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滬網約車新規惹議,企業發展和輿論抨擊,比不上地方官的績效壓力。

綠色文字為「微信上的中國」補充:

中國十一長假尾聲,多個地方政府推出了規範網約車的風向球,引發喧然大波。

經過多日的意見紛陳之後,一個共識逐漸形成主流:這是各大城市為了城市治理所作的決策,地方官員有自己的KPI績效要達成,難以照顧以滴滴出行為首的企業界勢力。

所謂的城市治理,在此事上比較「露骨」的是人口,特別是北上廣等特大城市。

由於網約車吸引了大量非本地戶籍的人進城當司機淘金,造成了地方政府在紓解人口績效上的巨大壓力。這一點從新規對本地戶籍的要求可見端倪。

其他如司機素質、犯罪控管、扶植本地出租車、打擊分享經濟、投資風險等,都是枝微末節。

參考:

>北京交通委解讀:網約車新政何以規定「京人京車」

以下文章是近日大量網路評論中,文字直白廣獲轉發的一篇。

來自微信公眾號:中國交通報

  從2016年10月8日起,北京、上海、深圳、廣州、重慶、杭州、天津、惠州等城市,先後公布了網約車細則征求意見稿,其中一些城市規定車應是本市車牌、司機應是本市戶口,而另一些城市則無強制要求。

一、談意見:都是老司機,別玩歪的!

  城紅是非多,京滬兩地較嚴格的規定一公布,便引發輿論熱議。

  有不少網友火速點讚:「早該管管了,現在網約車早都變了!不但比計程車貴,出事後打客服沒人管!」。也有意見領袖痛哭流涕:「剛剛在中國落地發芽的分享經濟,要完蛋了!」。

  有褒有貶,各方利益博弈,對於一個個還在征求意見的地方管理辦法而言,原本是正常不過的事。這樣公開的討論,也是政府決策科學化和治理能力自信的體現。

  但,風向很快不對味了。諸如:將導致打車難打車貴,無視群眾利益!開歷史倒車!戳破夢想!和總理唱反調!扼殺創新!影響社會穩定!各種鍋、各種帽子甩得飛起。

  「你也配開網約車?」、「找個開能網約車的男人就嫁了」——各種污名化、斷章取義的笑話和調侃也來了,不少傻白甜網民在一些意見領袖、行銷號的忽悠下,紛紛將加入了這場討伐地方網約車新規的口水狂歡中。

  筆者要對部分網約車公司和那幾位熟面孔的專家、意見領袖誠懇說一句:請三思!大家都是老司機,請理性、建設性地表達意見,反映訴求,別試圖玩扣帽子、挑逗輿論的輿論把戲。


  令人髮指的是,鄭淵潔、五嶽散人等一些網路意見領袖和不少網民,表達了對新規的部分肯定或理解,也被一些水軍攻擊污蔑。明明是各方暢所欲言的公開意見征求,難道在資本面前,只能發出一種聲音?!何其囂張!

  筆者先亮明態度:從目前公布的部分城市網約車新規看,有部分條款筆者個人也認為有修改完善的空間,但多數規定並無不妥。更重要的是,每個城市的規定各不相同,這種「一城一策」的規定,恰恰是最大的實事求是,最大的負責。

  倒是一些網約車公司通過輿論包裝,把自己塗脂抹粉成解救萬民的活菩薩、純潔可憐的白蓮花,實在是讓人胃部不適。這幾個月前漲的價,給司機抽20%多的成,各種幽靈車、亂扣款、負面案件難道以為大家都忘了?點到為止。

  真的,別裝了。

二、談事實:一城一策,現實理性的選擇

  是否要求本地人、本地車,是輿論關注的焦點。目前看,一城一策,規定有緊有鬆,很大程度上是當地政府面對現實困境的理性選擇、最大公約數選擇,和扼殺不扼殺創新一毛錢關係沒有!京滬兩個城市,也不能代表全中國!

  北京為例,要求本地戶籍、本地車輛,正是因為北京已經有560多萬輛機動車,密密麻麻能停滿三環四環。如果再大量增加上路車輛,大家都堵在路上,互聯網+什麼都不管用了!

  一個有趣的觀察點,從網路評論看,本地網民支持度對北京的新政支持度很高,因為他們切身懂得什麼叫堵得動彈不得,什麼叫良好的交通秩序和綠色交通、公交優先。(多說一句,這和排外無關,某些人不要試圖挑起「地圖炮」來攻擊新規,這很low!)

  交通擁堵和城市病還沒有那麼嚴重的城市,則要寬鬆很多,這也打臉了一些專家的危言聳聽。

  杭州,要求本地車,但戶籍不限制,非杭州戶籍同樣可以開網約車。

  另一個直轄市重慶,則更能說明「一城一策」分類管理的實事求是,首先戶籍則完全沒有限制,本地人外地人都可以。其次,車輛在在主城區要求本地牌照,主城區以外的各區縣(自治縣)則沒限制。

  在廣州,戶籍根本沒限制,要求「初中以上或同等學歷證書」居然還能被噴,這些九年義務教育都沒完成的網路噴子,你怎麼不上天呢。

  南方的三線城市惠州,網約車數量運價完全放開,駕駛人並不限制戶籍。

  啪啪啪,又打臉了!

三、談情懷:共享經濟的遮羞布快遮不住了

  某些網約車公司和專家總是善用表演情懷,常常自居道德」本人、「創新」本人,尤其是喜歡打出「共享經濟」的遮羞布,甚至借此抬出主管人來碰瓷壯膽色。

  來講道理,共享經濟——將你閒置的資源分享給別人,提高利用率並獲取回報。「沙發客」就是典型共享經濟,偶爾把你家閒置的房間(沙發)共享給驢友、遊客,適當收取點回報。可你長期用五層小樓幾十個房間給陌生人住,還收錢——對不起,這叫開!旅!館!

  沙發客和開旅店的區別就是,沙發沒有什麼強制要求,但旅店必須有消防設施、應急通道,必須有專業服務生,必須誠實合法經營,這就是門檻和要求。

  某些網約車公司總是在輿論宣傳是言必稱「共享經濟」,以彰顯自己代表先進生產力發展的方向,稍有不同意見就將對方打成「逆歷史潮流而動」。

  可現實是,有哪個白領、老師、醫生一天到晚開車在街上「共享」, 滿大街跑的不都是以此為職業的專業司機(不少是過去的黑車司機)?

  可以說,目前,網約車公司的業務類型中,只有順風車算是共享經濟,而快車、專車等其他類型都是披著共享經濟外衣,幹著經營的出租客運車輛罷了。

  大量專職司機通過汽車租賃公司或自帶車上路拉活賺錢,這種網約車被定為經營行為,提出相應規定來確保乘客安全,這過分嗎?筆者看,簡直不能再合理了。

四、談錢:真的很傷所有人的感情

  網約車為什麼受老百姓了?因為便宜啊,難道是因為人民群眾要踐行「共享經濟」或者「互聯網+」理念麼。價格幾乎是決定性因素,曾幾何時,平時不打車的也約一發,去趟超市也要約一發。

  可現在還便宜嗎?筆者去年曾寫過一篇文章《別玩虛的,關於專車和共享經濟,咱聊幾句實在話!》,預測過網約車公司不是做慈善的,今天瘋狂補貼的100億,明天就要賺回200億甚至更多,互聯網思維:羊毛出在豬身上,狗死了。

  事實如此,今年開始,各地網約車大幅漲價,這就不必多說,看官們的荷包自有深切體會。反正筆者沒有「券」、不打折後就很少坐了,還是滾回去支持地鐵、公交,踐行「綠色出行」理念。


  現在,有聲音想把「打車難」、「打車貴」的鍋甩給新規,你確定人民群眾都傻嗎?真的傷感情喲。

  談錢,更傷感情的是網約車司機。這些司機一般自稱「雷師傅」,雷鋒師傅。一些網約車公司旱澇保收,在不承擔車輛損耗、油費、車險、司機五險一金等等支出的情況下,每一單幹抽20%多成,真是誰開誰知道,高利貸也不敢這麼玩!

  後來,該網約車公司宣稱「取消20%多的抽成」,用全新的計價方式。為此,某長期站台的Z專家還吹捧道「新計價方式說明了網約車與傳統計程車的不同,不是變相的份子錢,也不是抽頭,而是分享經濟的體現。」

  可實事是,網約車司機一算發現,網約車公司只是玩了文字遊戲,「眼不見心不煩」不顯示出來,還抽多少還多少。啪啪啪,打臉!某專家,可恥!

  當有輿論炮轟計程車公司份子錢壓榨的時候,你可知道北京等很多地方的份子錢裡含著司機的保險、福利甚至車輛成本。

  收這麼多,那賺多少呢?以某網約車公司的公開數據,上海41萬網約車司機2015年收33億收入,這意味著人均月收入670元……這個算法可能有誤,畢竟人很多是玩票,註冊後沒開過。就算有十分之一是專職司機,那也就6700元/月,這還不算油錢、車輛損耗等成本。

  壟斷了,補貼沒了,開始收割用戶。而擾亂的市場卻已經回不去了,幾年前上海人引以為豪的「擦頭」(計程車)服務,現在還有嗎?

  收入降低導致司機素質和服務態度也跟著下降——司機不賺錢,誰還用心服務?亂扣費、車內臭氣熏天、爆粗口、威脅乘客、繞路,甚至各類刑事案件,凡是網約車的乘客,都能體會到網約車服務質量的變化,這不是造謠或者抹黑吧!

五、結語。

  數月前,力挺網約車的北大教授周其仁、薛兆豐曾大加讚賞交通部公布的網約車暫行管理辦法——「作為世界範圍內首個國家級網約車法規」,「必將在科技商業史上留下一頁」。

  如果放眼全球,與東京、首爾、倫敦、台北、香港等城市直接禁止相比,中國大陸城市對網約車的管理已非常與時俱進,但資本不能肆無忌憚,以為獨角獸真的「大到不能倒」。只要違背了社會發展的方向,違背了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那就是「眼看他高樓起,眼看他樓塌了」 。

  願社會公眾、企業、行業從業者、政府部門等幾方都能理性、建設性地尋找到最終解決方案。

參考:

>北京交通委解讀:網約車新政何以規定「京人京車」

閱讀原文

微信號:zgjtbs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