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發表對香港的「憂慮論」,認為香港已缺少創新精神。

就螞蟻金服而言,甚至都不存在股權結構等問題,馬雲憂心的是,現在的香港缺少的是創新精神。但他仍相信,「如果能推進改革,香港仍將是亞洲的金融中心。」

(螞蟻金服就是營運支付寶的公司,隸屬於阿里巴巴集團。)

本文來源:中國創業媒體:36氪

作者:劉慧姝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他在2016年11月3日發表了對香港未來經濟吸引力的憂心之論,引發香港各界的觸動。

在當天見報的媒體採訪中,馬雲表示,螞蟻金服的上市地點仍未定局,「圍繞支付寶是否在香港上市出現了很多媒體報導和猜測,我們只會在認為香港做好了準備時才會在該城市IPO。」

他藉此表達了,對於香港市場能否給創新企業提供足夠空間的擔憂,「所有的上市規則都是幾十年前互聯網時代還未到來時,為房地產開發商、銀行、金融家和傳統零售商制定的,因此與新創公司和新業務無關。」

這番憂心之論,引發了香港經濟界的共鳴,就在11月3日晚間,香港上市公司商會主席梁伯韜,就在發給香港記者的書面公告中呼應了馬雲的觀點。他公開指出,源於香港監管機構缺乏市場化思維,香港在吸納科技公司方面的成績遠遠落後。

佐證來自港交所的一組統計數據,2010年至2013年間有343家企業在香港上市,但只有22家(6%)屬於科技相關公司,這一比例遠遠落後於美國、新加坡等地。

梁伯韜在書面公告中強調,目前由香港證監會推動的關於香港上市監管架構的改革咨詢,內容一旦落實,更只會強化這種缺乏市場化的思維,而這正是香港上市公司商會及眾多市場組織、專業團體和金融從業員反對有關咨詢內容的原因。


2016年6月17日,香港證監會突然拋出一份改革上市監管流程的咨詢文件,建議聯交所成立兩個新的委員會來決定有爭議的上市個案。

盡管香港證監會解釋改革的目的是為了加速,簡化,透明化上市監管決策,而香港業界則普遍擔憂,這一改革如獲通過,意味著香港上市規則將由現行的「以表現為基礎的披露制」,更改至「以政策走向為本的審批制」,會是監管制度的倒退。香港上市公司商會就持有這一觀點。

11月3日晚間,香港上市公司商會重申,上市政策制定和上市審批工作,需要由對資本市場運作有深厚認識和貼近市場發展趨勢的市場專業人士參與,以適應金融科技及初創公司的需要和公司架構特點,這方面的工作應由市場人士主導,而非由證監會獨攬大權。

「如果通過現在的改革方案,任由證監會的監管思維主導,勢將令香港股市發展更守舊和官僚。因此商會重申,擴大證監會權力的上市改革方案,反而窒礙了香港創新精神的發展,長遠而言,只會斷送香港在全球資本市場的地位。」

梁伯韜在公開表態中,還提及了當年阿里巴巴上市錯過香港的例子,他說,阿里巴巴當年轉投美國上市,便是源自香港證監會漠視港交所和市場意見,拒絕對同股不同權作原則性的探討。

而如今,新加坡證券交易所已經獲得批准,允許這種「雙重股權結構」企業在新加坡上市,正是為了吸引更多的優秀公司。而美國證券交易所因為早已支持這種結構,而引入許多大型科技創業公司。美國25大「雙重股權結構」企業,包括Facebook、Google和LinkedIn在內,其整體市值已達到9274.2億美元。

香港金融服務界立法會議員張華峰就曾直言:「全球經濟結構已經發生變化,我們當前的上市監管必須要隨之進行改革。如果保持不變,所有這些科技和新經濟公司都將在美國或其他海外市場上市。」

就螞蟻金服而言,甚至都不存在股權結構等問題,馬雲憂心的是,現在的香港缺少的是創新精神。但他仍相信,「如果能推進改革,香港仍將是亞洲的金融中心。」

閱讀原文

微信號:wow36kr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