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調查:學歷高低的收入差很多,八成家庭都達小康水準。

(以下所有金額,都是人民幣。)

2016年10月10日,上海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發布2016年度上海市“勞力就業”與“收入消費”民生民意調查報告。

數據顯示,上海中等收入水平的居民占據多數,55.9%的市民個人年收入在5.1萬-10萬之間,14.4%個人年收入達到10萬;家庭年收入在10萬-20萬之間的比例合計已達到61.50%,15.3%的家庭年收入達20.1萬以上。

從個人收入和家庭年收入來看,“兩頭小、中間大”的橄欖型收入結構已經初步顯現。

據了解,本次調查總樣本數為2031份,其中,77.9%的樣本屬於2015年樣本(總樣本數為2010份)的追蹤調查。

在收入消費方面,數據顯示個人年收入在“5萬元及以下”的占29.70%,“5.1萬-7萬”的占30.60%,“7.1萬-10萬”的占25.30%,“10萬元以上”的占14.40%。報告指出,這意味著個人年收入在“5.1萬-10萬”之間的市民已經占到55.9%,說明中等收入水平的居民已占多數。

從家庭年收入來看,家庭年收入在“10萬及以下”的占23.20%,“10.1萬-15萬”的占37.50%,“15.1萬-20萬”的占24.00%,“20.1萬及以上”的占15.30%。

由此可見,家庭年收入在10萬-20萬之間的比例合計已達到61.50%。報告指出,結合個人年收入與家庭年收入的統計數據,可以認為,“兩頭小、中間大”的橄欖型收入結構已經初步顯現。

“近二十年來,大陸社會出現貧富分化加劇的現實狀況,提高底層民眾收入、化解社會矛盾的呼聲日益迫切。十八大提出要深化收入分配改革,縮小收入分配差距,形成橄欖型收入分配格局。從上海居民的總體收入狀況來看,這一政策舉措已經取得了階段性成效。”報告稱。

此次調查也發現,不同性別、學歷、戶籍和職業的勞力者之間,存在著顯著的收入不平等。

統計顯示,男性勞力力的個人收入水平明顯高於女性。其中,個人收入低於5萬的女性占38.8%,而男性只占19%。同時,個人收入10萬以上的女性僅5.4%,男性則占25.10%。

此外,數據顯示,高等教育在勞力力市場上,存在著顯著的收入回報。84%大專以上學歷勞力者年收入在5萬以上,而大專以下學歷勞力者僅47.5%年收入超5萬。

數據還顯示,不同戶籍勞力之間,也存在著顯著的收入不平等問題。

對於上海市戶籍勞力力而言,年收入在“5萬及以下”的占30.40%,“5.1萬-7萬”的占27.80%,“7.1萬-10萬”的占25.80%,“10萬元及以上”的占16.00%。而對於外省市戶籍勞力力而言,年收入在“5萬及以下”的占27.70%,“5.1萬-7萬”的占39.50%,“7.1萬-10萬”的占23.60%,“10萬元及以上”的則僅占9.20%。

此次調查證實,職業地位與經濟收入呈正向關係,高級技術與管理人員的收入水平明顯更高。

其中,“中、高級專業技術人員”的年收入均值最高,達到11.09萬元/年;其次是“企業管理人員”,為10.75萬元/年。緊隨其後的依次是:“國家機關、黨群組織、事業單位負責人”(9.15萬元/年),“小業主、自雇者”(8.76萬元/年),“一般專業技術人員”(8.56萬元/年),“技術工人”(8.24萬元/年)。

“辦事人員和有關人員”的年收入均值為6.85萬元/年,“一般工人”、“退休人員”、“農民”和“失業/無業”人員的對應數據分別是5.66萬元/年、4.38萬元/年、3.5萬元/年和2.05萬元/年。

上海市民的主要經濟來源是什麼?

報告指出,80.8%的市民表示主要經濟來源是“薪水”,15.5%的市民的主要經濟來源是“退休養老金”。

此外,還有8.40%的人選擇了“投資性收入”,2.50%的人選擇了“子女贍養金”,1.90%的人選擇了“社會救助金”。

由此可見,薪水性收入和轉移性收入,仍是市民的主要經濟來源,而經營性收入和財產性收入,在絕大多數市民的收入構成中所占比重較小。

調查還顯示,上海市居民的收入水平與去年同比,呈增長趨勢,超6成居民表示個人年收入有增長。

與去年相比,個人年收入有所增加的男性占65.90%,而女性則僅占58.20%。

從受教育程度來看,個人年收入有所增加的大專以下學歷勞力者占49.60%,而大專及以上學歷勞力者的相應比例則達到69.00%。

從戶籍身份來看,外省市戶籍人口認為收入所有增加的占55.30%,而本市戶籍人口的對應比例則達到63.70%。由此可見,男性、高學歷勞力力和本市戶籍人口的收入增長更加突出。

從消費水平來看,報告還發現,共計84.20%的家庭消費情況達到了“小康”及以上水平。  

本次調查發現,在過去一年,大部分居民的家庭總消費占總收入的比例在40%以上,說明多數家庭的消費水平較高。

其中,恩格爾系數是衡量家庭消費情況的重要指標。數據表明,食物支出占家庭總支出的比例大於60%(“貧窮”)的家庭占4.70%,這一比例居於51%-60%之間(“溫飽”)的家庭占11.20%,這一比例居於41%-50%之間(“小康”)的家庭占30.30%,這一比例居於31%-40%之間(“相對富裕”)的家庭占32.00%,這一比例居於21%-30%之間(“富足”)的家庭占18.00%,這一比例在20%以下(“極其富裕”)的家庭占3.90%。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