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一位90後女孩創業有成,開跑車外送美食給有錢人,月入人民幣15萬。

本文來源:騰訊新聞

圖文:Wanda Jarl 

編輯:田野

25歲的楊詩麗,用半年時間從一個酒吧銷售,成為月入15萬人民幣的餐飲老板。她愛打扮,愛社交,迷戀物質,一邊努力賺錢一邊揮金如土。

長沙解放西路上的夜幕還帶著一層夕陽的餘霞,沒有星星,也沒有月亮,最閃亮的是路邊那輛粉色的敞篷跑車,它的主人是楊詩麗。

25歲的她,用半年時間從一個酒吧銷售,成為月入15萬人民幣的餐飲老板。她是愛打扮的時尚達人,也是愛熱鬧的社交能手,她迷戀物質,一邊努力賺錢,一邊揮金如土。

她是90後中的一員,卻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生活著。

她被一些人羨慕,又被一些人不齒。

但無論如何,她都是這個時代的某種印記,也在身上留下了時代的烙印。

 

「找不到理想的職業,那就創業」,對於自己從500元的啟動資金到月收入15萬,僅僅用了半年時間,她輕描淡寫地說道。

2013年,楊詩麗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在長沙一公司當前台服務生,月薪1500元。

「可沒幾天,有個主管過來,我因為沒有對他微笑,就被解聘了。」

隨後,性格不羈的她決定去酒吧作業務女郎,白天睡覺、晚上工作,過起了日夜顛倒的生活。

躁動的音樂聲與人群的吶喊聲中,夾雜著濃烈的酒精味,她曾每天都在重覆著這樣的生活。

 

酒吧工作那段日子,也成了她創業故事的開端。

「那時候閒下來,我就在家做各種美食,邀請朋友來吃,他們都讚不絕口。」

楊詩麗表示,做飯是自己與生俱來的天分,這在她的描述中甚至蒙上了一層傳奇的色彩,「從小外婆就教我做飯,我10歲時就可以掌勺給家人做豐盛的年夜飯了。」

 

圖為凌晨,楊詩麗在店裡和送貨師傅商量,希望能夠降低運費,提高利潤。

2013年7月,楊詩麗開始做起了美食外賣,通過微信銷售,並將客戶定位在富人圈。「我靠的是家傳秘制鹵水、獨特的口感和優質食材。」

從5元一個的鹵蛋,到188元一碗的麵條,能賣出這樣的價格,她堅信口味是主要的原因。

 

圖為楊詩麗在下河街購買了兩條菜花蛇,並吩咐員工拍照、錄小影片發朋友圈。

「我經常參考國外的美食,不斷推出新品,還在名字上花了不少心思,比如土豪面、女皇粉……」

創業之初,從挑選食材到烹飪,楊詩麗都親自動手,而每次「掌勺」,她都會讓員工錄下小影片分享朋友圈。這樣的「分享」,她幾乎每天都會發幾十條。

查訂單、與好友互動,成為了她的常態。兩年內,楊詩麗的微信從3個增加到5個,好友也從100多人增加到3萬多人。

 

楊詩麗在店裡塗口紅,她無時無刻不關注著自己的妝容,一旦妝花了她會立刻補上。這樣的穿著打扮在店裡會引來不少男顧客的暗中窺視。

 

2013年9月25日,隨著生意火爆,楊詩麗無法獨自完成訂單量,於是雇傭了6名員工。

「一個月後,訂單量就達到了15萬。」

店面營業不到三個月,楊詩麗貸款購買了一輛價值一百多萬的賓士跑車,送外賣也開著,還被顧客調侃為「跑車女神」。

 

楊詩麗找人為自己的跑車貼上了價值5萬元的Swarovski水鑽。

對此,楊詩麗得意地說,「全長沙就只有我捨得花這麼多錢,給車貼上水鑽。」

 

圖為楊詩麗剛睡醒就撥通了好友的電話,傾訴生意中遇到的煩心事。

「我一個月賺的錢就只夠養車、美容、化妝、泡吧、買衣服。」

月入15萬人民幣的楊詩麗,毫不掩飾自己「花錢如流水」的超前消費習慣。

 

每星期去一次美容院,隔三差五買新衣服,她每個月在外貌上的開銷就要上萬,最瘋狂的時候,她曾花一萬塊錢買了兩條褲子。「看見喜歡的東西,只要我卡裡有錢就會買。」


一邊大把賺錢,一邊揮金如土,她抱怨著餐飲這一行的辛勞,又夢想著能攢下錢,住進屬於自己的別墅。

「我每天工作超過16個小時,夢想就是買一套別墅。」

盡管家裡有房,但她並不想依靠父母。「他們有套房子關我屁事,我想要東西,就要自己買。」

 

下午spa結束後,她翹著腿坐在美容院大廳的沙發上,邊吃煲仔飯邊與美容院經理討論減肥等話題。為了減肥她經常不按時吃飯。

 

楊詩麗在燈紅酒綠的夜場裡,瘋狂地扭動著身體。

在創業的半年裡,她還被很多人認為是酒裡的「出台小姐」,「但我在酒吧工作從來不出台,再說我現在賺這麼多錢,也不需要出台。」

她說,「夜場可以讓我認識更多高端人群,將我的產品推銷給他們。」

 

凌晨4點,楊詩麗從酒吧應酬結束後,立刻回到店裡安排一些瑣事,然後開著賓士跑車來到長沙馬王堆菜市場,趕在天亮前購買次日需要的食材。

她穿著一件露背蕾絲裙,出現在極其髒亂和惡臭難聞的菜場裡,立刻引來不少男子的異樣眼光。

 

「我朋友圈裡有不少黑粉,經常留言罵我是拜金女,甚至有一些更難聽的話。」

對於旁人的看法,楊詩麗已經習以為常,但還是會試著通過自己的一套邏輯辯解,「但是我不拜金啊,我弟弟現在讀貴族學校,都是我在養著他。」

有一天,她花人民幣3000元買了一隻英國短毛貓,「這樣深夜回到家,它可以讓我不那麼寂寞。」

 

楊詩麗曾說,「睡在人民幣上面的感覺真爽,仿佛自己掉進錢眼兒了」。

她添置的奢侈品越來越多,每天繁忙的工作也漸漸讓她「喘不過氣來」。

可未來的路又該怎麼走?黑夜漸漸降臨,漫步在燈火通明的長沙街道,楊詩麗的臉上一片迷茫。

閱讀原文

微信號:chinaoneday



No posts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