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芬頓郵報》抨擊美媒普遍低估中國,指美國獨大時代已經結束,需正視中國崛起。

綠色文字為「微信上的中國」補充:

《赫芬頓郵報》是美國的網路原生媒體標竿,也是全球網路媒體的先驅。2011年被AOL美國線上以三億多美金收購。

早期由華府的一位交際花獨力主筆,後加入了她多方邀請的政商好友共筆,如今有成千上百位專欄作家。

其聯合創始人之一,後來另外做了一個網站,如今也是全球舉足輕重的網路原生媒體–BUZZFEED。

2016年9月26日,美國媒體披露,白宮要求五角大廈在談及中國的時候,不得使用「大國競爭」等類似字眼,意思是這意味著中美兩個大國處於對抗的處境,而那是白宮要避免的外界觀感。

中國成為下一個超級強權,應只是時間問題,而已經看到這個發展的美國媒體,普遍因焦慮而採取多種矛盾的報導角度,低估、高估、挑毛病、黑,或是過於樂觀的吹捧。

以下這篇文章,除了呼籲美方正視中國崛起之外,也建議要捨棄傳統兩國對立的冷戰思維,因如今國際局勢複雜多了,中美之間的相互依賴也遠高於一般人的想像。

以下編譯來自新浪網

美國《赫芬頓郵報》9月27日文章,中國是戰略討論中一個永恆的因素,但極少受到應有和必要的鄭重對待。彷彿中國對21世紀全球事務的極大重要性,以及對美國的明顯深刻影響,非但沒有激發外交政策人士的思維,反而起到了凍結的作用。

我們即便不是中國事務專家,不懂什麼戰略妙招,但仍然可以有一些真知灼見,評估什麼是成果豐碩的做法,什麼是需要避免的。在需要避免的方面,最嚴重的錯誤莫過於貶低中國及其崛起的影響,這廣泛存在於政治、媒體和智庫界。

近來中國經濟減速就助長了這種反應模式。奇怪的是,有人又擔心北京在南海越來越咄咄逼人,以及前所未有地與華盛頓爭論全球事務管理。

即便對中國採取和解態度,也顯得緊繃、不自然,並且居高臨下地教訓中國應認識到兩大現實:中國不是像其所認為的那樣強大;中國不改弦易轍,向美國及其同道伙伴的主流觀點看齊,就將遭遇有害的後果。


這種態度最惡劣的體現,恰恰在所謂的“嚴肅”媒體和刊物上。《紐約時報》就是此類近乎滑稽行為的典型。讀者看到的報導總是講中國的問題,哪怕主題是多麼無關緊要。每周有那麼三五次,我們會讀到北京老巷子麵條攤販的悲慘命運,或者中國對奢侈品的需求增長不如前幾年強勁了。對中國政治制度的分析,同樣傾向於悲觀和膚淺。

另一個要避免的常見態度,是把中國視為勢不兩立的對手,認為必須全方位擊破其對美國霸主地位的威脅。這是一種典型的十八九世紀思維,帶有冷戰遺留的意象。

至於什麼是更具建設性的做法,有些是顯而易見的。

第一,與過去大國衝突簡單類比的誘惑,必須加以拒斥。在當今獨一無二的環境中,我們必須對中國,對我們自己,以及如何管理一個合作與競爭交織的世界,進行重新思考。

其次,我們應承認,美國單邊主義時代結束了。冷戰後美國獨霸不受挑戰的超強時代已成過去。其他國家不會再接受華盛頓發號施令。無疑,中國就是如此。

以上編譯內容,主要是中國媒體喜歡的部分,要看完整的原文請點以下連結:

赫芬頓郵報的英文原文網址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