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集 / 昂貴的漫漫抗霾路,這些年中國北方的各種抗霾運動。

從2011年年底起,中國開始推動全國範圍的PM2.5監測,霧霾開始被大範圍關注。

2013年,“霧霾”成為年度關鍵詞,僅這一年的1月就發生了4次霧霾,影響範圍遍布中國30個省市。

2014年,霧霾天氣被民政部納入自然災情進行通報。

時至今日,霧霾已然成為影響全中國的空氣污染常態,而在這種常態下,人們為抗霾所付出的成本也在越來越高。

本文來源:網易新聞編輯:駱雯雯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為2015年12月8日,北京,民眾在霧霾天戴口罩出行。北京7日晚啟動史上首個空氣重污染紅色預警。

根據中國氣象局2013年2月發布的信息,2012年入冬以來,中國中東部大部地區霧霾頻發,霧霾日數普遍在5天以上。

而到了2015年,這一數字並未明顯改善。

根據2016年1月中國氣象局發布的《2015年中國氣候公報》顯示,2015年全國共出現11次大範圍持續霧霾,北京空氣有污染的天數為179天,佔全年總數的49%,其中重度污染31天,嚴重污染15天。

圖為2013年2月15日,江蘇常州,房地產開發商在一處立交橋上打出“擺平PM2.5”的巨幅廣告,為其推出的能過濾空氣的科技節能住宅促銷造勢。

據2013年的數據統計,當年受到霧霾嚴重影響的區域包括華北平原、黃淮、江淮、江漢、江南、華南北部等地區,受影響面積約佔國土面積的1/4,受影響人口約6億人。

而2015年第一季度的PM2.5濃度檢測顯示,全國360個城市中,PM2.5濃度均值超過75微克的城市有115個,超過35微克的有329個(中國的PM2.5達標值為24小時平均濃度小於75微克/立方米,美國為24小時平均濃度小於35微克/立方米)。

每到秋冬,霧霾必至,幾乎已成為中國大部分城市的天氣常態。

面對高發的霧霾天氣,2013年9月國務院發布《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採取措施治理大氣污染。其中,減碳、控車、降塵成為主要的降霾手段。圖為2016年9月26日,河南新鄉市原陽縣掛出的禁止焚燒秸稈的條幅。秸稈焚燒被認為是這個秋冬季節霧霾肆虐的“元兇”之一。

2015年1月5日,河南鄭州市街道上一輛“降霾神器”霧砲車正在工作。這輛車能裝10噸水,供霧炮噴射75分鐘,費用超過80萬元。據稱,這種車噴射的水霧顆粒達到微米級,能分解空氣中的污染顆粒物、塵埃等,有效緩解霧霾。目前,這種車已被眾多城市引進降塵防霾。

除了大力度的降霾應急措施,增加防霾的公共設施投入也成為各地政府在霧霾常態下的新舉措。圖為2013年12月17日,“霧霾門診”在成都市第七醫院掛牌成立,一周內接診100多人。

而有些時候這些投入必要卻又顯得無奈。圖為2015年11月26日,工作人員在江蘇省泰州市500千伏鳳城變電站噴塗“防霾”塗料。這種材料可大幅降低霧霾影響,以提高主網設備健康運行水平,保障電網安全迎峰度冬。

空氣淨化器也已成為公共場所的新標配。圖為2015年12月4日,北京,交大附中教室內安裝了空氣淨化器。

2013年12月16日,河北省邯鄲市,一台大型空氣淨化器正在火車站一樓候車大廳工作。

2015年4月12日,湖南長沙,地鐵2號線長沙火車南站,站內的空氣淨化器。

各種與防霾有關的新型設施層出不窮。圖為2015年7月10日,北京清華大學,學生在清華校車車站的可淨化周圍空氣的“公交氧吧”等候校車。


2016年4月13日,河南鄭州,一種集淨化空氣、一鍵打車、免費WiFi、甚至能給手機和電動車充電等多鐘功能於一身的“超級路名牌”現身街頭。

2016年10月20日,位於北京的“減霾計劃”霧霾塔。這個由荷蘭藝術家丹·羅塞加德設計的7米高的世界最大的空氣淨化器每小時淨化空氣3萬立方米,可捕捉並收集空氣中至少75%的PM2.5和PM10霧霾顆粒,同時以360度全方位釋放清新空氣,在塔的周圍製造出一個環狀清新空氣區域。但媒體評論指出,想要淨化北京的空氣大概需要10萬台這樣的霧霾塔。

長期的霧霾還催生出了“霧霾經濟”。一系列的防霾產品在近幾年銷量暴漲。數據統計顯示,2015年11月北京出現持續重度霧霾天氣,而當月23日,淘寶上的口罩銷售超越了避孕套。圖為2015年11月30日,北京,公交車上的帶著防霾口罩的乘客。AP Photo

購買霧霾防護用品已成為“剛需”。圖為2015年1月14日,陝西西安,當地出現霧霾天氣,一家幼兒園門前,接孩子回家的焦女士為3歲兒子裝備了“防霾服”。據焦女士介紹,“防霾服”是孩子他爸在市場買的,外形酷似奧特曼,衣帽連體,帶濾網口罩和防護眼鏡,為了減少霧霾天對孩子的傷害,她特意帶了這件衣服來接孩子。

人們在防霾的道路上不僅付出著健康的代價也付出著越來越多的金錢。圖為2016年3月19日,北京,霧霾又起,一個小學生全幅武裝。

除了口罩,空氣淨化器、清肺水果、各種清肺保健品也都因為霧霾而訂單數量劇增。根據統計,2015年的“雙十一”網購節期間,電商平台上售出的空氣淨化器超過57萬台,而在數年前空氣淨化器還被稱為奢侈品。圖為2013年10月22日,北京,商家售賣的空氣淨化器打出防霧霾的廣告,不少消費者在選購。

霧霾的常態化讓新鮮空氣成為“珍品”,也成為不少商家的營銷噱頭,甚至是商品。圖為2013年1月30日,北京金融街,陳光標免費向過往的市民贈送自己公司生產的罐裝新鮮空氣和環保袋。

越來越多的人需要為呼吸新鮮空氣付費。圖為2014年5月3日,河南欒川縣老君山,該地打出“好空氣”的廣告吸引遊客,一名女子身穿樹葉藤條裙,將裝有老君山新鮮空氣的氣球贈送遊客。

2014年3月29日,河南鄭州,河南欒川縣老君山將20袋新鮮空氣送至河南鄭州綠城廣場讓市民“品嚐”,體驗新鮮空氣現場酷似輸液大廳。

2015年11月10日,河南鄭州,十餘名少女在鄭州地鐵一號線會展中心站的出入口為市民贈送新鮮空氣。

儘管借助防霾營銷,吸引關注是商家們屢試不爽的手段,但是需要防霾的人們還是樂此不疲的相信。圖為2015年4月11日,南京,身著比基尼,帶防霾口罩的摩登女郎向市民發放“中藥抗霾”香袋禮包促銷。

2015年12月13日,在合肥淮河路步行街上,一群身穿比基尼的美女在寒風中為逛街的市民發放防霧霾口罩,提醒大家注意防霾。

作為隔離霧霾最後堡壘的房子也早已成為商家們的營銷重頭。防霾門窗甚至遠離霧霾的房子都成了熱銷的商品。圖為2016年2月27日,北京,家長馱著孩子在春季裝修博覽會上觀看能防霧霾的門窗。

2013年4月11日,北京展覽館,來自山東威海的房地產商用霧霾少做廣告推薦。

但儘管有防霾措施和防霾產品,更多的人還是選擇自己的方式防霾。圖為2014年2月22日,山東濟南霧霾嚴重,一位老人頭戴著自製的防護頭罩買菜,頭罩由一塊印花紅布和夏天用的遮陽帽縫合而成,將頭部和脖子完整的包裹在一起。

2016年1月25日,天津,小伙不忍霧霾,花千元自製淨化器。

2016年3月1日,吉林省長春市,公交車司機楊洪濤正在調試公交車內自製的防霾空氣過濾器。

當霧霾天氣已經變成一種常態,我們的抗霾之路也才剛剛開啟。在抗霾的路上,金錢的代價或許不是最昂貴的,更昂貴的是我們失去的享受陽光和新鮮空氣的自由。圖為2014年4月17日,江蘇省淮安市一處在建房地產樓盤前樹立治理霧霾標語。

2014年4月18日,浙江杭州,霧霾來襲,西湖景區消失在一片黑白色中,一對情侶戴著口罩穿越迷霧。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