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富人愈來愈多,「由富變貴」大勢所趨,貴族修養課程生意興隆。

本文來源:騰訊圖片
編輯:Vera

「有錢人應該多花一點時間提升自己的修養,把‘富’變‘貴’」,中國富商曹德旺曾說。

隨著中國富裕階層的擴大——經營富豪榜的胡潤,在2012年就透露,中國長三角地區每451個人中,就有1個是千萬富豪。

參考:

>她在中國創辦西洋禮儀補習班,打造「社交名媛生產線」,十天課程要人民幣八萬。

>胡潤百富榜公開預測:2020年的中國首富,就會是世界首富。

富人們越來越意識到,光有財富並不夠,做一個真正的「貴族」更令人嚮往。

不少富人無論是在生活方式,還是文化修養上,正努力讓自己變得高貴起來。

封面圖為一家高端禮儀學院在傳授刀叉使用禮儀。東方IC

 

圖為上海徐匯區的高端禮儀培訓機構,學員們學習如何用握手、如何眼神交流、如何演講、如何碰杯……視覺中國

起源於歐洲的「貴族」文化具有豐富的人文內涵,它不僅意味著財富、地位和頭銜,也意味著一套行為準則和價值標準。

有人認為,當代中國缺乏「貴族禮儀傳統」,中國富人們以往熱衷於豪車豪宅奢侈品。

如今他們開始謀求改變,把目光投向西方,尤其是英國。近年來,英式禮儀培訓在中國國內興起。

 

圖為北京瑞雅禮儀學院創始人何佩嶸在教授禮儀規範,她計劃開辦一個高端學院,向中國的新富人群傳授西式禮儀。視覺中國

參與培訓的人通常包括政府官員、企業家、留學生、準備招待貴賓的富豪妻子等,他們花費不菲的價格,來學習各種西方禮儀。

 

圖為2016年,上海一家四星級酒店的會議廳裡,「名媛培訓班」授課現場,培訓內容涉及兩性、茶藝、插花、禮儀、馬術等,課堂上所有學員大喊:我是女王。兩三天的課程價格從19800到50000元不等。澎湃新聞 袁璐 攝

「過去他們靠買奢侈品來彰顯社會地位,而現在他們轉而學習禮儀,在舉手投足之間提升自己的生活品味。」上海一位從事近五年高端禮儀培訓的經理如此說到。

 

2016年,香港一家奢侈童裝品牌在上海私人會所中推出「英式貴族禮儀」課程,針對7-12歲的家境富裕的中國「小公主」、「小王子」們,培訓模擬英國公主與王子共進午餐的情節,教孩子如何優雅進餐、如何享用英式下午茶等,一天的定制課程費用人民幣3800元。

 

圖為2016年3月,15位初進社交場合的年輕富家女孩頭戴皇家女帽製造商禮帽,其中有6位是中國女孩。

中國海外新貴們也熱衷於參加貴族活動,近年頻頻現身倫敦上流社會交際圈,引起外媒關注。例如專為倫敦上流社會年輕女孩設計的夏洛特宮廷舞會,近幾年中國「白富美」占了總數的四分之一。

 

圖為2016年的英國夏洛特宮廷舞會,澳門賭王何鴻燊的女兒何超盈與奧地利公爵合影。視覺中國

 

25歲的余晚晚(Wendy Yu)出生在浙江,其父

余靜淵是夢天集團創始人兼董事長、「亞洲木門大王」。余晚晚15歲起就讀於英格蘭的貴族寄宿學校,生活在倫敦。她自己說不想當一個嬌生慣養的小公主,正努力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優雅的英國女士。圖為余晚晚出席2016英國皇家愛斯科賽馬大會。張傑攝影/視覺中國

 

2014年在法國巴黎夏樂宮舉行的名媛成人禮舞會上,香港富商林建嶽之女林心兒(Eleanor Lam)參加。視覺中國


在生活和休閒的方式上,富人們也在努力變得更有格調。越來越多中國新貴階層,渴望擁有一名精致苛刻的英式管家,來打理他們的別墅和豪宅。專門負責培養英式管家的歐洲各大管家學院也因此生意興隆。圖為2014年,荷蘭一所知名管家學校在成都設立分院,學員們用卷尺精確測量餐具間的距離。視覺中國

 

倫敦一家管家培訓公司的負責人薩拉·威斯汀接受採訪時稱,「一個在中國工作的英式管家,年收入已經能達到6萬英鎊(約合60萬元人民幣)。而同樣一個管家在英國,一年只入帳3.5萬英鎊。」圖為2014年,管家培訓學校的學員們正在學習如何迎接客人。視覺中國

 

《福布斯》雜誌曾這樣說過:將來顯示生活品質的,不在是私家遊泳池、私人健身房,而是私人酒窖。」法國《西南報》2015年報導,波爾多已有100座酒莊被中國人收購。圖為2012年,年僅28歲的李麗娟(音)在中國商人收購的大慕愛酒莊內擔任主管。

 

曾經高爾夫是中國富人的高端運動,如今取而代之的是馬球。天津環亞國際馬球會俱樂部就是其中的代表,它的普通會員起步價為16.5萬美元,或在旁邊的高檔社區買套房免費入會。開發商說,我們賣的是生活方式。圖為2016年,天津環亞國際馬球會俱樂部內,中國選手在進行比賽。視覺中國

 

2014年,講述英國傳統貴族生活的電視劇《唐頓莊園》熱播,英國媒體報導中國大批富豪模仿《唐頓莊園》,參加英國的豪華狩獵團。報導稱馬雲也是海外狩獵團其中一員,他花費約人民幣37萬元,於蘇格蘭租了一座城堡,與11位朋友共同打獵。不過馬雲回應那是幾年前環境保護組織的一次交流活動。圖為中國遊客在國外打獵合影。

 

2014年8月,來自中國大陸和香港等地的數十名軍事發燒友、職業運動員、企業管理人員、億萬富翁等通過選拔後,在菲律賓體驗國際盛行的IPSC射擊運動培訓及比賽。菲律賓是槍支使用合法化的國家。

 

更有人已經將目光投向太空。圖為2014年4月29日,大陸西南地區通過代理商報名參加「太空之旅」旅遊項目的四位人士在成都進行簽約。圖為三男一女四位企業家在簽約現場。東方IC

 

除了生活方式之外,文化品位也為富豪所重視。當財富不能成為區別符號的時候,只有文化才是經久不息的傳承。在這一點上,收藏藝術品不足為奇,更高端的是建立博物館。如女富豪陳麗華,花費巨資建立紫檀博物館,並且對公眾開放。東方IC

 

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收藏有大量藝術品,也曾稱要在北京建立一家博物館。圖為2005年4月1日,王健林在其辦公室內,其內掛著90平尺石齊大畫《山水》。王曉東/東方IC

 

圖為2013年,中國的父母們組團參觀金斯伍德中學。視覺中國

雖然富二代在中國是個很有爭議的稱謂,但中國富人對子女教育卻是越來越重視。

2013年5月初,英國幾所頂級貴族中小學迎來幾十位來自中國的家長訪問團。他們都是來自社會各界的精英,有著名企業的董事長,也有財力雄厚的富豪。一年學費雖然高達30多萬,依然吸引了不少家庭。

2016年《泰晤士報》報導,在所有非英國籍的私校學生中,將近21%來自中國內地。

 

圖為2013年,慈善家李春平向北京西城區什剎海街道捐贈800輛價值24萬元的公益環保自行車,並和群眾一起環什剎海景區騎行。Wang Haixin/東方IC

在西方,富豪群體形成了深厚的慈善文化,比起禮儀、生活方式的進化,慈善是對整個社會責任感的體現。中國的富豪們也開始漸漸意識到這一點,尤其是汶川大地震之後,更多富豪熱衷於慈善。

 

圖為2015年重慶一群富豪開著豪車撿垃圾,牽頭者是身家上億的企業家鍾叢榮,他自己已堅持撿垃圾8個月。視覺中國

作為社會財富的最大掌握者,富豪們有了錢之後,如何凸顯自己的價值和精神?一方面他們謀求「貴族化」;另一方面,「富」與「貴」兼具之後,履行社會責任,投身公益事業,讓自己的社會價值和貢獻得到認可,或許是更為重要和高層次的追求。

參考:

>她在中國創辦西洋禮儀補習班,打造「社交名媛生產線」,十天課程要人民幣八萬。

>胡潤百富榜公開預測:2020年的中國首富,就會是世界首富。

閱讀原文

微信號:qq_photo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