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集 / 清末中國商業巨頭盛宣懷的葬禮,規模浩大如國葬,百姓萬人空巷爭睹。

綠色文字取自維基百科:

盛宣懷(1844年11月4日-1916年4月27日),字杏蓀(杏生、荇生)、幼勖,號補樓愚齋、次沂、止叟等,出生於江蘇常州府武進縣龍溪,清末政治家,洋務運動的代表人物。北洋西學學堂(今天津大學)和南洋公學(今西安交通大學、上海交通大學、新竹交通大學)創始人,同時也是一位實業家和福利事業家。

盛家直到現代仍聲勢顯赫,如香港亞洲電視前執行董事盛品儒為盛宣懷直系後人,盛品儒堂兄、亞視電視主要投資者王征為其堂弟的曾孫。值得一提的是,盛宣懷也是臺灣政商界聞人辜振甫的姑父。

P.S. 盛宣懷的知名度低於晚清商人胡雪巖,其實同時代的兩人曾多次進行商戰,一般認為盛宣懷擊敗了胡雪巖。

本文來源:華辰影像、新浪圖片

盛宣懷,清末官員,秀才出身,官辦商人、買辦,洋務派代表人物,被譽為“中國實業之父”和“中國商父”。

1916年,盛宣懷辭世,盛家為其舉辦了盛大的葬禮。

2016年,華辰影像秋拍預展中,出現了一本相冊,記錄了盛宣懷的葬禮儀式,是研究中國喪葬禮俗的絕佳影像。

以下圖文摘編自民國6年1917 年11 月19 日,上海《民國日報》社會新聞版《盛宣懷出殯紀盛》。供圖|華辰影像

盛宣懷創造了多項“中國第一”,包括第一個民用股份制企業輪船招商局;第一個電報局中國電報總局;第一家銀行中國通商銀行;第一條鐵路幹線京漢鐵路;第一個鋼鐵聯合企業漢冶萍公司;第一所高等師範學堂南洋公學(交通大學);第一所近代大學北洋大學堂;創辦了中國紅十字會。

▲盛宣懷是洋務派代表人物,圖為晚清官員九人(1886年),前排左一位盛宣懷。本照片出自《大臣官弁親兵照像護衛等附》相冊,拍攝於1886年5月20日。

1917年11月18日,盛宣懷“大出葬”。葬禮集古今中外,朝野臣民,滿漢風俗、典制於一體,是繼北京袁世凱“大喪”之後的又一不是國葬勝似國葬的盛舉。供圖|華辰影像

盛宣懷即將大出喪的消息不脛而走。懷著好奇心的上海人紛紛奔走相告“此票難買,莫錯良機”。不要說市內的居民們,呼群喚侶,搶占“要衝”,就是許多上海郊區,甚至外縣的鄉民父老們也都扶老攜幼不約而同地向市區雲集,等著瞧“大出葬”。

商人們和經濟頭腦靈活的人們見景則另有打算——如何乘此良機撈上一筆“外塊”。因此,11 月18 日前夕,凡是殯列即將經過的馬路,兩旁店鋪自動群起停業,雇來棚匠,臨時用杉槁、木板搭設成階梯式的觀禮台(看台), 以便臨時賣票,收取觀賞之資。均各利市三倍。

尚有各弄口,亦有人在兩邊搭台設座,收取“看資”。凡搭設在路祭棚對面,或路口要沖之外的看台, 均設“雅座”,招待茶點。每位收大洋八角;一般設座者收大洋六角;“站票”收大洋三角。兩旁樓房的陽台和房內臨窗處,亦有招待看客者。

大殯經過的馬路,從上午10 點開始,即已人山人海,例如:泥城橋大馬路、四馬路一帶,幾無容足之隙,新世界繡雲夭、青蓮閣、昇平樓、長樂等處早已起滿坐滿。至於馬路上的觀眾更是人如潮湧。供圖|華辰影像

外灘各樓房、陽台、屋脊、只見人頭攢動。人們只顧一飽眼福,卻不顧“身家性命”,以至互相擁擠、傾軋,失帽落鞋,跌撲受傷,丟失小孩,沖散老人之事,不一而足。供圖|華辰影像

繡雲天於12 時許,看客正盛之際,不料第二屋靠後面水門汀擱門,因壓力過重,稍有走跡,遂由經理速令將後面暫時攔截起來,以免發生危險。供圖|華辰影像

時屆下午1點,英、美總巡麥高雲即飭令老巡捕房,派出通班。中西各捕分赴各路彈壓。總巡捕房除派印度馬巡,馳往護送道外。並選通班中西各捕,沿途巡護,以確保安全,而防滋擾。供圖|華辰影像

南北雜摻成“盛舉”土洋結合現奇觀午後1點,由靜安路110號發引。以16人夾槓將盛氏靈柩抬出喪居後, 即在門前大馬路換升大槓。其先頭儀仗已於前一小時即開始行進。供圖|華辰影像


整個殯列隊伍拉開距離後,約有五華里之遙,可謂壯觀。供圖|華辰影像

送殯隊伍裡,有漢陽鐵廠送的“紀念石”一座,16人抬之以行;有漢陽鐵廠、大冶鐵礦所贈送的各色錦旗、錦標“萬名旗”、“萬名傘”各數十事;有萍鄉煤礦贈送的各色錦旗、錦標、“萬名旗”、“萬名傘”、 銀盾、銀鼎、銀爐各數十件;有鐵路大臣親兵百餘名列隊相送。

沿途各界所設的路祭棚、路祭桌、茶桌,無計其數,每到一處,必由主辦單位或主辦人祭奠一番,故行抵招商碼頭,夜幕即已降臨了。供圖|華辰影像

據說,若站於一處觀禮,從頭至尾須五個小時之久。盛家為了辦好這一大典不惜破費了現大洋(銀幣)30 萬元之巨,其奢靡可謂登峰造極矣!供圖|華辰影像

時人余槐青《海上竹枝詞》反映了這一實況: “喪儀絢爛滿長街,古今中西一例排。經費寬籌三十萬,破天荒是盛宣懷!” 供圖|華辰影像

據當年上海各大報刊所載,各馬路看出喪者,爭前恐後,互不相讓,頗有因擁擠而受傷,甚至危及性命者。供圖|華辰影像

例如:四馬路萬家春門前,有位年齡二十餘歲的懷孕婦女,被眾人擠倒於地,頓然不醒人事,由其夫大聲呼救,始見被數人抬起往東而去。蕙芳門口有一五六歲的小孩,竟被眾人擠倒後踩死。供圖|華辰影像

新世界左近也軋壞浦東鄉老二人,小孩一人,後經旁人呼救,始得出險。法租界新開河太古碼頭,有衣服華麗之中年婦女二人,被眾人擠落於碼頭底下, 後經旁人拖起,雖未殃及性命,但已滿身污泥濁水,形極狼狽。供圖|華辰影像

至於呼妻覓子,尋哥喚弟,以及失落鞋帽、財物者,多至不可勝計。據說,市政當局於大殯過後,出動了警車、救護車多輛沿殯列所經過的馬路巡行,以圖善後。供圖|華辰影像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