波和佛山,在8000億以下,7000億以上有3個,分別為大連、鄭州和瀋陽;6000億—7000億元的有6個,分別為煙台、東莞、南通、泉州、唐山和濟南;5000億—6000億元的有9個,分別為西安、哈爾濱、合肥、福州、長春、石家莊、徐州、常州和濰坊。


《第一財經日報》統計發現,這34個城市中,已經有30個城市獲准修造地鐵,僅有煙台、泉州、唐山、濰坊未獲准修造城市軌道交通。

當然,包括泉州、煙台在內,目前也正在積極申請修建之中。這也說明,經濟越發達,人流量越大,對地鐵這種大運量的交通工具的需求就越大。

從行政級別上看,這34個城市有4個直轄市,18個為副省級或省會城市,12個地級市。可見行政地位對一個城市的經濟社會發展仍十分重要,行政地位高的城市,往往能聚集更多的資源,吸引更多的人口流入。

尤其是中西部地區,入圍的城市全部都是省會城市。入圍的普通地級市則全部來自沿海,主要分佈在江蘇、廣東、山東等地。

江蘇入圍城市最多

從地域分佈看,長三角最多,共有8個,為上海、蘇州、杭州、南京、寧波、無錫、常州、南通(此為狹義上的長三角,不包括合肥和徐州),可見長三角城市群是我國最大的城市群。

珠三角有4個,即廣深莞佛;京津冀也有4個,分別是北京、天津、唐山和石家莊。這三大城市群共有16個,佔比近半。

以省份來看,除4個直轄市外,超過5000億的城市中,江蘇最多,共達6個,為蘇州、南京、無錫、南通、徐州和常州,第一經濟大省廣東緊隨其後,有4個,為廣州、深圳、佛山和東莞。

作為第二經濟大省,江蘇入圍的城市為何能比廣東還多兩個?這其中的主要原因在於,相比廣東,江甦的區域經濟發展更為均衡。儘管前兩大城市蘇州和南京雖然不如廣深,但江甦的中等城市比廣東更多,如無錫、常州、南通、徐州發展都比較均衡。

第一經濟大省廣東,作為沿海區域經濟發展最不均衡的省份,經濟發展主要集中在珠三角,尤其是廣深兩大一線城市GDP之和就達到了3.5萬億。再加上東莞和佛山兩座二線城市就更多。

數據顯示,2015年廣深莞佛四城GDP之和達5萬億之多,佔廣東省的比重接近七成。在這四大城市之外,是廣東其他城市發展不足的格局。無論是珠三角的中山、珠海,還是東西北的湛江、汕頭等城市,經濟總量都不大,離5000億尚有不小的距離。

與廣東一樣,第三經濟大省山東也有四個,青島、煙台、濟南、濰坊。不過農業發達的山東以縣域經濟為主,這些城市的GDP相當大一部分來自於下面的縣域,中心城市的規模仍不算很大。

在這三個大省之後,浙江、福建、遼寧和河北這四個沿海省份各有2個城市入圍,其中,浙江是杭州+寧波,福建是泉州+福州,遼寧是大連+瀋陽,河北是唐山+石家莊。

河南、湖北、湖南、四川、安徽、陝西、吉林和黑龍江各1個,分別為鄭州、武漢、長沙、成都、合肥、西安、長春和哈爾濱。這些城市全部位於中西部和東北,都是省會城市,也是所在省份的單極核心城市。

區域大分化

從地理分佈上看,沿海省份佔據了大多數。不過從發展勢頭上看,這些5000億俱樂部成員目前的發展呈現出明顯的地域分野,在沿海城市中,杭州、深圳等城市與蘇州、佛山、無錫、東莞等城市出現了明顯分化。

以杭州為例,今年前三季度,全市實現地區生產總值7780.67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10.0%。至今年三季度,全市GDP持續6個季度保持兩位數增長。杭州經濟的高速增長主要是得益於以阿里巴巴為代表的信息經濟高速發展。

再如深圳,隨著近幾年深圳高新技術產業、金融業的快速運轉,深圳的經濟增速也相當之快,今年前三季度名義增速達到了11.2%。

相比之下,蘇州、無錫、寧波和佛山、東莞均等外貿明星城市,在2008年以前,得益於外向型經濟的高速發展,這些城市經濟也實現了快速起飛,但近年來由於外貿出口受阻,加上土地、勞動力成本的不斷上揚,這些城市也進入到艱難的轉型升級之中。近幾年,這些外貿明星城市經濟增速走低,經濟總量在全國的位次也不斷後退。

例如,在2008年以前,蘇州GDP總量還緊追深圳和廣州,位列第五,但這幾年已先後被天津和重慶超過,退居第七。無錫和佛山過去也一度進入前10名,但現如今均已退到10名開外。

在這些外貿明星城市經濟發展放緩的同時,中西部的重慶、武漢、成都、長沙、鄭州、合肥等城市卻突飛猛進。

例如西部直轄市重慶不僅超過蘇州,升至第六,甚至大有超過天津,追趕廣深的態勢;武漢和成都這兩座大區中心城市均進入前10名;長沙得益於其裝備製造等產業的迅猛發展,近幾年經濟高速增長,在全國的排名也從2006年的第28位上升至目前的第14位。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