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當上總統以後,對中國有六大影響?

本文來源:鳳凰網

作者:鳳凰網邊驛卒新聞評論團隊

當地時間2016年11月9日凌晨,2016年美國大選結果出爐:唐納川普當選美國第45任總統。

盡管昨日美國駐華大使鮑卡斯已經給中國送上定心丸:「無論哪位總統候選人在大選中獲勝,都不會影響中美兩國的關係。」

但客觀地講,不同主管人的執政思路和風格,肯定會帶來不同的效應。

邊驛卒梳理出川普上台對中國的六大影響:

1、對中國商品征收高額關稅,加大中國經濟下行壓力

川普在過去的競選演講中,頻頻「吐槽」中國。

他曾多次指責中國操縱人民幣匯率,使中國出口產品在全球市場上更有競爭力,並稱中國在貿易問題上「殺死」美國;

他曾表示,如果當選,要對中國進口的產品要征45%的重稅;

他曾在共和黨辯論會上說:「我會讓工作崗位從中國回來……我會讓工作崗位回來,而且我會非常快地開始讓它們回來;」

他甚至會用「強姦」來形容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問題。據CNN報導,川普在印第安納州競選集會上談中美貿易差額問題時說:「我們不能繼續讓中國強姦我們的國家。他們(中國)現在就是這麼做的。」

目前的中美貿易中,美國是中國的第二大貿易夥伴,而中國則已經超過加拿大成為美國最大貿易夥伴。但中國擁有的大量外匯儲備和對美巨大的貿易順差。

川普更具保護主義色彩的貿易政策,將成為影響未來中美貿易關係穩定和發展的消極因素。

當被問及川普對進口中國的商品征收45%的關稅的提議的看法時,鮑卡斯說,等到候選人當選了,他們就會發現在大選中說的很多事,並不像他們所以為的那麼可行。

分析認為,盡管川普強加45%的關稅(從中國進口的貨物)的政策,在現實中未必能夠得到實施,但它表達了一個非常明確的信號:可能對從中國進口的特定商品征收懲罰性關稅,例如在紡織、化工、鋼鐵和橡膠等領域的商品。如此一來,中國的出口必將會受到影響,中美貿易很有可能進入一段「冰凍期」。在目前中國經濟增速放緩的情況下,這勢必會加大加大中國經濟下行壓力。

不過,中美作為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貿易夥伴,合則兩利,鬥則俱傷,因此,中美全面貿易戰的可能性也不大,但局部貿易戰則可能爆發。

2、或加大人民幣貶值壓力

在匯率方面,美國將會對華發難。

川普曾攻擊中國政府操縱人民幣,大大削弱了美國公司的競爭力,美國企業正在遭受中國企業的「屠殺」。因此,不同於此前的歐巴馬政府,未來美國政府很可能會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的黑名單,實施某種程度的報復性措施,例如前文所說的對華進口商品征收45%的關稅。

此外,川普政府也可能會採取美元貶值的方式,為美國企業創造有益的貿易條件。他曾公開宣稱「支持低利率」,並對現任美聯儲主席珍妮特·耶倫可能加息的政策表示不滿。不過,美國財政部曾重申中國不是匯率操縱國,並對中國政府近年來推進匯改的努力做出肯定。

由此看來,川普預計很難改變美聯儲的加息進程,但可能加劇中國資本外流,從而加大中期人民幣貶值壓力。川普主張削減企業所得稅和對遷回海外利潤的美國企業僅征低稅,可能會吸引美國海外資金更多地回歸國內,加劇中國資本外流。

3、拋棄TPP,對中國利好

川普曾稱不會允許美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稱該協議是對美國人民的背叛,將會擴大美國的貿易逆差,減少美國的製造業崗位。認為該協議「是對美國商業的攻擊」,是「一個壞交易(bad deal)」。

如果美國撤出,該協定失敗,中國就可以避免因被這項貿易協定排除在外,而遭遇的不利經濟影響。

不過,川普反對TPP的聲音很可能只是競選語言。TPP並不是一個純粹削減關稅壁壘的協議,還包括知識產權保護、勞工標準、環境保護等諸多內容。其目的在於做到美國主導下的新型一體化和貿易自由化,扭轉目前這種「中國受益、美國吃虧」的格局,倡導美國的價值觀,進一步密切和鞏固同盟關係。


4、對中國「低調且保持尊重」

雖然川普在公開演講中頻頻針對中國,但外媒卻一直宣稱,川普是中國派來的「臥底」。其原因就在於川普對待中美關係的態度。

在4月就外交政策發表演講時,川普抨擊歐巴馬政府的外交政策是一場「災難」,川普表示如果自己當選,將把美國和美國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實施「美國優先」的政策,並在外交方面尋求與中國和俄羅斯之間發展關係。

關於中國的部分,川普在演講中是這麼說的:

「對於那些證明是我們朋友的人,我們必須慷慨。我們渴望和平地生活,並與俄羅斯和中國建立友誼。我們與這兩個國家有嚴重分歧,所以必須擦亮眼睛對待他們。但我們並不一定非要成為對手。我們應該基於共同利益,求同存異。像俄羅斯就已經看到了伊斯蘭恐怖主義令人恐懼之處。

要進入一個繁榮的新世紀,修復與中國的關係是另一重要步驟。中國尊重強國,讓他們在經濟上占據優勢,我們已經失去了他們的尊重,我們和中國有龐大的貿易赤字,我們必須盡快找到方法來平衡這種赤字。強大、聰慧的美國一定是能和中國結交好友的美國。我們可以彼此獲益,而互不干涉。」

川普也沒少「稱讚」中國:「中國人的抱負之高是你們想像不到的,他們內心深處認為自己是不可戰勝的」;「我們紐約的喬治·華盛頓大橋跟中國的橋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兒科」;「我愛中國,世界上最大的銀行來自中國」。他認為中國是一個強大的競爭對手,所以美國需要強大的主管人,以強大的主管力來和中國談判博弈。

5月,在一場造勢活動中,他的競選團隊在現場發放寫有「美國華裔愛川普」(Chinese American Loves Trump)字樣的T恤,川普則又在現場高喊「我愛中國人」……

川普的政策顧問納瓦羅在接受BBC採訪時也表示,與歐巴馬政府高調向世界宣布「重返亞洲」不同,川普政府會對中國「低調且保持尊重」。

5、川普的亞洲戰略不可預測,對中國既是機遇也是挑戰

在地緣政治和軍事安全上,川普政府很可能會出現一定程度上的政策混亂。

一方面,川普認為美軍國防開支占經濟總量的比例,處於二戰以來的最低水平,希望加大軍事方面的投入來重塑美國的軍事力量和主管地位。川普給中國在南海的活動貼上軍事化的標籤,並猛烈批評美國政府的不作為。

但另一方面,川普也表現出一定程度的孤立主義傾向,試圖從全球範圍內實施戰略收縮,例如試圖與俄羅斯做到某種和解和在打擊「伊斯蘭國」方面的合作,要求日韓等盟國分擔美國實施安全保證的費用。這種戰略收縮無疑將擴大中國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

川普曾說會與金正恩進行直接對話,威脅韓國要撤回駐韓美軍。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日本也會加快向「正常國家」的轉變。

在這種情況下,地區權力格局將發生劇烈的變動,既是機遇也是挑戰。這對中國的實力運用和外交智慧都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如果應對有力,東亞地區將成為中國穩定的權力輻射區,徹底清除冷戰的餘毒。如果應對不力,該地區將被失衡的權力格局進一步撕裂,成為地緣政治上的破碎地帶,變成不斷給中國帶來安全挑戰的麻煩之源。

川普在回答有關南海的問題時稱,「不認為美國會為了中國的行動而開啟第三次世界大戰」,聲稱自己「非常了解中國」。但他拒絕說明他會對中國採取什麼舉措,「我們必須讓人捉摸不透」。在回答「如果中國占領日本人所說的尖閣列島(即釣魚島),美國要做什麼」時,川普稱「我不喜歡告訴你我會怎麼做」。


6、在氣候變化領域,中美所取得成果可能將付諸東流

川普早前曾誓言,一旦競選成功,將取消2015年簽署的《巴黎協定》,主張美國退出《巴黎協定》。他認為,巴黎氣候變化協議會美國商業造成不利,會使「國外官僚控制美國的能源使用量」。此舉引發了包括霍金在內的375位科學家聯名致信川普,反對其有關氣候變化的言論。

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別代表解振華也對川普反對《巴黎協定》的發言作出回應:「我相信如果是一個明智的主管人,他應該知道所有的政策措施應該順應世界發展的潮流。」

杭州G20峰會期間,習近平在杭州西湖國賓館與歐巴馬會面

在過去兩年中,中美就氣候變化議題發表多項聯合聲明,兩國主管人也多次會晤討論氣候變化議題,從「莊園會晤」到「瀛台夜話」,到「白宮秋敘」,再到今年9月杭州的西子湖畔,「習奧會」的每一個經典場景裡,氣候話題都在其中占據了重要分量。

如果川普政府堅持退出《巴黎協定》,中美過去兩年間在氣候議題上所取得的成果可能將付諸東流。

資料來源:新華網、澎湃新聞、華爾街見聞、BBC、環球網

閱讀原文

微信號:ifeng-news



同類文章:

No posts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