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商業周刊專訪滴滴出行CEO程維:滴滴是如何將Uber擠出中國的?

本文來源:騰訊科技

編譯:譚然

滴滴出行創始人兼CEO程維,最近接受了美國《商業周刊》的專訪。程維在採訪中對自己的創業經歷,以及滴滴出行與快的打車和Uber的合併,進行了回顧。

在打車應用滴滴出行的北京辦公室,許多員工將公司創始人兼CEO程維稱為「老大」,當然也有人稱呼他的英文名「Will」。今年夏天,幾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他的另一個稱號「Uber殺手」。今年8月,Uber同意將中國業務出售給滴滴出行,並退出中國市場。

對於Uber而言,這也是一次有顏面的退出,因為它獲得了滴滴出行17.7%的股份,以及10億美元的現金。但與此同時,這也是程維的一個巨大成功。在達成該交易的8周前,程維曾給予Uber高度評價。

他當時說:「Uber是一家偉大的公司。在所有矽谷公司中,Uber在中國的戰略是最出色的。它比Google更靈活,它在中國學會了表達善意。它與在中國經營的其他外國公司不同,它更像是一家初創公司,充滿激情,感覺它是在為自己而戰。」

幾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Uber,也了解Uber CEO特拉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的好鬥精神。但在今年8月與Uber達成交易前,程維對中國以外的事情並不是特別了解,他更傾向於讓更擅長英文的公司總裁柳青擔當公司門面,負責相關事宜。

在程維的主管下,滴滴出行在4年的時間內就將打車服務拓展到中國的400座城市。程維表示,當前中國約80%的計程車司機都通過滴滴出行來尋找乘客。如此多的人在使用滴滴出行,以至於如果不使用其應用(App),就很難在高峰時期打到計程車。

近期,投資者為滴滴出行估值350億美元,使之成為全球最具價值的私人控股企業之一。相比之下, Uber在全球約500座城市經營,估值約680億美元。

今年9月,程維在接受《商業周刊》採訪時曾回顧自己的創業歷史。他說:「當我們真正要推出服務時,同時出現了約30家公司(競爭對手)。他們擁有不同的業務模式,一些公司遠比我們有實力。這是一個長篇故事,擁有許多意想不到的曲折。」


高考落題

程維出生在江西,父親是一名公務員,母親是數學老師。程維高中時數學成績優秀,但高考時忘了把試卷的最後一頁翻過來,導致三道大題被遺漏。結果,程維只考上了北京化工大學。

程維本想攻讀信息技術專業,但卻被分配到工商管理專業。與其他大學生一樣,程維在大四期間也開始找工作。其中一份工作是賣保險,但並未賣出一份,一位老師和他說,「實在沒辦法了,連我家的狗都已經上完保險了。」

在一次招聘會上,程維應聘一家公司的經理助理職位,這家公司自詡為「中國知名保健公司」。但到了這家公司所在的上海辦公地,行李還拿在手中的程維發現,這是一家足療連鎖店。程維說:「這就是滴滴出行很少做廣告的原因,我認為這全是騙局。」

2005年,22歲的程維進入阿里巴巴旗下B2B公司從事銷售工作,當時的薪水是每月1500元人民幣。程維說:「我非常感謝阿里巴巴,他們並沒有把我趕走,還說‘像你這樣的年輕人就是我們想要的’。」

在阿里巴巴,程維因業績出色而得到了晉升,最終直接向一名直言不諱的高管王剛匯報工作。王剛說,第一次見到程維時,他的銷售業績很出色,但他真正的才華是主持客戶活動 。

離職創業

2011年,王剛、程維和其他一些員工開始討論創業事宜。當時,他們討論過教育、餐館點評,甚至是室內裝潢等項目。後來,外國一家打車應用公司迅速融資得到了他們的關注。

這家公司不是Uber,而是英國創業公司Hailo。程維認為,Hailo模式可以移植到中國市場。2012年,程維離開阿里巴巴,創建了滴滴打車。後來,王剛也離職,並成為了程維創業的主要資金支持者,投入了80萬元人民幣。近期,滴滴打車更名為「滴滴出行」。

程維和其他幾位阿里巴巴前同事最初在一個100平方米的破舊倉庫內辦公,與在阿里巴巴時一樣,員工們之間以「同學」相稱。最初的幾個月,創業團隊想法設法來戰勝擁有同樣創業思路的十幾家競爭對手。程維說,他派出了前10位員工中的兩位去深圳推出服務,因為那裡的監管態度最開放。但很快,滴滴出行的服務就被當地政府叫停。

但事實證明,滴滴出行與競爭對手相比還是有許多優勢。一些競爭對手完全復制了Uber在美國的策略,與高級轎車司機合作。但在中國,高級計程車的數量遠低於普通計程車。當競爭對手搖搖招車獲得在北京機場招募司機的獨家合約後,滴滴出行來到北京最大的地鐵站推廣其應用(App)。

與一些競爭對手向司機贈送智慧型手機不同(對於創業公司而言,這是一種昂貴的促銷方式),滴滴出行向已經擁有智慧型手機的年輕司機提供免費的應用,因為他們很可能為滴滴出行做宣傳。


大雪拯救

2012年北京下了一場暴風雪,當時在大街上很難打到車。於是,人們紛紛轉向滴滴出行,結果滴滴出行當天訂單量首次突破1000份。這引起了北京一家風險投資公司的關注,並向滴滴出行註資200萬美元,為公司估值1000萬美元。程維說:「如果沒有那場大雪,也許就沒有滴滴出行的今天。」

但隨後,一個壞消息接踵而至:阿里巴巴投資了滴滴出行的一個競爭對手「快的打車」。中國許多互聯網創業公司的成功都是因為背後有三大互聯網巨頭的支持,即阿里巴巴、騰訊和百度。於是,王剛和程維找到了騰訊。

在彼此得到了兩大互聯網巨頭的支持,滴滴出行和快的打車也將目光相互瞄準對方。在競爭期間,滴滴出行發生了一件被稱為「七天七夜」 的勵志故事。2014年1月,滴滴出行發起補貼大戰,而背後是微信和支付寶的「支付決戰」。

在兩周的時間裡,滴滴出行訂單量上漲50倍,40台服務器根本撐不住了。最終,程維連夜致電騰訊創始人兼CEO馬化騰,馬化騰在騰訊調集一支精銳技術團隊,一夜間準備了1000台服務器。在蘇州街的銀科大廈,滴滴出行奮戰七天七夜,重寫服務端架構。

當時,滴滴出行的那些搭建後台程序的工程師和工程師,連續加班不休息,整整持續工作了七天七夜。到最後,有的人隱形眼鏡摘不下了,有的人直接昏迷倒地。但當時滴滴出行並未盈利,因此程維需要進行融資。2013年11月,程維首次造訪美國,但還是被多位投資者拒絕了。

騰訊投資

2014年初,即中國的農歷新年(春節),一切都變了。當時,騰訊通過微信「紅包」進行了一次成功的行銷。這樣騰訊意識到:移動支付是未來趨勢。騰訊認為,滴滴出行可以幫助其增加移動交易量,然後開始向滴滴出行注資,並允許打車用戶通過微信支付打車費。

與此同時,阿里巴巴也看到了商機,開始向快的打車註資,並將其移動支付應用「支付寶」與快的打車相整合。據媒體報導,在2014年前幾個月,雙方在補貼方面投入了約20億元人民幣。毫無疑問,與此同時訂單量也在迅速增長。

由於卡蘭尼克已經將中國視為Uber的下一個重大市場,滴滴出行和快的打車的投資者最終意識到,兩家公司不能再火拼了。於是,俄羅斯風險投資家、滴滴出行投資者尤裡·米爾納(Yuri Milner)開始往返於阿里巴巴和騰訊總部。

2015年2月,兩家公司合併,滴滴出行占新公司60%股份,另外程維還以繼續經營公司作為合併條件。

Uber來訪

2013年,卡蘭尼克和其他一些Uber高管來到中國,並造訪了滴滴出行。程維的開場白很熱情,他對卡蘭尼克說:「你就是我的靈感來源」。但隨後,氣氛變得很緊張。Uber高級副總裁埃米爾·麥克(Emil Michael)甚至懷疑雙方是在進行心理戰,麥克說:「那天他們提供的午餐可能是我吃過的最難吃的食物。我們都看著食物在想,這是不是某種競爭策略?」(答案是否定的,柳青後來已向麥克表達了歉意)

在雙方的會議期間,程維走向白板,畫了兩條線。Uber的線始於2010年,然後急劇上升,表示其訂單量在增長。而滴滴出行的線始於2012年底,但卻是一條曲線。程維表示,滴滴出行遲早有一天會超越Uber,因為中國市場更龐大,許多城市出於流量控制和環保的目的還限制使用和擁有私家車。程維回憶說:「當時卡蘭尼克只是微微一笑。」

程維還稱,卡蘭尼克還提出了投資滴滴出行的可能,但要持股40%。當被問及是否考慮過這一建議時,程維說:「我為什麼要接受呢?」看來Uber和滴滴出行只能通過市場來解決問題了。


2015年初,Uber似乎擁有了一些難以超越的競爭優勢,如更好的應用,更穩定的技術。投資者為Uber估值420億美元,相當於滴滴出行當時估值的10倍。在滴滴出行專注於快的打車合併事宜之際,Uber正在迎頭趕上:在幾個月時間內就控制了中國私家車打車市場近1/3的份額。程維說:「當時我們感覺自己就像是當年的解放軍,我們只擁有步槍,被敵人的飛機和導彈所轟炸。他們的武器很先進。」

於是,程維和一些高管開會討論此事。他們對滴滴出行的日交易量進行了分析,調整了給予司機和乘客的補貼金額。程維還會定期提醒員工:「如果我們失敗,結果就是滅亡。」

滴滴反擊

2015年5月,程維開始反攻。滴滴出行表示,將補貼10億元人民幣,而這是Uber所無以比擬的。與此同時,程維及其顧問開始想方設法在美國市場打擊Uber。他們把Uber比作章魚,觸角遍及全世界,但身體還在美國。王剛在一次會議上建議,「我們要刺向章魚的腹部。」

王剛說,滴滴出行考慮拓展美國市場業務。2015年5月,滴滴出行向Uber美國競爭對手Lyft投資一億美元。王剛說,此舉不僅僅想破壞Uber的業務,更重要的是獲得未來的談判籌碼。

有媒體報導稱,在對抗Uber的過程中,中國政府起到了一定的幫助作用。但程維並不讚同這種說法,他說作為中國最大的打車應用公司,滴滴出行必須要接受監管,並支付了數千萬元的交通罰單和其他罰款。程維還特別指出,由政府支持的一些企業,如廣州汽車工業集團和中國人壽還投資了Uber。

在雙方對抗的巔峰時期,滴滴出行和Uber每年最多砸錢超過10億美元,為司機和乘客提供補貼。因此,兩家公司都需要有新的資本注入。今年5月,蘋果公司向滴滴出行註資10億美元。一個月之後,Uber從沙烏地阿拉伯融資35億美元。兩家公司發出的信號很明確:雙方要進行一場曠日持久的燒錢大戰。

合併Uber

程維說,是Uber率先提出要化幹戈為玉帛。而Uber則表示,其從沙烏地阿拉伯獲得的35億美元融資迫使滴滴出行戶回到談判桌上。不管怎樣,雙方都認為兩家公司應該休戰,轉而集中發展業務。

程維說:「這好像是一場軍備競賽,他們在融資,我們也在融資。但我心裡明白,我們的錢要用在刀刃上。這就是我們最終與Uber握手言和的原因。」麥克和柳青用了兩周時間敲定了合作條款,後來與卡蘭尼克和程維在北京一家酒店的酒吧內舉起了酒杯。

如今,滴滴出行擁有約5000名員工,其中約1/4位於中關村科技園區的5層辦公樓內,IBM和聯想在附近都有自己的園區。樓內牆壁上貼著一些卡通計程車的微笑照片,這也是滴滴出行的吉祥物。

根據協議,Uber和滴滴出行將各自擁有對方一個董事會席位,但沒有投票權。程維表示,雙方將相互學習。目前,這筆交易尚未完成,還有待中國商務部的批准。中國的法律專家表示,商務部阻止這筆交易的可能性不大。

自動駕駛

由於補貼大戰已經結束,這意味著用戶打車費用將上漲,提供給司機的補貼將下滑,因為滴滴出行現在希望成為一家盈利企業,並在IPO(首次公開招股)之前提供一些強勁的數字(業績)。程維說:「該行業將逐漸進入理想狀態。」

北京的司機和乘客也已經意識到這一點,之前使用Uber拼車服務的一位乘客說,現在使用私家車的費用甚至高於計程車。這位乘客的司機也表示,由於獎金和其他刺激因素減少,他有時寧願待在家裡。他說:「沒錢掙了誰還願意上路?」

與此同時,程維也在思考取代司機事宜。當前滴滴出行正在招聘數據科學家,以幫助公司研發自動駕駛汽車。毫無疑問,這將與Google、百度、特斯拉、通用汽車和Uber等形成競爭。程維還與英特爾中國研究院第一位「首席工程師」吳甘沙進行了接觸,吳甘沙說:「我們都認為,自動駕駛汽車將給這個社會帶來一些美妙的變化。」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