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鐵十年攝影集,記錄這些年帝都百姓的點點滴滴。

本文來源:鳳凰網、微信公眾號在人間living(id:zairenjian11)

攝影:張星海

1981年9月11日,北京地鐵正式對外開放,到2015年12月26日,北京地鐵已經成為擁有18條經營線路、覆蓋11個市轄區的龐然大物。

每天,數以千萬計的人群匯入北京地鐵,完成一段地下旅程後,又匆匆散沒於城市的各個角落。

有一個人,就在人們的無心之間,有心地將這些點滴變化記錄了十年。

▲2011年11月8日,地鐵八通線下班晚高峰,車裡疲憊的上班族。

自2007年起,張星海開始正式用膠片拍地鐵。因為工作日上下班都坐地鐵,每天至少兩趟,一趟得一個多小時,這個拍攝項目也就堅持了下來,這一拍,就是十年。拍攝前幾年,「衝突」、「反常」是吸引張星海的關鍵詞。

▲2011年7月21日晚,地鐵四惠站,一位姑娘突然暈倒在地,她的同伴驚慌之餘連忙掏出電話準備撥打急救電話,這時,樓梯上的紅衣男子出手相助,他在姑娘的人中掐了一下,姑娘很快就坐了起來。

▲2011年5月17日,早高峰,地鐵四惠站站台上,一位便衣警察突然用一個鋼棍把一名小偷按倒在地,警察讓旁邊的乘客幫他從腰間拿出手銬拷上小偷。一會兒,站台的警察也聞訊趕來,兩名個頭高大的警察架起小偷上了樓梯向辦公室走去。

▲2010年8月20日。國貿站,車門馬上要關閉,這位揀塑膠瓶的婦女努力地把自己「嵌」進去。

▲地鐵四惠站,站台上一對正在擁吻的中學生情侶。

▲2011年3月10日傍晚,北京地鐵10號線,一位正在賣藝的「北漂」流浪歌手投入地唱著,完全不介意周圍的乘客是否關心。

▲2011年3月22日,地鐵1號線,一位穿著時髦的女士突然出現在車窗裡,遠看宛如一幅古典油畫。地鐵車窗是張星海非常喜歡的地方,「因為你不知道下一刻,窗裡出現的將會是一個什麼樣的面孔和表情」。

▲2011年6月22日,地鐵上,一個中學生正在愛撫他的寵物。他剛一鬆手,小松鼠就順著他的胳膊爬上了肩頭。

▲2014年9月3日,地鐵呼家樓站,早高峰,獨自坐在地上哭泣的女子。

▲2012年4月25日,上班路上,看書的女乘客。中國社會大氣候的每一次震顫,似乎在地鐵裡都能找到餘音。

▲2013年9月11日,地鐵車廂裡正在行乞的母女,戴著麥克風的小女孩,神態和動作都有著成年人般的戒備和凜冽。

▲2015年9月8日,地鐵線路突然發生故障,焦急的乘客紛紛探出頭來,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擁擠」、「壓力」、「疲憊」、「匆忙」也是北京地鐵躲不開的關鍵詞。

▲2012年11月5日,早高峰的八通線超乎尋常的擁擠,一位站在車門附近的女士被擠得翻起了白眼。

▲2011年9月6日,地鐵早高峰,八通線傳媒大學站,站台的工作人員努力幫助乘客擠進車廂。

▲北京生活的壓力和節奏是小城市裡的人很難想像的,在北京地鐵,你隨時都可以看見站著打盹的人們。

▲2012年5月31日,早高峰,北京地鐵國貿站1號線通往10號線的通道,巨大的廣告燈牌下,一名男子疲憊地蹲在地上。

▲2012年8月30日,晚高峰的車廂裡,這位姑娘的一只高跟鞋可能在上車時擠掉了,她只能拎著另一只回家。

▲2014年5月6日,地鐵1號線四惠東站,車廂裡的爭吵延續到站台上變成了一次武力衝突。被推倒的女人砸在另一個女人的腿上,使其半天站不起來。地鐵裡的每一次口角都可能演變成一場「武裝衝突」,張星海說,光他看見的就有8、9次之多。

▲2012年6月21日,在地鐵10號線國貿站,晚高峰中的一對情侶。

▲2012年8月8日,一位乘客興奮地註視著列車線路圖,這樣愉悅的、明快的表情很少出現在張星海的鏡頭裡。


張星海說,於他而言,地鐵更多是一種壓力的載體與縮影,總之不是個太愉快的地方。

在張星海的理解裡,北京地鐵就是一個中國中下階層活動的舞台,他的鏡頭記錄下了乞討者、賣藝者、農民工、白領、情侶等各色人等,他們在這個舞台上不斷地閃過,又很快消失在人流之中。

▲2011年9月29日,地鐵10號線,一位抱小孩的婦女正在向乘客行乞。

▲2011年12月5日,張星海在車廂中看到了這個矮小個頭的男人,他是那樣的坦然和自信。後來機緣巧合下認識了他,得知他叫黃如方,2007年5月,他與夥伴一起發起創立瓷娃娃關懷協會,致力於推動國內罕見病公益事業的發展。

▲2013年12月7日,北京地鐵10號線團結湖站,電梯上擁吻的情侶。

▲2014年5月12日,地鐵雍和宮站,正在賣藝的世界冠軍張尚武。張尚武是前中國國家隊體操選手,在2001年北京大學生運動會上曾獲得兩枚金牌。

▲2014年10月17日,穿舊軍裝的男子實際上是一個精神病患者。他見人露出微笑,對著空氣低頭哈腰。

▲2012年11月14日,地鐵上的「北漂」一族。

▲2014年12月25日,地鐵10號線,進入夢鄉的情侶。

地鐵是一個城市的靈魂。十年的光陰流變,城市生活的各種變化,都能在這些照片中找到線索。

▲2014年8月31日,一名進城的文身青年。張星海說,翻看自己2010年之前的照片基本上沒有帶紋身的乘客,但從2012年開始,照片中出現的有紋身乘客越來越多。

▲與此同時,人們的穿著也越來越個性化。圖為2015年11月20日,地鐵1號線,一頭「猛虎」出現在車廂裡。

▲2013年9月27日,地鐵車廂中一位正在打電話的婦女,脖子上巨大的珍珠項鏈「奪人眼球」。

▲2016年1月4日,地鐵車廂裡,一位正在夾睫毛的女士。

▲2015年5月5日,地鐵車廂裡帶墨鏡的男子。不知什麼緣故,地鐵裡戴墨鏡的人一直都很多。

▲4年前,地鐵裡看報紙的人依然很多,但如今幾乎絕跡。圖為2012年2月23日,早高峰,國貿1號線通往八通線的通道。那時,北京娛樂信報在地鐵中免費贈閱。

▲2014年10月13日,地鐵裡的上班族「統一」低頭劃拉手機。現在,上下班通勤,大家基本都靠手機打發時間。

▲2015年11月30日,北京又一個嚴重的霧霾天,傍晚時分,地鐵10號線的金台夕照站入口,在CBD上班的人們排起長長的隊伍。10年前,大家也戴口罩,但都是用來防飛沫,現在基本都是防「PM2.5」的了。

張星海說,北京太大,太多人,太擁擠,誘惑太多,人太容易迷失。北京地鐵就是其中一個縮影,身處其中,不知東西。

走在街上,他經常會有這樣的感覺:「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大家都在忙著賺錢,自己卻一個人在街上晃蕩,根本不產生效益,在北京這樣的地方,做不賺錢的事情是很讓人難以理解的。

▲2016年6月22日,雖然時間已經到了晚上的7點23分,但四惠地鐵站的站台上仍然擠滿了等待回家的人們。

▲圖為2013年冬夜大雪,攝影師張星海的身影,映在地鐵站的玻璃窗上。

拍了十年,張星海說感覺要拍的東西不能再超越了,能碰到的稀奇事也差不多都碰到了。

「十年了,該放下了。我想拍點別的。」

閱讀原文

微信號:zairenjian11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