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富比將在英國拍賣中國文物,包含乾隆御製的特等第一火槍(附考證文),起標價100萬英鎊。

蘇富比將在2016年11月9日,於倫敦拍賣多款中國文物,包含唐、宋、清等時期。

對此大陸網民議論紛紛,有人視為國恥,要求英國歸還中國文物;有人慶幸這些寶貝在外國人的手裡,躲過了五十年前的那場浩劫。

一枚刻有“自強不息”印文的清朝白玉璽。

 

南宋時期的兔毫釉天目碗。

 

珍貴的中國古代地圖。

 

中國古代地圖。

 

一把「特等第一」(Supreme Number One)乾隆御製火槍。「特等第一」被刻印在槍身一側,這是乾隆年間下令製造的首批火器之一。

 

以下是蘇富比提供的火槍展示影片

此外還有大量的中國古代玉器、瓷器等工藝精品,有興趣的人可以前往蘇富比網頁查看。http://www.sothebys.com/zh/auctions/2016/important-chinese-art-l16212.html

以下是大陸網友石城畔發表針對此槍的考證文

 

路“動手動腳找材料”挖挖挖,聯想分析,融會貫通,終於在今日(2016年10月12日)凌晨有了個(自認為可以解釋)的結論。我不敢自專,現把此一路考證過程簡略的記錄下來,敬請各位讀者、各位方家指正。

—。乃“第一神槍”

南方網的此稿文中指“這把火槍以金銀裝飾,槍把上刻有漢字,讚揚這把槍品質上乘,乃“第一神槍”。但是我在五張照片上都沒有看見“第一神槍”四個字。照片說明“圖片來源:蘇富比官網”,我轉去蘇富比官網想看看有沒有更多圖片,希望看見“第一神槍” 四字之細節。

可是蘇富比官網上仍然只有這五張同樣的照片,但是有個一分鐘的介紹短片,是由著名演員王剛配音,裡面也沒有看見“第一神槍”四字的局部細節,但在第2秒有四個字“特等第一”的鏡頭閃過。

二。《皇朝禮器圖式》和《欽定大清會典圖》中的乾隆時代的槍

我對“特等第一”四字念念不忘,在《故宮辭典》一書中發現有一個條目《奇準神槍》,記載此槍是“特等第二槍”,這與“特等第一”非常接近了。書中指此說的出處是《皇朝禮器圖式》和《欽定大清會典圖》兩書。

   【以上是《皇朝禮器圖式》中的乾隆時代的槍】

   【《欽定大清會典圖》,“高宗純皇帝御制槍其製有七”】

找了去看《皇朝禮器圖式》,才發現乾隆時代的槍甚多,反覆查找,一直看到頭昏,也沒有找到“特等第一”,此書是成於乾隆二十四年,是乾隆的當代東西。

又去找了《欽定大清會典圖》,此書成於光緒年間,是後人的整理。有“高宗純皇帝御用制槍其製有七”的記載,其是“奇準神槍”“純正神槍”“準正神槍”“連中槍”“應手槍”“威赫槍”“威捷槍”。

我重點探究,發現此中各槍皆有等級:“特等第二的是奇準神槍”,“頭等第二的是準正神槍”,有“頭等第三的是純正神槍”,有“頭等第四的是連中槍”,有“頭等第五的是應手槍”,有“頭等第六的是威赫槍”,有“頭等第七的是威捷槍”。但是我也反覆找了,仍然沒有發現有“特等第一”的文字。

三。“養心殿造辦處”的原始記錄

   【清人畫弘曆擊鹿圖像軸】

在查閱資料中得知,清帝個人的這些御用東西基本出自“養心殿造辦處”,養心殿造辦處裡面有個單位“槍砲作”,是專門製造火器的。可判斷此槍應該就是“槍砲作”這個皇家工廠的作品。

2003年開始,《紫禁城出版社》整理出版了一套相關的《養心殿造辦處史料輯覽》,此書為編年體,是陸陸續續在出。

從第1輯雍正開始,第2輯是“乾隆元年”, 2015年出到“第5輯”是“乾隆十七年”。然而乾隆一共是有五十九年。我一開始想到這套書後面還會有許多許多本,當時就準備放棄了,但是遲遲在《皇朝禮器圖式》和《欽定大清會典圖》上找不到的“特等第一”,已陷入困境。

只得回頭耐著性子再找,最後也算皇天不負,在2012年出版的第3輯“乾隆十年”中找到相關內容,其文如下:

炮槍處

“乾隆十年四月二十九日內大臣海望奏稱,提督舒赫德奏明八旗無用廢銅砲十位,廢鐵炮三十五位,九門無用廢銅砲三十一位,廢鐵炮十位。欽奉諭旨:著交送海望。欽此。於本日內大臣海望奉旨:交毀銅砲三十四位,按炮上鑿的分兩重九萬二千九百餘斤。此炮每位俱有鐵桶連折耗核算共得淨鋼約重五萬五千七百四十餘斤。炮銅系髙紅銅試看得汁水甚濃,難以鑄造活計。按三成加倭元一萬六千七百二十二斤,汁水溜花紋足鑄活計用於本年七月初二日,內大臣三和將折片一件,交太監高玉轉奏。奉旨:知道了,著海望査何處有倭元奏明再行。欽此欽遵。於三等交槍十三桿,上用鍍金龍扎虎槍四桿,官用扎虎槍八十根持進,交太監張玉,胡世傑呈覽。奉旨:將特等交槍二桿,頭等交槍六桿交公哈達哈起名色預備侍用。二等,三等交槍二十二桿交炮槍處收貯。其上用扎虎槍四桿,並官用扎虎槍八桿,交武備院。欽此。於本月二十三日武備院庫守將上用扎虎槍三桿,官用扎虎槍八十桿,持去收訖。

七月初五日催總福陸來說,為皇上駕往哆輪哪羅隨侍帶去奇炮一位,交槍八件,線槍四件,需照例將長方八尺寬一幅白布帶三塊前去,以備擦膛應用等語。啟怡親王,內大臣海望。準行遵此。回明侍讀學士沈,郎中色,員外郎李,司庫白。準行記此。”

這裡面的“特等二桿”加“頭等六桿”數目正好就是八桿(七加一)。人物有四方,a乾隆,b傳旨太監,c哈達哈,d催總福陸(就是炮槍處的工頭,“催總”是清初於內務府廣儲司、營造司、武備院等處所屬庫作及工部製造庫設置,掌率匠役成造各種冠服、器物等事。乾隆二十四年閏六月改名司匠。)。

時間是四月二十九日乾隆下旨給炮槍處,讓他們交“特等二桿”和“頭等六桿”給公哈達哈,由他起名,預備侍用。到七月初五日,催總福陸已“交槍八件”,就是已交清,並記錄了下來。

在歷史上,這位“哈達哈”當過鑲紅旗滿洲都統,工部尚書等,爵位是“信勇公”。乾隆十年三月,諭“訥親協辦大學士事務,不必兼管戶部尚書、鑾儀衛事,其鑾儀衛掌衛事員缺,著哈達哈補授 ”。(《清高宗實錄》)就是這人在乾隆十年時是“鑾儀衛事,其鑾儀衛掌衛事”,就是負責儀仗和安保的官員。

基本可判斷,這位“哈達哈”就是起名“奇準神槍”“純正神槍”“準正神槍”“連中槍”“威赫槍”“威捷槍”“應手槍”之人。其中最高等的是“特等”,共有二桿,現在知道其中一桿是叫“奇準神槍”。

原來我一直想不通在《欽定大清會典圖》和《皇朝禮器圖式》這兩本關鍵的材料中為什麼沒有“特等第一”的有關記錄,後面細細梳理,琢磨再三。發現在“頭等”的大類中有“頭等第二的準正神槍”,有“頭等第三的純正神槍”,有“頭等第四的連中槍”,有“頭等第五的應手槍”,有“頭等第六的威赫槍”,有“頭等第七的威捷槍”,但是也沒有“頭等第一”。

簡言之,既沒有“特等第一”也沒“頭等第一”,那麼我目前個人推測,這大概是有什麼皇家避諱(乾隆的文字獄厲害……),在文字中不記錄“第一” 。

   【《清宮武備》書中的“奇準神槍”彩色照片】

回到這杆蘇富比的“特等第一”,目前我個人認為這杆有較大可能就是乾隆十年“炮槍處”製造的“特等(交槍)二桿”中的一桿,它的另一桿姐妹槍是“奇準神槍”。

我對比了2008年出版的《清宮武備》一書上的“奇準神槍”的彩色照片,與這杆“特等第一”較為接近(我個人觀察“特等第一”的口徑好像比“奇準神槍”小些,也許是照片角度問題)。

或者也有可能“奇準神槍”就是有兩杆,記錄在《欽定大清會典圖》和《皇朝禮器圖式》中的是“特等第二”,但有一桿上面刻了“特等第一”。

如果後面蘇富比公佈此桿“特等第一”的具體尺寸和重量,可與記載中的“奇準神槍”的尺寸重量這些信息進一步對比。

 【《皇朝禮器圖式》中的“奇準神槍”數據】

   【《欽定大清會典圖》,“高宗純皇帝御用槍其製有四”】

最後我想必須指出的是,“乾隆御製”不一定就是(不是)“乾隆御用”(在蘇富比短片中的中文標題是:「特等第一」──乾隆御製火槍)。

乾隆一輩子大概是用了四杆槍。按照《欽定大清會典圖》的記載“高宗純皇帝御用槍其製有四”,分別是“御用虎神槍”,“御用花準槍”,“御用大準槍”,“御用舊神槍”。(歷史上有記載,康熙皇帝曾經賞賜過孫子弘曆(乾隆)一支舊準神槍,是否就是這杆“御用舊神槍”待考。)

然而“奇準神槍”“純正神槍”“準正神槍”“連中槍”“應手槍”“威赫槍”“威捷槍”及這杆蘇富比“特等第一”(一共八桿),我個人目前認為,這些皆是乾隆身邊衛士的警衛儀仗用槍。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