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吧」在中國,一代人的青春記憶、網路大國的關鍵角色,現在活得好嗎?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愛范兒(微信id:ifanr)

作者:劉浩南

網吧,「80 後」「90 後」 學生時代的精神遊樂園,老師家長們恨之入骨的地方。

在 PC 遠稱不上普及的年代,這裡曾經埋葬了無數的青春年華,也在無數個夜晚,用各異的方式填滿躁動不已的年輕靈魂。

同時,它也是 「80 後」「90 後」 中國年輕人們初次接觸網路和信息化的機緣。隨著 PC 普及和網路建設的完善,網吧逐漸淡出我們的視線,曾經遍布各大街小巷,占據小區寫字樓的 「xx 網吧」 五彩霓虹燈招牌,現在已經難以看到。

然而,最近由中國互聯網上網服務行業協會、中國音數協遊戲出版工作委員會、順網科技等聯合發布的《2015-2016 年度中國網吧行業大數據報告藍皮書》(以下簡稱 「藍皮書」)顯示,截至 2016 年 6 月底,全國網吧規模同期對比小幅增長,網吧數總量增長 3.4%,管理終端數月均增長 2.6%。

另外,報告指出網吧正逐漸從一線城市向二三線城市遷移,經營狀況出乎意料地穩定,數量同比增加,還有向高端化發展的趨勢。一代青春流放地,正用自己的方式,努力在時代巨變中求得生存。



互聯網 「初戀」

「這是我爸用鐵絲衣架抽的,因為老是翻牆出去網吧上網。」 小秦拉起褲腿,露出大腿上的一條黑色長痕,但仍然開心笑著說:「但是那時真的是控制不住自己,感覺怎麼會有這麼美好的世界存在,妙不可言。」

小秦本科畢業 5 年,現在是一家科技硬體公司的前端開發員。「其實那時的網吧的上網條件真的很差,地上全是線頭和紅牛易拉罐,玩遊戲快贏的時候總是斷線。斷線了網吧老板的辦法只有一個:用力拍拍!」

他無奈地說。「但那裡真的是我們這批人的網路思維的啟蒙。現在回想起來,我和哥們對互聯網世界的粗淺理解都是從‘刷網吧’開始的。」小秦認為,那代人對互聯網和數字信息世界的初始熱情幾乎全部來自於那段「網吧時光」。

除了純「遊戲黨」,當時在網吧有一群對遊戲設計者主宰一切十分不滿的人,希望玩家能有更大的自由度——他們可能是國內第一代 「極客」。

雖然 「老狼」 不太承認這個稱號,但當他提起破解紅色警戒 1、2 的事,語氣仍充滿自豪:「在網吧查了些國外的編程資料,也找了些編程書看了,我和另一個兄弟就花了一周時間摸索著手動破解了。還按自己心意,新增了一些規則和模塊。」

談起破解初衷,「老狼」不好意思地說,是因為 「不爽遊戲設計者主宰一切」、「想惡搞一下」。「當初在網吧包夜編程,現在在辦公室包夜編程。好像沒什麼不一樣。」「老狼」 笑著說道,他現在是一家軟體開發公司的後端開發人員。

網吧進化史

1995 年,國內首個網吧上海 3C+T 網吧誕生,收費 10-15 元 / 小時,網吧行業也迎來第一個發展高峰。網吧主要功能逐漸從瀏覽網頁過渡到遊戲,以帝國時代、紅色警戒、星際爭霸、CS、波斯王子等遊戲為主。

1998 年至 2000 年,網吧行業第二個發展高峰到來,網吧數量激增,互聯網風潮強烈刺激著國人的神經,網吧行業借此進入瘋狂賺錢時代。

由於還沒有建立規範的行業管理制度,網吧帶來大量安全隱患和社會問題。真正令網吧經營一落千丈的轉折點,是 2002 年 6 月 16 日凌晨發生的北京藍極速網吧人為縱火案:4 名未成年人和網吧服務生發生糾紛後縱火,造成 25 人死亡,12 人受傷。後公安局經調查,網吧沒有任何經營許可執照,網吧老板違規提供包夜服務,將上網者鎖在網吧內造成多人無法逃生是事件傷亡慘重的主因。自此,國家對網吧加大力度監管,消防、工商、文化、公安等部門經常聯合檢查,包夜停止開放。

隨著《互聯網上網服務營業場所管理條例》的出台,網吧行業開始重新洗牌。加上 2003 年非典期間整頓,網吧行業陷入漫長的冬季。

2010 年至 2014 年,國內一線城市幾乎家家有手機和 PC,設備的全面普及使上網吧的客戶正逐漸減少,網吧生意開始下滑,網吧出現一股低價轉讓潮。同時,隨著 DOTA、英雄聯盟等多人在線遊戲的面世,又在絕境中挽救了網吧的經營。

年輕人對網吧的認識開始轉變,希望有一個一起玩遊戲的地方,網吧定位也逐漸從 「設備提供者」 向 「社交場所」 轉變。網吧開始摸索到和 PC 展開差異化競爭的出路。另外,隨著用戶對環境需求的提高,網吧環境向咖啡廳靠攏,這股新興力量就是網咖。網吧行業開始由量向質轉變。



新生存方式:高端化

「現在光是提供網路、電腦主機、桌椅那種傳統網吧確實是很少見了。來的大多是學生仔或者剛上班的,你收費高客人都寧願回家上,收費低又維持不了……唉你別提現在那個租金了。」

位於廣州海珠區的極速網吧老板 「阿源」 跟愛架式(微信號:ifanr)記者訴苦。為了吸引到消費能力更高的客人,極速網吧在 2015 年年底進行了一次大裝修,除了升級網路配置和淘汰部分電腦主機外,店裡還重新鋪設了大理石地板,購置了一批了精致的 「懶人」 沙發和長條桌椅。

「在這‘葛優癱’上網可爽了。」「阿源」 對店裡的升級很滿意。他沒有透露這次裝修的花費,但他坦言現在就靠著這波新吸引來的客人回本。


圖為:網魚網咖這次公布的 「藍皮書」 也顯示,網吧規模占比方面,仍然以大型網吧(100-200 台機)為主,中型網吧(50-100 台)占比略有增加,連鎖網吧占 2 成。8 成左右的上座率同比變化不大 ,但用戶平均單次上網時長提高約 6 分鐘。從用戶消費情況看,用戶的支出排名第一的是上網費,第二就是餐飲費。

更高的品牌信任度、更舒適的環境留住客人的網吧,顯然更能適應市場要求——這正是 「網咖時代」 到來的核心原因。

目前行業內最大的網魚網咖,從 2006 年開業以來在全國已經有 500 家連鎖店,會員數量超過 500 萬人,門店使用面積在 250 至 400 平方米左右。也為不同使用需求的客戶劃分了對戰區、影視區、情侶區、直播區,還有吧台提供飲食服務。收費自然也不會落後。網魚網咖上海北新涇店上網費用為非會員 10 到 24 元每小時、會員 5 到 12 元每小時。比起記憶中(筆者為老 「90 後」)3 元每小時、5 元兩小時的網吧收費來說,網咖收費也相當 「高端」。

以極速網吧為代表的個體網吧 「升級」 後收費也有所增加。「阿源」 透露,裝修後會有 30% 左右的漲幅,但他相信,更高的服務費和更長的使用時間能填補因此下降的上座率。



變身電競中心?

藍皮書顯示,90% 的用戶去網吧是為了打遊戲,看電影、聊天和聽音樂其次,分別占比 35.04%、27.20% 和 17.47%。因此,舉辦電子遊戲競賽成為不少網吧提升品牌的策略。

但 49.93% 的用戶表示,網吧舉辦電競比賽的吸引點在有獎競賽;偏好有獎活動的有 43.29%。網友對於電競比賽的物質獎勵有一定需求,無疑會增加網吧負擔。

而電競比賽並不一定能帶來的穩定收入,因此雖然有 70% 的網吧經營者有舉辦電競比賽的興趣,但只有 30% 真正嘗試過。變身電競中心能否帶來穩定營收,能否為網吧摸索出一種新的商業模式,未知數還有很多。

再過一個 20 年,這些記憶可能已經非常稀薄:和父母鬥智鬥勇、餓著肚子用早飯錢進網吧、翻牆爬出學校……這些家長老師眼中和鴉片無異的場所,容納著迷惘的年輕靈魂們,在不可能有出路的遊戲中繼續迷惘。它也確實耗費了一代年輕人大量的學習和生活的時間,或多或少阻隔了和現實和解的可能。

但與此同時,網吧也留下了一代互聯網精神印記:厭惡精神饑荒,永遠對新事物充滿貪婪。而這些精神印記,必將在每一個互聯網使用者身上持續傳承下去。

  閱讀原文

微信號:ifanr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