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百姓搶購房子仍未停歇,回看歷年來中國樓市搶購潮。

看看這幾天的大陸新聞標題:

「丈夫出軌,妻子舉報公公腐敗:有數十套房產和巨額財產」

「南京樓房限購令,為了買房資格,首日離婚人數激增三倍。」

諸如此類,這陣子中國大陸的買房新聞令人瞠目結舌,怎麼大陸人買房子跟買白菜一樣?

其實這不是今年才發生的事,改革開放之後,中國大陸一直如此(現在是變本加厲);以下是騰訊新聞整理的:這些年的樓房搶購潮。

圖為2012年6月15日,長春,迅馳大學城商舖開盤現場,購房者不顧售樓員阻攔,衝到銷控板前自行粘貼銷控貼,場面一度失控。東方IC

商品房在中國從80年代開始興起。1988年,中央實施價格“並軌”,放開價格管制,導致當年全國出現大範圍物價上漲,形成一股搶購風潮,房地產也受波及。圖為1988年9月4日至6日,重慶市首屆市民選購住房交易會在市中區體育館內舉行,向市民出售現貨和期貨商品房353套,市民購房踴躍。新華社記者劉詩臨攝

1998年,取消福利分房政策出台,商品房市場由冷轉熱。2003年,福利分房徹底結束,加之居民購房意識逐步濃厚,房價開始加速上揚,民眾買房熱情迅速升溫。圖為2005年6月12日下午,為了購買天通苑的經濟適用房,數千名購房者連續兩天在天通苑排隊等號,開發商幾次改變放號地點致使排隊的群眾幾次大規模的轉移。京華時報甄宏戈/視覺中國

2004年10月,央行10年來首次上調存貸款利率,但這並未影響民眾買房熱情。當年9月,上海樓市迎來火爆場景,據當時報導,2個多月中排隊購房現象超過20起,幾乎每天都有人在連夜排隊購房。圖為2004年11月20日,上海西南地區莘莊上海康城一早迎來千餘市民排隊等候購房。

2006年9月20日,蘭州房交會上千人排隊搶購經濟適用房的火爆場面。曹志政/視覺中國

2007年,中國樓市開始進入飆升期,“挖個坑就能賣錢”。以當年廣州為例,從年初到年末,房價漲幅達到50%,這股熱潮延續到了2008年。圖為2007年9月1日,福州市經濟適用住房公開搖號,無房戶陳燕6歲的兒子聽到抽到申請人選房順序號時,興奮地當場歡呼起來。

當開發商還沉浸在2007年的“輝煌”中時,2008年下半年,樓市由“沸點”急速降溫。不過,隨之而來的2009年,應對全球金融危機的4萬億刺激經濟計劃推出,使本已經市場調整的樓市再度狂飆。圖為2009年7月25日夜,南京丹鳳街上的卓越SOHO銷售中心門外,成千人排隊多日購買房子。為買一套房,他們風餐露宿。而開發商每2分鐘就能賣出3套房。吳俊/視覺中國

2009年11月17日上午,數百人在燕郊上上城小區排隊購房。由於排隊搶房的太多,樓盤外圍成了比人都高的鐵管通道,數百名購房人被限制在通道內。北漂/東方IC

2010年12月18日,北京首批納入預售資金監管的樓盤———房山長陽綠地花都苑與長陽万科半島家園開盤。清晨四時,售樓處的帳篷裡聚集了200餘名等候了一夜的購房者,幾名購房者用椅子搭了一下熟睡。周曉東/視覺中國

2010年4月8日早上10時,北京,農招拆遷簽約點83歲的劉大爺剛剛簽約完畢,在保安的攙扶下走出拆遷指揮部的臨時辦公室,劉大爺和老伴為了分到住房他也在這裡排了幾天了。周曉東/視覺中國

2010年12月12日上午,西安市豐鎬東路某酒店前,經過在寒風中一夜苦等,上千位想要購買位於團結中路的翠麗城房子的市民,等來的只有失望,原本被銷售方通知來排隊領號的他們空歡喜一場。兩位等了一夜的購房者,坐在酒店房間前,依然等待著發號,期間不小心睡著了。寧峰/視覺中國

2011年1月9日,浙江台州某樓盤新開盤,參加搖號的市民手拿搖號憑證拼命往搖號大廳裡擠。當年台州出現“房票門”事件,有許多樓盤須憑“票”才買得到,“房票”價格便宜的要五六萬元,最貴的要幾十萬元。當地一工商系統幹部被舉報倒賣“房票”,一次就賺了20萬元。潘侃俊/視覺中國

2011年1月8日,浙江蕭山一處樓盤開盤,開發商放號存在問題等做法引起消費者不滿。在場的上千購房者與開發商產生衝突,一名購房者當場被打暈。圖為受傷的購房者指責開發商。視覺中國

2012年底,廣州、深圳新房開盤“通宵排隊”購房;北京二手房加價70萬元銷售;南京、上海等地總價地王再現……各種流言不斷助推樓市價格暴漲預期。圖為2013年1月26日,河南省焦作市一樓盤開盤銷售,近千名購房者上演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搶房”大戰,現場秩序一度失控,房地產公司出動多名保安才維持住現場秩序。僅僅一個多小時,104套住房宣告售罄。唐玉磊/東方IC

2013年2月20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出台新“國五條”,升級房地產調控措施,而房價和房企銷售卻逆勢上揚。圖為2013年3月12日,浙江省寧波市,房產交易大廳人頭攢動,“國五條”後浙江寧波迎來二手房交易高峰,未提前領到二手房過戶號碼的群眾擠嚮導服台,領取“實名制”號碼。胡學軍陳國良/視覺中國

2013年6月22日,合肥, 購房者飛奔向選房區。視覺中國

儘管房價調控措施一個接一個,房價卻漲多跌少,讓購房者越來越敏感,一旦政策與價格有任何變動,便風聲鶴唳,產生“恐慌性情緒”。圖為2014年10月25日,廣東省深圳市,華暉雲門在深圳大中華國際交易廣場一樓盛大開盤,當天吸引超兩千客戶到場,上演了一場搶房激戰,一名銷售拉著買房者狂跑。雨歌/視覺中國

2015年10月15日,浙江嘉興秋季房博會開幕,一家樓盤推出10套特價房,排名越靠前享受折扣越多,兩名通宵排隊的婦女用椅子當床睡著了。shower/視覺中國

2016年,房市流言再起,土豪1億全款買60套房、12萬倒二手房過戶號……雖然是否靠譜有待考證,卻再一次刺激著購房者的神經。圖為2016年2月27日,杭州一家酒店,綠城楊柳郡388套房源加推入市,現場認籌量超過了1400組。上午8點30分許,兩千多人潮湧進認籌現場,4樓各個出入口幾乎癱瘓。楊曉軒/視覺中國

一個值得參考的例子是,在過去的8個月裡,鄭州出了12個地王,在這個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數字是3.1萬的地方,一套房子半年就漲了40餘萬。這真的正常嗎?對房價的高預期真的能持續下去?圖為2016年9月10日,鄭州一樓盤,選房已結束,一對夫妻實在是太困睡著了。週波/東方IC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