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電商下鄉」。重慶山區,農民靠網購改變生活,這是一個生動的故事。

綠色文字為「微信上的中國」補充:

本文被高度懷疑是京東商城的業配文(不是才怪),反正京東的官方微信的確有全文轉載。

儘管如此,仍是了解電商進入廣大土地上無數偏鄉的參考,這是現在進行式,阿里巴巴、京東商城都以農村電商為下一個宏大的戰略目標。

落實到農村底層百姓來說,科技改變生活,是實在的、肉眼可見的生活變化,不只是城裡人用手機玩遊戲的happiness。

業配文無妨,我們可以學習怎麼置入成為一篇生動的文章。

本文來源:界面新聞

記者:吳欣

二十多年前,農民老鄔服從了命運:退學,去南方打工,再回到家鄉。在重慶山區一個小鎮,他開了個小店,然後互聯網興起,他意外地做起電商,隨之成了縣裡的大紅人。

現在,他正在學習當一名企業家。命運把他帶到了他想不到的地方。

推廣員

老鄔很瘦,穿立領深灰外套、黑皮鞋,乾淨利索。在自家副食店裡,他常坐在一張矮木椅子,放滿了煙的玻璃櫃台幾乎遮蓋了他,無論誰一走近,他就站起身,露出笑容,顯得可親。

他說話常帶個「吧」的尾音,好像說什麼都怕冒犯了你,帶著商量,可熟悉了,他也喜歡拍著胸脯說:「我老鄔……」露出他的自信。棲霞鎮的居民們都相信老鄔,願意和他打交道,聽他的指點。

2015年12月,一個名叫付文的外地年輕人來到這個小鎮,發現了老鄔,想讓他做推廣員。

付文是京東的員工,重慶雲陽縣的鄉村主管。那時,京東正在發展鄉村體系,四處尋覓當地老百姓做推廣員,這是鄉村體系的最前線。

老鄔的妻子阿清說起付文,「一個白生生的年輕娃,誰信他!當他是騙子!」付文好說歹說,老鄔不答應。

「當推廣員能給我什麼好處?」他顧客多,平常吃個飯都要起身好幾次,不想再攬上別的事情。

付文說,推廣村民用京東,你有傭金,還能讓更多人得到實惠。老鄔不喜歡談錢,喜歡談「我對這片土地是有感情的」,聽說惠及鄉親,就答應了。

老鄔下載了京東APP,整天握著手機,用幹過活的粗手指點點戳戳,有時候惱火起來,手機一扣,「不幹了!眼睛都要花了!」

對面副食店的年輕姑娘找過來。她發現老鄔一些商品的賣價比她的進價還低。一瓶2.5升的可樂,老鄔賣5元,她從區域代理商那兒進貨要6元。

老鄔掏出手機給她演示,點促銷,搶券,湊滿減。「我老鄔這個人啊,你不問我我也不會說,你要是問我,我就原原本本地說」。姑娘年輕,腦子活,學得快。後來,她成為棲霞鎮第二個京東推廣員。


但鎮上那些上了年紀的人,學這些就不容易了。老鄔教人下單,有人點擊每一下都憂慮重重,生怕自己的錢即刻消失在無形的網路裡,老鄔說:「貨到付款啊!收到貨再給錢你怕什麼?」有人見到需要輸入的對話框就發懵,乾脆跟老鄔說:「不管了,你替我下吧。」

一位在南方打工的年輕人回了趟家,找老鄔下單買了一台洗衣機,這是老鄔作推廣員下的第一個大件。洗衣機被穿著京東制服的配送員從麵包車上拖下來,街面上的人都看見了。他們覺得,真能在網上買東西,比去縣城買還便宜。

位於重慶市雲陽縣的京東服務中心,挨著它的是京東在雲陽縣的配送中心。

推廣員是京東鄉村體系最前線員工。

生意人

老鄔本名鄔前坤,1971年出生在棲霞鎮下屬一個村裡。1990年,他復讀兩年,剛考上當地最好的高中,父親生了一場大病。老鄔沒說什麼,退了學,回家照顧父親和弟弟,他覺得,人得服從自己的命運。父親病好了,老鄔下地幹活,學木工,打家具,農閒時就去東莞打工。

這樣零散著生活了好幾年,1998年,老鄔決定回老家。

那時候的棲霞鎮,小而陳舊,唯一的交易地點在棲霞路上的老市場,沿窄石梯下行,經過一片黑暗,市場就在那豁然開朗的光線裡,賣菜的賣肉的賣水果的賣五金的都在。

老鄔在那一片開朗裡租了一間門市,做調味品生意,販賣花椒、桂皮、辣椒和菜籽油。

2010年,老鄔拿出積蓄,買下鎮政府對面廣場旁邊的一間門市,掛上深藍色招牌,「乾坤副食店」。

過了一兩年,他又買下旁邊的門市,兩個門市打通,早上7點開張,晚上12點打烊。他不吝惜電費,讓燈泡把貨架照亮。街對面也有副食店,但是過往的人把車停在對面,也要穿過馬路,到他的店裡買一塊麵包、兩罐紅牛。

老鄔說,做生意靠人氣,有的東西寧願賠點錢也要賣,吸引了人氣,別的賺錢的貨也就出手了。


老鄔剛做調味品生意時,從大的經銷商那裡拿貨,後來自己生意做起來了,他就找鄉親收。花椒、辣椒和油菜籽,村裡家家都種家家都有。

尤其是菜籽。棲霞鎮號稱「萬畝油菜」,每年四月,油菜花開的時候,政府都要辦「油菜花節」,到今年已經連續辦了八年了,每年都有上萬人來看。綠色作底的連綿梯田上,黃色的油菜花連成一片又一片,次第開著,濃鬱的香氣縈繞,蜜蜂嗡嗡。

老鄔也愛看油菜花,他又覺得可惜,花開過,結出一串串細長的莢。成熟了的菜籽會從莢裡蹦出來,卻只能由老鄉自己收,再找油坊榨成菜籽油,自家吃,換不成錢。

2016年4月,付文又來找老鄔,問他願不願意將菜籽油拿上京東眾籌。

眾籌是什麼?老鄔聽都沒聽說過。

「要我出多少錢?」他問。付文說,不要你出一分,是人家出錢,你出油。

老鄔聽了很高興,菜籽能換成錢?4月11日,老鄔的菜籽油在京東眾籌上線,半個月後,眾籌成功,老鄔拿到了5000多塊錢。

他開著車跑遍了附近的鎮,收購菜籽,再找有質檢合格報告的油坊合作榨油。好的菜籽油沒有沉淀,是金澄澄的。他舉起一瓶油,對著陽光,瓶子中顯示出晃動的金色。

這次眾籌,老鄔賣出了288升菜籽油。數量不算多,老鄔卻特別振奮。

棲霞鎮被群山圍繞,距離雲陽縣城一個小時車程,要去一趟重慶市,得花五個多小時,還得換車。外面的東西買進來已經不易,現在,靠著棲霞鎮絕大部分人都不懂的「電子商務」,老鄔把棲霞鎮的東西賣了出去。

棲霞鎮出產的菜籽,100斤菜籽能出30多斤油。

電商

今年雙十一,老鄔比平常更忙了。

11月6號,他匆匆吃完一碗小面當早餐,還不到8點,他就開著車跑了三趟郵局,拉回家25個大包裹。每個包裹裡是8個泡沫塑膠箱和對應的紙箱,一共200套。一個月後,每2.5公斤血橙會裝進一個泡沫箱,運送出去。

一周前,老鄔在京東上開始了他第二次眾籌,賣雲陽一帶的血橙。棲霞鎮的橙子園距離鎮子兩三公里,位於一片朝南的山坡上。

上午11點,鎮政府門前的廣場開始變得熱鬧。廣場南邊「棲霞酒樓」的老板娘穿過廣場,走進了「乾坤副食店」。她可是鎮上的時髦人物,見到老鄔,她掏出手機給他看,手機螢幕上顯示:「密碼錯誤,請重新輸入」。

「該怎麼子辦?密碼忘掉了。」老板娘說。

老鄔接過手機,點擊「註冊」,打算幫她重新註冊一個帳號。老板娘在登錄名框裡輸入自己的手機號,發現還要輸入圖片顯示的隨機驗證碼,「最討厭這個驗證碼。」她點擊了幾次大小寫切換鍵,又把手機遞給老鄔,「你幫我輸吧。」

她要買珊瑚絨四件套,老鄔幫她在搜尋框裡輸入關鍵詞,又指著框下面一行小字,建議她選擇「京東配送」、「促銷」。送貨快、價格便宜,是人們考慮購買的重要條件。老鄔點擊一張圖片進入詳情頁面,「你看這個,正在參加雙十一活動,滿199減20塊,再買個別的湊一湊,更划算。」

她不明白,「哪有?」老鄔指著圖片上的紅色LOGO,又給她指下面的小紅方塊,「滿減」,手指劃過去,把那句話一字一字念出來。

吃完午飯,老鄔又去了一趟橙子園。橙子樹高高低低連成一片。枝葉間的橙子大部分還是綠的,只有幾樹已經變成黃色。要到一個月後,橙子才會完全成熟。老鄔摘了一支掰開來嘗了嘗,不酸,卻也沒有那麼甜。他猶豫著要不要收這個園子的橙子,他覺得,不能把不好吃的橙子發出去,那是砸了自家的招牌。


菜籽油眾籌成功,給了老鄔很大的信心。他註冊了「老鄔家」品牌,擴大了品類,納入了花椒、香菇、粉條和紅薯澱粉,成立了一家電子商務公司,請人設計了產品包裝,雄心壯志,打算把棲霞鎮乃至雲陽縣的農副產品賣向全國。

鎮政府聽說老鄔眾籌成功,也專門來了人,要他承擔起鎮裡相應的工作來。老鄔門店朝向馬路的那半門頭,從藍牌子換成了綠牌子,上面寫著「棲霞鎮農村電子商務綜合服務站」,旁邊還有五個圖標,分別是「幫你買」,「幫你賣」,「幫你辦」,「幫你提」,「幫你賺」。

鎮政府給老鄔配備了一台聯想台式機,一台聯想列印機,還有一個50多寸的大顯示器,再有人找老鄔下單,就能從大螢幕上看到商品頁面了。

老鄔成了紅人,而且紅遍了雲陽縣。

他常被請去給人作培訓。他還和鎮長去縣裡的產業孵化園參加了一次影片會議,全市各個縣、鄉鎮負責電子商務的人都連線起來,聽取市裡主管的意見。他正在籌劃,想做一家油坊,更好地控制菜籽油地質量。

就在兩周前,老鄔受邀去了天津,參加京東的會議。站在台上,他回答底下一堆記者的提問。他用並不熟練的四川味兒普通話說:「我老鄔就是個農民……」老鄔喜歡回憶當天的那個場面。二十多年前,他服從了命運,現在,命運把他帶到了他想不到的地方。

老鄔的血橙正在京東上眾籌,11月6日一早,他訂的200套泡沫箱包裝到了。

棲霞鎮的血橙樹長在一片朝南的山坡上,橙子要到一個月後才成熟。血橙也是老鄔眾籌的第二個項目。

老鄔年輕時,每到東莞打工,都要從這裡坐船上嶽陽,再坐上火車。幾年後,他又從這裡回到家鄉。

棲霞鎮正在大力發展電子商務。

參考:

>聖母峰腳下、全世界最高的快遞站!90後大陸男孩搞網購,創造了前所未有的送貨路線。

閱讀原文

微信號:JDBlackboard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